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723章 小虚天又如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723章小虚天又如何

    这里本该是一处风景不错的郊游之地,不远处的假山阁楼都在,他所站之处,正是最大的假山腹中,已经做过粗陋装饰,并被布下两种普通的遮断禁制。

    “不要怕,本人自我介绍,在下柳成空,来自距离不太近的小虚天,全权负责百宝城所有事宜,想为道友谋个前程。”

    “可陆某记得,万华苑大厅内,并没有小虚天的人在场。”

    十八层大厅中,在场修士虽然数十位,最强的只有玲珑谷和天荡山门徒,而对方提到的小虚天,虽然看似没有名气,连一方领地都不存在,但只要身为修士,听到这三个字更加瑟瑟发抖。

    那是丝毫不逊于天荡山,且更加神秘无数倍的恐怖势力,听闻存在于在玄界东方,知其老巢者屈指可数。

    “不在,就是在!”

    听着好有道理好深奥的样子,陆寒迅速审核每个面孔,过滤掉那些宗门代言者之外,只有名叫月瑶的女子和三大鉴定师在场。

    “已经知道是谁了,但你们如此曲折的快速布置,把陆某引到此处,我这条命若有不从,绝对无法活着离开了,是吧?”

    “不错!那等品质的天享丹,岂是你能拥有的,想必身上还有不少,统统交出来!还有来源出处一并奉上,若如实奉告,我小虚天会将你收下,保证终身修炼无忧。”

    柳成空已经站起,孤傲的一步跨到陆寒近前,仿佛是居高临下的主宰者,低头俯视肉眼凡胎之辈,可以随手拿起来揉捏。

    “好!”

    原本紧张的气氛,当陆寒吐出这个字,骤然轻松了不少,但无数目光仍然紧盯着他,而柳成空抚掌点头,表示很满意,眼中火热立即升华。

    ‘此人果然识大体,知道在老命临危前,任何身外之物都是浮云,本少马上就会拥有极品天享丹了,哈哈!’

    呼——!

    一阵微风拂过,空气骤然凝固,所有人暴睁双目,张大嘴巴难掩惊骇,因为陆寒拂袖中飘出的,竟然多达二十多个玉瓶,密密麻麻围成一圈。

    接着所有瓶塞,顿时冲出浓烈药香,一股股青色气流窜上虚空,闻之神魂巨颤,看得一个个眼珠子差点掉在地上。

    就连那两名大乘老者,都颤抖胡须激动莫名,似乎下一秒,就有他们最期盼的极品天享丹入口,脸庞红润数倍,根本无法抑制狂喜。

    “哈哈哈哈!太好了,你果然是我小虚天的福星,柳某人绝对不会食言,简直天助我也!”

    他激动的伸出手,就想找过一瓶细细品鉴,此生修炼至今,何曾见过天享丹真容,必须摩挲把玩才可过瘾。

    然而,二十多个玉瓶,就像被焊住一般,无论施加多少力量,尽数丝毫未动,而他看到的那双眼睛,已经冷若锋芒。

    ‘不好!’

    “小虚天?呵呵!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任尔等如何狂妄,也终究烂命一条,生死都被别人操控。你们配吗?”

    你们配吗?

    轰隆!

    就在柳成空感觉不妙,刚想暴退大呼时,他莫名的感觉到,自己小腹部凉风透体,冷飕飕毫无一物。

    骇然的低头才发现,那里多出个半尺大的窟窿,身前可见身后,元婴早已失踪,伤口都被寒霜冷冻,没有半滴血飞溅。

    “啊——!”

    太快了,他可是上玄境强者,面对几乎同境界的一击,连丝毫反应御敌都没有,更别提想要救场的两名大乘期老者,他们才从欣喜转换过来。

    强大的杀伐气息,自陆寒身上泛滥跌宕,充斥虚空的恐怖威压,直接覆盖云霄之上,周身被一圈光轮围绕,上玄境修为岂会有此等景象。

    “贼子,你敢!”

    “他……他也是大乘期,原来有遮蔽神术掩盖。”

    但陆寒已经再挥手,弥天巨掌拍了拍,就把惨叫未了的柳成空肉身拍碎,没了元婴等于半只死鸡,同时将所有玉瓶收回。

    周围那些小虚天护卫,更加狂骇惊叫,他们的身躯在狂压下,根本无法站直身躯,似乎遭到禁锢和囚禁,何谈上前助力救主。

    ‘爆——!’

