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是你们请的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龙门赘婿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他给了我二十万,让我们母子来小区门口说侮辱小夏的话。”王玉兰痛哭流涕,“是我不好,你放了我吧,我真不认识那个人,我就是贪那二十万。”

    贪二十万,毁了儿子一生,她真是罪有应得。

    众人恍然大悟,真是没想到,王家母子为了二十万,故意毁人名声。

    乔婉夏低眸垂首,双眸含泪,悲痛欲绝,她得罪谁了?

    李玲冲上来,抓着王玉兰头发,怒吼着扇打她的脸:“我家小夏那么乖巧可爱,你们居然污蔑她,你们怎么忍心诽谤她,我打你死个碎嘴婆子,你个大脸盆子。”

    最后,在王玉兰被打成猪头时,李玲才松开她,王玉兰背着王赖子,在众人嘲笑中,狼狈离去。

    叶新冷冽的双眸,朝人群扫去,那两个被叶新打了的男人,低头不敢对视叶新双眸。

    开玩笑,王赖子都被废了下身,他们还敢冲上前,上赶着让人打吗?

    叶新扶着乔婉夏,跟着李玲回家。

    叶新刚进家门,就被李玲劈头盖脸的给骂了:“你个废物,会两踹脚了不起是不是?你听听他们说的是什么?乞丐上门女婿,你个废物,要你来做什么?我若是你,立马给我滚出去,滚的越远越好。”

    乔婉夏神色尴尬,轻声道:“妈,刚才叶新帮了咱们。”

    “什么帮?”李玲甩开她,指着叶新咆哮,“都是因为他,不因为他,你能被王家人说的这样不堪。”

    “废物,乞丐,上门女婿,哪一个拿出来,都没脸。”

    “废物,吃软饭,你活着浪费粮食,怎么不去死?死了烧成灰往天空洒,那也污染空气,全是废物。”

    “哎呀,这日子没法过了!”

    若眼前之人,不是乔婉夏的后妈,叶新一定把她手指头折断去。

    乔婉夏把他拉进房间,一脸愧疚:“叶新,我妈心里不舒服,你让着他点。”她扯着衣摆,壮胆提议,“要不,过两天,你去找份工作?”

    “好。”叶新眼中满满的都是宠溺,只要是她想的,他都可以。

    只是……

    叶新瞳孔微缩,就今天早上的绑架,以及现在的这出闹剧,他已经知道背后之人是谁了。

    ……

    乔家大院。

    鬼谷子给乔老太君看了病:“连吃一星期中药,就好了。”

    乔老爷子惊喜万分:“神医就是神医,药到病除,真是太感谢了,这是诊金一千万。”

    鬼谷子收了,到了自己手里的钱,才好贿赂师娘,让她在师父面前,多美言几句。

    “神医就是华佗再世,扁鹊重生,起死回生。”

    乔礼也在一旁拍马屁,得了老爷子的赏识,以后,老爷子会更加相信自己,做起事来,也能更方便。

    鬼谷子捏着yyywbt.com胡须,心中美翻了,脸上却不表现:“若是我师父出手,这种病,病人当天就能好起来。”

    乔老爷子双眼放光,可是想着鬼谷子的年纪,再想着他的师父,怕是早做古了吧:“尊师德高望重,岂是我等凡夫俗子,可以见尊容。”

    这句话,说中了鬼谷子的心里,那是,他师父可不随便给人看病,他也是求了好久,才求到师父,收自己为徒。

    来到大厅,乔天明见父亲一脸兴奋的样子,就知晓奶奶的病好了,当下高兴,就急着把功劳往自己身上揽:“爷爷,我和爸爸可是三顾茅庐,才把鬼神医请到的。”

    三顾茅庐!

    鬼谷子捏着胡须的手一抖,拨下一根他珍爱的白胡须,心疼的眼都红了。

    “神医,你可能不知道,你那个门童有多可恶,不但不让我们进去,还骂我们。”

    乔天明想着门童骂他的话就来气:“那样的门童,放在那里,着实侮辱了神医你的品德,还给你拦下许多生意。”

    “你还是把他换了吧,免得下次去,那个门童又骂我们,也是我们不和他计较,不然,早扇飞他了。”

    一幅我为你好,你可得听话的表情,气的乔礼,拳头捏的咯嘣咯嘣响。

    鬼谷子的脸沉下来:“我不见的人,我家门童才拦。”

    乔天明还不明白,还在那里说:“现在我们不见了吗?我们请你来看病,那是为了让你多赚钱,你不能把上帝往门外推。”

   &www.dpstedzgrdjt.comxtile.comnbsp;鬼谷子一听就明白了,这是要把师父和师娘的功劳,揽到他们身上去,他冷笑一声:“请我?我是你们请的吗?我是乔婉夏乔小姐和叶新先生请来的,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乔礼的心,咯噔往下沉,就瞧见乔老爷子的脸变了,一巴掌拍在乔天明后脑勺上:“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惹的神医不开心,我打死你。”

    乔天明不敢说了,立马跑开。

    鬼谷子冷笑:“别在我面前做这戏,老夫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乔老爷子,看样子,我比你还要大几岁,我心思都明亮的跟镜子似的,你怎么就猪油蒙了心,看不出来,我是谁请来的?”

    乔老爷子脸青一阵红一阵,他是乔家的掌权者,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子说他。

    没想到,临到老了,居然还被人给骂了。

    “我就说吗,怎么乔小姐和叶先生,一请到我,你就说她家出事,让她们俩回去,原来是抢功劳。”鬼谷子冷哼,“大家族的事情,来来去去不就是两件事,争家产当家主。”

    鬼谷子背起医药箱走人,望着乔老爷子,冷蔑一笑:“就连我这种外人都知晓,乔小姐家出事,是有人暗中指使,你这个家中掌权者,若是看不出,迟早被卖了还帮着数钱。”

    “哼!”

    重重冷哼,鬼谷子连声再见都不说,抬脚走人,走到门口,停脚回头,望向乔家父子,得意一笑:“我本想着,若是乔小姐和叶先生陪在我身边,那一千万酬劳我就不收了,没想到……嘿嘿!”

    看着乔家父子黑透了的脸,鬼谷子心情大放光彩,等下到师父面前邀功,让师父再传几套针法给自己。

    还真得多谢乔家父子的阴谋论。

    乔老爷子气的全身抖动,手中拐杖朝乔礼砸去,怒气冲天:“你个混帐玩意,一千万啊!”

    鬼谷子没说那话,拿出一千万来,觉得自己赚了。

    鬼谷子说了那话,刹时觉得,自己亏大发了。

    乔礼躲开这一拐杖,连连解释:“爸,你听我解释,我之所以把小夏支开去,就是觉得叶新不可靠。”

    “你想想,昨天小夏成亲,他突然冒出来,咱们对他一无所知。然后我和天明去请神医,连门都没进去还挨了顿骂。”

    “可是为企么小夏和叶新去请,不但见到了人,还能让神医说要免酬劳?”

    “爸,我觉得叶新,是冲着二房的财产来的,所以才想着,等找到证据,再告诉爸你。真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乔老爷子手中拐杖,重重点地,盯着乔礼冷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他坐下来,双眸阴沉,“那个叶新确实可疑。”

    乔礼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若是老爷子不相信他,把他赶出去,他非得气的吐血。

    本来抢功劳的事,都十拿九稳了,偏偏……

    想到这,磨牙的乔礼,朝沙发望去,那里哪还有乔天明的身影,早在乔老爷子发火时,溜之大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