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717章 一剑了无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717章一剑了无痕

    铿锵——!

    就在玲珑谷众人,被妖修借用强大禁制,又甩出通天古宝偷袭,面临死伤惨重的结局时,有怪异的万里长音响起,夹杂龙吟声掠过虚空,然后感觉到天地乱颤。

    一剑北来,天外飞仙。

    若有人在此,就会看到远方天际,从虚空中莫名伸过来一柄巨剑,忽略空间洞穿幽幽,如同拉长的金色霞光,带着无尽锐意,果断斩在巨峰之上。

    延伸的尽头,一个青年踏歌而来,面容冷峻无悲无喜,堪比迅游的谪仙,背负双手大步流星。

    那剑芒的锋利更是恐怖,直接在巨峰上洞穿数十丈的切口,并且以撞破星辰的力量,将万吨巨力逼迫的斜着改变方向,与星落大伞剧烈摩擦着,狠狠坠到百丈远的地面,顷刻压塌大片硬土,只剩下近半暴露在外。

    妖绿光芒黯淡数倍,并有无数裂痕以剑刃为核心,快速向四方蔓延而去,蜘蛛网般的纹路细思极恐。

    天亮了?!

    无论叶姓美妇,还是引颈待屠的一干男女,本以为将要跌进黑暗,九幽鬼修已经对自己张开獠牙,恐怖重压中的肉身,布满裂痕即将爆开,这突兀降临的轻松,形同定海神针,将任何情绪都冷冷凝固。

    接着就有透骨寒意,好像一剂强心针,将他们从死神手里唤醒,照耀在身上的金色光辉,正越来越小即将隐去,风暴停止了。

    嘶——!

    到底发生了什么?

    “吼!该死的,又来一个人族,竟敢偷袭坏我好事,看我不撕碎你。”

    石魂鬽晃动身躯暴怒连声,它充满得意和贪婪的面容被凝固,只因那一剑来得太突然,待看到金芒已经晚了,即将成功的瞬杀,最终以失败收场,再想一窝端掉如此多人何其难也。

    轰!

    潜入大地的巨峰,骤然猛烈炸开,从上面先后飞出六座山峰虚影,嗡鸣着当即溃散,又还原为无数妖文回到石柱,整整齐齐的巨坑内,只剩下一块光滑如壁的苍翠小山,笔直飞起飘到高空,滴溜溜旋转着散发出古朴味道。

    上面的横条纹路不下万千,似乎沉睡数万年的印记,每一面都贴着个大号法印,酷似古老神将的留言,充满难以抗拒的沧桑和威严。

    “你是选择死?还是喜欢消亡?”

    青年踏天而来,在小山上停留片刻,就单手向前一挥,他又被金色光晕照耀的如同战神,巨剑再次凝成,一股强烈的法则波动在表面涌动,那种气势比方才更甚,酷似造化凝成的切割机,专治各种不服。

    “你去死——!”

    石魂鬽抓狂的咆哮着,那对粗壮手臂猛然举起,臂膀上八道光环接连亮起,形似一串放大版的琉璃玉镯,却瞬间汲取了恐怖力量,尽数灌注在膨胀的两只拳头中。

    呼吸之间,拳锋收缩无数下,石魂鬽打出的拳罡,每一击都有十丈的面积,堪比重型炮弹破空,已经将青年百丈内全部锁定,欲要进行无差别暴击。

    一半拳罡内封印着巨石,本就以坚硬天成为尊,占据更大优势和先机。另一半拳罡虽然逊色不少,然而黑灰色鳞甲重重叠叠,酷似包裹了无数层的铁块,带着音爆赫赫打到。

    “来得好!你这种半石半妖的孽畜,可是许久都未出现了,即将渡劫的家伙更有价值,待陆某擒下后狠狠研究打磨几天。”

    轰隆!

    轰轰……!

    远方的青年毫不畏惧,反而大笑着泛起金色神韵,仿佛套上战甲的悍将,他举起右拳高频率的收缩数次,眼前就被金光铺满,无数拳罡酷似黄金打造,带着碾压铁石的力量迎面硬怼。

    虚空之中,金光灌天,黑芒闪耀,灰色的痕迹拉着长烟,广袤苍穹顿时被各种爆炸塞满。

    才经历生死如释重负的众人,好多身影还未站稳又被震倒,嘤咛惊呼此起彼伏,未受多少影响的几人,都深深呼吸调整真元,脸上挂着劫后余生的快感。

    “是他!”

