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大哥,你走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庶女撩夫日常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普天之下,有多少人挤破头都想挤进京师,在京师立足,更别提天下之大,有多少当官的,数不胜数,哪个不想升官发财?

    京师是所有当官者梦寐以求的天堂。

    她就不信,裴震会舍得离开京师。

    裴家本就大不如前了,若再离开京师,日后再想有翻身的机会,可就难如登天了。

    似乎没料到裴卿卿会这么说,瞧着她镇定从容的样子,裴震是恨得牙都痒痒!

    “你竟敢算计我?!”裴震也不是傻子,用心一想,便能想到其中关键。

    定是刚才她假意逃跑,为的,就是让人看到裴家是如何对待她的!

    他怎么就没发现,以前那个低眉顺眼的庶女,竟会有如此深重的心机呢?!

    “裴大人言重了,我势单力薄,总要有点保命的东西不是吗?”对于裴震的冷眼,裴卿卿自动无视,不露痕迹的后退一步道,“我还有份大礼要送给裴大人。”

    裴震闻言皱了皱眉头,隐约有股不好的预感。

    现在的裴卿卿,虽是个黄毛丫头,但…比他还要老成,极其不好对付。

    “大哥,你如果再不进来,我就真要没命了。”

    就在裴家人所有人都狐疑的时候,就又听见裴卿卿轻然的声音。

    裴卿卿能感觉到,大哥他就在这儿。

    今晚的一切,大哥都看到了吗?

    外头昏暗的灯火下,走出来一个长长的人影。

    不是裴少枫还能有谁?

    裴少枫走出来的那一瞬间,没人知道裴卿卿松了口气。

    其实她不是没有过担心,担心大哥不会出来,担心他会选择视而不见,那也是人之常情。

    毕竟,大哥和裴家,是血脉至亲。

    同时她也知道,大哥现在走的每一步,必是像走在刀尖上,承受着锥心之痛。

    望着裴少枫黯然伤神的脸上,裴卿卿清冽的眸中闪过一丝歉疚。

    对不起,大哥。

    也谢谢你,大哥,谢谢你最终还是选择站了出来。

    大哥还是那个正直的大哥。

    “你来干什么?!”这次对裴少枫,裴震可没什么好脸色。

    裴少枫一直都格外的疼爱裴卿卿这个妹妹,裴震心里清楚。

    这两天都不见裴少枫人影,这会儿突然跑回来了。

    所以裴震理所当然的认为,裴少枫来,肯定是给裴卿卿求情来的。

    “父亲,可否放过三妹?”裴少枫的嗓音透着明显的悲凉,开口没有说别的,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而是问能不能放过裴卿卿。

    “哼!她忤逆不孝,大逆不道!为父岂能饶她?!你若是来为她求情的,就不必多言!”裴震说的理直气壮。

    裴少枫陡然握紧了双拳,紧紧的捏着,灯火下若是细看,就能看出他手背上都暴起青筋了,可想而知他用了多大的劲儿。

    “父亲,究竟是三妹忤逆不孝,还是你们太过冷血无情?!”单从口气,就能听出裴少枫此刻沉痛的心情。

    可裴震哪能听的了自己儿子如此说自己?

    当场就怒了起来,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拍桌了,“放肆!枫儿,我看你是鬼迷心窍了!这里没你的事,回房去!”

    居然说他这个做父亲的冷血无情?!

    看来他平时真是太过宠着这个儿子了!跟他这个做父亲的说话竟如此口不择言!

    但,气归气,但裴震到底还是没忍心责罚裴少枫,毕竟是他的亲儿子。

    但对裴卿卿,就不及对裴少枫的一星半点了。

    “鬼迷心窍的是你啊父亲!”裴少枫真的悲切极了,他从来没想到,他一直认为和睦的家庭,内里就会是如此的肮脏糜烂。

    他以为感情深厚的父母双亲,却也是……

    许是太过悲切,裴少枫的嗓音提高了很多,更难掩沉痛。

    他多想就此转身离去,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他却又做不到欺骗自己。

    不敢想象一辈子背负着悔恨,自责,悲痛的活着,是个什么滋味儿?

    见裴震那里说不通,裴少枫便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曲氏,“母亲,儿子求您,放过三妹吧?”

    也是放过您自己。

    只是最后一句,裴少枫却是没能说出口。

    裴震尚且都不松口,曲氏哪肯放过裴卿卿?

    “你父亲说了,她大逆不道!枫儿,你就莫要再被她迷惑了!”曲氏言辞恳切的说。

    放过裴卿卿,开什么玩笑?!

    而且现在是作为父亲的裴震不肯放过裴卿卿,谁让裴卿卿不知死活的彻底惹怒了裴震?

    别说她不肯,就算她肯,现在是裴震不答应啊。

    曲氏嘴角勾起得意的笑意。

    眼看裴卿卿就要完蛋了,也算替她出了口恶气。

    殊不知,要完蛋的是谁还未必可知呢。

    相比起裴少枫的沉痛落寞,裴卿卿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半路杀出个裴少枫,裴正浩拿着麻绳,绑也不是,不绑也不是。

    绑吧,裴少枫定会护着裴卿卿。

    不绑吧,他又不甘心!

    好不容易裴卿卿就要落在他手里了,眼看他就要一雪前耻了,裴少枫这个煞风景的又突然跑了出来。

    真真是叫人手痒痒!

    全程,有一个人是最安静的。

    那就是裴蓉华。

    一句话也没说,但眼中流露出的得意,以及嘴角不屑的冷笑已经出卖了她。

    就算有大哥在,这回也未必护的了裴卿卿!

    她可从未见过父亲动如此大怒的呢。

    从后背,裴卿卿都能感觉到裴少枫的悲切。

    终还是于心不忍吧,裴卿卿叹了口气,“大哥,你走吧。”

    她这是在给裴少枫抽身的机会。

    这么做对大哥着实有些残忍。

    大哥,是最无辜的一个,不该牵扯进她的复仇中来。

    裴卿卿,你又何尝不是自私,利用大哥来谋添胜算。

    如今,就放过大哥吧,总归是非黑白,裴家还有大哥是个明白人,知道她是清白的。

    她也算无愧于大哥了。

    这个时候叫他走,裴少枫又怎会不明白她的用心?

    可她面对的,一个个犹如洪水猛兽般,他怎么舍得弃她于不顾?他怎么能不管她?

    “三妹,大哥知道,此事错不在你,是裴家对不住你。”

    裴少枫的语气很轻很轻,却饱含了他全部的歉意。

    裴卿卿本来已经对裴家彻底失望了,可听到裴少枫这么说,一瞬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大哥,是最懂她的人。

    他是在替裴家,替父亲向她道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