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试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奕白在靠窗的位置坐下,脸色苍白无力,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他指了指周围的几张椅子,有气无力的道:“先坐吧,人马上就到了。”

    



    “人?”公孙晏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该不会是说……”

    



    “嗯。”萧奕白点点头,也不管对方一脸震惊的样子,直言不讳,“来都来了,早晚是要摊牌的,既然撞上了,索性现在就把话说清楚。”

    



    “你说的倒轻松!”公孙晏忍不住嘀咕了几句,就在这时,小秦楼的楼主也已经走进了房间,一把揽住他的肩膀拽到了一边,又用了把他按在了椅子上坐好,笑吟吟的道,“看公子你一路冲过来怕是到现在还没缓过气来吧?来来来先坐好,我亲自给你斟茶,先喝点茶润润嗓子……”

    



    “楼主!”他还想争辩什么,江停舟轻轻摇摇手指,指了指门外,公孙晏歪过脑袋望过去,张大嘴巴不敢说话。

    



    明溪太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摘下了面具拿在手上,正微笑着看着一屋子的人。

    



    “太子殿下!”萧千夜惊得一蹦而起,还不等他再说什么,明溪太子大步走入,示意他就座。

    



    萧千夜脑中一片混乱,如果说镜阁阁主公孙晏来是收到海市蜃楼的邀请,那墨阁阁主,当今太子来到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明溪太子没有通知军阁,却和自己的大哥在一起?

    



    太子很明显看出了他的心情,但也不急着解释,拿出了一封金边信函放到他面前。

    



    萧千夜疑惑的拿起那封信,心下一惊——是流光笺,以金粉封边,印着一个不起眼的风魔标志。

    



    “太子殿下……这是什么意思?”他小心的询问,太子顿了一下,似乎在整理语言:“风魔是我十年前创建的。”

    



    “……”

    



    不知道明溪太子到底想做什么,萧千夜也不敢轻易接话,他用余光扫了一眼大哥,萧奕白按着额头,似乎有些不舒服,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他们说话。

    



    “你屋里那封和昆仑山的那封都是风魔送的。”太子接着解释,“送信昆仑山是为了把你的同门引到飞垣来,送信给你的目的,则是为了把你骗入魑魅之山拖延时间,并且让你们相见。”

    



    “我不明白太子用意何在?”

    



    明溪太子笑了一下,根本也不和他拐弯抹角:“我想你加入风魔。”

    



    “噗……”公孙晏刚刚喝进口的茶被太子一句话吓得喷了出来,他呛了一口水,几乎将眉头拧在了一起。

    



    太直接了吧?这个明溪就真的什么也不说直接就跟萧千夜摊牌了?

    



    萧奕白也被明溪的举动惊住了,他同样不解的看着太子,只见明溪太子不急不慢,冲江停舟使了个眼色,楼主心领神会的拿出一本册子,递给萧千夜。

    



    萧千夜翻看了几页,发现这竟然是缚王水狱记录囚犯案底的囚册,他立马明白了太子的用意,急忙往后继续查找,这不仅是普通犯人的囚册,是专门记录异族人实验的囚册!

    



    “天释……”他突然停下了动作,赫然发现了册子上一个熟悉的名字,接着看下去,萧千夜的脸色一点点铁青,眉头紧蹙。

    



    “千夜……”云潇拉了拉他,发现他纹丝不动,是强忍着愤怒在保持冷静。

    



    她接过那本囚册看了下去,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寒气!

    



    “停舟,你念念。”太子轻咳了一声,江停舟点点头,压低了语气,一字一顿念出上面的文字,“试体四十三号,灵音族,年六岁,男性,帝十八年入狱,禁于缚王水狱七十二层,用于永生术实验。”

    



    “帝十九年二月,以万仙引试药,辅祭品生魂三百,试体手足痉挛,但性命无忧。”

    



    “帝十九年五月,以紫灵草试药,辅祭品生魂三百,试体失明、失声、失聪,七月,恢复正常。”

    



    “帝十九年十一月,以藤妖液试药,辅祭品生魂三百,试体无改变。”

    



    “帝二十年四月,以元婴金丹试药,辅祭品生魂三百,试体面色祥和,无异常。”

    



    “帝二十年九月……”

    



    明溪太子轻咳一声,打断了江停舟的话,他摆摆手,示意楼主往后翻,接着再念。

    



    “帝三十六年六月,以……”

    



    江停舟犹豫了一下,露出了惊讶之色。

    



    明溪太子喝了口茶,道:“继续念。”

    



