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471章 寒潮来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过了数日,沧水村反而安静起来,因为都进入了最后的休整阶段,全部闭目养神静待鬼哭寒潭开启。

    只要玄灵秘钥的拥有者,黑水崖那个姓蓝的丫头动身,就代表激烈的争夺正式开始,决定幸运儿的大幕拉开,有机缘得到宝贝的,或许非一飞冲天。

    但是更多的将失望而归,还有许多亡魂将诞生,在这一刻,每个人都是邪恶者,杀人夺宝拦路抢劫层出不穷,此种情况将持续数年之久。

    来的修士仍然络绎不绝,村子已经被大势力挤满,好多人被轰出去,也有的见势不妙先把热窝让出来,最聪明的是主动去引导一些大爷,从而弄到手几十上百块灵石的奖赏。

    数日后的一天,似乎非常风和日丽,在凡人眼中都属于难得的好天气,蓝暖方一动身,立即在本来寂静的沧水村引起剧烈骚动。

    但是看见她的身后,跟着面色凛然的一僧一道,立刻远远辍在后方数里外,气势也有不畏艰辛着,已经提前几日到了鬼哭寒潭。

    蓝暖走的时候,还回头向某个院子看去,两者距离不过三里,眸光中闪烁着希望,显然陆寒的表现太意外了,但其他人更意外啊。

    半日后,陆寒才和纤斓通往,又过了一个时辰,地下密室的冥九媚四人出发,大宗门基本开始动身,此刻明显拉开了距离,气氛已经有些紧张。

    百里外,原来似乎是草滩,后来变成泽国有转化为冰海,但这鬼哭寒潭并非全是水潭,也有小型山脉和几个丘陵,却都是白花花的晶莹一片。

    冷,非常冷!

    即使在边缘,气温已经下降几十度,和沧水村的温暖如春彻底诀别,按照地球上的温度计,估计在零下二十度左右。从中心处吹来不晓得寒风,夹杂不少冰雪颗粒,噼里啪啦扫过每个修士身躯,这些颗粒犹如黄豆大小,若是普通人早就被打跑,会很疼的。

    气候恶劣,神念探查的距离大大缩短,肉眼所及的二十里,就被白茫茫彻底覆盖,直通天际苍穹。

    “探宝还未开始,你总盯着我干什么?”

    “啥?你若别往这瞅,怎么知道老子在看你,夺宝和看你有啥关系,特奶奶的。”

    严肃沉重的气氛里,不远处忽然想起嘈杂,张嘴就是火药味,两个坐在碎裂岩石上的家伙,莫名的开始掐架。

    “别以为不知你的歪心思,敢对我动半分邪念,就地开杀剁碎了你,狗ri滴。”

    “尼玛的,老子现在就想弄屎你。”

    轰!

    打起来了,两个都是金丹后期,低阶修士压力不小,在这里仿佛呼吸都艰难,到处都是强者和宗门势力,紧张和不安需要发泄。

    或许有些人,就是抱着杀人夺宝的念头驻留,寒潭内部绝对危险,但是被人弄出好东西,出来后必定法力耗损不小,正是以逸待劳的好时候。

    陆寒的气息已经收敛起来,只是他身旁仍旧没人,里许内空旷无比,看过来的目光都带着畏惧,无数修士还在瞠目结舌。

    ‘卧槽,那小子没事啊,作为修士还造谣,我为他们感到羞愧。’

    ‘岂止,姓陆的似乎没啥事一样,这是要多恐怖,至少应该法力大损,或者受点内伤啥的,不可能这么快露面啊。’

    ‘难说,或许真的伤势不轻,但就算如此,随便咋呼一下,也没人敢打他的主意,而且还有个不知深浅的同伴呀。’

    几十里内,多达数千的身影遍布极广,蓝暖正襟危坐在一棵枯树下,三个护卫组成三角形,脸上露出些许庄重,虽然几乎无人能奈何他们,但是却不能奈何众目睽睽的注视。

    叶仙云还没来,她这次对外声称就是游历,继续遵照超级大宗不与民争的规矩,仅仅当个旁观者而已。

    仅仅两天过后,吹来的寒风

    蓦然减少了频率,温度也有所回升,当陆寒发现异常后,周遭有传阿里不小的骚动。

    傻子也知道,寒潭中心肯定起了变化,预估就是到了禁制疲弱,要进入新老交替的关键时刻,有的修饰已经站起,挂着兴奋跃跃欲试。

    可惜,蓝暖仍旧没有动作,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将原本美丽的容颜夺走,像极了病情加重的普通人。