    当陆寒双手涌动,冷冷吐出这个字时,偌大空间骤然紧缩了数十倍,似乎整个世界只剩下巴掌大小,一团团血光先后炸裂,无数根银丝随即射出,围绕周围游走一圈。

    “我要撕了你,裂罡熔魂术——!”

    “天杀的无知鼠辈,竟敢杀我小虚天副坛主,水龙分身!!”

    一对大乘期强者,如两座大山般狠狠压来,左侧老者双手画图,打出玄妙的巨大符文,犹如玄水凝聚的灵罡般,铺天盖地冲着陆寒贴来。

    另一人弯腰颔首,却从他体内顿时飞出三条水龙,都有五人合抱粗细,鳞片闪烁幽芒,排开虚空伸展自如,争抢着舞动利爪,恨不得先把眼中的美味撕扯吃掉。

    ‘喔,一个要肛裂,一个想分尸,陆某成全你们。’

    陆寒半步不退,反而通体金光璀璨,两道犀利剑芒在搅动中暴涨,立即有铺天盖地的剑雨爆射,把任何进攻尽数搅碎,并且龙吟凤鸣大作,一龙一凤带着洪荒气息,眨眼就到了两人近前。

    “快退,他竟然有上古真灵血脉,而且精纯得很。”

    然而,提醒也不能救命,蛟龙无论玩水喷火,都天地无双睥睨万灵,出现的刹那,就喷出一道至纯火卷,堪比捆仙绳般,把右侧老者紧紧束缚。

    身为大乘期强者,水属性神通早已自成一绝,其精纯之意令人恐惧,但现场云雾昭昭,被火卷焚烧时,雷电也莫名降下,帮助蛟龙克杀对手,最终哀嚎里神魂皆灭。

    片刻后,就有青色羽翅凝空,翠绿三尾长翎左右摇摆,本来见势不妙的唯一大乘,在队友狂呼时就想率先遁走。

    然而他感觉身躯仿佛飞动了千年百载,实际才跑出十丈左右距离,似乎空间也跟随一同前行般,几个呼吸后竟然还在大厅内。老者亡魂皆冒中,未等张嘴说些什么,被锋利修长的尖嘴狠狠啄在头顶,两只利爪也插进其身躯,在血雾崩散中分为无数块。

    在凤族最擅长的空间神通前,大乘期的层次明显差太远,跑是最愚蠢的行为,若冒死苦战或许还能坚持片刻。

    轰隆!

    当陆寒手拉银丝,拖曳着一堆被绑缚的昏死元婴,才离开假山不久,身后响起剧烈坍塌,区区普通山石,若没有神通手段加持,根本无法抵住修士的猛烈交手。

    “小虚天,就算没有这次交锋,也终究要把尔等抹去的,作为天符真人三大恨之一,只是我和他交易的工具。”

    “我陆寒气势那么好算计的,尔等不可饶恕!”

    半个时辰后。

    万华苑十八层大厅,当陆寒再次现身,那些宗门代表如吞下鹅蛋般,瞠目结舌惊愕异常,一个个脸色古怪,不明白这个狂徒为何再次现身。

    ‘这厮还没有藏起来,已经有好多人在找他,胆子不小。’

    ‘怀璧其罪啊,不知他脑袋想的是什么,还如此大摇大摆无所顾忌。’

    ‘哼!我断定他活不过三天,必有强者将其干掉,最后还是便宜了哪个大乘期老怪物。’

    ‘奇怪啊,此人竟然冲着洛道友去了,难不成又弄到了天享丹?’

    鲁姓鉴定师和另一老者,慌忙站起来拱手施礼,对于这位豪客,他们可不敢再有所怠慢了,那五瓶极品天享丹,已经被放在最安全密室内。

    唯有那个中年鉴定师,脸色苍白颤颤巍巍,额头已见汗渍,开始向后缓慢退却,面对射来的如电幽芒,差点魂体分离无法自控。

    “快给陆道友上茶,我万华苑此后,将以最高规格接待您,无论买卖皆为最优。”

    “当真?”

    陆寒忽然笑了,扫一眼鲁姓老者,脸上表露出几分意味深长,后者有所狐疑,但赶紧连连点头保证。

    “他的命,我要了!”

    “啊……?”

