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700章 任你万种手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700章任你万种手段

    金灿灿的巨剑表面,被主人屈指连弹后,立即悦耳般的龙吟大作,璀璨剑体一晃之下,尚未真正斩到,附近空间已经浮现清晰可见的剑晕,这是陆寒将本体凝练的剑元,关注与剑体之后,又逼迫到万千剑芒里产生的异象。

    肉眼可见的波动,连同剧烈的嗡鸣声,仿佛无极剑山压迫而来,如同在骄阳里包裹的天刃落下。

    若有人不怕双目失神,冒险逆光细看,就会发现这金芒中,和向前多了几分不同,剑体表面竟然有几道乳白色寒芒,并且不断伴随冰晶生出,其温度凝寒无比,即便遇到火山都能将其冰封。

    并且在陆寒点指几次后,围绕剑脊叮叮叮清脆大作,有点点银光闪烁,接着就冒出颗颗星辰,如北斗状星罗棋布,每颗周围更是密集闪耀出更多银色光点。

    好像金色世界里,诞生了巨大的星河长卷,剑脊出围绕七星环绕的星光,看似仅有圆盘大小,但里面蕴含的阴极气息,应无比浩瀚而宏大。

    甚至就连环绕的星云,都有微弱星辰力量涌荡出来,当这些颗粒状的光点密集汇合,就绽放出别样光彩,在金芒中越来越清晰,到最后已经别具一格,不但玄妙森森让人膜拜,而且威能浩荡恐怖,震动山岳慑服万灵,无论神鬼瑟瑟发抖。

    那些私自逃跑的大力鬼修,以及四只凶悍的护卫猛兽,早已经窜出几十里,但它们惊恐地发现,远方天际光点隆隆,似乎无数鬼灵在向这里奔来。

    ‘这些蠢货,它们不怕死吗?竟然还敢靠近看热闹,简直不可理喻!’

    果然,当接近后就发现,足足成百上千的各种鬼修,绿色荧荧黑光闪闪,还有惨白骨架颤动,已经挡住了自己逃跑的路。、

    “让开,都让开,你们这些混蛋!”

    ‘这不是仇算子吗?似乎头一次这么狼狈,你不是荣耀封顶,给三枭大人当门徒了么,难道犯错遭到了驱赶?’

    ‘看它那狼狈样,好像后面有猎魂兽追逐,嘎嘎嘎!’

    ‘如此壮观的热闹,这家伙竟然不懂得欣赏,还胆小如鼠,快给它让一条路,哼!’

    在一个浑身绿毛的化神境境幽煞,看到快速靠近的高大身影后,立即大声聒噪起来,其他人闻言顿时纷乱一片,各种嘈杂接连而至,里面当然包含了鄙夷和幸灾乐祸。

    “混账!是谁在侮辱我?你们可知道即将和三枭大人厮杀的那个人族,是真绝大人都很重视的,尔等还敢靠近围观,不怕遭到灰飞烟灭的下场吗?。”

    ‘这位仁兄你太胆小了,我们又不靠近,就在此仔细观摩,何况鼎鼎大名的人族,咱们还未见过呢。’

    ‘就是啊!现在机会宝贵,不借此契机观摩一二,以后一旦见到人族,知己不知彼会吃大亏。’

    ‘在这片黑狱之内,除了真绝大人,就只有三枭大人冠压群雄,区区一个人族,它能有多大本事,最后还是被我等分而食之。’

    “吼——!看看那剑光吧,他已经屠戮了我们几十个强者,包括五名大乘期巨擘,那个人族似乎要清洗这里,啊啊……告辞!”

    当这位高大鬼修,忽然感到一阵恶寒,它的虚影已经被金芒映衬在地表,顿时脸色惊恐的再次狂吼,身躯滴溜溜急转,化为一道遁光快速消失了。

    ‘什么?’

    ‘屠戮了我们那么多强者?’

    ‘这厮不会是怕丢面子,才故意强化那个人族,用来作为自己的台阶吧?’

