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 前缘,一家人在一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仁手邪妃倾世心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不想睡你才奇怪。”
“外面可还等着我出去敬酒。”
“我是妖女嘛,不准你去敬酒,拉着你采阳补阴才正常!“
段容一本正经赞同,“说得很有道理。”
九儿就要抽掉他腰带,“说不说,哼!”
段容把娇媚任性的小妖女抱在怀里,惩罚性的轻咬了她唇一口,“小没良心的,看来,你真是把我忘了。”
九儿有点受不了,脸热心跳。
但是强撑着哼哼,“你谁啊,我以前认识你吗?”
“十三年前,在西域圣教西边那处满是毒物的山里,你是不是救过一个奄奄一息,快要死的小男孩?”
九儿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转而不可置信的瞪向段容。
“那个鼻青脸肿,身上又臭又脏。爹妈都肯定认不出来的。脾气还烂,都快咽气要死不活了,看到我却第一时间还抢走我东西的小毒物,是你?!!!“
“……娘子大人不用形容得这么清楚仔细也可以。”
那一年,他六岁。
他成为了‘暗’。
但并不是成为了就可以。
只有能从‘影子’的追杀里活下来,才是一位合格的首领。
才能得到他们的认同,才有资格。
这也是她娘对他的训练方式。
虽然是亲娘,但没有情面可讲。
他不知道怎么从沧禹千里迢迢跑到了西域。
为了活命,为了逃脱追杀,他每每都往地形最复杂,一看就很危险的地方跑。
他不知道在外面逃了半年,还是一年,还是多久。
只知道自己变得不像个人,而像个见到任何活物就有撕裂冲动的冷血野兽时。
在又一次奄奄一息,中毒又受伤的情况下,以为自己再也无处可逃,也没法可逃的时候。
一个根本不该平素也不可能在那种地方出现的小女娃救了他。
布满瘴气的林子,四周是窸窸窣窣的爬行动物。
或远或近的野兽嘶吼声。
小男孩又痛又渴又饿,他意识越来越模糊。
可当他感知到那些追杀自己的人又快要到来的时候,却咬牙拼命挣扎,试图再起身。
“咦?我还以为是什么小毒物呢,原来是个人呐。”
就在小男孩觉得没有希望的时候,一个奶声奶气的小甜音略带好奇的在他头顶响起。
他甚至没看清她的样子,绝境之下又好多日没吃过东西的他,所有感官都被她正在提着吃的那一小兜子糕点吸引了。
不知道哪里爆发的力气,他瞬间抢了小女娃的糕点。
双手抓起左右开弓拼命往嘴巴里塞。
小女娃愣了一下,转而就颇有兴致的在他不远处蹲下来。
却突然,那小男娃顿住,似在侧耳听什么。
抓起剩余的糕点,连滚带爬的……跑了?
小女娃讶异了一下,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哎呀,好奇怪呀,都成这样子了,吃了点东西,稍微恢复了点力气,居然就又能跑了呢。”
三日后。
小女娃在一处山洞找到身上多处腐烂,快要挂掉的小男娃。
“哟,找到你啦。”
又三日。
“哟,你醒过来了呀。追杀你的人跑到了不该来的地方,打扰到我了,被我那狗义父赶出去啦。”
又三日。
“哟,你能站起来啦?”
“果然生命力很顽强呢,这就太好啦。呐,我救了你,所以呢,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作为我的人呢,在这山里,如果有我对付不了的毒物,你就要先出去档。如果有我杀不了的野兽,你也要先出去让野兽吃,这样我才有时间逃跑。”
“喂,我说,你懂你自己需要做什么了吗?“
“当然啦,你跟了我,我也不会亏待你啦。每日都有人给我扔好吃的进来。我都分给你吃啊。管饱哟。”
又三日。
“哎呀,你生气了吗?不就是让你先被毒了一下嘛。我已经帮你解掉啦,你还生气啊?那,那,大不了我晚上把我那一份吃的也给你吧?”
接下来,每天便是。
“你好脏好臭,真的是太臭了。脸上身上连原色模样都看不清楚了。你能不能去溪里洗个澡啊?”
……
“喂?你叫什么名字?不会说话吗?”
……
“喂我说,你一个小孩子,怎么闯到这里面来的呀?”
……
终于有一天,“你们居然敢又来!”
小女娃突然警惕的,一把把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还多的脏兮兮小男孩薅在身后。
自己挡在他身前,面对一群未知的危险黑衣人。
她尽量不让那些人看出自己的紧张,软软糯糯的小奶音警告,“我告诉你们哦,他已经是我的人了!”
“我要是让你们伤害他,不是显得我很没面子!”
“哼哼,识相的,快点走。否则,我的毒可不是吃素的!”