    当陆寒伸手点指中年鉴定师,对方立即抽搐几下,惊叫中转身就跑,但比他更快的是一抹寒光,硕大头颅咕噜噜滚下,大厅血腥味铺开。

    事件发生太快,所有人见此情景,纷纷大惊失色,一股脑向远方退却,生怕这个上玄境的疯子对自己来一刀,未得罪陆寒的少之又少。

    “陆道友,你怎敢在此当场行凶,洛道友若出现过错,自当加倍赔礼,这是当我万华苑属于无主之地领地吗?”

    另一个鉴定师顿时暴怒,威压立即翻滚开来,气的面如紫火横眉冷目,然而他的视野中,陆寒已经伸手一抓,中年鉴定师藏匿肉身不敢出的元婴,被他直接摄在手里。

    “啊——!诸位道友救命啊,鲁道友快点帮我,此人竟敢在百宝城撒野,这是对万华苑的羞辱……唉吆!”

    “呵呵!你们交易行,可有鉴定师暗中勾结外界大宗,联合谋害贵客的规矩?”

    此言一出,周围寂静。

    已经受制的洛姓元婴,脸色面如紫绀,鲁姓老者也嘴角抽搐数次,其一向精明如斯,立即义正言辞的拍岸怒叱。

    “万华苑交易行屹立数万年,只凭信义兴盛天下,坑害贵客与自戕何异,谁会如此愚蠢妄为,但陆道友可有证据?”

    “冤枉啊……我与此人概无仇怨,他竟敢不由分说突下杀手,我要城主和舵主出面报仇。”

    但凡一丝生机存在,什么阴暗卑劣都将被忘却,元婴声嘶力竭的大叫分外凄惨,引得各宗门代表也跟随指责起来,这是他们千载难逢的泄愤机会啊。

    “哼!你暗中串通小虚天使者,导致我陷入传送阵,落于城南五百里,差点被柳成空夺才夺命。”

    哗!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大惊,他们岂会不知小虚天的威名,也明白这个神秘势力,纵然未派人驻守万华苑,却对万事了如指掌。

    早有传言,小虚天飞虎坛副坛主柳成空,神龙不见首尾的钉在百宝城数十年,见其真容者寥寥无几。

    “胡说八道,若真如此,你怎会完好无损回来,柳成空可是有两个大乘期前辈护佑……不对,我是猜测的。”

    鲁姓老者面红耳赤,叹息着回到座位上,除了对洛姓鉴定师可怜可叹,再无其他表情遗漏了,人家上门问罪,必有十足把握。

    “再让你死个明白。”

    噗通!

    偌大案台上,莫名的多了一捆元婴,尤其是三件天宝和几枚令牌最为耀眼,全是身份铭牌物证。

    那些元婴紧闭双目,尽数昏迷不醒且神色各种狰狞,数量多达二十多个,吓的所有人尖叫声四起,如见蛇蝎纷纷暴退,似乎陆寒从幽冥里走来。

    砰!

    在洛姓鉴定师面如死灰的绝望里,被陆寒当场捏爆,掉下一个储物镯打在柜台上,两个老者闻声微颤,纷纷低头不再争论。

    他们共事多年,岂会不知彼此的些许隐秘,只有好处足够多,所谓行规定律都是笑话,但今天有人栽了,下场极其惨烈。

    这陆寒有多恐怖?

    已经斩杀了如此多小虚天弟子,那柳成空自然凶多吉少了,难道他的两个大乘期护卫,也同时尸骨无存尽数陨落掉了?

    此人得罪的,可是神鬼都畏惧的小虚天啊!

    “他的储物镯里,必有相互勾结之证,劳烦二位承给交易行高层,若谁还耿耿于怀,我自会教他诚实做人。”

    没过多久,位于丁字路口的客栈里,陆寒闲庭信步走入,对红衣胭脂女修呲牙一笑,而对方翻了翻眼珠,当场吓得昏倒在地。

    但一团寒焰射出,让此女彻底不再醒来,顷刻化为灰烬消失掉,似乎从未出现过。

    ‘不知小虚天在百宝城设置了多少暗点?’

    没过多久,城内有消息流传,某个路口的客栈忽然出现大面积裂缝,仅仅一刻钟就轰然倒塌,聘请修士加持的阵法都无济于事。

    但这些小事都无法经得住验证,反而小虚天特使柳成空,以及所有护卫被杀,彻底轰动数千里经久不衰,凶手也是这位陆大丹师,具体原因不详。

    而大家都趋之若鹜,一心寻觅的那位大丹师,也神奇的销声匿迹了,江湖中暂时没了他的影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