    ‘大家还是不要前进了,而且仇算子的话的确有道理,咱们退远一些好,因为那剑光的威能,似乎越来越恐怖了。’

    但就算这些低阶妖修,不知死活的聒噪一顿后,被越来越亮的剑光逼迫,果然停顿在百里外,它们仍然感觉如针扎一般,好像万千剑芒次在自己身上,不得不拿出各种手段防护。

    总有些胆子大的,对人族强者竟然被自己的同袍夸赞,充满不少恼怒和难以相信,因此寥寥数十身影,仍旧分散性的留在原地不远处,就算拿出最大防护能力,也要仔细的看出个结果。

    虽然仍旧很远,但是厮杀的程度太惊恐,双方都无比高大,气势磅礴冲击万里,那剑光差点把苍穹划开,正向三枭所在倾倒。

    在这方圆千里,甚至数千里都独占鳌头的三枭,时隔无数光阴,终于找到了势均力敌的对手,既担忧也兴奋,先把身上甲胄激发出最强防御状态。

    浑身轰鸣声不断,每个铜钱状的鳞片,此时已经狂涨到脸盆大小,在核心处不断喷射细小苍白电弧,扭曲成无数电蛇,来回游走彼此凝结,竟然又多了一层浅薄的大网,任何东西靠近,大有都能遭到立刻分解消灭的气势。

    而密集的绿色纹路上,也纷纷生出诸多尖刺,丝毫不比任何利器逊色,鬼符环绕盘桓,发出呜呜低鸣,这一切诡异组成的超强防御,似乎真的不亚于顶级天宝。

    但更惊人的还是那面小幡膨胀后的大旗,三枭用四只臂膀抓住,摇晃起来非常吃力,大量狂潮般的发力,被连续灌入其中,转眼消失了近半之多。

    “这……这东西不会先把我吸干吧?可恶!”

    还好它知道,这面绝对能有对抗资格的大旗,吃得越多威能越大,并且身后的漆黑大门内,还在为自己补充精纯阴元,只要帮主它把被动局面扭转,就是前所未有的不世功勋。

    就连旗面传荡的鬼嚎之音,都能震慑住苍元境强者,蒸腾雾气漆黑如墨,顷刻笼罩方圆百里,似乎在打造阴冥鬼界,幽光越来越强,在和剑刃接触的顷刻间,忽然从里面生长出无数巨大鬼爪,纷纷向中心合拢,并丝毫不惧的笔直迎上。

    ‘快点!否则来不及了,姓陆的到底遇上了何等厉害对手,在几百里外都能看到璀璨的剑光?’

    尽头处深渊上空,正有几个身影风驰电掣,一个傀儡不断翻滚着,旁边是个靓丽女修,紧随他们的两只古兽,一大一小差距迥异。

    ‘若不这样,我们甚至会和他走散的,幸好下方的暴躁乱流,还未彻底消散开去,给了咱们大致方向,似乎这片区域藏匿的鬼物不少。’

    冷莜瑜脸色不好看,她知道陆寒非常强大,但纵然如此也有各自的极限,并非道统那般无穷无尽的衍化,也是此女铁了心的鼓噪其他三位追上来的。

    ‘要知道有很多种阴属性材料,是界面上极其难寻的,尽量搜集起来然后换个辛苦钱,总比白吃白拿姓陆的强上太多,反正本神尊这张老脸也该恢复到往日了。’

    一边快速飞跑,苍梧有些不好意思,他和青澜肥吃肥喝,这些年耗费的东西,代价非常惊人还只是其次,有些灵材本就难觅,弱再被自己用了,不定的变数来袭,或许会耽误陆寒的崛起速度。

    ‘哎呀!还是晚了一步,看那剑光已经倾斜,相比某个非常厉害的巨鬼,被姓陆的直接捣进了老巢,才拼死和他相抗的,若单反有一点点聪明,都会躲起来得过且过。’

    “哼!”

    听到青澜没有骨气的话,一人一兽一傀儡,不约而同的都鄙夷出声,这厮分明神通恐怖,却偏要装作胆小鬼,还把别人也想想成自己的翻版。

    轰咔——!

    猛然间,他们的遁光突兀止住,身躯接连颤抖几下,在这刹那均都吓了一跳,纷纷瞠目结舌的向远方望去。

    都看见指引方向的剑光消失后,但那里倏然更璀璨起来,好像白昼回转,把数百里都映衬的煜煜生辉,即便相隔如此远,仍旧觉得刺目异常。

    太强了!

