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飞鸾青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庶女撩夫日常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第3章:飞鸾青玉

    ()

    ()()

    ()此时外面围满了人,一群进进出出提水灭火的下人,裴蓉华,还有她们的父亲,裴震也在。

    一看到裴卿卿出来,裴蓉华立马围了上来,美貌的脸上尽是担心,“三妹你没事吧?火势大了起来,你怎的还往回跑?担心死大姐了!快让大姐看看!”

    瞧瞧,多么的温柔体贴,疼爱她这个三妹啊。

    如果不是重生了一世,裴卿卿真要被她这关怀备至的嘴脸给骗了。

    前世,她确实被骗了,愚蠢的相信了这个美如蛇蝎的大姐。

    而今再看到裴蓉华这幅虚伪的嘴脸,真是让她万分恶心。

    裴卿卿垂眸的瞬间,不动声色的压下心中翻涌的恨意,惊慌未定的抽泣,“我没事,我娘留给我的东西落在里面了,我要取回来。”

    不就是装可怜吗?谁不会?

    既然裴蓉华喜欢装,那她奉陪便是。

    瞧见她双手紧紧捂着,裴蓉华眼珠子一转,假装关心的问道,“三妹手里拿的....莫非就是你娘留下的飞鸾青玉?”

    “飞鸾青玉?快让为父看看!”一听到飞鸾青玉几个字,裴震立马就伸长了脖子。

    作为父亲,对裴卿卿从火中脱险,没有只言片语的关心不说,反而想要夺她的飞鸾青玉。

    裴卿卿密长的卷睫很好的遮盖住了眼里的冷厉与嘲讽,不露痕迹的避开了裴震伸过来的手,眼角划过一滴泪光,“父亲放心,这是娘亲留给我唯一的遗物,就算是拼了性命,我也不会让玉佩有损伤的。”

    说着摊开了手心,一枚青玉出现在裴震眼前,“快给为父看看!”

    说是给,但裴震是直接伸手要来抢。

    裴卿卿清楚的看到裴震眼中流露出对飞鸾青玉的贪婪。

    清冽的眸光一沉,在裴震还没来得及触碰到玉佩的的时候,裴卿卿又迅速收拢了掌心,将玉佩紧紧的护在胸前,露出怯怯的表情,“父亲不必担心,我以后一定会将玉佩随身携带,不会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了,险些被烧毁了去。”

    眼看玉佩就要到手了,这死丫头居然又收了回去,裴震的脸色,极其不悦,但他一个做父亲的,总不好到女儿怀里抢东西吧?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失火的?”没能拿到玉佩,裴震转头就将不悦的火气转个方向发泄。

    裴卿卿瞧的清楚,裴震的怒呵,只针对她一人的,是在质问她,而非裴蓉华。

    裴卿卿心下一阵寒凉,看来即便是重生一世,也改变不了父亲对她的厌恶啊。

    但那又如何?现在的她,绝不会再像前世那么傻了,为了所谓的亲情父爱,而去一再的卑躬屈膝,逆来顺受。

    “父亲……”

    “回禀父亲,今日失火全是我的过错,是我不该和大姐争辩几日后进宫贺寿的寿礼,大姐一向身子盈弱,一时气上心头,才会失手打翻了烛台,都是我的错,还请父亲责罚…”

    裴蓉华刚张嘴,就被裴卿卿抢了先,诧异的瞅着裴卿卿,但更多的,是狐疑的审视,什么时候裴卿卿也敢打断她说话了?

    而且别以为她听不出来,裴卿卿这么说,看似是在揽罪责,实则却是在说她小肚鸡肠,没度量啊!

    为了一件贺礼和幼妹争执,还打翻了烛台!险些害了自己和幼妹,传出去,她裴蓉华不得被人诟病吗?!

    咬牙看着裴卿卿,美目中闪过一丝阴狠,但裴卿卿表现的乖巧无害,一如既往的胆小懦弱,任她怎么看,也看不出裴卿卿像是故意的!

    可若说裴卿卿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她又不大信!

    “蓉华,是这样吗?”显然裴震是不信裴卿卿说的,转头又去问裴蓉华。

    裴蓉华说是,他才信。

    裴卿卿心中冷笑,面上却不动声色,前世她还觉得父亲只是不喜欢自己,又在裴蓉华的‘悉心开导’之下,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够好,没能讨得父亲的欢心。

    如今看来,父亲不是不喜欢她,而是厌弃她。

    蓉华,荣华,裴蓉华一出生,便是富贵荣华。

    而她,连个名字都没有,卿卿不过是她的小名罢了。

    想来如果不是飞鸾青玉的秘密,恐怕这侍郎府,早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吧?

    更何况还委屈了裴蓉华,让她先嫁给慕玄凌。

    到现在她才明白,她前世的一生,不过是活在一场算计之中,可笑至极!

    这辈子,亲情凉薄,她便摒弃亲情,父爱无情,她就不需要父爱,谁若待她不仁,就休怪她不义。

    裴蓉华探究了好一会儿,也没在裴卿卿身上探究出个什么,最后悻悻的收回了狐疑的目光,面对裴震的时候,就又是那个乖巧懂事的乖乖女,“回父亲,却如三妹所说,是我不小心才打翻了烛台,险些酿成大祸,还请父亲责罚!”

    裴震犹疑了一下,纵使有下人撑伞,可雨太大,还是淋湿了裴震的衣袍,起火的屋子火势也浇灭了下来,裴震极为不耐烦的看了一眼裴卿卿,方才说道,“既然你们姐妹俩没伤着,那便罢了,下回切不可再如此粗心大意!”

    方才他在府中待客,听说后院着火了,这才慌忙的赶了来,岂敢让贵客久等!

    裴震急匆匆的就走了。

    有丫鬟给裴蓉华撑伞,却没人给裴卿卿撑伞,任由她在雨中淋着雨,从头到脚都湿了个透,只是这些细节,前世的她都未曾察觉过。

    “三妹,你信不过父亲,难道连大姐都信不过吗?”裴蓉华意有所指的瞅着她握在手里的东西,刚才害的她差点被火烧死,这会儿连飞鸾青玉都藏着掖着,连看一眼都不给,什么时候裴卿卿变得对她这么小气了?

    不,是防备。

    裴卿卿显然是在防备着她!怕她抢了飞鸾青玉吗?她倒是想呢!只是凌王哥哥说过,飞鸾青玉事关重大,不可声张,更不可闹的人尽皆知。

    否则,她早就用枪的了,用得着对裴卿卿这个野种赔笑脸吗?

    这个小贱人,说她愚蠢好骗,却偏偏将飞鸾青玉护的死死的,哪怕险些丧命火中,都不肯将玉佩交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