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681章 此人要睥睨一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681章此人要睥睨一世

    但黄姓头陀要是知道,无论妖族高阶的茕娃,还是他们的领队邝姓修士,都未能在陆寒倾力一击中活下来,或许肯定不会狂横。

    那支长戈划过虚空,在剑幕上扎开一个窟窿,现场白光闪闪,连恢复速度都大为缓慢,似乎受到某种强烈抵抗。

    然而就在射到陆寒近前时,黄姓头陀眉头紧皱,他发现这个要团灭一方的家伙,把手中横着的金剑诡异竖起,虚空中就多出一道利刃虚影,两侧更如幕布铺开,瞬间笼罩七八里方圆,剑压滚滚,灵纹动荡,可以轻松切开万物。

    “不好!他的天宝里面,竟然蕴含恐怖的玄精铁,完啦!”

    猛然间,黄姓头陀大惊低呼,因为他迎着刺目金光,仔细凝视后才发现,那锋利之刃的表面,还有弯弯曲曲的色泽纹路,剑压的厚重之感,多半从这里向外狂涌。

    那颜色正如九天陨铁,似乎比提炼数倍的纯度还精纯写,在他们天荡山密库里,就有一大一小两块玄精铁,但加起来也仅仅堪比碗口,是宗门严防死守重要灵材,就连他也未求得指甲盖大小的一块。

    而那把三尺金芒里,青玄纹路看似淡薄,然而纹路密集之恐怖,加在一起就达到极其震惊的寒凉,即便能有一条纹路在其上,都能切山斩月削铁如泥。

    可惜晚了。

    还未等惊岚长戈到达剑锋近处,陆寒的双手便轻轻向前一压,附近空间顿时自动分割开来,肉眼可见的天地元气,硬生生变成两部分,更响起凄厉嗡鸣,堪比剑山倾倒。

    长戈骤然停住,似乎遇到无形阻力,接着就从中间,笔直出现一条金线,从头到尾瞬发及至,未等黄姓头陀痛叫,便眼睁睁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压箱底宝贝,被整齐的切割开来。

    “哎呀——!噗!”

    老血当即喷出,神魂猛然抽搐几次,脸庞瞬间失去血色,但这还只是开始,周围包裹他的剑幕,趁机发动了最强进攻,如同金色海洋浪潮,带着重压、锋利、电弧等等,一股脑狂涌挤来。

    那力量起止万吨,是整个剑域的精粹汇聚,内含各种法则奥妙,带着陆寒的杀意,此刻如同把黄姓头陀打压在海底深处,全部由一道道密集细小的剑刃组成,凝聚集结无穷无尽。

    在他吐血的刹那,那把蓝色剪刀率先因为主人分神,率先被裹进剑的海洋,从此以后再未出现。

    但此人仍然是大乘期强者,其反应自然机敏,惊惧之下就把盾牌轮开,在自己周围疯狂运转,形成粗大圆筒,灰光卓卓气势不凡。

    同时,那把绿尺顷刻狂涨,在末日浪潮挤压之前,用尺代刀冲着某个部位,无比狠辣倾力一击,黄姓头陀来不及查看哪里有破绽,这或许就是他最后的挣扎。

    但远处的陆寒,见此情形冷眸闪烁,对着手里的金剑就是狠狠一弹,那股冷意顿时和剑身融合。

    黄脸头陀莫名一颤,但周遭剑幕滚滚冲来,已经和他的大盾摩擦,刺耳之音连连胜过音爆几倍,但还未发现任何危险。

    可惜他的肉身,没有任何征兆的,砰的闷响中炸裂开来,根本未发现任何诡异感觉,然后又是一声,体内原本有元婴窜出,惊恐尖叫想留住老命,但随即和本体一起踏入黄泉,神魂都未曾留下。

    “就你最聒噪,那就死的惨烈点吧。”

    在陆寒冷声熙然后,对血雾爆开的地方轻轻一吹,挤压的空间顿时凝固,但在中空肉身所在,一阵微弱不可见的涟漪产生,有一丝玄妙道纹徐徐飘起,好像诞生于黄姓头陀里内,随后没入滚滚剑幕里。

    片刻后,陆寒忽然急促喘息起来,顿感有些头疼,纵然他的神魂再稳固,动用此等庞大剑域,耗损程度仍然不时长久能支撑的。

    就算以灵代法,还是要从自己体内调动很多能量,至少在规律变化的控制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替代。

    他目光向西侧苍穹上瞄去,眼角里闪过一丝狡诈,当玄阴灵目微闪过后,那处纵然再普通寻常,也被牢牢捉住破绽。有一枚仅仅指甲盖大小的淡淡彩光,隐匿于虚空中无法目视,那熟悉的形状,从他进来秘境之内,已经和自己接触两次了。

    ‘不知又在耍什么小聪明,哼!’