    紫色琼罗衣的女子眸光闪过惊喜,一抹红晕转瞬消失,不可置信的掩嘴呢喃,但她的手立即被一个光滑玉臂保住,粉裙女修还在心惊肉跳,却看到了师姐的异样。

    “他是谁?莜瑜师姐你认识这位大好人啊?”

    而那个叶姓美妇,眺望着的目光里蕴含一丝庆幸,听到两女对话,目光在冷莜瑜脸上一扫,眉头微微蹙起。

    她当然最先感觉到异样,那一剑和巨峰撞击的威能,丝毫不比自己奋力出击,而现在漫天拳罡爆炸里,就算紧紧锁定来人片刻,便感觉出此人非常强,至少和石魂鬽旗鼓相当。

    听到二女对话,神色微微黯淡下来,本以为这青年属于路见不平,原来竟然和师侄相熟,而且情分不浅,她收起头顶的巨伞之时,更是露出满脸肉痛。

    和巨峰摩擦的过的一侧,至少五分之一部分,光泽衰微灵性大损,威能彻底破灭,遭到从未有过的创伤,没有一年半载的祭练休想复原。

    “他啊……是就是我说的那个代理长老,反正非常厉害,嘻嘻!”

    “哇——!这么帅气和威猛,额……我感觉师姐喜欢上他了,对不对?”

    言多必失,瞬间石化。

    “别跑!”

    突兀的一声厉喝,把所有弟子都吓的一颤,是他们师叔叶秋云惊怒了,接着就看到那个石魂鬽,打出无数拳罡后,一掌摁在地面,虚空里顿时凝结出百丈高石墙,厚度足以媲美长城。

    而它自己一把捞回通天古宝,转身向地下深处钻去,速度奇快无比的消失了,见势不妙撒腿就逃。他有种强烈的危机感,这坏其好事的家伙,似乎更加难以对付,交手间有种未出全力的样子。

    放眼看着那堵石墙,陆寒连捣毁的兴趣都没有,直接绕过去飞到玲珑谷修士近前,在叶姓美妇身上扫了扫,就把目光停在冷莜瑜身上。

    此女气息平稳好多,如此大的秘境,还能和本门的人这么快团聚,明显有超然势力具备的独特联系方式,本以为会安全无忧,现在……呵呵!

    秘境已经遭到群狼撕咬,她这个代理殿主已经没了多少价值,回归宗门与独善其身毫无差别,况且玲珑谷若说没有私心,傻子才会相信道貌岸然的话,或许是更早为此谋划的一方。

    “陆道友,你来啦。”

    冷莜瑜硬着头皮,上前主动抿抿嘴,即便努力压抑住了那种别样意思,众目睽睽之下仍旧引起一片喧哗。

    ‘这就是斑斓殿的代长老啊,如长龙飞天般,难怪莜瑜师姐会同意。’

    ‘啧啧!看那气势就令人陷入迷醉,出场便把妖修吓跑了,就算师姐动了凡心也情有可原,遗憾的是这人是个散修。’

    ‘若他入我玲珑谷,只需栽培百年,就可踏入更高境界,厚积薄发而放眼神照境。’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堂堂大宗,总是有举止得体之人,纷纷抱拳行礼拜谢,唯有叶秋云开始担忧,大敌才去又添新仇。

    她的神念一直笼罩九根石柱之间,木塔粉碎后的黑色粉尘里,灵坛到底是何样子,能否可以让此人分一杯羹。

    “我为此地而来!”

    陆寒点点头算作回应,但接着就用手一指,正是灰尘浓郁所在,他的话却如同雷霆,给予叶秋云灵魂一击。

    “这位道友,刚才可是你主动出手相帮的,我们从无人开口求救,念在你与冷丫头相熟,可以用一大笔灵石作为补偿,但这里的资源就别想窥伺了。”

    叶秋云瞬间冷下脸色,越是禁制强大,守护的东西更有价值,虽然还没弄清,但必须把任何牵涉的话题堵死在萌芽,谈无可谈!

    “是吗?那我也不客气了,正有几句话想问你,需要借一步说话。”

    陆寒的目光,方才还平淡无波,现在却变成一抹冷刃,锁定叶秋云的面孔片刻,然后转身走向一侧,后者双手微颤,隐隐开始心虚,但表面的戏份仍然要做足。

    “你们都盯紧一些,除了防范其他禁制,也要小心四周,藏匿的贼子不知还有多少。”

    额?

