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她很不喜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庶女撩夫日常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只是这信中所言,是真是假……徐氏就不得而知了。

    但,只要自己女儿没事,徐氏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对于徐氏的礼遇,北宫琉亦是保持着恰到好处的礼数,“夫人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既然…令千金和夫人已母女团聚,本世子就不打扰了,告辞。”

    说罢便要离开。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在徐氏面前,北宫琉似乎有意与霍筱雅疏远了很多。

    那份疏离,就像是与霍筱雅是萍水相逢的过路人一般。

    “等一下!”霍筱雅及时出声拦住了北宫琉,不难听出她语气中的急切。

    北宫琉这是做什么?装不认识她吗?

    一时间,霍筱雅只觉得很是心浮气躁。

    她不喜欢北宫琉这样对她!

    可北宫琉却并未受影响,依旧是面色平淡道,“霍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他目光平静,就像是与她不过初相识一般。

    “霍小姐?你叫我霍小姐?”这样的北宫琉,霍筱雅很不喜欢!

    说不出缘由,也说不出为什么,总之,她就是不喜欢。

    他可从未这么叫过她!

    可他这么叫,既有礼又规矩,毫无不妥。

    可她却听的很不舒服!

    北宫琉几不可见的微微蹙眉,抿了抿唇道,“有何不妥吗?”

    当着她母亲的面,他不能表现的跟她关系密切。

    对她,有害无利。

    还会影响她的名誉。

    也怕她母亲会不高兴。

    北宫琉这么做,有他自己的顾虑。

    霍筱雅一时被问的哑了言。

    有何不妥吗?

    不妥?

    没哪里不妥,妥的很!

    瞧着霍筱雅气鼓鼓又带有丝丝委屈的面容,北宫琉眼神闪躲了一下,“既然霍小姐无事,本世子就告辞了。”

    北宫琉很清楚在外界他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名声。

    风流不羁,浪荡无情。

    这样的一个人,换了谁都不会让自家女儿跟这种人亲近的吧?

    何况他还是个质子。

    说难听点,不过就是个阶下囚。

    所以北宫琉想,徐氏也不会想让霍筱雅和他走的太近吧?

    他又何必在霍筱雅的母亲面前自讨没趣呢?

    可无人知道,北宫琉的私心底里,有那么一刻,竟讨厌自己一直以来居心营造出的这名声。

    “站住!”

    北宫琉要走,却被霍筱雅再一次叫住。

    “雅儿,怎可如此无礼…”徐氏阻拦了一下,作为母亲,她哪会瞧不出自己女儿的不对劲?

    失态,失礼,筱雅这是怎么了?

    不由得,徐氏多看了两眼北宫琉。

    筱雅与他,似乎……

    可霍筱雅并未理会母亲徐氏,她向着北宫琉走近两步,眼神清亮却又充满复杂的望着他,“你走了,我的毒怎么办?”

    他给她喂的毒,难道忘了吗?

    他走了,她要是再毒发怎么办?

    北宫琉闻言眼神闪烁了一下,他看得出来,徐氏当即变了脸色。

    于是在徐氏开口之前,便率先说道,“霍小姐并未中毒,若是不信,霍小姐可自行找大夫诊断。”

    最后,北宫琉轻轻颔首,算是告辞,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北宫琉…”霍筱雅愣了半天,才像是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什么叫她没有中毒?

    他一直在骗她?

    霍筱雅追上去,却被徐氏一把拉住,“雅儿,你想干什么?”

    徐氏仔细端详着自己女儿的神情,越看越觉得不放心,“雅儿,你跟娘进来!”

    她要问清楚,不然不放心!

    “娘!你干什么呀!我有话跟他说!你先放开我呀,娘……”

    就这样,霍筱雅不情不愿的被徐氏拉进了光禄寺。

    不远处的拐角边上,站出来一个人影,不是北宫琉又是谁?

    不过他的身后,还多了一个人,一个影卫,就是他的影子,暗中跟着他,保护他的人。

    “我不在的这段日子里,你就跟在她们身边,务必要保护好她们母女的安全。”北宫琉严谨的口吻吩咐道。

    “是,世子放心。”身后的黑衣影卫领命道。

    北宫琉一摆手,影卫便消失无踪,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

    而城中这边,许多人都围观到了裴府外。

    不为其他,只因禁军大肆搜查了裴家!

    引得不少百姓纷纷前来围观看热闹。

    禁军统领许帆,亲自带人,搜查了整个裴家。

    而裴家的人,都被拘谨了起来,不得擅动。

    包括裴正浩和裴蓉华,下面的丫鬟下人,就更不用说了。

    伯父有令,许帆办事哪会懈怠?

    就是将裴家挖地三尺,也要找出裴家的金库和罪证!

    “都睁大眼睛给我搜仔细了,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禁军在搜着,许帆还不忘下令道。

    裴正浩和裴蓉华分别被两个禁军扣押在许帆身后,只能干看着,干着急!

    不仅着急,裴蓉华还被禁军这阵仗吓的不轻!

    而裴正浩,若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但他心里,比裴蓉华更明白,这是发生了什么事?!

    裴家,怕是要遭殃了……

    就这样,裴家里里外外,上上下下,一个角落都没放过,被搜了个干干净净,真真就差是掘地三尺的搜了!

    结果不用说,该搜出来的,不该搜出来的人,都被搜出来了,裴家是彻彻底底的被翻了个底朝天。

    瞧着密室里的金山银库,古玩字画,玉石瓷器数不胜数,件件都是价值不菲的宝贝,件件都是裴震这一辈子积攒下来的珍品呀!

    就这么被翻了出来,不仅宝贝没了,整个裴家都得葬送在这些个昔日裴震最珍爱的珍宝上。

    有了这些,任裴震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贪赃枉法的罪证,齐全了。

    许帆哈哈大笑,别提多高兴,好像这些金银珠宝,珍玩古董都是他家的一样,往后瞅了一眼被禁军扣押的裴正浩,那嘴脸,别提多得意了,“裴家贪赃枉法,这就是铁证,将裴家人所有人都给我拘押在裴府,等候陛下发落!”

    前面一句话,是说给裴正浩他们听的。

    后一句,是下令给禁军听的!

    许帆拿起一根金条,眼中的贪婪是那么的明显!

    他多想把这些金银财宝都据为己有,可他不能,不仅不能,还要让这里的财宝再多上一些!

    他还要给裴家再多送上一笔金银珠宝!

    ‘啪啪’两声,许帆手巴掌一拍,立马就有几个禁军进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