第394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与此同时,傅彧也在给喻晋文嘚吧嘚地感慨——
“这品酒啊,跟品女人差不多,年轻那时喜欢清粥小菜,现在就喜欢有滋有味的,越辣越烈越爽。”
喻晋文懒得搭理他这些歪理邪说,将喝得口感还不错的酒签下单,就往下一个区域转移。
没想到一转头,就看到了和卓月成双入对出现的父亲,沈流书。
他神色微怔,直接僵在了那里。
沈流书则因为卓月事先跟他说过了,对于儿子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神情温和地打了个招呼,“和朋友过来玩?”
喻晋文薄唇轻抿,没有说话,视线定格在卓月挽着沈流书的胳膊上。
卓月仿佛没有察觉到他的视线,挽着沈流书的胳膊更紧了些,柔软的身子几乎吸附在他的身上,笑道:“阿晋,好巧啊,能在这遇到你。”
喻晋文眉峰微蹙。
卓月的语气声调,神态样貌跟卓萱几乎是一模一样,不,应该说卓萱在这方面被她姑姑“教”得很好,几乎是完美复刻。
可不知为何,曾经在他心里温柔美好得如同天使一般的姑姑卓月,突然间就变得面目可憎了起来。
卓萱在南颂面前的模样,跟卓月在他母亲面前的模样,是一样的。
他猛然意识到,他正在复刻父亲的老路!
喻晋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几乎站立不住。
沈流书和卓月都察觉到喻晋文的神色不太对劲,下一刻,傅彧就走上前来,极为自然地打招呼,“沈叔叔好,您还记得我吗?”
“小彧。你是阿晋的战友,也是他的好兄弟,我怎会不记得?”沈流书恢复了官方友好笑容。
傅彧扯了两句皮,就带着失魂落魄的喻晋文走了。
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卓月状似无意地叹道:“这都多久了,你们父子俩还是不说话。父子没有隔夜仇,找个机会尽快和好吧。”
沈流书没有说话,薄唇轻抿,神情和儿子如出一辙,眼瞳里闪着暗芒。
“不过,我想阿晋心情不好,大概不是因为你。”
卓月有些意味深长地朝沈流书努了努嘴巴,“阿晋的前妻,南颂也来了。喏,就在那里。”
沈流书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就瞥见了坐在吧凳上,那抹清艳的身影,与他印象中的乖巧儿媳妇,出入甚大。
他一锤定音,“走,过去瞧瞧。”
转了一圈,I国那边人最少,品酒师很是孤独,因为翻译没有来,好不容易来两个客人,也因为语言不通,迅速离去了。
南颂和季云径直走过去,品酒师重拾热情,打开一瓶红葡萄酒,朝南颂轻轻一举,叽里呱啦说了半天。
南颂微微一笑,也叽里呱啦回了他一句。
季云不耻下问,“你们说的什么?”
南颂化身人形翻译机,“他说我今天穿的裙子,颜色很像他手中葡萄酒的颜色,夸我美,夸我气质好。我道了声谢。”
没等季云开口,南颂旁边就大喇喇地坐了一人,傅彧闪烁着桃花眼道:“没想到你还会意大利语?不过我严重怀疑后半句是你自己强加上的。”
傅彧来了,喻晋文也不会远,原本空无一人的吧凳很快就坐满四个,而且还有一个能听懂的,品酒师再次激动起来,热情地邀请南颂做他的翻译。
他哇啦哇啦一通,傅彧听得认真,然而一句也没有听懂,拍了拍南颂,“他说了什么?”
南颂音色冷冽,“他说,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然后——滚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