    十几个弟子才放松的心神,闻言又紧张兮兮起来,不用吩咐就开始后退,对于那九根石柱心有余悸。

    三里外,一男一女冷冷相对,叶秋云是不怕这家伙有翻脸可能,没有地利人和的一个大乘期小辈,再厉害也无法和自己相抗。

    “我希望方才发生的事情,是你此生最后一次!”

    “什么?你哪来的勇气,竟敢公然威胁我?”

    “就算石魂鬽借助禁制,又用通天古宝隐秘偷袭,那千丈巨峰的一击的确威能恐怖,但是你若不留私心,加上本命上品天宝,以神照境初期的实力,完全可以成功硬撼,顶多受点不小的内伤而已。”

    两人说话,是以陆寒密语传音开始的,所以根本无所顾忌,口气越来越冷。

    “……?”

    “然而,假惺惺的做出燃烧本元之象,促使一些晚辈以死相随,用他们的小命去抵消重击,从而偷偷保全自己成功身退,卑鄙无耻!”

    “放肆,你在胡说些什么?我……我岂是那等……自私之人。”

    叶秋云脸庞唰的巨变,盯着陆寒双目大声呵斥,可惜后半句话是强行挤出来的,并且没有任何力量,眼神深处总有躲闪,内心更狂涛骇浪。

    她断定,此人眼光向来很毒,绝对老辣的滴水不漏,自问没有破绽,还是被揪住了把柄,到底哪里出错了?

    “斑斓殿巡查秘境,来犯者皆为窃贼,冥顽不灵就地击杀!”

    呼!

    莫名的幽寒,连带震撼性的一句话,猛烈把叶秋云裹在其中,令她神色再变,底气更加不足了,然而咬牙切齿的横眉怒目:

    “你——不要太嚣张!”

    “哼!”

    陆寒转身离去,不再拖泥带水,他的意思已经表达,没有当着那些弟子揭穿,是玲珑谷和天荡山互相的对抗,这超然势力有可用之处。

    最后那句话也抛给此女,也为了不让冷莜瑜难堪,毕竟她身为斑斓殿代理之主,与玲珑谷过早队伍相融实属不当。

    两个理由加起来,更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搞定了这老娘们,可以顺利挖掘宝贝。

    轰隆——!

    长时间没有法力加持,石魂鬽铸就的百丈石墙,终于崩溃坍塌赶紧,伴随着烈烈狂风四散,陆寒和叶秋云又站在灵坛前方。

    “你说为此而来,想必知道些什么,只要减轻破禁的代价,我玲珑谷胸怀宽广,不介意和你平分所有东西。”

    被面子和威严逼迫,叶秋云煞有介事的装模作样,她岂敢不放松口风,私下却恨得牙根痒痒,但立即感觉到一道目光射来,在自己身上强行打量,重点是凝聚在某处。

    ‘呵呵!胸怀宽广?分明是一对A,这娘们有点演戏的料子,可惜啊。’

    “除了一种名叫‘云纹天罗’的东西势在必得,其他的按需分配,若无我必须之物,可以全部馈赠给你们。”

    哇!

    在场的玲珑谷弟子神情大松,差点一片欢呼,这等于来个免费帮忙的大好助力啊,此人胸怀才是真的宽广啊。

    至于云纹天罗,天晓得那是何物,既然分不到手,谁又在乎呢。

    九根石柱凝聚出的山峰,被陆寒那一剑毁掉三分之一,似乎打破了某种关联,现场寂静如斯,只剩下灰尘翻腾的核心。

    其他人无法窥探,但陆寒已经发现黑灰翻腾遮掩的内部,是个迷你的精巧石屋,同样妖绿色光泽,两扇对门仅仅关闭,被三道姹紫嫣红的符篆封死。

    石屋高度不足五尺,表面伤痕遍布,刀斧利刃以及火熔痕迹,甚至遭到过强烈腐蚀,绝对饱经沧桑,承受过海量强力攻击,见证了无数垂涎者的失败。

    呛哴——!

    长空骤然凝剑,众人就感觉一道刺目光霞闪过,心神立即狂骇,却发现根本空空如也,但虚空里却莫名的猎猎作响,龙吟声越来越大。

    继而更看见一抹银色长痕,拉过十里直奔西北延绵而去,但那里的尽头已经响起惨叫,只见璀璨如电的映衬下,有个身影惊怒着跳起,在血光喷射中转瞬消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