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0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离婚后前妻一直掉马甲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劳您关心,她一直都挺好的。”
喻晋文道:“你不是也把卓月从看守所捞出来了么,够神通广大的,祝贺你们又能在一起了。”
提到卓月,沈流书的脸色又变了变。
他轻咳一声,捏着茶杯道:“我和她,结束了。”
“哦?”喻晋文扬了扬眉,“这倒是个意外。她不是怀了你的孩子吗?”
沈流书神色闪过一丝不自然,“不是你想的那样……总之,我把她捞出来,也算是对她仁至义尽了。我们好聚好散,分开了。”
“哦。”喻晋文漠然地点了点头。
由此他已经可以肯定,卓月怀孕一事是假的,提交上去的孕检报告,自然也是假的。
“儿子。”
沈流书突然充满温情地唤他,“如果,我想和你母亲重修旧好,你支持吗?”
喻晋文缓缓抬头,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
“你说什么?”
沈流书脸上闪动着光,“我说,我想重新追回你妈妈。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在一起了,你说好不好?”
喻晋文凝眸看着他,眉头蹙得紧。
“你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
沈流书脸上的光消失了,“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
“那你这突然来这一出,是为了什么?”
喻晋文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想拍戏,找不到舞台,还是找不到人选?你的老情~人不肯配合你,就忽然想到原配了?”
“你一定要这么阴阳怪气地跟我说话吗?”
沈流书面露怒容,语气也沉下来,“我以为,你应该是最知晓我心意的。你不是也想和南颂复合吗?你若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你跟我比,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比?!”
喻晋文抄起茶杯,“啪”的一下掷在桌上,发出清脆的一声响,“你跟我妈,同我和小颂,能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沈流书看着喻晋文,眸光深沉,“儿子,由不得你不承认,你我父子,都是一样的人。你很像我。”
像是一柄冷刀子一下刺穿心脏,喻晋文浑身僵冷,脸色瞬间煞白一片。
良久,他才凉凉一笑。
“你说的没错,我身上流着你的血,冷漠像你,薄情像你,眼瞎也随了你。为了一个不值得的女人,去伤害真正爱自己的人。”
喻晋文忽然抬眸,漆黑锐利的目光朝沈流书看去。
“可我身上还流着我妈的血,她让我知道做一个人,而不是畜~生。我犯下的过错我会担,我也没你那么不要脸!”
他放下茶杯,起身便走。
沈流书在他身后道:“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要追回阿娇。”
“随便你。”
喻晋文头也不回,唇角扬起讥诮,“你要有这个本事,你尽管去。我妈要是能同意,我就跟你姓。”
从茶馆出来,喻晋文只觉得一颗心在四处漏风,冻得他四肢百骸都僵硬起来。
他只身一人,形单影只地往住处走,嘴里叼着一支烟,身上没什么力气,慢吞吞的。
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空荡荡的。
手机在这片寂静当中突兀地响起来,他几乎没什么意识地将其点开,是南颂发来的信息——
【刚才在游泳,才看到。】
【收到。】
两条!她发了两条!
短短的两条信息,如同往冰冷的心注入了一股暖流,沿着四肢百骸流淌至全身,令他冰冷僵硬的身体,重新活了过来。
喻晋文扬唇笑了笑,像寻常的男朋友给女朋友回消息那样,回了句,“好的。”
他想,他和沈流书,终究是不一样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