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会留疤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庶女撩夫日常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不必,我们时间不多,速战速决。”白子墨并未接受玖月的提议。

    他当然知晓玖月的想法。

    不过一个洞口罢了,有何不能进的?

    想他征战沙场的时候,连人血都喝过,一个洞口算得了什么。

    这些年他虽不良于行,可不代表他骨子养娇了。

    望着主子进入洞口的背影,便也让玖月忆起昔日主子是何等的傲气,不可一世。

    是他,将主子想的娇气了。

    随后玖月也不敢耽搁,更不敢有丝毫松懈,跟着白子墨,进入了洞口。

    不仅洞口不大,连里面的路都太窄,只能弓着腰走。

    但,有一弊便有一利。

    这窄路本就是工人逃生用的,所以,并没有设置机关。

    是以,一路顺利的进入了帝陵。

    只是,要进入帝陵内墓室,却还有段路要走。

    虽距离内墓室不足十米远,但这十米的墓道,绝不是那么好过的。

    “侯爷,属下先试试路。”玖月往前一步道。

    望着内墓室的大门,白子墨微微眯起了眸子,点了点头。

    玖月会意,指缝之中,不知何时多了几颗银色的弹珠。

    眸光一凛,玖月手一扬,弹珠便往前掷去。

    ‘砰砰砰’弹珠砸在墓道墙上,地面上。

    ‘嗖嗖嗖’

    顷刻间墓道墙上便都是箭孔,乱箭射出!

    幸亏是试了路,不然还不得被射成马蜂窝……

    等到箭射完之后,玖月勾唇一笑,“侯爷,可以走了。”

    还以为帝陵里的机关有多厉害,也不过如此嘛。

    玖月刚迈出脚步,踏入墓道,隐约听见一缕水流的声音。

    “小心。”却不防下一秒,猛的被人一揪,就退了回去。

    肉眼难以察觉到的一滴水,与玖月的脑袋擦肩而过。滴在了他的肩膀上。

    顿时一阵腐蚀的疼痛传来,玖月闷哼一声,紧紧的一皱眉。

    “谢侯爷相救!”捂着肩上的疼痛,玖月给自家主子道谢。

    若非主子及时把他拉了回来,只怕被腐蚀的,就是他的脑袋了。

    是他大意了。

    帝陵果然不是那么好闯的。

    “绿矾石硝。”白子墨低沉的嗓音透着凝重。

    看来这短短十米的距离,每一步都是要人命的。

    只见墓道中,滴答滴答的绿矾水滴个不停,整个墓道都在滴。

    滴在地面,地面就冒出一缕肉眼难以瞧见的白烟,再加上墓道里光线昏暗,若不细看,根本就瞧不见这些腐蚀性极强的水滴。

    “如此腐蚀性极强的东西!侯爷,这我们该怎么办?”玖月更是面露凝重。

    顾不得肩上的疼痛,高度的戒备起来,这东西,稍有不慎滴在身上可不得了!

    现在整个墓道都是,这该怎么过去?

    白子墨默然了片刻,不仅眸光凛冽,语气更是凛冽,“不能走,就飞过去。”

    “飞过去?!万万不可!侯爷维持行走,已是消耗了极大的内力,若是再……”

    “玖月,你话越来越多了。”玖月话未完,便被白子墨低沉的嗓音打断。

    内墓室近在眼前,来都来了,哪有无功而返的道理?

    若让玖月一个人过去,他可未必能保全自身。

    “侯爷……”玖月颇有一股苦口婆心的架势,刚开口,白子墨一记冷眼就扫了过来。

    什么时候他的命令也容许质疑了?

    是他太久没有发号施令了吗?

    白子墨的眼神,太过凌厉,玖月想说的话,愣是都卡在了喉头。

    “提气,以最快的速度绕过这些水滴。”最后,白子墨威严的口吻命令道。

    没错,就是命令玖月提气,不得多言!

    以最快的速度,一口气绕过这些水滴过去。

    容不得半点差池,否则绿矾腐蚀的伤,即便不死,也是再也恢复不了的,腐蚀的伤疤,那是最丑恶难看的。

    其实玖月又何尝不知,主子是不放心让他一个人过去。

    心下感动之余,却也不敢再怠慢,“是!”

    提气,一口气过去!

    这就是考验轻功和内力的时候了。

    只见墓道中,肉眼难以捕捉之速,一白一黑两个虚影快速的晃动,既要避开水滴,又不能松气。

    一眨眼的功夫后,银衣身影飘然落地,连衣角都是干净的,别说绿矾水了,连灰尘像是都没有染上一粒。

    然而玖月只因慢了那么半步,便不妙了。

    墙上的箭孔再次翻了出来,毒箭再配上腐蚀水……

    刹那间,白子墨眸光一凛,身形一闪。

    一把,就拉开了玖月,避开了毒箭的射击。

    安全落地之后,玖月是一阵心有余悸,刚才好险!差点就没命了!

    “谢侯爷……”玖月刚想道谢,却在瞧见白子墨的手臂时,话到嘴边变了音,“侯爷受伤了?!”

    玖月连忙查看白子墨的伤势。

    银黑色的衣袖上,一点腐蚀穿透的痕迹是那么的明显。

    血色从里渗透了出来,更加的显眼了。

    是刚刚在救他的时候,主子被腐蚀水滴到了……

    玖月顿时自责不已!

    都怪他武功不精,拖累了主子。

    “无妨。”白子墨并未在意手臂上的伤,面色淡然不迫,好似受伤的人不是他一样,墓室近在眼前,也算没白来一趟。

    玖月心里是更加自责了。

    腐蚀血肉的疼,他刚才是亲身体会过的,怎会不疼!

    而且腐蚀的伤,即便治好了,也会留疤的。

    “是属下学艺不精,护卫不利,请侯爷责罚!”玖月当即就跪了下去,自责的请罪。

    白子墨淡淡的睨了一眼玖月,默然了片刻后道,“看在你这次找到了帝陵入口,便功过相抵,起来吧。”

    玖月知道,主子这是不责怪他,可他却不能不自责惭愧。

    但他也明白,眼下不是领罚的时候,于是玖月只能先谢过主子的宽容,“谢侯爷。”

    玖月起来之后,便撕拉一声,撕下了自己的一块衣角。

    动作熟练的给白子墨包扎手臂上的伤。

    说是包扎,也只能是简单的包一下,回去之后再找大夫来医治。

    包扎好了之后,玖月颔首道,“侯爷,属下去开门。”

    还有个内墓室的门没开。

    “嗯。”白子墨点头。

    玖月开门的时候,他便在身后戒备,以防玖月开门时,还有什么机关暗器。

    只是,要开那道石门,却也不容易。

    玖月卯足了劲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推开了一条缝。

    且他肩上还有伤,刚才也被腐蚀到了。

    额头上,手背上皆因用力过大而青筋暴起。

    玖月心知,凭自己的力气,怕是推不开这道石门。

    最后,玖月咬紧牙关一个用力,顶住石门三秒钟,一手抄起自己的佩剑,往石门缝里一插。

    石门只留下了一条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