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邵星河的街道闲逛(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我在末世卖麻辣烫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虽然梅诗给顾渊和邵琳夫妻打了预防针,说阮阮的性格比起以前不太像,但是经过上次的接触,顾渊又觉得梅诗说的有些夸大,虽然阮阮似乎比之前更加敏感,内心更加封闭一点,对别人的防备心更重,但是也就还好。

    就这世道,内心封闭防备心重这种人可不少。

    但是等到今天你把阮阮接过来之后顾渊觉得梅诗先前说的挺对的,当阮阮确认今天上午只是进行身体锻炼之后阮阮就开始的刺头状态。

    “今天我们就学这些?”

    顾渊点头,他觉得,第一天,看看阮阮的体质和以前相比怎么样。

    “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锻炼?我觉得我还在长身体过量的运动并不适合我。我现在要看书,你也不用站在旁边看,反正老师你也看不懂。”阮阮这忽然一阵突突的话语让顾渊一愣。

    从对方这几句听起来就十分不和善的话语让顾渊听得出来,这话是对他现在的安排表示不满,甚至颇为瞧不上自己的安排,这话还都是从阮阮的嘴里说出来的。

    原来想解释的顾渊此刻却想着:眼下,阮阮这小性子我是不是该磨一磨?

    顾渊一旦升起了这么个年头,看向阮阮的目光就变了,而开始想叛逆表达自己不满的阮阮忽然感受到了顾渊看向自己那不诡异的目光,与对方对视了半天之后他默默地将手里带来的书放了下去……

    阮阮:好像,好像惹不起的样子。自己是不是叛逆过头了?

    而一旁只记得给阮阮准备茶点的邵琳也没有插手顾渊对阮阮的教育,而躺在院子里紫藤花架下也不知道是乘凉还是乘暖的邵星河微微阖着眸,听见阮阮和顾渊的动静抬起眼皮看了一眼,这个小鬼他记得,先前他在绿岛基地短暂的停留的时候见过几次,脾气嘛不说叛逆,古怪是绝对有就是了。

    今天还是头一次这么近的接触阮阮,听着他这么一开口,邵星河还好奇问道:“他看得什么你都看不懂?”

    “人工智能、大学物理。”

    邵星河:“……”

    艹?这年头小孩子这么牛X的?

    这真的是小孩子看得书?

    还是说这都是儿童版?

    只是,大学物理要是有儿童版才叫真正的离谱=。=

    邵星河忍不住从躺椅上侧过身看向阮阮,这身高这小脸,打量一番之后他的声音也不小,直接问他妹妹:“这小鬼是不是有什么侏儒症?实际年龄看着比现在大很多?”

    阮阮:??

    你在说什么屁话?

    “我这叫天才儿童。”阮阮盯着着邵星河眼神不善地强调。

    但是邵星河这个人虽然不是什么非要和小孩子抬杠的杠精,可是对上阮阮那黑漆漆的目光他还是觉得自己收到了挑衅,于是来了一句——“天才这疯子往往一线之隔,谁知道你是天才儿童还是疯子儿童?”

    也不知怎么的,邵星河和阮阮居然少有的气场不和,邵星河也看出来了阮阮今天要在这呆挺久的,为了阻止自己和小孩子杠上的事态进一步扩大,他便从躺椅上站起来,拿了一把遮阳伞问着邵琳:“前后两条街的距离我可以逛逛么?”

    “可以。”电子镣铐的感应距离够邵星河把麻辣烫附近覆盖的范围全逛一遍,邵琳也不担心她哥哥跑路,她哥哥虽然脾气倔、不投降,但是也不至于自己能干出自杀的事情来。

    ……

    一个人在这街道上举着伞闲逛的感觉挺无聊的。邵星河是这样想着,他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才上午九点,但是头顶上的太阳的热度要不是因为早上和妹妹他们吃了什么所谓的降暑气的鸡汤汤底他现在怕不是也像别人一样躲进了屋子里。

    他撑着伞站在巷口的分叉道上正在犹豫他是继续往前去那边一排现代别墅区看看还是往另外的一条四合院的街道上溜达,正在犹豫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梅诗的声音。

    “邵先生?你在这做什么呢?”梅诗按月定时来收租,刚到这就见对方撑着伞在那发呆,便忍不住上前喊了一声。

    “随便逛逛。”邵星河侧过身看向梅诗,对方穿着一条淡青色连衣裙扎着高丸子头,整个人看着年龄整个就比昨晚披着长发时小了不止几岁。

    见她腰间别了一个类似扩音器的粉色装置,除了这个还有腰包,一只手里拿着一个黑匣子,要是他认得不错的话,那个应该是刷卡器吧?

    梅诗戴了一个遮阳帽,除此之外连遮阳伞都不打,整个人在太阳下照得皮肤亮的透光,而她另一手里拿着的应该就是和腰间扩音器相配的麦克风,

    “梅老板过来是……”

    “收租的。”

    “嗯?”

    说罢,在邵星河好奇的目光下就见梅诗拿着麦克风站在这分岔路口朝着住宅区大喊一声——

    “收租啦!租金到期的租户想要续约赶紧过来交租啦!!有想要延长租期的住户也可以过来提前交租,俗话说得好,趁着手里有余钱,房子车子赶紧搞,现在赚的钱不提前租一套安全舒适的房子,万一遇到事了晶核花没了,房租到期了,那叫‘屋漏偏逢连夜雨’~收租啦——”

    梅诗这肺活量叭叭叭一顿,听得邵星河是目瞪口呆,这收租的喊话也太过硬核了吧?

    经梅诗这么一喊,整个前后几条街道上各家院门纷纷打开,邵星河也从原来站在梅诗身边旁观变成了——“你谁啊?不交租朝后去去挪个位”这样的话被一群上赶子交租的人给挤到了人群之外。

    “不着急,不着急,我记着呢,各个都能交上!”梅诗拿着小喇叭喊了起来,“都给我排好队,我给你们两分钟。”

    梅诗说着,一群乌泱泱的住户们开始不断移动,最终排成了一个细溜长队来。

    “梅老板,屋子里的恒温26度能不能再往下调一点?我这个人不禁热。”也有租户交租金的时候朝梅诗提了意见,不过梅诗只是看了一眼对方,来了一句:“多吃点老鸭汤就不热了,下一个!”

    租户A:“梅老板,我要续租,再租两年。”

    “不是,你这上次就交了两年,这又续租两年?”

    租户A:“嗯嗯。”

    “兄弟,有眼光!”

    租户B:“梅老板你们这小院还有租的么?我想换个小院,单间不住啦。”

    “没了呀,都租出去了,怎么了?”

    租户B:“我女朋友怀孕啦,我们准备领证换个大一点的房子。”

    听见对方这话,梅诗笑得十分真诚还向对方说了声恭喜,又道:“虽然没有小院了,但是最近后面新建的小高层单元房也可以呀,两室一厅、三室一厅款式应有尽有,有需要的话回头带着你女朋友、啊,你老婆到时候到我店里选房呀~”

    租户C:“梅老板,我想在院子里种点菜。”

    “你那院子两边墙角不都有花坛么?随你种。”

    租户C:“那我能吧其他水泥的地方刨了种么?”

    “禁止破坏、改造租房结构,合约里写的清清楚楚,你要是不打算租就直接和我说,下一个!”

    光是看着,邵星河就觉得此刻的场景又热闹、又接地气,听这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说着自己的事情,邵星河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嘴角轻轻扬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