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丹尊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一城葬万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太古丹尊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nbsp;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一城葬万帝

    仙山之上,万年道树孕育而生的道果,蕴藏着充沛的道意,留下数日,叶水寒诸人吃下道果,将之炼化,修为各有精进。

    至于剩余道果,秦浩大方分给藏刀和苗婆婆,藏刀手下伤亡不小,需要道果温养帝意,而苗狼虽说困住九婴十几年,却救过它的命,口头惩罚不过吓唬对方,又怎能真对苗狼出手。

    随即,队伍继续朝遗迹深层挺进。

    这片上古战场之中机缘繁多,各界霸主势力踏入之后,争先恐后纷纷掠夺,不少势力因此产生纠葛,爆发战斗,弱小势力不断遭受淘汰和吞并,但凡能继续探寻宝物的队伍,无一不是帝主随行。

    而此时,有一支阵容庞大的队伍,正朝着某处方向急速而行,逐一看去,队伍中甲胄灿灿,纪律极其严明,从装扮和氛围不难判断,他们并非一般宗门势力,而是帝国军队。

    正是西界霸主,金涛战国。

    金涛战国实力极强,所在东洲西界域,有第一霸主之称,证道帝主便有两尊。此外,皇族幕后还有一名真我帝境的至尊老祖。

    此番踏入葬神遗迹,金涛战国便派遣一名证道帝主领队,乃国主胞弟,流淌皇族血脉的亲王,金辰。

    金辰的地位虽比战国之主略差,然实力,不在其兄长之下,而且能被他选中而来的人员,皆为战国一顶一的妖孽,个个翘楚。

    “就在前方了,皇叔,你瞧,是座古城。”一名气质不凡的皇子开口道,指向前方。

    “加快速度。”面孔威严的金辰释放着磅礴的帝主气息,一路所过,丝毫不加掩饰,他从极远的地方,便感知这里存在许多超凡至宝,务必先一步进城夺取。

    然而,当金涛战国浩荡的军队赶来城下之后,金辰忽然抬高手臂,制止麾下入内,面色变得尤为肃穆。

    这是一座残破的古城,城墙塌陷,散落的一块块巨大城石之上,遗留着被元气轰穿的痕迹,连城楼只剩下半块,很明显,城池久远之前,遭受过极其猛烈的攻击,被人强势击破。

    但,即便过去不知多少岁月,至今城内依旧散发令人心悸的力量,这力量让金辰为之不安。

    嗖嗖嗖!!

    一股股剑道狂风由远而近,像是从天降落的庞大剑气龙卷,充斥汹涌的剑意,龙卷停顿城墙前方,随着风力散去,露出一支剑修队伍。

    “南界圣剑风族。”金辰一眼认了出来,并不紧张。

    “原来是西界战国亲王殿下,辰亲王,久仰了。”风族之人落下后,风帝主笑脸相迎,拱手迈步而来。

    “风帝主,辰亲王,没想到在此遇见两位,意外啊。”紧随着,又一股队伍从高空垂落而下,一名头戴羽冠的长袍中年开口道。

    “孟涯主。”风族长步伐停顿,北界岛屿一霸,天之涯的队伍。

    “两位也要进城吗?”金辰亲王开面见山道,战国亲王向来不喜与人废话。

    “既然到此,自然要进入看一看。”孟涯主轻笑道。

    “那便随意吧,不过,这座古城很不简单,各自当心了。”金辰亲王手掌挥动,顺着残破的城楼率队往前。原本还想停留一阵,窥探窥探城中情况,现在有其他势力到场,也没有耐心了。

    “走。”风族长与孟涯主眼神交汇,三方队伍并肩入城,很快,里面传出激烈的打斗声。

    就在金涛战国、圣剑风族以及天之涯进城没过久,远方,又有三股势力到此,先后进入城中,而最后一支队伍落下,赫然乃是水瑶圣宫。

    “这城内,好可怕的剑意。”首无缺第一个停住了脚步,一向自负剑道的他,面对古城瞬间,不由受到强烈压力,他的剑魂告诉他,城内非常危险。

    “何止城内,其实整座城都是剑意,这本就是一座剑修帝城。”秦浩淡淡出口道,略带沧桑的目光望着残破的古城。六百年了,今日,他又重归于此。

    “整座城都是剑意?”叶水寒面容微微难看,他不是剑修,没有首无缺那种敏锐的剑感,也看不出城池的门道,但老大此言,岂不是说,一旦入城,每一步都会面临剑意镇压。

    “进去后,都要小心了,我走哪里,你们走哪里,踏错一步,以你们的修为,除无缺之外,没人能够受此城一剑。”秦浩极其凝重道,前世闯葬神谷,他也看不出此城隐藏的门道,只是凭本能感觉很危险,如今一看,万灵火瞳开启之下,城池虚空之上,尽皆悬浮着剑光,密密麻麻一柄柄剑光布满了整个天空,连城内地面,也倒插着许多的残剑,所有剑都是由武者剑意所化,亘古不灭,可想而知,剑意有多可怕。

    这座城池主人生前,应该是位涅槃级的剑中大帝,而且剑道之力,绝对属于近神级别。否侧,根本维持不了这些剑意不灭。

    秦浩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今日重游剑城,第一,无缺很需要在这里淬炼剑道,而城内有一剑,对天下所有剑修而言,乃无价之宝。

