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有客上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庶女撩夫日常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也就是北宫琉的父亲,北宫焱。

    想当年,北宫焱也是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剑眉星目,菱角分明,五官俊郎,即便是到了现在,也挡不住北宫焱一身的威严气质。

    和白子墨相比,嗯……怎么说呢?

    比起白子墨,北宫焱则显得更为老成一些。

    要说北宫焱,跟白子墨,可谓是同样的枭雄人物。

    只不过,他留起了胡须,年纪嘛,到底也比白子墨要长。

    收到了北宫琉传回的书信,北宫焱很是欣喜。

    毕竟是他有愧于自己儿子,当年与白子墨签署休战协议的时候,奈何乾帝提出要求,双方要个送质子为质。

    可他们的陛下,膝下子嗣单薄,不愿意皇子去天凤为质。

    最后无奈,只得由他儿子北宫琉前去天凤为质,以保两国的和平。

    所以但凡收到北宫琉的家书,北宫焱都是迫不及待的就拆开来看的。

    只是这次,看完之后,北宫焱才知,这不止是一封家书而已。

    北宫焱拿着信,看了一遍又一遍。

    渐渐的,眼中浮现出震惊来,“你确定,这是世子所写的书信?”

    单从声音,就不难听出北宫焱语气中的不敢置信。

    令他不敢置信的,是信上的内容。

    他反复看了又看,很确定不是他眼花,也不是他看错了字,信上实实在在写的是……

    瞧着北宫焱面露震惊的表情,青杨不由得微微皱眉,“回王爷,这信确实是由世子亲笔所写,是属下亲眼所见的!世子交代,务必要亲手交给王爷,属下万不敢懈怠。”

    青杨很疑惑,怎么王爷看了信,反应这么大?

    作为属下,他只负责送信,自然不敢看信上的内容。

    是以,青杨并不知道信上写了些什么?

    不过,这封信是他亲眼看见世子写的,信交到他手里之后,从未假手于人。

    所以,这信实打实的,就是世子所写。

    要说青杨也不是第一次替世子送家书了,只是头一次见王爷看了信之后,反应如此大的!

    青杨也就好奇了,世子的信上,究竟写了什么?

    但,好奇归好奇,作为属下,青杨知道不该问的不要问。

    王爷想说,他就听着。

    王爷不说,他就不问。

    北宫焱拿着信笺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表情似惊似喜,似是有说不出的复杂。

    他如何能不认得自己儿子的笔迹。

    这信上的字迹,的确是北宫琉所写。

    只是他没想到,北宫琉会带给他这么大一个……

    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说是惊喜?

    “好…好啊!”不知是不是太过激动,北宫焱一连说了两个莫名的好字。

    弄的青杨更是听不懂了,“王爷,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出于疑惑加好奇,青杨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嘴,但他没问信上的内容。

    实在是王爷的反应,有些太反常了。

    在青杨的印象中,已经很久没见王爷因何事如此激动过了。

    青杨是神昭国人,自从北宫琉前去天凤为质时,青杨便跟在北宫琉身边了。

    北宫焱收起了信笺,欣喜之余,也平复了一下心绪,摇头道,“没事…没事……”

    有事也是好事。

    好久没有这么开心的事!

    北宫焱最后脸上的表情,明显是开心的,“世子可还有别的交代?”

    说起这茬,青杨倒一下子想起来了,“有,王爷,世子还交代我告知王爷一事!”

    “何事?”北宫焱嗓音浑厚的问道。

    “回王爷,世子交代说,天凤凌王奉命前往天凤南境,实则是暗度陈仓,凌王恐已悄悄潜入我神昭,世子怀疑凌王入我神昭,恐会意图不轨,请王爷多加注意!”青杨说的毫不含糊。

    “凌王?”北宫焱英气的眉头一挑,就是那天凤乾帝的儿子?

    说起来,他可没见过这成年后的凌王长什么模样呢。

    隐约记得,十多年前倒是见过一面年幼时的凌王。

    现在也记不清了。

    “正是,世子怀疑,凌王潜入我神昭,恐会与皇室有往来。”青杨严谨的口吻道。

    这些年在天凤,跟在世子身边,就没少跟凌王针对过!

    这个凌王,可不是什么善茬。

    “本王知道了,即刻派人去查凌王的行踪,他若入了我神昭,就算他是龙,也只能游浅滩。”区区一个凌王,北宫焱还是不放在眼里的。

    别说他不是龙,就算是条龙,来了神昭地界,便也只能是龙游浅滩!

    ……

    而此时此刻,慕玄凌的确入了神昭国皇城。

    只不过,是先去了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质子府。

    北宫琉既是天凤为质,那在神昭,自然也有他们天凤的皇子为质。

    被送到神昭为质的,是天凤四皇子,慕非澜。

    也就是慕玄凌的四皇弟。

    当慕非澜听到有客拜访的时候,还狐疑了一阵。

    他这质子府,什么时候也有客拜访了?

    “来的是何人?”听了伺候的下人禀报之后,慕非澜不免多问了一句。

    平时慕非澜这个人,沉默少言,这些年在神昭为质,亦从不与人来往交集,几乎是从不踏出质子府。

    慕非澜这个人,第一眼给人的感觉,便是四个字,温文尔雅。

    不像慕玄凌那种装出来的温文尔雅,他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文尔雅。

    知书达理这个词,或许多数是用来形容女子的。

    可是只要见过慕非澜之后便会知道,夸其一句知书达理,再合适不过了。

    如同他的气质,慕非澜长相温和,许是为质多年的缘故,慕非澜的身上,早已被磨灭了锐气,瞧着就跟个文弱书生没什么两样。

    说话都是轻言细语的。

    就连下人,都比他要有气势的多,很是盛气凌人,“那人没说他姓甚名谁,我怎么知道他是谁!你就说你见不见吧?”

    慕非澜就问了一句来者何人吧,结果这下人就顶了他好几句。

    同为质子,不得不说,北宫琉过的,要比这慕非澜舒坦很多。

    虽说同样的谨小慎微,谨言慎行,可至少,北宫琉不用受下人的欺负,不用看下人的脸色!

    单单是这点,北宫琉就过的比慕非澜强多了。

    对于底下人的恶劣态度,慕非澜早已是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说话依旧是轻言细语,温文尔雅的,“既然有客上门,那便去见见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