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机死神就能变强 第一百零五章 唯一的线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挂机死神就能变强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如果说林黎川之前还有些不确定,那在这通电话过后,他心中已十分确定林真衣就是超凡圈子的人。

    “说起来,姑姑之前说临时有新工作,无法赶回来过年的时候,貌似就是千重和夜歌全面开战的时间点。”林黎川面带沉思地呢喃道。

    到这个地步,事情已经很明显了。

    片刻后,林黎川摇摇头。

    现在想这个也没有用,一切等姑姑回来后看情况再说,这会还是先将心思放在提升实力上。

    想到这里,林黎川打开个人界面,看向强化点数一栏。

    提升到VIP3后,强化点数增长的速度提高了不少,几天下来积攒了有四五百点,只是兑换义骸、监视细菌和震点消耗了不少,眼下只剩366点,也就足够升级白打。

    在拥有鬼道和剑道的当下,升级白打对战力的提升微乎其微,所以林黎川在死神金手指刚刚出现的那段时间过后,就一直没再升级过白打。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会放弃这项能力。

    毕竟白打背后还有一项十分强大的战斗技能——瞬哄。

    瞬哄是白打与鬼道结合的战斗术,能够暂时性大幅度提升自身力量,施展后使用者会拥有极为可怕的破坏力,称得上是异常强悍的技能。

    按照林黎川的猜测,瞬哄多半也和一骨、剑压一样,属于衍生技能,只是后者是单一能力的衍生技能,而瞬哄大概率要白打和鬼道提升到一定等级后才会出现。

    他不知道具体要提升到哪个级别才能解锁瞬哄,所以在强化点数还不充裕的现阶段,自然不可能投入大量点数去验证,只好暂时搁置,等以后再来升级。

    “鬼道和剑道升级需要的点数也多了起来,一个1200点,一个2000点,瞬步倒是比较少,只要500点。”

    凝视着面板沉思一阵,林黎川决定还是先将主要提升目标放在灵压和瞬步上。

    前者重要性不言而喻,关乎到自身最本质的力量,后者在战斗中的实用性也已得到验证,对即战力的提升十分巨大。

    心中有了计较,林黎川便关掉界面,转而将心思放到另一件事上。

    事实上在解锁瞬步后,他便一直有一个疑惑,那就是如何利用灵压滞空。

    原著中大部分死神都拥有滞空能力,其原理也有过相应的描述,乃是利用灵压凝聚空气中的灵子,以制造落脚点来站立行走。

    在掌握了灵压后,林黎川的确能感受到周围空气中存在着某种能量粒子,而平时恢复灵压也是靠吸收这种粒子,从这一点来看,这些能量粒子应该就是灵子无疑。

    “也就是说,只要能将这些灵子在脚下凝聚成固体,那我也一样拥有滞空能力了。”

    想到做到,林黎川立刻摒除杂念,凝神感应四周的灵子,而后将其收拢、汇聚,再在身前压缩,试图凝缩成无形的落脚点。

    然而连着好几次都失败了,不是制造处的落脚点太过松散,无法支撑他的身体重量,一踏上去就立刻崩解,就是凝聚过程心神略一放松,脚下的灵子立刻迸散。

    “果然是知易行难,看来这能力没那么容易掌握,还得修炼一段时间才行。”

    林黎川微叹一声,脸上却没有太多沮丧神色,反正已经知道了方向,接下来只要不断熟悉,迟早能够掌握。

    正好这段时间他也没什么事,有充分的时间用来修炼。

    .....

    轰!

    伴随着剧烈的轰鸣,整面墙壁轰然崩塌,无数碎石如子弹激溅开来,将四周的地面击得尘土四起,附近转眼间就成了废墟。

    好半晌,才有一个身影掀开压在身上的石头,摇摇晃晃地从废墟中站起。

    谭文此刻的模样极为凄惨狼狈,披在身上的银亮盔甲上满是纵横交错的刀痕,其中不少地方甚至被斩裂穿透,殷红的鲜血从豁口中汨汨流出,沿着盔甲缓缓滑落。

    “嗬......嗬......”

    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面甲早已掉落,露出高鼻深目的英俊面庞,只是此时上面已有一道从眉心划过鼻梁旁侧,直到嘴角的可怖血痕,只差分毫就会触及到右眼,到那时眼睛恐怕就直接废了。

    “该死,纸牌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临阳市,还是人头牌的成员!”

