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他承认了自己跟柯蕊的关系,并表示两人正在试交往阶段,还说两人凑到一起,是为了彼此疗情伤的。

    新闻发酵之后,很多人都开吃咸吃萝卜淡操心。

    他们开始调查,两人是被谁伤了心。

    凌冠声之前并没有交往对象,所以,他的信息并没有被扒出,但康暮之却被连累了。

    因为之前都传闻说,康氏集团的总裁,将会跟繁星集团的大小姐结婚。

    康暮之本打算出面澄清,可韩宝兰却比他更快了一步。

    她主动召开了记者招待会。

    会上,她主动对记者们说:“最近我听到有传闻在议论说,我儿子跟繁星集团大小姐有过婚约的事情,做为康氏集团的女主人,康暮之的母亲,我想我有必要出面来澄清一下。

    首先,之前我跟繁星集团的大小姐的确走的很近,那是因为,我个人很欣赏柯小姐,与我儿子并没有什么干系。不能因为我跟谁走的近,就把我儿子跟谁联系到一起。

    其次呢,我儿子已经结婚了,在认识柯小姐之前,他就已经跟我家儿媳在一起了,并且两人感情一直很好,虽然你们的诋毁对他们的感情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但我不希望,这件事儿是因我而起。为了帮我的儿子避嫌,我以后不会再跟柯小姐往来,也希望大家能够让谣言止于智者……”

    看着韩宝兰这几天做出的改变,康暮之倒是着实有些惊讶。

    中午,他抽了个时间回到了老宅。

    韩宝兰见到康暮之,满脸堆着笑意。

    康暮之盯着她道:“你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

    韩宝兰惊了:“我又做错事儿了?”

    “绯闻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说起来这事儿,也算是我惹的,要不是我招惹了那个柯蕊,你也不至于被连累,所以由我出面解决,再合适不过。”

    康暮之走到沙发边坐下,韩宝兰坐在他身侧,拍了拍他的手。

    “妈妈说过的,自己做的事情,要全都弥补好。”

    康暮之问道:“柯蕊那边就没什么动静吗?”

    “出事儿那天她就给我打过电话,可我没接。今天新闻发布会之后,他又给我打了一次,我也还是没接。”

    康暮之扬眉:“怎么不接?”

    “我干嘛要接一个心机骗子的电话?”

    “哼,你倒是彻底清醒了。”

    说起这事儿,韩宝兰郁闷道:“你也是的,既然你这么肯定她不是个东西,干嘛不早点儿让我看到证据,你知道的,当局者迷吗,我是一门心思的认可了她,被她骗了,根本就想不到她还能是个坏人呀。这事儿,我倒是觉得安笙做的不错。”

    康暮之哼了一声:“你自己识人不清,还要怪别人?安笙事事都做的不错,可你却看不顺眼呀。”

    “哎呀,我的好儿子,你就别怪我了,我也知道自己不好,以后不会这样儿了。”

    听她这么说,康暮之不禁扬眉:“你的意思是说,你认可安笙了?”

    韩宝兰翻了个白眼:“你都认可了,我能不认可吗,我说了,以后我会站在你这边的,你说的,我都信,我总不能被一个安笙比下去。”

    康暮之无语:“没人跟你比,我跟安笙是夫妻,她是从外地嫁过来的,在这里又没有亲人,她才是你最应该善待的人。安笙这个人,其实特别简单,她是一个你对她好,她就一定会对你好的人,如果你希望未来的生活能够母慈子孝,就一个办法,好好善待自己的儿媳,她跟你关系好了,我们家就和睦了。”

    韩宝兰从来没想过,自己这个吊儿郎当的儿子,能够有今天这样的觉悟。

    不得不承认,安笙的魅力是真的大。

    可是……之前两人处的那么尴尬,哪有一下子就变好的关系。

    安笙正在公司忙着,柯蕊打来了电话。

    看到柯蕊的号码,安笙拿着手机离开了办公室,找到安静的角落将手机接起。

    “喂。”

    “安笙,你可真够卑鄙的,竟然利用韩宝兰那个老女人来耍我。”

    安笙笑了笑:“柯小姐,您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

    “你够了,少演戏了,事到如今,你不会以为我还不知道你们婆媳的诡计吧?”

    “你这话说的,真是把我说糊涂了,我婆婆那么喜欢你,反倒是对我百般看不上眼,你怎么反倒说是我跟我婆婆一起耍弄了你呢?”

    电话那头,柯蕊有些发疯似的喊道:“好,安笙,你喜欢装是吗,那你就继续装,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你给我等着瞧吧。”

    柯蕊刚说完,正准备要挂电话的时候,只听安笙道:“柯小姐,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别忘了,那天你可是在房间里亲手安装了摄像头,拍下了许多你并不想被人看到的画面,如果你敢乱来,我也不介意将这些画面公布于众。”

    “你敢。”

    “如果你敢,我就敢,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吃亏,”安笙的声音也冷落了几分。

    柯蕊气急,直接将电话挂断。

    她不甘心,拨打了凌冠声的号码,有些急的问道:“凌总,那群人都骑在我们头上了,你怎么还能沉住气,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凌冠声扬眉:“计划有变,该动手的人,不是我,是你。”

    “我?”

    凌冠声唇角扯起一丝邪魅:“我们关系有变,这一切都是因为韩宝兰那个老妖妇,你被她戏弄了,难道就一点儿也不生气吗?”

    “你把话说明白一点。”

    “你生气愤怒,所以对她做出什么事儿,都情有可原,你觉得呢?”

    凌冠声的话,让柯蕊陷入了沉思……

    下午下了班,安笙开车回到家。

    她上楼洗了个澡下来,发现康暮之还没回来。

    安笙看了看墙上的钟表,都这个时间了,他若不回来,应该会说一声的。

    她拿起手机,并没有未接来电,索性,她先拨打了康暮之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安笙问道:“你怎么还没回来?今晚是有事儿吗?”

    可电话那头回应她的,却并不是康暮之,而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