    但现在,已非他从容之时,就算把老本全拿出来,要干掉双方数十个修士,也根本如痴人说梦,能把将尽二十个上玄境抹去,就算今生新的巅峰了。

    “又死了一个,到底是谁?”

    “那家伙还是人吗?竟然支撑这么久了,咱们难道真要大难临头,未见到任何宝贝就落得全军覆没吗?”

    “尼玛,他又拿出来一对灵石……啊啊——这次是上等品质了!”

    有惊叫有惶恐,各种声音忽大忽小,他们目中的陆寒,在喘息片刻后又有了动作,看到眼里更加狂骇森寒,如见鬼魅亡魂皆冒。

    上品灵石,一次就出现将尽百块,加上向前的四轮,这些财富足够他们支用几十载,但更绝望的还在后面。

    “那厮……在干嘛?”

    只见陆寒甩了甩袖口,便有各种光芒滚滚,落地的刹那蓦然变大,竟然全部是一个个身影,奇形怪状威压强大,接连冒出几个妖怪,还有一团赤红魔气。

    ‘他……他还豢养了大量妖宠,我滴天!’

    ‘不可能!此人到底是何底蕴,一人的财富几乎堪比一国,玄界之上却从未有任何资料。’

    ‘我不相信,这是布置的幻觉吧?否则妖宠的气息,甚至那团魔影的实力,怎么感觉和主人旗鼓相当呢。’

    “吼!”

    “呜嗷——!”

    “桀桀桀桀!这么多血肉泛滥在此,已经千年万载未曾见到,是让本魔开荤吗?”

    “此为何地?那些妖修竟然如此出色,可惜在和姓陆的作对,否则我可能培养一两个后辈玩玩。”

    “啊?怎么感觉都比我厉害啊,本兽尊能不能只观战,只需苍梧老弟自己出马即可,或者让这大蟒代我出手,唉吆……!”

    一只体型微胖的小兽,间前方阵势巨大,里面任何一道气息都很强,赶紧向后退却挪动,还看看一起出来的同僚,瑟瑟发抖准备请假,但有只大脚蹬在了它的屁股上,笔直飞出去十几丈远。

    “青澜道友,你额头那块红斑,是境界突飞猛进的结果吧?我们有神魂相连,陆某却没感应到异样,心机好厉害好深沉,哼!”

    被一脚踹飞的正是青澜兽本尊,陆寒目光犀利如斯,一眼就盯在他的额头,那里比往日多出了指甲盖大小的红色斑痕,看似很寻常普通。

    但细看之下,却给人一种幽深诡异之感,好像从斑痕里可以窥视妖庭,里面似乎藏着无限世界,有种要掉进去的感觉。

    “这……隐瞒与否有何区别,本兽尊仍然靠你活着,咱们的协议可是不能更改的,想讨要点利息就直说,大不了我帮你收拾掉俩小崽子。”

    青澜兽缩了缩脖子,抬起小爪摸摸额头,即便嘴上谦虚,但眼角里全是隐藏的傲慢,开始讨价还价争取付出最少。

    “滚!至少八个,速速开杀!”

    陆寒向东侧一指,那里的外围正是天荡山低阶弟子,均都在苍元境上下,属于被忽略的一群,然而今天都要被留在此地,他目光立即凝重,口吻不可冒犯。

    “嗷——!我这么柔弱的小体格,他……他竟然让我以一敌八,天理何在,何在啊?!”

    但敞开嗓门悲号的同时,青澜兽却已经动身,只见他轻轻一跃,就跨出百丈之巨,身躯逐渐冒出亮光,并于骨骼噼啪乱响中膨胀。

    当到达剑域边缘,一个身高十丈,具有白虎般杀伐和强压的巨兽,诞生于天地之间,风云卷动围绕周围,闷雷声响彻头顶。

    “咦?不好!”

