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518章 暴压无敌九重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当一道流光闪烁来到蛮荒圣殿,已经是三天以后,一股萧杀隐匿在沧桑里,距离蛮荒圣殿大门二百里,陆寒自云端眺望偌大古建筑群,仿佛来到亘古历史长河。

    地面有些破碎,因为被钻出的巨大石柱所破坏,每一根都有二十丈高度,直径也有五丈左右。

    一道道符文和法印,雕刻在古朴的表面,沧桑感尤为显眼,时光仿佛倒退了三万年,和里面憧憧修士的装束相比,陆寒这一身衣服就很另类。

    古老宫殿都被神秘气息笼罩,偶尔有沉闷吼叫打破宁静,那是蛮荒豢养的古兽,在发出一丝愤怒和警告。砖瓦斑驳处处伤痕,这里不知经历多久的风雨雷霆,才能寄存下如此苍老的痕迹,那一根根石柱顶端,无数符文不断升空,为蛮古大阵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

    这座法阵也存在许久许久,透出的气息都带着腐朽味道,就像文物古迹般,见证了这块大地的风风雨雨,隐约可见浑厚的结界上,还挂着残留的苔藓。

    里面有些模糊,每个画面都被刻意扭曲,无法分清真假,陆寒立即调动灵目,发现人影渺渺十分稀少,和他对望的仅有两个苍元境强者,化神修士几乎绝迹,最多不过三百多人里,只要以金丹修士为主。

    卧槽!老兵带娃娃,这是什么打法?

    真以为凭借一座蛮古法阵,亮出古老图腾来,就能成功阻止被抹杀的命运?

    化神境修士……无!元婴小崽子……不见踪迹!那两个家伙的气势,也绝非圣殿高层,这特喵的有古怪,是侮辱蔑视陆某吗?

    不会!

    蛮荒古族历代尊重强者,即便仇深似海,也要在互撕前行礼致意,宛如古代的‘文斗’,下手却更加狠辣致命。

    “嗷吼——!”

    忽然,有震天咆哮响起,蛮古大阵被啸声震动的起了一层涟漪,陆寒见到有巨兽虚影映照在法阵结界上,几只巨爪狠狠拍打自身,对天空不断大吼。

    如金刚降世真灵逞威,身高将近百丈,亿万根钢针板的紫红毛发,可以进行灭绝性爆射,一颗巨头的两侧,还有小脑袋紧闭双目沉睡不醒。

    这是凶兽幻象,蛮荒一族自古敬畏祭拜的圣兽,但绝非本体存在,否则陆寒早就跑路了,只需几滴精血存在,那股寂灭丝死亡般的威压,也能让苍元老鬼变色,直接把化神境爆体而亡。

    恐怖气息果然碾压过来,塞满蛮荒圣殿前广大空间,几百里内鸟兽匍匐瑟瑟颤抖,草木不敢抬头,到处都有暴虐气息飘荡。

    被那双猩红的巨目盯上,仿佛一丝电流传导过来击中了他,饶是神魂强大如斯,也感觉有片刻的遍体寒凉,这只圣兽本体实力,在玄界也位列前端。

    “他就是传闻的大魔王陆寒?如此年轻?”

    “我怎么有点不信,这家伙当真一人前来啊,简直狂野的无法可想,二长老怎会死在此等娃娃手里。”

    “我也不信!但是族长大人他们……这可是神祗和历代先祖的命令,所以你们该懂了吧,神通不问老幼啊。”

    “能抵挡圣兽大人的一吼,此人就可被视为强敌,或许他能打破蛮古法阵杀进来,唉!”

    蛮荒圣殿内部,向外看清清楚楚,议论声越来越大,在殿主兼职族长的莽乌天达,率领近五千族群精英退避远方,他们就已经想到末日来临,气氛一直在颓废中。

    就连自愿留下的三个长老,也面色颓然从未言语,这几天,都是站在已经原地,一眨不眨的盯着圣殿外,如钢枪般坚毅。

    此刻终于见到独自前来的青年,以及圣兽虚影示威下,仍旧面不改色的脸庞,一颗心逐渐下沉,感觉上神之意应该没错,此人不可估量!

    “果然是一人独来,拔里速真有点佩服他!”

    拔里速一捶胸膛,粗犷声音从未改变,目光开始激动,他进阶苍元境,是动用了先祖的助力的,才不过五十年时光。

    “很好!但物品哈塔仍旧要和他战斗,族人永不低头,我们的血将庄严的续写蛮荒,要战便战!”