    这是每人都震惊同时,率先冒出的首个念头,连遁光都遭到打断,只有法则威能才可以做到,只感觉刹那时分,空间诡异消失了,只剩下飘飘荡荡的虚无,他们四个形同枯叶,没了方向和勇气,不知该走到哪里。

    在刺目金芒冲天之时,厮杀之地的上空,接着就冒出一轮大月,下方更是星光矍铄,北斗七星煜煜生辉,虽然这种神奇,仅仅持续两个呼吸就先后消失,然而那股纯正的玄阴属性,绝不允许和任何物质同在,任何东西都遭到强烈排斥,独一无二最为贵胄。

    ‘似乎……姓陆的已经法力不济了,那轮大月存在的时间,是我见过最短的一次。’

    ‘同感,总有些后继无力的样子,唯有金芒尚可,若对方高阶鬼物,没有什么异宝护体,仅凭巨剑强烈的金属性意念,也未必不能将其斩杀。’

    ‘快跟上,一旦还有其他魑魅潜伏,两虎相争互有死伤的关键时刻,陆寒的危险便凭空加倍啊。’

    苍梧肥大身躯,滴溜溜亮起一圈光晕,仅听到尖鸣声响起,身躯已经到了百丈外,再一闪跨出的距离更远,口中还不忘急躁着提醒。

    ‘不会这次遇上的,是相当于大乘巅峰级别的鬼修吧?千万别遇上那个级别,否则太可怕了,嘶!’

    冷莜瑜的遁光慢了半拍,她开始细细思索,内心有些微微惊慌和担忧,根据自己的判断,陆寒能承受的对手实力,即便在大乘巅峰,也足以对其构成严重威胁。

    与四个身影更快的飞驰对比,围观厮杀的诸多低阶鬼修,得到的待遇完全不同,甚至可以用天地两极来形容。

    ‘咦?我的身体怎么溃散了?’

    这是一个胆大的家伙,在巨震刹那的唯一感受,也是它此生最后一次,就看见自上而下,本就飘飘忽忽的存在,离间变成一团雾气,随后尽数消散于虚空。

    ‘啊——!’

    纵然更远的地方,大量鬼影憧憧里,也仅仅传来数声短暂惊叫,有些略微灵智机敏的家伙,见事不好就要转身,但是它们的动作,永远定格在了那一刻。

    因为就连地面,都在顷刻间消失了三五丈,并从边缘处向中间越来越深,一个不规则状、面积达上百里的超大深坑,眨眼间从无到有,永远铭刻于深渊地表。

    正对北方,还多出一条无限延长的沟壑,幽暗且无人知晓深度,也无法看见尽头,仅仅表面的焦灼燃烧,就足以证明那一剑的恐怖。

    虚空中,还有条笔直的白痕,转眼开始扭曲蜿蜒,接着就出现一条细长的裂口,接着各种狂暴波动溃散,恐怖吸力自里面疯狂涌动,似乎内部藏匿着另一个星域,要把能捕捉到的东西尽数吞噬进去。

    那条空间裂缝,完全验证了金色的犀利威能,从天而降切入地渊,或许已经斩碎鬼府,把万千幽王都惩罚诛杀,此后世界再无寂灭。

    恐怖的空间裂缝下方,有杆大旗呜呜哀鸣,已经从中被锋利齐齐斩开,缺口处大量黑烟升腾,烧炭般的刺鼻味道传出很远,附近空间波动剧烈,一圈圈碧绿幽幽的残破光晕,还努力维持着不想溃散。

    地面血腥味浓郁至极,一尊非常高大的巨擘鬼修,身躯横七竖八各占一方,加起来足有整整七块,此刻仍然被奇寒无比的白霜覆盖。

    若有人靠近就可以发现,每块壮硕的残肢上,都有一枚星辰印记,虽然黯淡的即将消失,这七枚星辰,似乎正和金剑上曾经闪现的完全相同。

    就在此刻,这七块残尸表面,覆盖的寒霜骤然亮起,继而就是接连的扑簌簌响动,接着一股股飞烟,堪比烟花窜空,转眼消失的一干二净,同时带走的还有三枭。

    它的神魂,就连陆寒不确定,是被自己一起灭掉了,还是被两件宝贝连番护佑,留下了极其孱弱的一缕,从某处偷偷溜走逃生了。

    因为这一斩过后,陆寒就感觉身躯被掏空了大半,根本无暇估计战果,垂落于深坑一侧,竭力恢复消耗掉的法力。

    也在此刻,远方某处某间木屋内,一名身穿白色素罗裙的女子,正盘坐蒲团上,双目紧闭掐诀不断,周围白光淡淡,似乎在修炼无上神通。

    “果然不出所料,三枭还是差了些,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