    就在此刻,还被青澜兽变身的修士吓呆之时,被困在剑域外围,一个四十岁中年男子,总感觉哪里有异样,蓦然心生警兆就想有所动作。

    但一道雪片状的光刃,毫无征兆出现在此人脖颈处,仅仅微微闪了闪而已,他那颗脑袋便滚落掉下,血柱一喷冲天。

    此人剩下的身躯,竭尽全力向一旁激射,更有元婴闪现而出,脸色惨白的抖了抖小手,就出现一张黑丝小网,在头顶变大滴溜溜转动,想掩护自己看个究竟,继而趁机逃遁。

    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元婴头顶波动大起,他余光中只看见青澜兽抬了抬爪子,便发下毛茸茸十丈之巨的大掌,向下闪电般抓到,将黑丝大网直接抓住,更握住了元婴本体,爪尖吞吐几道利刃,来回无秩序划动几下。

    ‘咔嗤嗤……!’

    中年男子绝望惨叫,顿时遭受不可抗拒的切割和捻动,立即爆出大片血沫,元婴直接灰灰,那网状灵宝哀鸣几声,列成四五块徐徐飘落。

    “啊?本兽尊竟然这么厉害了吗?啊?咱就是闷闷的恢复了两个境界而已,似乎还是血脉上的优势吧,还剩下七个……!”

    陆寒身前,苍梧肥壮身躯差点扭过头去,他似乎对青澜季度鄙夷,气的狠狠闷声不断,为何让自己遇到此等不要脸之人……之兽?

    “本魔也去吃人族,那些妖修太恶心,而且从不洗澡,我先包揽……三五个上玄境,不够吃的就用小崽子补齐,嘎嘎嘎!”

    轰!

    赤红的魔光,在这尊修炼十当魔念大乘的魔影身上爆射,顷刻扩展到一片红色天幕,从那团虚影里,逐渐走出个旷世大魔,脚踏焦土大步走出,一眼就盯上个三十六七岁的紫衣黄发男子,猩红之眼可洞穿神魂。

    见到这等阵仗,被困住的无论人族和妖修,哪还不知意味着什么,原来是真的绝望无助了,那点本就微弱的侥幸心理,在此刻彻底断绝赶紧。

    “这位……前辈啊,少君……不对,是大君啊!我可对你没丝毫冒犯,绕着这条小命啊,我愿意给你为奴!”

    有人浑身瘫软,凄厉高叫着开始磕头,浑身瑟瑟抖如筛糠,面对血魔般的身影走来,那种绝望来自神魂最深处。

    “你不配,诛之!”

    有好多人,总是初始是牛叉哄哄,完全自认技高一筹,甚至蔑视天地鄙夷四方,直至死到临头,又为了小命丢掉任何气节,为奴为卑在所不惜。

    当魔影的喷出一道妖异红光,直奔跪拜哀求的家伙射去时,所经之处的剑幕骤然散开,越怕死越该死,对他先下手是为了抹去那点恶心。

    未等陆寒再有所动作,苍梧把身躯扭动起来,一闪就跨越数十丈,但他与之不同的是,左前爪向身上一摸,掌中就出现一把绿葱葱的小弓,以及三支晶莹箭矢。

    只需晃了晃,苍翠弓身就涨到两丈长,同时一支箭矢成比例变粗变长,极其浓郁的木灵气充斥其中,表面纹路清晰,从头到尾都酷似螺旋状。

    ‘铮——!’

    仅仅弹动一下弓弦,那张弓体便冒出大量符文,有淡淡迷雾升腾,将弓箭逐渐笼罩于虚幻里,苍梧看似轻轻一拉,箭矢的尖端,便无征兆的弹跳起大量电弧,仍旧绿色可餐。

    然而他指向的目标,正是仅存两大妖修的猖溟,对方见此情形,脸上肉瘤立即乱颤,一抹惊惧闪过,随即嗷嗷狂怒起来。

    面对还未拉满弓弦,就已经雷鸣大作的这套怪异天宝,猖溟暗暗咽了一口苦水,立即对着脑袋轻轻拍打几下。

    他那恐怖的面孔上,四只大眼顿时暴睁,惨白虚毛尽数立起,如一根根钢针似的,尤其印着的无数鬼符,更接连脱离狰狞老脸,围绕头颅快速转圈。

    “冥冥妖神,寄存吾身;神魂供之,不愿沉沦……!”

    每念动一句,围困此妖的剑幕,就好像被诡异力量推搡,缓缓向四外扩大,高状身躯还节节暴涨。随着咒语加快,挂着的肉瘤一一破开,从里面飞出指甲大小的恐怖小虫,在头顶快速凝聚,最终成为一个阴森森大字,并向身躯一落而入。

    “外面人族,何时有了此等逆天修士,他要睥睨玄界啊,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