    哈塔也将胸膛捶的咚咚响,身上图腾印记,开始亮起一丝神秘光芒,将他整个人笼罩在看似更加伟岸的诡异中。

    足足一刻钟,双方就这么对视,时光长河缓缓流淌,仿佛在酝酿更大的风暴。

    陆寒思忖半晌,原地闪动几下就消失不见,十里前方的半空中却出现银色霞光,并且凝聚出一条银龙,他脚踩龙头扶摇直上,直达数里高空。

    衣衫猎猎通体皓洁,仿佛月宫下凡,脚踏银龙御空,双眼中残月忽隐忽现,浑身透出浩瀚缥缈的气息。

    周身逐渐亮起,仿佛还有道道霞光四射,并且化为银色发带不断缠绕身躯,一股磅礴力量却快速涌入右手中。

    现场气氛顿时紧张起来,都看见那个青年开始动了,在加速靠近中,决定蛮荒圣殿命运的时刻到来,他右手高高抬起,仿佛托举着一轮明月,至阴至柔却无所不毁。

    “呔——!”

    一声厉啸陡然炸开,陆寒单掌立起,就是一把倚天长剑,化为举世无双的银色长虹,对准蛮古法阵上的圣兽虚影,以无可匹敌的姿态斩下!

    ‘唰——!’

    ‘轰咔……咔咔——!’

    “贼子狂妄,休想破开咱们的蛮荒古阵!”

    “此人真牛逼,妄图一人碾压我蛮荒圣殿,这个世界何时变了?”

    “自从这姓陆的出现,咱们西荒就没有安宁过,此人是天煞孤星,必须及早除去!”

    “伟大的神灵啊,睁开你们的法眼,有恶魔又降临人间了,请求你们发怒吧,快点扫除一切污秽……!”

    刹那间虚空破碎,转眼就天地翻覆,方圆几十里内暴躁起来,还在怨恨的诸多声音,顿时被噎住般,一双双眼睛恐惧的盯着上空。

    山崩地裂的爆炸轰鸣中,那把巨掌化为的利刃,狠狠斩在蛮古法阵上,圣兽虚影咆哮着,但眨眼就哀鸣一声,轰击的核心亮起无比强光,仿佛核弹爆炸,将浑厚苍老的光罩,划开长达二里宽的口子。

    恐怖至极的威能,顿时疯狂涌入,锋利之意到处席卷,肆意斩杀着阻挡的任何力量,一个个身影消失掉,地面裂开房屋坍塌,剑芒如潮水,刹那间就波及了十几里,所过之处草木皆碎。

    “该杀的,敢而!”

    ‘嗡嗡嗡——’

    怒吼声传来,紧接着一道道阵法符文,从破旧的高层建筑墙壁上亮起,迅速向被攻击的地方蔓延,转眼就发生巨变。

    一座座古朴沧桑斑驳建筑,忽然褪去陈旧外表爆发生机,呼吸之间就变为冰晶铸就的神宫,全部晶莹剔透,似乎冰雕凿刻而成,整个蛮荒圣殿似乎被拉进了神话里。

    剑气再打在上面,立即被弹飞崩碎,蛮古法阵内部,顿时被玄妙神秘气息笼罩,一股庄严的梵唱声悠悠响起。

    拔里速大惊失色,他没想到蛮古法阵如此脆弱,立即从寄托和崇拜中惊醒,对着被切开的口子就扔出三颗绿色藤球。

    球体还未接近裂口,就迅速怦然炸裂,飞射出弥天大网般的粗壮藤蔓,表面观点闪烁葱翠至极,每个堵住三分之一的距离,离任造成的损伤转眼愈合,威能竟然被硬生生阻住。

    “他人呢?”

    哈塔蓦然大惊,他一直盯着大阵外的陆寒,此刻却见那里只剩下一团消散的光点,顿时生出不祥预感,发出警告的同时,仔细盯住内部每寸角落。

    这座蛮古法阵,按说应该能防御一切,古阵最为坚固强悍,任何超级宗门都无法比肩,还有圣兽精血驻守,将威能平添数倍。

    此刻虽未被彻底破开,但是那巨大的口子也属于侮辱,如伤疤在身无法消失,绝世一斩深深刻在每个蛮荒圣殿修士的神魂,众多弟子惊骇欲绝。

    他们一直信仰和尊重的东西,竟然被陆寒一剑划破,附近被波及的上百同伴全部消失,圣兽虚影消失无踪。

    成千上万人快速向内部退却,危机越来越浓,虽然法阵被修复了,天知道第二击又何等恐怖,这陆寒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

    一座广场上,银装素裹分外圣洁,和奇妙的神宫相比特别另类,一个青年右手握紧握拳,沉重拳罡抡起,向符文环绕的一座高大古建筑砸去,贯穿天地的银色光芒,再次硬怼内部战术防御。

    “他进来啦,这个魔王杀进来了,我们完啦——!”

