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阿书,阿书!”
卓月的连声呼唤让沈流书回过神来,他恍惚之中,定睛一瞧,发现身旁的人已经成了另外一个。
他许下誓言的那个人,并不在身边。
“你怎么了?”
卓月抬起身子,捧着沈流书的脸,不知为何,他的失神让她莫名紧张,就连刚才内什么的时候,他的兴致都不是很高。
她凑过去,亲他的脸,吻他的唇,“不如,我们再来一次?”
沈流书却将脸转到一旁,轻轻将她从身上推开,翻身下了床,“我该走了。”
卓月只觉得一瓢凉水兜头浇了下来。
浇的她透心凉。
看着沈流书将衣服一件一件地穿上,她跪行着下了床,从后面抱住他,声音哽咽,“阿书,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没有,你想多了。”
沈流书想拿掉她的手,卓月却紧紧地抱着他,不肯撒手,“你别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我还有工作……”
“工作哪有孩子重要?”
卓月转到沈流书面前,仰着脸殷殷地看着他,“我说真的,阿书,我们生个孩子吧,我还没有绝经,我还能生!”
沈流书垂眸,幽幽地看着她,“你不是跟我说过,医生说你再也要不了小孩了吗?”
“我什么时候……”
卓月一愕,旋即想到自己以前打过一胎,那个时候她为了让沈流书对她负责,对她愧疚,好像确实说过这样的话,差点忘记了。
“是。”她眼珠一转,急急地找补,“可是医学现在这么发达,说不定我又可以了呢。”
沈流书将她变幻的神情尽收眼底,“不必了。”
他口吻淡淡,没有一丝情绪,“我有儿子,我也不缺孩子。你要是想生孩子,或许只有一个办法,我们分开吧。”
沈流书将她抓着他的手从衣服上扯掉,穿上鞋子,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随着门关上的声音,卓月身子狠狠一震。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他不要她了吗?
*
听到“沈流书”三个字,南颂就替喻凤娇生气。
“不想听那对贱男女的事。”
南颂道:“那个王厅长,什么来头?”
“不是什么好男人,但履历还真是挺光辉的,我把他资料发你邮箱了,你自己看吧。”
白鹿予道:“他在那种事情上,貌似有什么怪癖,口味挺重的。照片我也给你发过去了,你自己看吧,密码你自己能解。”
曲奇还得烤一会儿,南颂解下围裙,回房间打开电脑,查收了小哥发来的加密邮件。
修长的十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下,资料便显出来了。
南颂静静浏览着王厅长的资料,他的事业与他的婚姻步调几乎是同步的。
这个人,可以说是沈流书二号,一个靠老婆发家致富、步步高升的凤凰男,典型的机会主义者。
往下拉,是几张照片,卓萱和王平出现在同一画面的。
王平很谨慎,出入酒店,两个人一般都戴着帽子和口罩,有几张应该是从监控中截下来的图,卓萱从房间里出来,脸上带着伤。
不是一般的伤口,南颂眯了眯眼,想着小哥说的王平的癖好,一眼便明白了。
看着卓萱软骨头一般地贴在王平身上,看来,她也享受得很啊。
她这一颗棋子,表演得还挺卖力。
南颂都想给她颁个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