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688章 五魔啖魂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688章五魔啖魂

    它的头顶上方,更有一股凶猛狂压砸下,好似小型山岳被天神扔来,鬼魈不用抬头,就感觉到有个高大傀儡,凌空直下对自己打出霸灭拳罡。

    面积覆盖方圆十丈,好像流星赶月,贯下的重力足有数百吨,任谁被砸中,就算侥幸不死也要骨骼尽碎。

    正是灵傀儡借机出手,他硕大拳头上,不仅仅有翠绿灵纹闪耀,还带着一抹金色,不时弹跳出几个电弧,具有对阴鬼之雷天然的克制性。

    上有突袭下有隔绝,那抹令鬼魈最忌惮的锋利,更是带着诡异角度,不正不斜飘悠悠斩来,它顿时产生慌乱,一声鬼嚎中竭力暴退。

    “不好……啊嗷——!”

    然而,才瞬移出几十丈,地面便开始剧烈震颤起来,灵傀儡的拳罡狠狠打爆大地的瞬间,鬼魈还未因躲过一击而庆幸,原本上空那抹奇绝的幽寒之刃,竟然莫名消失并且感觉脑后有点凉爽。

    鬼魈惊骇绝望狂叫才吼出一半,就见那抹月牙弯刃,毫无阻碍的穿过了它的鬼躯,并在刹那间爆发出灿烂乱花,从里到外炸裂开来。

    紧接着,原本哭嚎成片,鬼泣声不断的茫茫浓雾,立即快速退散开去,所有阴霾悚然之象,一股脑转眼消失,再次露出空旷地带。

    “咦?这地方……似乎非先前所在啊!?”

    灵傀儡高大身躯才落地,裹挟的狂风四散掉后,他顿时发现附近所在,竟然和方才几人停住的地方毫不相同。

    曾经是一片灰草萋萋,外加几个坟茔般的小土丘,现在的地方完全是波浪地形,上下起伏如海面,高高低低延绵到远方,而且寸草不生,就连土壤都各种颜色掺杂,黑色红色搭配,黄色里还有一抹暗绿。

    “呵呵!”

    陆寒自然见到了,立即伸出食指,向地面轻轻一点,就有一道金色光柱,精准无比打在某处。

    他发现,一片毫不惹人起眼的灰白区域,面积仅有三丈大小,但地表之下有个碧绿翠珠,神念和肉眼都无法轻易发现。

    当光柱洞穿地表,那里顿时咔咔暴起,翠珠似乎发现不妙,就要荡漾波动一闪而逃,可惜那抹金色光柱,陡然间化为大片密密麻麻的金丝,快似闪电的占据先机,从上到下将其笼罩拦截。

    那翠珠顿时上下弹跳,似乎已经无处可逃,仅仅乒乓球大小的内部,啪嗒碎裂化为齑粉,但一团豆粒大小的鬼火,又向向地下深处遁走。

    但历经反复几次类似情形,陆寒岂能没有防备,他在灵傀儡未惊讶之前,就对周围了如指掌,脚下已经生出一缕幽绵力量,快速而悄无声息蔓延开去,诡变的地形有多大,就打算扩张到相同范围,类似情景至少延伸几十里。

    当那枚翠珠欲要下沉的刹那,一张柔软无比,却阴寒至极的水波,快速从地上无声冒出,直接和下坠的目标接触,那翠珠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就算它还想挣扎,可惜已经身处寒霜之中,才接触就成为一枚冰珠,被厚厚霜雪层层覆盖,隐约听见有碎裂之声从里面传来,还伴随一此短促哀鸣。

    与此同时,不但是灵傀儡,还有冷莜瑜几人,纷纷一跃而起,似乎感觉到什么异常,接着他们脚下的地表,就咔咔咔碎裂崩起,大量碎块四处乱射。

    一层不足尺厚的脆皮,顷刻间在几双眼睛注视下分崩离析,并冒出一股刺鼻味道,似乎还具有腐蚀性,接着由碎块分解成大量粉末,被风吹拂尽数带走。

    “没人中毒吧?”

    在扫了几人一眼之后,陆寒还是有必要提醒一句,这些鬼怪纵横之术,对自己绝对没有威胁性,可逆天的终究只有他一个。

    “没有!”

    “嘿!区区这点东西,不足挂齿!”

