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小秦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千夜一路跟着云潇,终于找到一处无人的隐蔽角落里换上了便服,也再度戴上了面具,两人将剑灵藏在外衣下,往小秦楼走去。

    



    天征鸟和青鸟都在天空盘旋巡逻,而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却完全没有受到影响,时不时有人成群结队的端着酒壶,醉醺醺的在大街上唱歌。

    



    这是北岸城一年一度的狂欢盛宴——海市蜃楼。

    



    除去入夜后海上巨鳌背上的主会场,整个北岸城也会因此陷入疯狂,而小秦楼,无疑就是外场的中心。

    



    这座豪华的建筑足足有九层高,作为权贵的落脚点更是用尽了一切的奢华,不仅点翠涂金,还用上了最好的夜明珠。

    



    小秦楼外搭起了高台,从各地请来的绝色舞姬正在上面翩翩起舞,人群里不时传来喝彩声,楼上的窗子里,一掷千金的商贾富豪们抓起一把把银子,撒米一样的扔出窗外。

    



    “一大早就这么吵,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了……”云潇皱眉抱怨了一句,萧千夜却早就见怪不怪了。

    



    小秦楼的背后是镜阁,镜阁的背后是公孙世家,这是谁都得罪不起的关系。

    



    两人并肩走入,只见楼内悬挂着五彩斑斓的琉璃灯,桌椅被统一挪到了四周,空出中间,同样搭起了一个舞台,这舞台内部微微凹陷,铺了一层水,水中又撒了奢侈的金粉,映照着彩色的琉璃灯,格外惊艳。

    



    一名红衣舞姬甩着水袖,赤足在舞台中央起舞,她涂着浓厚又怪异的妆,正在用长竹竿挑着一个东西,逐一送到客人面前观赏。

    



    那舞姬动作极为熟练,每隔半分钟,就会换一种舞姿,将东西挑给下一个客人看,高台下还有一个伙计,蒙着眼睛,摇晃着脑袋,手上捏着一个大摇铃,口中念念有词。

    



    客人大多数都戴着各色各样的面具,交头接耳的窃窃私语,指着竹竿上的东西议论纷纷。

    



    萧千夜拉着云潇,从人群后面小心的穿过去,就在这时,那舞姬动作再变,忽然将竹竿挑到了两人面前。

    



    同时,方才还闭着眼的伙计甩动着手上的大摇铃跳了起来,高呼一声:“停——”

    



    看客齐刷刷的望来,人群一下子喧哗起来,鼓掌声吆喝声起伏而出,还有人懊恼的直敲桌子。

    



    心知那舞姬必是故意为之,萧千夜丝毫也不敢大意。

    



    再仔细打量起竹竿上挂着的东西,竟然是一个玻璃球,里面装了水,一只人鱼在中间游动!

    



    “公子可有兴趣玩一把?”舞姬收起竹竿,眉目含笑,直勾勾的望过来,一双眼睛甚是勾人。

    



    萧千夜没有回答,悄悄看了看周围,整个小秦楼的目光都聚集在他身上。

    



    “可别扫了大家的兴……”舞姬意味深长的提醒了一句,旁边的伙计已经端来一个金镶玉碟,将那玻璃球从竹竿上摘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盛放在碟中央,然后端到了萧千夜面前。

    



    “啊……这是真的!”云潇赶紧拉了拉他的衣袖,指着玻璃球内的人鱼,“她被困在里面了!”

    



    “玩一把嘛!公子又不是玩不起这摇铃局的人!”舞姬看似随意的催促着,又给另一个伙计使了个眼色。

    



    不知从哪窜出来的伙计连蹦带跳的蹿到他面前,递上了一个精致的小册子。

    



    萧千夜无奈的接过那本册子,只觉得沉甸甸的有不少分量,随手翻了几页,竟然都是些千奇百怪的宝物,不仅有金银玉石,奇珍异宝,还有不少被抓来卖的异族人。

    



    他眉头微蹙,再一翻,果然看见了方才那个玻璃球。

    



    舞姬又凑上前来,小声的说:“公子不如猜一猜,摇铃册上有三个价钱,您要是猜对了,宝贝带走纯当送您,要是猜错了……嘿嘿,那就只能三倍买下了,只看公子的眼力究竟如何了……”

    



    “可我并不想要它。”萧千夜一听便懂,直接挑开了舞姬的话中话,舞姬丝毫不惧,似是很有经验,指着册子上的价格:“能来小秦楼的可都不是一般人,能来这玩摇铃局也多半不差钱,大伙也就图个开心刺激,更何况……以公子的身份,三倍价格也不是什么难事,反而是暴露了身份会更加麻烦吧?”

    



    “哼。”他冷哼一声,知道对方是故意刁难,这小秦楼中不仅有蹊跷,对方还对他的行动了如指掌,甚至可以提前一步在这里设局等他!

    



    “快猜!快猜!”人群里吆喝起来,那是分布在客人群中的托,开始煽动气氛。

    



    “那就……第一个吧。”他随手指了一个价格,客人们也纷纷拿起自己手上的小册子,不约而同的摇起头,叹气连连。

    



    “这位公子该不会是第一次玩吧?”左侧一个戴着狼头面具的人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走到人群前,指着玻璃球,好心提醒,“公子你看仔细了,这里面的人鱼是真的呀!这可不是普通的玩具,是被人用法术封印在了这球里,人鱼可是难得的宝贝,你照最贵的猜,准没错!”

    



    “这么值钱?”萧千夜反问了一句,“人鱼族分布广泛,飞垣四大海域都有,为什么这么贵?”