    其二,荒始九元素之一,有一道藏匿城中,秦浩需要将之收回。

    “这座城,死了很多剑修,我能够听到剑的哭泣和愤怒,还有……”首无缺双手拍拍脑袋,有些不敢往里面看,不知是不是幻觉,还是剑意产生共鸣,他隐约可以看见一些剑帝激战的画面,虽然是幻影,却很真实,也很可怕。

    “守好心神,千万不要受它们影响,否侧,你会被剑意夺取意志,随着幻影死在幻觉里。”秦浩盯了首无缺一眼,非常严肃的叮嘱,随即,迈步顺着即将倒塌的废墟城楼踏进其中。

    无缺的剑心纯粹,剑意也是世上最精纯的,往往剑修越如此,越容易受影响,秦浩也修剑,而且剑术一流,但因为剑意不纯,他就看不到首无缺眼中的画面。当然,他只是猜测。

    双瞳火焰闪烁,秦浩能够清晰的看清城内每一道剑意所指的位置,无比小心的避开,在他身后,圣宫诸帝,以及叶水寒诸人,纷纷踩着秦浩的脚印前行,格外谨慎。

    越过城楼后,越往前深入,空间弥漫的剑意越强,到处是残垣断壁,以及折断的残剑,很多腐朽的建筑上插满了剑柄,秦浩仗着帝魂强大,并没有受到影响,其他人因为剑意弱,影响也很小,但首无缺步步走得艰辛,他的耳中,仿佛听道无数剑在嘶哑尖叫,犹如浪潮一般,一波接一波轰进脑海,一波比一波强烈,渐渐,他额头布满了汗水,脸上的表情很吓人。

    “每一柄剑的剑意都不一样,全部属于帝级,整座剑城剑意不下百万道,这些剑生前的主人竟全部葬灭于此,简直是……令人发指。”秦浩声音很平静,念出话却吓身后所有人一身冷汗,百万剑帝被斩杀于此,那得是什么级别的境界?

    葬神谷,神也能埋葬,万古之前,城内居民大概因为卷入神战而丧生吧。

    “有尸体,那是……”齐小瓜面孔一怔,渐渐露出骇然。

    “怎么可能……”叶水寒步伐陡然停下,就在道路一边,一人被剑穿脑而过,钉死在了枯树上,身上穿着南域剑宗的衣服。

    不止剑宗,还有绝影剑宫的剑修,以及,穿着战甲的武者,和圣剑风族之人。

    有的被剑击穿了胸膛,有的双眼插进断剑,有人被斩断了躯体,血迹比比皆是,死状不一,极为凄惨。

    “张才师弟,怎么会……”首无缺忍不住抬起头,认出钉死在枯树上那人,正是剑宫一名内阁弟子,名叫张才,剑道天赋不俗,以前独力斩杀三只同境妖兽,却只负了些轻伤,现在竟被一剑穿颅而过,钉死在了首无缺的跟前。

    若非亲眼所见,他无法相信,张才会落得如此死法。

    心骇,悲愤,恼怒,最终让首无缺爆发,他双目一片赤红,朝着更远的地方看去,发现了更多剑宗弟子的尸体,还有不少绝影剑宫的剑修,死得都很惨。

    “舅舅,我舅舅……”嘴里频频咆哮着,哪里记得住秦浩的叮嘱,首无缺证道剑意疯狂席卷开来,完全不理秦浩阻拦,整个人似剑一般朝前飞射而去,牧云踪肯定也进了剑城,他不敢再继续往下想。

    轰!

    证道剑意爆发,首无缺一路所过,地上断剑尽皆被冲散,但他一动,整座城像是苏醒过来,一束束无比恐怖的剑影由四方八面穿杀空间,全部集中首无缺一人身上,欲将他击毙当场。

    看到这一幕,齐小瓜他们算明白过来,为什么剑宗弟子和其他的剑修会是那种死法,本来大家都以为是和风族动了手,如今一看,双方应该没有交恶,是被剑城的剑意诛杀。

    一道道剑光飞驰刺杀,越来越密集,一开始只是低级帝王剑意被引动,伴随首无缺距离越深入,终于,虚空上方开始垂落帝主级的剑芒。

    望着一片帝主剑意呼啸而来,秦浩大骂一句蠢货,战帝力开启七宫,抬拳朝虚空轰出一股霸火,红莲魔焰尽皆将垂落的剑光燃为虚无。纵然是同境剑意,因为年岁久远,威力大打折扣,秦浩又非普通帝主,剑城之中的九重证道剑意对他产生不了丝毫威胁。让他无奈的是,首无缺像头暴走的倔驴,完全不听使唤,拉不住。

    咻!

    这时候,从对面飞来一束白金剑气,与剑城的剑意不同,这道剑气的剑意非常充沛,有九道帝环环绕,落向首无缺本人,但并没有击中他的意思,而是轰在了他前冲的道路上。

    砰!

    荒凉的古道尘土飞扬,剑气肆虐,缓缓消散,暴走的首无缺突然僵硬下来,停顿在了原地。

    “古城很危险,臭小子你不要命了?”牧云踪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入城后,大意之下,死了几名优秀弟子,还没从伤怀里走出来,突然感应到首无缺的气息,真是不让人省心。

    “舅舅,你没事。”首无缺惊喜道,头脑发热的他总算冷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