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风云暗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伙计领着两人往楼上走,小秦楼一楼和二楼都是开放式,三楼往上才开始设雅间。

    



    “两位里边请……”伙计一脸谄媚,推开了一间名为“蝶恋花”的房门,只见屋内的地面环绕着一层轻薄的雾气,时而幻化成蝴蝶的模样,满屋飞舞。

    



    好强的灵力!

    



    两人互望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这间雅间布置简单,不像小秦楼惯用的奢侈风格,桌椅用的也是朴素的木头,雕着精致的花朵。

    



    “好一个蝶恋花……”云潇惊叹的看着眼前如梦似幻的一切,道,“我和天澈的房间在最顶层,连床都是金镶玉的,夜里不用点蜡烛,桌上放着夜明珠,拉开帘子整个屋里都是亮堂堂的,我还以为这小秦楼的人都喜欢那种一看就很有钱的风格呢!没想到这楼主也有如此雅致的一面。”

    



    “别大意。”萧千夜低声提醒了一句,门外响起敲门声,随后传来楼主的声音,“二位,我可能进来?”

    



    萧千夜对云潇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拉开了房门。

    



    就这么一会会的时间,楼主竟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他手上拿着刚才那个玻璃球,径自走到了书桌旁,取出一个木制架子,把玻璃球放了上去。

    



    “姑娘似乎对这个东西很有兴趣?”他倒是一点不认生,自来熟的冲云潇招招手,“来,你过来。”

    



    云潇将信将疑的走过去,楼主笑了笑,双手抚摸着玻璃球,随着他的动作,球体竟然开始变大起来!

    



    不一会儿那个小小的玻璃球变成了一人高,像一个大鱼缸,楼主轻托着,将它放到了地面上。

    



    球内的人鱼依旧不停的呼喊,只是声音仍旧被隔绝在内。

    



    那是一个美丽的人鱼族少女,以腰部为界,上半身是美丽的少女,头发自上至下呈惊艳的蓝白渐变,还有一双同样碧蓝的双眼,下半身是漂亮的鱼尾,虽然受了伤也仍然掩饰不住那种绚烂的色泽。

    



    “她要怎么样才能出来?”明显感觉到球内人鱼的痛苦,云潇不忍心,连忙追问,“这个术法是你干的?”

    



    楼主轻轻摇头:“这东西是前几天一个路过的客人给我的,因为他付不起客房钱,就拿这条人鱼抵了,给我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至于他用的是什么术法我也不清楚了,那人好像是海市里的,姑娘若是想要救这人鱼,恐怕还得去海市找找它的原主人了。”

    



    云潇把手放在球上,球体外围环绕了一层奇特的灵力,正是这层灵力裹成了一个球面,困住了里面的人鱼。

    



    她皱了皱眉,这层灵力极为特殊,至少也有三层,分别隔绝声音、光线和温度。

    



    如果真的是这样,现在里面这条人鱼应该正处在一种黑暗冰冷又无声的恐怖世界!

    



    “我可以把它送给你。”楼主随手一晃,玻璃球又恢复了开始的大小,“算是刚刚我手下失礼的一点小赔偿,还请……军阁主收下。”

    



    “你分明是故意找人拦住我,哪里有什么失礼?”萧千夜索性摘下面具,露出真容。

    



    楼主低头笑了笑,既不反驳,也不回话。

    



    “你是谁的人?”萧千夜知道对方是明白人,开门见山的道,“小秦楼九层顶端的一间客房,少说一晚上也得要千两银子吧?可不是一般的达官贵人能住得起的,你特意留了两间给我的师兄师妹,是谁安排你这么做的?镜阁吗?”

    



    “呵呵……”楼主闭口不言,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左右晃了晃。

    



    “不是镜阁?”萧千夜接着问道,“那是风魔?”

    



    这两个字一出来,小秦楼楼主的眼眸方才赫然下沉。

    



    “风魔是帝都的通缉犯,私藏可是重罪。”

    



    “少阁主还是先追捕两个灵音族逃犯更重要吧。”楼主淡淡的回了一句,根本毫不畏惧。

    



    “你倒是挺清楚我现在的情况。”萧千夜冷哼一声,对方冲两人招招手,摆开茶具招待起来,“二位是我家主人的贵客,主人早就吩咐过一定要好好接待,来,先喝一盏茶歇息一下,这是东冥产的茶,一年只产五斤,是特供给皇室的东西呢……”

    



    萧千夜不动声色的接过茶,只见茶水是一种罕见的蓝色,只放了一片茶叶。

    



    他轻轻摇晃了一下茶杯,里面竟传出清脆的钟鸣声。

    



    “妙音茶……”萧千夜赫然抬眼,楼主点点头,示意他尝一尝。

    



    妙音树是一种生活在东冥镜内的古树,传说风吹过它的树枝会发出百种乐器齐鸣的美妙声音,佛门弟子会在树下诵经念佛,因而得名妙音树。

    



    它的叶子极其罕见,只要离开树枝,不出一会就会枯死,因而需要特别的工艺才能将其制成茶叶。

    



    妙音茶是东冥每年进贡给皇室的东西,天权帝也会分给得力的臣子作为奖赏。

    



    “楼主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萧千夜不动声色的抿了一口,直视着小秦楼的楼主,“妙音茶是皇室的东西,能得到这种东西……楼主的主人,该不会是皇室的人吧?”