    谭文咬牙低声咒骂,话音刚落,眼角余光陡然瞥见旁边黑影一闪,立刻想也不想就挥剑斩去,足有门板大的宽刃巨剑撕裂空气发出沉闷的呼啸声,威势无匹。

    只可惜最后落在了空处。

    一见攻击落空,谭文立刻面色微变,暗道糟糕,果然下一秒便听到身后传来尖锐而短促的刀鸣,他只来得及身体向前一倾,便感觉到背后盔甲猛地一震,传来金属撕裂的刺耳鸣声,紧跟着后背便是一阵剧痛。

    谭文闷哼一声,却顾不得喘息,向前纵跃落地后,还没站稳就反手挥剑后斩,只可惜巨剑所过之处,照旧是空无一人。

    他猛地环目四顾,恰好见到右侧空地上人影陡然一闪,一个青年突兀出现,面带讥诮笑容地望着他,手中还握持着一柄闪耀着锋利寒芒,明显是上等钢材锻造而成的精良长刀。

    目光落在对方的长刀上,谭文眼中忍不住露出一丝畏惧之意。

    那长刀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锻造成的,居然连金属都能斩断,要知道他身上这副盔甲可是由高强度合金锻造而成,在战斗的时候更是附着了气劲,普通刀刃斩在上面连道白痕也别想留下,结果却被对方轻松斩破,简直令人惊骇。

    “你该不会以为我只是凭借这把刀才破开你的盔甲吧?”

    似乎是从谭文的神态中察觉到了他的想法,瞬刀嘴角泛起一抹讥诮笑意,随手挥了挥刀,在空气中激荡起一抹尖促刀鸣,

    “别胡乱猜测了,我这把刀锻造用的合金材质虽然精良,但还做不到那种程度,之所以能够破开盔甲,靠得还是我的刀法。”

    见谭文依旧一副惊疑不定的模样,瞬刀不由露出意兴阑珊的神情,撇嘴道:

    “算了,和你这种井底之蛙解释再多也没有用,我说你还是老老实实把陨石的事交待出来,不然下一刀砍中的可就是你的脖子了。”

    谭文闻言压抑着怒气咬牙道:“阁下,我已经说过了,陨石现在在联邦手中,至于陨星晶石则是被一个神秘的元素使夺走了,我根本不知道它们的下落。”

    “那元素使是什么人?”

    “不清楚。”谭文摇摇头,瞧见瞬刀眉头一挑露出煞气,忙急声道,“我只知道他叫虚白,和千重有过节,听说杀了不少千重的人,那晚参与陨星晶石抢夺的裴煌也死在了他手下。”

    “对了,据说虚白与忘川帮关系不浅。”

    瞬刀眼睛微微眯缝起来,片刻后才道:“抢夺陨星晶石的还有哪些人?”

    “还有夜歌的鲜血魔女和影子。”

    “夜歌?”瞬刀微微沉吟,夜歌和纸牌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应该不是他们在背后搞鬼。

    谭文小心翼翼打量着眼前青年的神色,缓缓道:“阁下,赵氏集团与纸牌从未有过过节,如果你能放我一马,赵氏集团一定会铭记这份人情。”

    “你是赵氏集团的人?”瞬刀抬头斜了他一眼。

    “是,说来惭愧,我是赵氏集团的最高顾问之一。”

    瞬刀盯着谭文看了几秒,突然冷笑道:“赵氏集团?哼,白冠联邦都快完蛋了,何况区区一个赵氏集团,你想拿这个名头来压我,却是痴心妄想了。”

    谭文登时变色,忙道:“阁下,我没有这个意思......”

    话到一半却是再也说不下去,只因瞬刀的身影已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望着这一幕,谭文顿时亡魂大冒,毫不犹豫向前扑倒,同时双手挥舞巨剑回身向后斩去。

    然而动作刚做到一半,一抹凛冽的刀光便如电光疾掠而来,厉电般命中他的脖颈。

    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刺耳金属撕裂声过后,盔甲咔嚓破裂,一颗硕大的头颅高高飞起,谭文的动作戛然而止,尸身带着喷涌的鲜血噗通跌倒在地,一动不动没了声息。

    唰!

    刀光骤歇,武器入鞘,瞬刀看都没看一眼地上的尸体,自顾自地皱眉低语道:

    “赵氏集团也就在白冠联邦内有点势力,顶多供养几个白银阶超凡者,这件事应该和他们无关,这么说来,就只剩那个叫虚白的家伙了。”

    着手开始调查后,瞬刀才发现事情的困难远超预料,幕后使者的行事之缜密简直超乎想象,明明杀死了那么多纸牌成员,却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一时间居然让他有无从下手的感觉。

    无奈之下,他只好从陨石事件着手,开始找寻陨星晶石被夺事件的参与者。

    在他想来,幕后主使既然能弄出陨石降落砸死黑桃2和方块3,那或许也会参与到陨星晶石的争夺之中,说不定就隐藏在出手的人之中,如果逐个排查过去,或许能找到线索也说不定。

    无论如何,这已经是唯一的线索了。

    “不管了,先抓住那家伙拷问一番再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