又力图安抚小男娃,“小毒物,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小女娃虽然已经很凶,超凶巴巴了。
但是真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其实她也是心虚的。
只是绝对不表现出来。
因为这些人又来,就说明他们钻了什么空子。
现在是真的很危险。
而当她身后的小男孩看见对面黑衣人动了的时候,一直没什么表情,其实太脏也看不出表情的小男孩。
低头就咬了小女娃后脖子一口。
不仅如此,在咬小女娃的瞬间,他还猛地一下抢了小女娃腰间的毒药袋子,转身就跑。
太久没说话而变得嘶哑的声音,小兽一样充满攻击性飘来,“谁是你的人!还用我喂毒,总有一天,我要回来杀了你!”
他表现得自己恨毒了她,和她是大仇人!
而他用力太大,跑得又太快。
小女娃被力气带倒,狠狠跌在地上。
后脖子火辣辣痛,小手小膝盖也痛,小女娃愤恨,气得。
天杀的!
养不熟的小毒物!
别再犯在手上,否则剥他皮,抽他筋!
而那奔跑中的小男娃遥遥发现小女娃摔倒的时候,整个人都僵了一下。
可当他视线余光瞟到黑衣人只是在小女娃身边停顿了一瞬,并没有伤害她时。
他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懂。
但就是莫名松了一口气。
他没再回头,也没停下。
拼命跑,要把这些人带到离那个娇气包瓷娃娃越远越好!
因为,他们追他这一路,对他有帮助的人,他们也不是没杀过……
甚至会故意杀……
九儿大致想起十多年前那些事情,磨了磨牙,就要去咬段容脖子。
“不行,我简直牙痒痒了!”
段容微微扬起脖子,那双美艳的多情目看着她,尽是迷离慵懒。“给你咬。”
九儿本来是磨牙嚯嚯要咬的,结果一靠过去,各种感官受到蛊惑一样,身子竟不由自主地向他微张的薄唇靠近。
中途,硬生生拐了个弯。
一口咬在了那微微滑动的性感喉结上。
总是要还一口的。
段容低低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笑,”九儿吃了亏,“真没想到,你那个时候就惦记我了。”
段容依旧笑,也不解释自己后来这些年的心路历程变化。
而是低头,吻上她娇软的唇。
“那么娘子大人呢。”男子微哑的声音,情人耳语。
“那自然是见色起意。我就是这么肤浅。”九儿硬抗。
“所以娘子大人是对我的真容一见钟情么。”
“我是见色起意,不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不就是见色起意?“
“我肤浅!”九儿坚持。
“嗯,娘子大人你肤浅,刚好我也只是空有一副皮囊,我们真是绝配。”
要不要脸!
九儿瞪他。
然后,然后就是……
啧,一个男人的嘴唇怎么能长得这么好看呢,唇线流畅,唇形薄却不失丰满,润泽妖娆……
……
今天不仅是九儿和段容大婚的日子,也是大年夜。
烟花爆竹声,丝竹管弦声,轻歌曼舞声,叫卖吆喝声,人声鼎沸声,夜话家常声……
摄政王府内外,还有众人喝酒划拳声。
苏与和殷离这种身份,自然不和普通客人一处。
苏与看了对面已经喝空了好几个酒坛的人一眼,举了举杯,“春节快乐。”
殷离勾唇,“春节快乐。”
春节……快乐啊。
阿九妹妹,新婚……快乐。
就在满城张灯结彩,家家团聚的欢声笑语中。
依旧热闹喜气洋洋的摄政王府侧门外,停着一辆静默的马车。
无人知道百里绯月此刻正往侧门而来。
或者说,便是知道,众人也几乎默认不敢去打扰。
百里绯月走出侧门,却看见今天被强制要求换了一身可爱又喜气冬衣的长孙与,正站在马车不远处的暗影里。
而另一边暗影里,是一身黑金龙袍的长孙情。
“你们怎么……”
长孙与没有表情也依旧不说一个字。
长孙情走出暗影,轻声道,“娘竟不打算带我们一起了么?”
百里绯月动了动嘴唇,“好,一起。”
就在长孙情扶百里绯月上马车的时候,穿着红衣披着白色狐裘斗篷的九儿一阵风似的追跑了出来。
九儿爬上马车,把手中专门带来的另一件狐裘披风给百里绯月披上。
“哼,娘亲,你们居然不等我。”
百里绯月看着她,无语了一会儿。
“段容呢,这可是你新婚之夜。”
“让他等着吧。”
九儿抱住百里绯月撒娇,“过年守夜,当然要和娘亲你们在一起啊。明年再带他见父王吧!”
精灵般的少女眼睛弯弯,眼睛里似乎有水光划过。
“谁让他才刚加入我们这个家,还是个‘新人’呢。让我先去告诉父王,让父王知道他了,明年再带他去。谁知道父王会不会喜欢他呢……”
坐在九儿和百里绯月对面的长孙与,眼皮微不可察的动了一下。
没有多余表情的看了她们一眼。
长孙情亲自驾车。
没带任何下属和外人。
约莫两个时辰后,马车停下。
遥遥的,可见京都万家灯火。
此处却莹莹寂寂,分外孤凉。
百里绯月眯眼笑,“长孙无极,我们来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