    



    “少阁主心里有数就好。”楼主眼也不抬,跟着抿了口茶。

    



    萧千夜心下猛沉,虽然极力克制着情绪,握着茶杯的手还是控制不住微微颤抖。

    



    小秦楼的背后不仅仅有镜阁,甚至还有皇室的高层……而这个不明身份的皇室,和风魔有关系!

    



    难怪风魔在飞垣作乱这么多年一直逍遥法外,如果是皇室插手,一切就变得合理起来。

    



    “姑娘也尝尝,这是中原没有的东西。”楼主给云潇也倒了一杯,推到她面前,“昨夜是不是吵着你们休息了?还请姑娘多多见谅,等这阵子忙完了,我会让人在楼上弄些隔音的东西,下次来的时候,就不会这么吵了。”

    



    云潇尴尬的摆摆手,小声的道:“你们这酒楼我可住不起,哪还有什么下次,一会师兄回来我们就搬出去……”

    



    “楼主就不要无事献殷勤了,有话直说不好吗?”萧千夜赫然打断他,不快的道,“你们假装明戚夫人送信昆仑山,把天澈和阿潇骗到了飞垣,又利用双头金翅鸟袭击他们,让他们落入魑魅之山,再引诱我前去找人,你们大费周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这个……我没有权利告诉你。”楼主摆摆手,“等到合适的时候,我家主人自然会解释清楚,但是请少阁主相信,我家主人并不想伤害您,也不会伤害您的同门,甚至还会帮您。”

    



    “帮我?”

    



    “少阁主不是已经拿到海市蜃楼的邀请函了吗?”

    



    “你……”萧千夜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他竟然知道邀请函的事?

    



    大哥……萧奕白果真和风魔有关系!

    



    “那只巨鳌会在黄昏的时候靠岸,只要有邀请函就可以进入海市内部,但是海市蜃楼里鱼龙混杂,楼主也是今年才新上任的,来历不明,身份不明,您要是进去,可务必要一切小心。”

    



    海市蜃楼的原楼主在去年的狂欢结束之后,不幸遭遇海难去世,如今接掌海市蜃楼的人确实是新的。

    



    一个天天生活在海上的人,竟然能遭遇海难?

    



    别是从一年前就开始计划什么阴谋了吧?

    



    他暗暗瞥了一眼楼主,果然楼主也是一脸深思,似乎在思考什么。

    



    他收回视线,轻咳了一声,楼主这才回神,连忙摆了摆茶具。

    



    萧千夜理了理衣襟,重新戴好面具,放回了手上的茶碗:“等你家主人愿意现身的时候我再来吧,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想多嘴问一句——你们的目的到底是灵音族,还是……”

    



    他没有说下去,楼主却已经心领神会:“少阁主放心,我家主人的目的,是灵音族逃犯背后……真正的幕后黑手。”

    



    “走吧阿潇。”他拉起云潇,不再停留。

    



    “等等……”楼主连忙喊住两人,“这个玻璃珠就送给云潇姑娘了,若是有朝一日你能找到它的原主人,或许还能救她。”

    



    云潇从他手上接过玻璃珠,点了点头。

    



    小秦楼楼主礼貌的后退了一步,做了个揖让礼,正色道:“在下江停舟,是帝都秦楼及北岸城小秦楼之主,少阁主他日若有什么需要,大可以直接过来。”

    



    “那就多谢楼主好意了。”萧千夜也只是客套的回礼,拉着云潇往楼上走去。

    



    小秦楼五楼往上才是客房,由于价钱不菲,能住进来的多半都是大金主富商,而九层顶楼其实只有五间房,除了要有钱,还必须有显赫的身份。

    



    这五间房除了天澈和云潇的,那就还剩下三间。

    



    萧千夜仔细观察着——最里面一间应该是楼主的,那么这中间的其它两间又住了什么人?