    不远处,三流门派玄清宫和万阴谷的人也陷入沉寂中,这两个宗门其实各有其主,并非是依附飞花岛。玄清宫的大本营在向南几十万里外,和蛮荒圣殿的距离更近,后者则方向相反,同样向北处于几十万里外,与乾元宗走而很近。

    但是这两个势力,却极少染指两大宗门的区域,几乎都在飞花岛的势力范围活动,也就是西荒中间地带,此片区域很繁华。

    相比之下,蓝暖的黑水崖,绝对属于乾元宗的嫡系,因为两者间太近了,仅仅三十万里不到。

    只因为天阳上人当年震古烁今,他绝不属于任何一脉,他的地盘自然也无人敢独吞,鬼哭寒潭就成了三方的掺杂地。

    平日里任何宗门之间都可以和睦相处,只是一旦三大超级势力之间反目,这些错复杂的下属就必须战好队各尽本分,竭尽全力厮杀拼斗。

    嗡嗡……!

    仅仅大半日,忽然低沉的嗡嗡声传荡在许多人耳畔,顿时引起新的喧哗,无数狐疑的目光顷刻间都向那棵枯树看去。

    只见蓝暖面前,已经悬浮着一块月牙玉佩,两种色泽各有千秋,上半部血色满满,下方则纯洁晶莹,是被中间的绿色线条隔开的。

    此刻,蓝暖也面色紧张,她看似盯着玄灵秘钥,但部分目光却越过这件小东西,投到了陆寒所在,有些忧心忡忡。

    所有人顿时站起,这已经表明鬼哭寒潭真的到了防御交替期,马上就能动身寻宝,许多修士露出紧张和期待。

    陆寒似有所觉,思忖片刻就点点头,仿佛两个好友面临抉择,其中一人需要对方鼓励和安慰那般。

    他早就看清这玉佩里的东西,两种不知名的迷你虫,组成了不同颜色,其实外貌形状全无二致,似乎红色和白色乃雄雌之分。

    “诸位前辈和道友,蒙天阳上人垂青,小女蓝暖得其遗宝玄灵秘钥,今天的鬼哭寒潭,已经打开了方便之门。原本按照规矩,得秘钥者能拥有近半至宝,但是小女只要烈阳神珠,其余的一概舍弃,还望诸位前辈成全。”

    话语似乎有气无力,但好在女子嗓音尖锐,大半修士都已经听得清楚,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你说,她是不是傻?’

    ‘有点!一半的宝贝啊,就这么扔了,简直暴殄天物。’

    ‘拉倒吧,这么多人望眼欲穿,她自己就得近半,多少修士无功而返,宝贝多了就是祸患,所谓规矩……嘿嘿!’

    ‘但愿没人和她抢烈阳神珠,其实我就想要……你为啥打我?’

    ‘不要脸!拥有这块玉佩,这丫头就可以平安无事进去,虽然只有一刻钟时间,但是绰绰有余,可以说拿多少都行。’

    “蓝姑娘,你先请!”

    一个声音立刻回应,语气里带着急切,已经忍不住要暴走了,似乎肯定自己能得到大机缘似的。

    只见蓝暖咬破食指,一滴精血就打在玄灵秘钥上,这块玉佩内部顿时传出吱吱声,继而所有人为之变色,因为从鬼哭寒潭里面,快速吹来无比汹涌的白色飓风。

    “快速防御,这是天冰寒潮,属于开启宝藏的标志,威能十分恐怖。”

    呼呼——!

    如万马奔腾滚雷将至,高大数里的白色巨墙般,两侧难以看到尽头,就这么排山倒海的碾压而来,虽然都听闻过类似情况,但没想过会这般恐怖。

    许多修士尖叫一声,就转身冲沧水村跑去,这似乎非他们实力所能阻挡防御,没想到开局就是狂杀。

    蓝暖面前的玄灵秘钥玉佩上,已经泛出淡淡的光华,形成两色圆形光圈,已经将她自己护在其内。玉佩开始膨胀变大,并且中间的那条绿色线条逐渐衰弱,似乎即将消失,两侧密密麻麻的迷你虫蠕动加快,似乎都很兴奋,光芒随着蠕动速度越来越强。

    轰隆隆……!