    “陆寒在这,快点截住他,该死的煞星,上神啊开天眼吧,赶紧灭了此贼!”

    ‘轰——!’

    震天动地的巨响结束所有惊叫呼喊,一拳之威恐怖如斯,所过之处摧枯拉朽,那栋百丈高的古老殿堂,在表面狂闪无数次后,只撑不住狂猛一击,迅速碎裂坍塌,里面规避的无数人,全部被砸成肉酱,尽数去见了他们信奉的神主。

    “啊啊啊……我要将你挫骨扬灰,蛮荒圣殿永不屈服!”

    拔里速先一步追到,浑身沐浴在紫红圆轮之中,直径长达丈许,无比璀璨辉煌,仿佛背着骄阳,,仿佛踏天而至,卷来的怒意狂猛三分。

    古怪拳印凝结后,拔里速赤发飞扬,虎皮围裙熊熊燃烧,身上古老图腾亮起,这一击至阳至刚威烈滚滚。

    “就先杀你!”

    就在陆寒冲进来的间隙,他已经知道大概情形,这蛮荒圣殿中坚力量,全部先行逃走远遁了,不由得心中微怒。只有三股强大气息留守,留下的皆是残渣剩饭,自己人都不愿意要的,杀了都弄脏他双手。

    厉啸如轻吟,陆寒头顶升起一轮残月,原本圣洁悦目,此时凄冷阴寒,洒下的光辉也冻人骨髓,周围气温骤降。

    杀意绝冷中,根本不用回头,硕大拳罡反手回击,头顶月光猛然一闪,拳罡表面就出现几朵复杂花纹,看一眼就被吸收魂魄,妖异皎洁杀机荟萃。

    ‘轰轰轰……!’

    几里宽的广场顿时被崩碎而塌陷几丈,一轮轮狂暴冲击波,肆意摧毁阻拦的任何东西,虚空炸裂层层崩解,还有惨叫声倏然远去。

    拔里速如被弹飞的肉弹,伴随冲击波被打出十几里,接连洞穿两座摇摇欲坠的高楼,最后深深嵌入一道古老巨石矮墙内五尺,血箭从口中狂喷。

    “快……快跑,你们都不是对手,神祗和先祖的指示没错……”

    ‘砰!’

    虚空中颤巍巍的凄厉吼叫后,又传来爆裂响声,那是拔里速肉身彻底炸开的动静,只剩下元婴重伤欲死,气息萎靡掉落近尘埃。

    “不——!蛮荒古族绝不是懦夫,和陆魔王同归于尽啊,一起杀上去!”

    “冲啊,效忠伟大的神祗,我愿意奉献自己的荣耀!”

    呼啦啦……!

    方圆几十里的废墟外,愤怒的声音聒噪呼喊,数百个身影竟然无视命令,反而气势逼人猛冲过来,双眼通红充满狂热。让陆寒意外的是,远处却有一道流光闪烁不见,那人可是和被打残的这位,曾经一起并列与他面前。

    “果然,被洗脑的都是底层这些蠢货,既然这么愚昧,就去死吧!”

    弥天巨掌砰然拍下,他最厌恶无脑人士,这些人傻逼到了极点,一边被人鼓噪着送死,还口口声声满嘴信仰,简直笑掉大牙。

    沉闷而威猛的暴轰里,虽千百人也尽数泯灭,紧接着方圆数百里的区域内,被几道天威巨拳砸的分崩离析,唯独剩下核心之处,三座最为高大的古塔,还有那棵屹立许久许久的参天大树。

    整个过程,都被一个身影尽收眼底,那人满目泪光,情绪十分复杂,就怔怔的盯着陆寒发威,他跟随拔里速和哈塔留下,却彻底颠覆了心中信仰。

    对于此人,陆寒见他无动于衷,既没有狂热奋勇,也未曾逃遁规避,就省却将其格杀的法力,只用寒芒扫了一眼便飘然离去。

    眼下无暇去寻找跑路的蛮荒圣殿助力,但早晚难逃一劫,不知去攻打幽魂谷和玄月阁的花妖老祖几人,此刻是否已经成功回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