    “放心吧,已经仔细内窥一遍了,仅仅沾脏了脚底,但是我总感觉,远方那条沟壑与我们之间的距离,仍旧比先前拉近了几十里呢。”

    冷莜瑜凝视尽头,神念尽数放出后,眉宇紧锁表露出狐疑,开始仔细回想哪里不对,或者是何时出现了类似异状。

    “我们在那里大战许久,你以为此地真的没反应吗?既然有鬼魈那等级别存在,趁机动用点小伎俩不无可能,或许在我们动身时,已经进了它们的埋伏圈,从而产生微弱错觉。”

    反正,陆寒说什么,这些身影都感觉很正确,不论是否明白其中道理,都神经反射的胡乱点头,继而稳稳心神,又一步步向前方飞遁,速度已经比百米赛跑快不了多少。

    在他们前进的时刻,秘境入口处,也有一个身影,施施然自半空飘落,不紧不慢环顾左右,脸上充满惊讶,随即开始不断乱嗅。

    此人穿着水玄色紧身衣,青年俊朗之貌皆有,除了非常孤傲,目光里隐藏这些许蔑视,观察片刻后就轻咦一声,很快吧目光聚焦在西方。

    ‘噗!’

    他抬抬手,掌心处就多了个粉红小球,仅有指甲盖大小,似乎重量异常轻盈,微风都能将其带走。

    “似乎这里发生过打斗,而且好惨烈的样子,现在还有一丝虚空紊乱,能被我精准捕捉感应到,看来派我亲自前往,足以说明事态很严重。”

    紧接着,水玄袍服青年对准粉红小球一点,立即扬起大量粉尘,就要随风四散的消失掉,只是几息时间过后,这些粉红尘土已经乱成散沙,却仍然只限于七八丈内。

    而且开始分化凝结,变异结合成一根根粉丝,随风飘摆但驻留原地,似乎只听主人吩咐,这样的细丝足有数十根,基本都长约几丈。

    “去吧,把任何不稳的因素,都给我找出来并两成一条线,务必快速沿路追踪,要在他们有所发现,或者得到灵材时,成为本少监视的对象。”

    青年眼中,也闪过一丝火热,宗门微拍自己前来,可是只说潜伏侦查,务必把第一手情形向向上汇报,但并未做其他局限。

    那些细长的粉丝,在此人挥挥手的刹那,立即接连中扩张延长,形成一根无限长度没有尽头的微弱丝线,开始快速想某个方向延伸,那里正是陆寒远去的方位。

    “若是你们能逃过这件‘百灵丝’的追踪,我立即退走决不前进,可惜就算尔等在空中走出的脚步,都能被它找到痕迹,没人会想到被跟踪吧?”

    那些粉色细丝,一根根连接起来,转眼飘出上百丈,如同海浪上的一条缆绳,飘悠悠的看似脆弱却坚毅,完全自主搜寻飞奔,它的主人大大咧咧,跟在后面无所事事。

    仅仅半天光阴后,此人就跨越二百多里,他见到了新形成的深渊水潭,感应到空间紊乱更甚,周围草木皆无,到处都是坑坑洼洼,战斗痕迹非常明显。

    但似乎正有天意要眷顾他,陆寒一行人又把遁光放慢了,他们身处百丈高空,就看见一道巨大的裂痕,横贯南北拦在远方,大地好像从此被切断。

    那裂痕宽约数里,对应的天空充满黑色云雾濛濛,不时从黄色飓风从深渊窜出,似乎要冲击高空黑雾,却被莫名射下的深灰色雷光打碎。

    紊乱的情形充满凶险,而一行人已经到了云雾边缘,还未被笼罩,就感觉浑身肌肤如微小电弧乱跳,针扎般的隐隐刺痛,不用陆寒体型,尽数祭出厚重真气盾,把任何不适隔绝在外。

    然而那股莫须有的压力,如影随形越来越强,似乎黑雾中心处隐匿着一个星辰,可以压爆山岳洪川,仅仅暴躁的诡异雷霆,便可吓退芸芸众生。

    陆寒更发现,庞大云雾团之中,有块湿漉漉的黑云,凝固不动如同陨铁,就连雷弧都避之不及,而且黑的晶莹,在惨淡电光亮起时,形同黑渊里的大手。

    “你们,就暂时停在此地吧,前方非常叵测,诸位可要做好向回逃命的打算。”

    “啊?”

    蓦然听到陆寒来了这么一句,冷莜瑜小脸顿时变了,紧张兮兮不敢相信,她可是跑过一次的人,那时陆寒遭受大道饬殇,恐怖程度终生难忘,现在的景象影诡异如斯,结果又该何等恐怖?