    



    “你真的不知道行情啊?”那人更是发出了惊讶的声音,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人鱼族虽然多,但是生活在海里啊!他们游的快潜的深,很难捕获的,更何况这玻璃球里的人鱼,还是个美人坯子,买回去放在鱼缸里养着,多好看!”

    



    “可不能给提示哦……”舞姬盈盈上前,勾住客人的脖子,吹了口气,娇腻的道,“这位客官要是想玩就等下一把,给提示是违规的哦,要是被楼主看见了……”

    



    “不不不!我没提示,我就看他太不识货,生、生气!”狼头面具的客人连忙否认,悻悻回到了座位上。

    



    “给我看看……”云潇从他手上拿过册子,这一页上画着那个玻璃球,下方标了三个价格,最低的也是黄金万两!

    



    “你们这是黑店呀!”她小声嘟囔了一句,只见舞姬掩嘴轻笑,凑过来勾住她的下巴,轻佻的道,“对呀,就是黑店啊……”

    



    “黑店还这么理直气壮?”云潇奇怪的看着她,对方毫无惧色,眼珠一转,似笑非笑,“黑店又怎么样,外头军阁那么多人在巡逻,连军阁主都懒的管,是吧,公子?”

    



    萧千夜轻咳一声——军镜墨虽然三阁并立,相互之间相辅相成,但镜阁一贯是黑白两道通吃,连皇室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别提军阁了。

    



    见他不说话,舞姬笑呵呵的道:“公子可是猜错了,那这钱……”

    



    云潇惊讶的盯着这一群人,如果按照他们方才的说法,要买下这个玻璃球,起码也得要九万两黄金!

    



    玻璃球内的小人鱼不停的用手敲打着,长大了嘴巴似乎在说些什么,但是她的声音也被法术隔绝,完全传不出来。

    



    该怎么办?她焦急的攥手,这黑店里外不知道还藏了多少人,即使硬抢恐怕也敌不过,还会暴露了身份,可这小人鱼实在可怜,总不能真的就不管了吧?

    



    可是……即使想管,他们也凑不出那么多钱啊!

    



    客人们也在叽叽喳喳,神色古怪,不时的冲着两人指指点点,能来小秦楼玩摇铃局的人就没有临时反悔不买单的,毕竟大家都知道,小秦楼实际是镜阁的人。

    



    大多数人也多半不差这点钱,但每年总有那么几个喝多了的会玩脱,那些人都没有再次出现,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虽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没有人敢真的去调查。

    



    “哟……公子该不会也是玩脱了吧?”舞姬顿时就换了一种口气,重新回到了舞台中央,冲着楼上挥了挥手。

    



    萧千夜的手已经情不自禁的按住了沥空剑上,对方摆明了就是故意给他下套,就是要逼他主动离开小秦楼!

    



    “等等!”云潇慌忙按住萧千夜,上前一步,“可以以物相抵吗?”

    



    “以物相抵?”舞姬冷眼将她上上下下看了几遍,哼道,“姑娘不像是大富人家之人,能有什么东西值得了黄金九万两?小秦楼可是认钱不认人,你该不会想卖了自己换吧?”

    



    “你胡说什么呢?”她不高兴的白了舞姬一眼,嘲讽道,“我可不像某些人,明明自己就是个打杂的,搞得和老板一样,到处看不起人。”

    



    说罢,她伸手到脖子后,取下了脖子上的链子。

    



    “一条银链子?”舞姬翻着白眼,一脸嫌弃,“丫头,你在搞什么鬼?”

    



    “你看清楚了。”云潇将链子放在金镶玉碟上,伙计连忙又端给了高台上的舞姬。

    



    那银链子上挂着一块红玉,玉中央似有一轮弯月,云潇虽然心里没底,可还是昂首挺胸,气势昂昂的道:“这块玉是、是昆仑山的至宝,传说中是昆仑的神兽白泽身上所佩戴,多年前白泽被我娘所救,将这块玉相赠以示感谢,飞垣和中原的贸易原本就艰难,这东西岂不是比一条随处可见的人鱼宝贝的多?”

    



    萧千夜眉头紧锁,这个云潇到底在乱编什么东西啊?这块玉是秋水夫人给的不假,可夫人从来没说过这是什么白泽相赠啊!

    



    舞姬也是将信将疑,她小心的拿起来,仔细端量着。

    



    就在人群议论纷纷之际,忽然从楼上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宓娅,你下去吧。”

    



    “楼主!”舞姬一惊,手一颤,银链脱手落入了水中。

    



    “喂!你小心点!”云潇连忙跳了上去,那块红玉浸在水中,整个舞台也变成鲜艳的红色,中央的弯月也映在了水中!

    



    “宓娅。”二楼楼梯上走下的男子再度叫了舞姬一声,他虽然面含微笑,却是让叫宓娅的舞姬惊吓的颤抖了起来。

    



    “你失态了,下去领罚吧。”他随意挥了挥手,又道,“让宁瑶来接她的班,另外,把两位客人请到三楼雅间,备上上好的茶水,不得怠慢了。”

    



    “是。”

    



    他一开口,刚才还耀武扬威的伙计们瞬间就换了一副嘴脸,笑着凑到了萧千夜面前,拱手做了个请的手势:“公子,姑娘,楼上请……刚才是小的们失礼了,您别放在心上!”

    



    萧千夜警惕的看着他,那人面色和蔼,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一身简单的衣服,完全看不出来是这小秦楼的楼主!

    



    知道对方必有其他目的,萧千夜却也来了兴趣,他叫回云潇,跟着伙计走上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