    



    云潇敲了敲最外面的一间房,还是无人回应,她摇摇头:“千夜,师兄还没回来。”

    



    “你在这里等他回来,别乱跑了。”萧千夜点点头,手却已经按在了隔壁的房门上。

    



    “别……”云潇慌忙把他拽了回来,小声责备,“别乱动,里面不知道住着谁呢!你看门上——”

    



    他顺着云潇手指的方向仔细看了看,门上有几根细细的、不易察觉的蛛丝,但是只要推开门,必然会扯断这些蛛丝。

    



    “昨晚上不是这根。”她细心提醒道,“但我早上出去的时候这门就一直这样,说明里面的人是昨晚上出去过,然后回来之后到现在还没出来。”

    



    “嗯,你小心,离他们远点。”萧千夜心知不能打草惊蛇,只能按兵不动。

    



    “千夜,你进来,我给你看个东西。”云潇走进房间,冲他招招手。

    



    萧千夜连忙摇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只是送你回来而已,既然楼主都说了不会伤害你们,我也就回去了,何况,你一个女孩子的房间,我进去不好……”

    



    “可你小时候喊我起床练剑可从来没敲过门!”

    



    “不是……那时候小,不懂事,现在……”

    



    “快进来!”不等他说完,云潇已经一把把他拉进了门,取出海市蜃楼的邀请函,问道,“刚刚楼主说的邀请函就是这个东西吧?”

    



    “你哪里弄来的?”他大吃一惊,连忙一把抢了过去。

    



    “是一只大耗子……大兔子送我的。”

    



    “兔子?”萧千夜不解,方才天征鸟跟上她的时候城里确实是发生了什么骚动,难道是那个时候?

    



    “藤妖被人用咒术控制住了,它追着我来到了城里,在大街上发疯呢!”

    



    云潇从他手中抽回邀请函,看他神色不对劲,又接着说道:“那只大兔子说自己是旅兔族,曾经得到过藤妖的帮助,为了感谢我救了藤妖才把这个东西送我的。”

    



    他还是没有说话,一双眼睛神色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千夜?”云潇晃了晃他,“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也有这东西?”

    



    他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封一模一样的邀请函,叹了口气:“阿潇,我实话告诉你,天澈的弟弟现在正在海市蜃楼里,我要借用这张邀请函混进去抓人,既然你手上也有一份,那你就告诉他他弟弟的下落,这是我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他说话的时候明显很为难,也不管这是女孩子的房间,直接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

    



    “他要是回来,你就送给他吧。”萧千夜接着补充了一句,按了按头疼不止的脑门,“或许这就是上天注定,我原以为他没办法进入海市蜃楼,自然也没办法和我抢人,但是你竟然得到了邀请函……我是军阁的阁主,我不能为了他徇私,阿潇,你不要怪我不讲情面。”

    



    “你们要在海市蜃楼里抢人吗?”云潇紧张的冲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你们剑术不分伯仲,只会两败俱伤的!”

    



    “你不要插手。”萧千夜正色,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我不想你为难,在昆仑山的时候,天澈就一直和我保持着距离,怕的就是有一天会兵戎相见,可这和你没有关系。”

    



    “那你带上我……”她不依不饶的抓着他不放,哀求着,“我、我保证不插手你们的事,我学过一点医术,是青丘真人亲自教的,你把我带上,万一你们受伤了我可以……”

    



    “一张邀请函只能进一个人,你跟我进去,天澈怎么办?”萧千夜打断她的话,见她不知所措的干着急,又道,“你就老实在这呆着,也不要招惹隔壁那些人,等北岸城的事情一结束,你就回昆仑去,再也不要来飞垣了。”

    



    “我就是来找你的!”她语气顿时上扬,竟是甩开了他的手,赫然站起,“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就是来找你的!”

    



    “阿潇……”他愣愣叫了一声,只见云潇满脸委屈,像是隐忍着什么巨大的痛苦,眼里顿时就泛出了泪花。

    



    八年了,从他回来至今,整整八年了。

    



    他音讯全无,从来没有来过一封书信,甚至从来没有让明戚夫人给她带过一句话。

    



    他就这么无声无息,仿佛从她的世界里彻底消失。

    



    他也根本不明白这八年里,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恐怖的变化!

    



    “你看着我。”云潇忽然直视着他,像是变了个人,她转过背,解开了上衣。

    



    “……”

    



    萧千夜惊得哑口无言,悚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

    



    在她雪白的后背上,杂乱的生长着火红色的羽毛,甚至还有肉眼可见的火焰在默默的燃烧。

    



    云潇伸出手,咬牙扯下一根,只见那根羽毛在她的手上迅速燃起,瞬间化成烟雾消失。

    



    她默默穿好衣服,再度回过头看向萧千夜:“这是八年前你离开后开始长出来的,长在我身上的时候虽然也会烧,可是没有温度,也不会烧坏衣服,但是一旦被拔下来,就会像你刚才看到的那样消失……”

    



    “八年前……”萧千夜神色愕然,又想起了八年前那段残缺的记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