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倒不至于胆怯,只是不卑不亢地说了句,“多谢提醒。”
就将手机关机了。
再一抬头,那男人已经不见了,进了驾驶舱。
飞机很快起飞。
耳朵短暂嗡鸣了一阵,进入平流层,稳稳地航行着。
南颂这才拉开小桌板,将书一放,从书包里将信纸和笔拿出来,看了一眼旁边的向右,“你到后面去吧。”
向右有些愣怔,“大小姐……”
“我要写点私人的东西,非~礼勿视。”
南颂觉得写检查这种东西,对一个已经二十五岁的老阿姨来说实在过于羞耻,怎么能够让别人看到呢?
她轰苍蝇似的将向右轰走了。
头等舱没有别的乘客,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分子,向右这才勉强挪了座位,但依旧没有放松警惕。
铺开信纸,南颂拿起笔开始写起了她的“跪后感”。
昨天晚上打的腹稿竟然都忘得差不多了,南颂只好凭着记忆写个开头,然后现场发挥,使出了吃奶的创作力,堆砌着各种华丽的辞藻。
“正所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自从父亲母亲离开,我确实有如一匹脱缰的野马,彻底失去了管束,在大草原上肆意奔腾,过于任性也过于放飞自我了。我时刻想念大哥,希望能够待在大哥的身边接受大哥的管束,聆听大哥的教导,及时点醒我,纠正我的错误……”
南颂一边绞尽脑汁地写,一边琢磨着大哥到底能不能看懂,也不知道他现在的中文阅读理解到什么水平了。
不过这些认错的语录来来去去都是这些,大哥从小听到大,估计猜也猜出个大概了。
归根究底就是——
道理我都懂,但做不做的另说;错误我都认,但改不改的看心情。
不知不觉,旁边多了一人。
南颂蓦地抬头,便见刚刚那“大高个”,正盯着她的“检查”,看得认真。
似乎还嫌看不清楚,直接将她的信纸从小桌板拿了起来,捧在手里看。
???
南颂懵了一瞬,猛地将信纸从他手中抓了回来,冷着脸,“这位先生,你懂不懂礼貌?”
竟然敢看她的检查,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她将信纸重新铺开,好在没有抓破,只是皱了些,但想到自家大哥那吹毛求疵的性格,南颂还是有些懊恼,不由狠狠瞪了那人一眼。
然后把书压在了上面,压一压褶皱。
岂料那人又盯上她的书,对着封皮上的字,缓缓念道:“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这次他很懂礼貌,主动询问,“我可以看一下吗?”
当然不可以!
南颂也不说话,只掀开书的封皮,内页上写着她的名字、日期,以及一行字。
那人似乎有喜欢读字的毛病,又用他低音炮般的声音缓缓读出来,“南颂藏书,XX年1月5日。南颂之书,概不外借。”
“哦。”
那人懂了,而后转头看着她,一本正经地问,“你叫南颂藏书?”
南颂:“……”
大哥的朋友,难道是一个傻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