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南颂头痛欲裂。
整个世界似乎都变得模糊起来,她几乎睁不开眼睛。
她听到耳边仿佛响起乔冷低沉又无奈的声音,“你这个女人,真是不要命。”
而后,无数车灯照亮,无数人影冲来,她又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在不断地呼唤她,“小颂,小颂……”
她好像被抱了起来,落入了一个无比温暖的怀抱中。
好累啊,真的好累。
她很努力地去爱一个人。
她很努力地去过生活。
她很努力地想守护身边的亲人……可唯独,找不回爸爸妈妈。
*
再次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就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醒了,人醒了!”
病房呼啦啦地围上了一圈人。
南颂觉得头有点晕,闭了闭眼睛,复又睁开,映入眼帘的,就是喻晋文的一颗脑袋。
她看着他,神鬼不惊地蹦出一句,“咦,你长出头发来了?”
“……”

病房里,喻晋文半倚在窗边,听着权夜骞对南颂喋喋不休的数落。
南颂闷头听着二哥的责骂,有点走神,视线不自觉地偏移到喻晋文的脑袋上。
他确实长出头发来了,板寸,有种重归部队当兵时的感觉。
添了不少硬朗的气息。
她第一次见他时,他就是这个样子。
人生最好莫过于初见,南颂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自己的“初恋”。
权夜骞看着南颂飘离的眼神和跑掉的神经,气得叉腰,厉喝一声,“南颂,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在听?!”
南颂被他的大嗓门吓得一激灵。
“……有。”
南颂忙应了一声,看着二哥铁青的脸,她无奈哄道:“好了好了,对不起嘛。我知道我的方法有点冒险,但好在把人抓到了不是吗?”
“你这是有点冒险吗?”
权夜骞板着一张冷脸,戳了下她贴着纱布的脑门,“你这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南颂:“嘶啊……疼!”
喻晋文神经一紧,不自觉支起身子,冷眼瞪了权夜骞一眼。
“好了好了,小妹都伤成这样了,你就别欺负她了。”
季云上前制止了权夜骞的“暴力”行为。
得知南颂出事,季云立马拉着程宪坐飞机赶到了南城,也是吓得不轻。
“不过小六啊,不是四哥说你,你这事确实欠考虑了。”
季云惊魂甫定,也忍不住批评起妹妹,“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们商量商量,就擅自做主了,翅膀硬了是不是,还有把哥哥们放在眼里吗?”
他说着说着,声音也忍不住提了起来。
南颂低头,抿着唇不吭声。
“行了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
贺深也第一时间从剧组请假赶了回来,连戏服都没来得及换,看到南颂没事,一颗心才算是落了地。
三哥永远是最温柔的那个,他走上前去,摸了摸南颂的头,“头晕吗?饿不饿?”
南颂点头,“饿了。”
刚说出这两个字,便见喻晋文一言不发地起身走了出去,不多一会儿便回来,手上拎着不少饭盒,便是连贺深季云他们的饭都准备了。
南颂看着大包小包的饭盒,表情有些怔愣。
狗子什么时候会干人事了?
*
南颂头部轻微脑震荡,只额头上方破了个口子,缝了三针,倒是没有多大的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