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颂兜兜转转醒来之际,觉得嘴里一阵发苦。
首先闻到的,就是一股浓烈的中药味。
迷迷瞪瞪的,她还以为回到了在梅苏里的日子。
“醒了!醒了!”
耳边听到几声喊,待睁开眼睛,旁边呼啦啦地围上了一堆人。
扭头便是喻晋文一张放大无数倍的脸。
骆优、权夜骞、苏睿、白鹿予、傅彧、苏音、喻嘉航……
南颂眉心微蹙,沙哑的声音嘀咕一句。
“怎么都来了?”
喻晋文目露焦灼,“小颂,你感觉怎么样?”
“苦。”
南颂抿了下嘴唇,又从齿关蹦出一个字,“水。”
“水水水!快给她水!”
苏音忙倒了一杯水,接龙似的递过去,最后递到了喻晋文手中。
南颂被半扶了起来,刚就着喻晋文的手咕咚咕咚喝下半杯水,一抬眼,就见病房里围满了人,不光有喻凤娇,喻家的人几乎全员到齐!
“噗——”
南颂一下子被呛到,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咳咳……”
长辈们同时蹙眉,齐齐骂向喻晋文。
喻老爷子拧起白眉,“你怎么喂的水?喂个水都不会,笨死了!”
喻老太太急得不行,“还愣着干什么,快给她擦擦啊!”
喻凤娇推着轮椅上前,“呛着了,给她拍拍背……”
喻晋文慌不择路,赶紧放下水杯,扯纸给南颂擦嘴,又抬手给她拍背,恨不得一下子长上四五只手,刚拍两下,众人齐声喊,“轻点!”
“……”
简直震耳欲聋。
喻晋文汗都出来了。
南颂喝了水,觉得嘴里的苦味消散了许多。
她满是怨念地看向苏睿,“你又趁我昏迷给我灌药了?”
“嗯。”
苏睿面无表情道:“生怕不够苦,还特意加了一味黄连,让你长长记性。”
南颂:“……”
权夜骞、白鹿予还有喻晋文齐齐朝苏睿看过去,三脸不满。
“睿哥你怎么这样啊,不带这么欺负小六的。”
白鹿予为南颂打抱不平。
傅彧则是咧了咧嘴,要命地叹了口气,果然是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学医的。
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南颂既然醒了,众人的心跟着松了松。
云卿作为中医馆的馆长,以病人需要静养为由,将喻家人都请了出去。
来都来了,喻老爷子和喻老太太也顺便找云卿看了看诊,抓了几副药。
看着面容俊朗、一表人才的云卿,老太太目不转睛地盯着,满面笑容。
“云大夫,今年多大了?”
云卿微笑作答,“二十五。”
“这么年轻就当馆长了,真是年少有为啊。有对象没有啊?”
云卿继续微笑,“没呢。”
老太太笑容更加明朗了些,“没有就好,没有就好。我们家梵音也没有呢。”
站在身后的喻梵音,满脸黑线,“奶奶……”
这怎么又给她张罗上了?

病房里,依旧很是热闹。
喻家的人一走,权夜骞将喻晋文拉开,三个哥瞬间将南颂包围。
“怎么搞的?你都多大了,出门带人、带手机,有危险赶紧喊人,不知道吗?”
权夜骞抢先一步对南颂做出批评,顺带还睨了骆优一眼。
骆优坐在沙发上,咬着指甲,觉得这男人这话特别像是她爹说出来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