    如战鼓经过天空,仿佛万马碾过大地,脚下的地表开始颤抖,似乎也在忌惮天冰寒潮的威能,其速度无与伦比,呼吸间就盖过了万物。

    然后,寒潮远去并且消散,消散在距离沧水村三十里外,距离陆寒六七十里远,所过之处天地皆白。

    这片刻时间,那个低阶修士能逃出几十里,那便能活,但根本不可能。

    陆寒发现,自己长高了三四丈,站在皑皑白雪冰晶混合体上,好多人也是如此,还有更多修士从里面钻出来。

    空中,却平白多了上百道晶莹的雕塑,里面似乎有人影的痕迹,这些冰雕悬浮片刻,然后噼里啪啦掉下,彻底摔成碎块,连同里面一切之物。

    所有人面色微变,这些就是刚才逃跑的低阶修士,眨眼间已经成了亡魂,鬼哭寒潭之名,终于有真实的切身体会。

    这场寒潮的温度,绝逼有零下八十度甚至更低,然而恢复正常时,发现周围温度反而降低了不少,一个身影已经快速飞出,是蓝暖直奔中心区域,她脚下踩着的就是那块玉佩,已经变大数倍。

    红白色泽很强烈,将其紧紧包裹着,看她的脸色有了些许红晕,一僧一道紧跟其后。

    从这里出发,必须要经过冰封的小型山脉,那到处的山峦也遍布二三百里,不但第一道啥证件六在其中,还有无数厉害的寒属性凶兽存活。

    修士队伍散乱分开,不急不缓的跟在身后,小心翼翼提高警惕,毕竟他们都没有玄灵秘钥护体,还要防备身边不轨之人的暗算。

    很快就到达山脉,蓝暖已经进了山谷,正行走前却蓦然倒退了十几步,仿佛被什么东西反弹而回,众人立即惊讶无比。

    “应该就是杀阵边缘了,虽然说开始新老交替,此刻威能处于低谷,决不能小觑分毫。”

    有人发出提醒,此刻蓝暖已经站定,怔怔的看着前方,根本一所无有啊,方才是什么东西阻挡了脚步?

    嗤嗤!

    倒是那块足有二尺的玉佩上,忽然射出一道绿芒,就是阻隔红白两色的线条,打在前方虚空处。

    顿时一道光幕徐徐出现,白色有些刺眼,连接天地毫无二色,凛冽的奇寒再次出现。

    ‘啵!’

    就在众人谨慎观察之时,那光幕竟然破碎掉,却从山谷内涌出死寂幽寒且萧杀的诡异气息,而蓝暖脚下猛地窜出耀眼强光,然后带着那个娇柔躯体彻底消失。

    “一个时辰内必须穿过山脉,否则新的杀阵便布置完毕并启动,到时候就看自己的本事和运气了。”

    临走还不忘提醒众人,一僧一道自然最先反应过来,驾驭遁光就闪电般冲了进去,然后漫山遍野,都是密密麻麻的遁光。

    但也有好多身影留下,原因无数扑朔迷离,各自怀着非常心思,而后方天际有彩光飞来,那是彩车天星号,叶仙子到了,只是也并未跟进,就停在光幕出现的附近高空。

    踏进杀阵的范围,顿时感觉恍如隔世,从外面看冰封一片到处死寂,里面虽然也是如此,但所见的情景却大不相同,颇有幻境的神韵。

    仍旧冰封一片,只是所有草木似乎还在生长,有怪叫的白毛风呼啸扫过,一切植被便来回摇摆,还不时听见怒嚎和咆哮声。

    五里外,一个金丹境中年,正摸了摸某个高大树

    干,透过冰层能看清里面的纹路,忽然面色大变横移出几丈,方才站立之处立即多了七八根冰锥。

    三尺长的冰锥很锋利,就像晶莹剔透的钢矛,力道非常大也没有碎裂,男子目光顿时犀利愤怒,昂首向上看去,却是一根横生的树枝不断晃动。

    ‘见你niang的老鬼啦。’

    轰隆隆!

    他赶紧祭出一件虎纹盾牌,然后咒骂着向那枝条狠狠打出几个粗大拳印,顿时树干巨震,枝条扑簌簌碎裂落下,这让他很失望,也很疑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