    “哼!怕我们拖累就明说,本兽尊这张脸,早跟着你摩擦的无比浑厚了,但那深渊沟壑之下,必定存在难缠的东西,我们可以理解!”

    “嘿嘿!青澜这厮总很直白,但本神尊的阅历也不是吹的,那云层中最黑之处,以及乱窜的雷电,似乎不是人、魔、鬼三界任何一家所有。蕴含的不但具备阴煞气息,还有几分凶魔之念,两者本不该交融的,然而一旦融合变异,就成为叫‘烛阴……’什么的东西。”

    苍梧不断拍打头颅,似乎要从久远记忆,狠狠从脑海出狠狠挖掘,但终究留下个尾巴,却让陆寒眼前一亮。

    “烛魔云煞!那一团团黄色飓风,更是能刮骨损身的‘鬼煞卷’,被裹进去能剩下一团神魂就算侥幸。”

    “啊……对对!传闻只有在被三界抛弃的地方,才会出现类似情景,这处秘境不会真的是个古老的残缺空间吧?”

    受到陆寒提点,苍梧顿时精神一振,但又开始露出惊奇,神色已经逐渐凝重,似乎前方真的凶险无比。

    但陆寒挥挥手,已经开始大步走远,他仅有些许疑虑,现在断定还为时过早,况且天符真人那里只字未提。这位惨遭命运折腾的一界王者,对自己声称开辟了这处秘境,其中水分有多大,还要亲身查验仔细分析。

    开辟秘境的程度,既可以是探索出千里荒土,也可能仅仅寻宝而已,走遍秘境和把这里演化成大千世界,其中差距天壤之别。

    何况传闻的残缺空间,这位天符真人也未必听闻,他当年的脚步,或许就被迫停在这道沟壑前。

    也在陆寒靠近的时刻,从横贯南北的深渊北方,一股微弱波动在某处出现,紧接着那里亮起淡淡白光,在虚空中毫无征兆出现一朵小花,并且开始一闪一闪快速前行。

    此花仅有巴掌大小,白的晶莹剔透,毫无瑕疵冰清玉洁,五朵花瓣向外张开翻卷,七根细嫩的白色花蕊,随风荡漾晃动,却未有任何芳香吐露。

    反而花朵经过之地,天地元气如见蛇蝎般,距离很远就快速退却,气氛并非正常宽松,用诡异来形容更为恰当。

    每次闪动,都跨越几百丈远,并且频率上越来越快,终于在一刻钟后,到达一座八角形的十丈高台近前,那里红光闪耀,高耸的雕像仍旧静静矗立。

    “醒来吧,我的臣民,又有可恶的东西早靠近,但也为你们送来了真正美味,你们有三天光阴的自由,要把久远的压抑爆发出来,去——!”

    从那朵白花中,猛然响起一连串悦耳话语,就见七根花蕊一阵猛烈荡漾,就从上面发出阵阵光圈,好像诡谲的魔力版,推动风声一股脑刮过高台。

    那声音如同来自星宇之外,召唤着服从自己的眷属,要开启一段尘封的征程,整个深渊之内,处处都在回荡。

    高台之上,一片死寂的恐怖雕像,顷刻间发出微弱摩擦,随后便形同骨节颤动,那三头六臂的上身,开始徐徐转动,三个硕大脑袋更是抬起头,发出充满压抑的呼唤。

    “是真绝大人吗?您又降临了,愿伟大的神魔与您同在,让鬼尊都向你虔诚祈祷,而我则会再一次尽职尽责,把任何生灵都撕碎扯烂。但这个愚蠢的‘五怨魔丁’,许久以来都在忏悔,它表示彻底痛改前非,可以释放并让它戴罪立功了。”

    三颗硕大头颅,几乎异口同声,听起来略微古怪刺耳,并且整个上半截身躯,开始小规模的的活动,仿佛僵化好久不曾适应。

    良久,也未听到那朵白花的回应,但却见一朵花瓣轻飘飘飞出,正落在雕像正上方,并开始分解粉碎,大量无比诡异的能量,如同花雨快速落下,粘在这座高台的每一处。

    嗡——!

    仿佛灌入了神奇之力,从上到下的高台,顿时嘎吱吱转动起来,三头六臂的狰狞身躯表面,立即荡漾出一层黑红光晕,堪比锈迹斑斑的机械,被倒进大量润滑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