    “帝三十六年六月,以水虺试药,辅祭品生魂三千,试体经脉寸断,皮肤龟裂,双目爆出,七窍流血,神智全失,性情凶残,已无实验价值,自今日起转入八十一层,废为祭品。”

    



    “还有最后一页,念出来。”明溪太子提醒了一句,楼主翻到了末页,继续念道,“试体四十三号,灵音族,男性,合计实验六十一次,容貌未改,但体格生长如常,列为半成功品,所试药剂元婴金丹、凝魂丹、续寒玉膏、雪蟾丸可继续炼制,万仙引、紫灵草、藤妖液、不老丹、九曲灵草、转乾露不可继续试药。”

    



    念完最后一句,楼主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合上了囚册。

    



    屋内几人皆是面色凝重,明溪太子率先打破了沉默,晃了晃囚册:“这只是缚王水狱上万本囚册中的一本,天释也只是无数囚犯中的一个,试体失败之后会被送到底层废为祭品,然后被抽出生魂,提供给新的试体继续试药,如此反复,昨天如此,今天如此,明天也不会停止,这就是永生术。”

    



    萧千夜咬着牙,他一直都知道天权帝再利用异族做什么不可见人的实验,但万万没想到竟是如此的恐怖残忍!

    



    “最后一次试验是以水虺试药……”太子认真的提醒他,果然见他的眼眸不可置信的猛地亮起,又道,“水虺是藏于仓鲛鳞片内的水魔蛇,为了试药,他们不惜尝试解除了仓鲛部分封印,引出水虺,然而这一次试药的结果却超出了预料,试体暴走,丧失所有神智,甚至以一己之力破坏了实验室。”

    



    “其实那个天释已经是比较成功的试体了,因为他的身体虽然长大了,但是还是一张六岁的娃娃脸,帝都很珍惜他,如果不是试药的结果超出了可控的范围,他们是不会放弃他,把他投入八十一层废为祭品的。”

    



    “但是,事情的发展远不止如此,在天释被投入八十一层后的一个月,他再度失控,并且力量惊人,他破坏了牢房,逃了出来。”

    



    明溪太子不住摇头,继续道:“要知道缚王水狱自建立以来,一直被称为阎王殿,可从来没有人能从那里逃出来,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他一路辗转来到了羽都,破坏了天之涯的屏障,救走了灵音族的首领蓝歆,并且迅速消失的无影无踪。”

    



    “太子殿下也是为了此事来的吗?”萧千夜终于开口,只见明溪太子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是,也不是,我的目的只有两个,第一,我要知道父皇究竟是为何要解开了仓鲛的部分封印,又是为什么忽然想起用海魔作为药引,他应该知道后果的,可他还是这么做了。”

    



    “或许陛下根本也不在乎后果。”萧千夜随口接话,天权帝厌恶异族人早就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在他眼中异族人与猪狗牲畜又有什么区别?

    



    “少阁主想的太简单了。”明溪太子并未反驳,只是严肃的更正了他的说辞,“少阁主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是有人故意提供了试药的药引,诱使试体暴走,然后一路牵引着试体破坏天之涯,一来可以解救蓝歆,二来可以还解放仓鲛。”

    



    众人沉默不语,明溪太子这才向公孙晏招了招手,道:“你还在那呆着干嘛?让你查的东西呢?”

    



    “那东西你也要告诉他?”公孙晏有些不情愿,太子轻咳一声,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听你的。”他站起来,拖了一张桌子放在中间,从袖中取出一个绿色的玉珠子放在上面。

    



    “八荒琉璃?”萧千夜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东西,公孙晏连忙做了个嘘声,小声的道,“七年前天权帝下令剿灭东冥蝶谷,并将谷内用于占星的八荒琉璃司星仪占位己有,还好我动作快趁着它还没被挪走偷偷藏了一颗,这东西和祭星宫内的那个是主副仪一体的,透过它就可以看到主仪都干了些什么……”

    



    “你可真是胆子大……”萧千夜随即看了看萧奕白,果然风魔的人做事都是一个风格吗?

    



    “嘿嘿,过奖。”公孙晏倒还得意洋洋的,他指了指窗帘,“快拉起来。”

    



    萧奕白随手一拽,屋内迅速暗了下来,众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八荒琉璃,它散出幽幽的荧光,竟在桌面上映出一个模糊的幻象!

    



    幻象中的女人身着青绿色孔雀华服,岣嵝着身子,一双木制的假肢双手托起八荒琉璃司星仪,一路捧到了正殿前的神坛上,随着她的唇齿合动,司星仪开始转动起来,正殿里的水晶石同时亮起,不用任何灯火就将整个宫殿照的无比辉煌!

    



    然而那样的金碧辉煌却只如回光返照般短暂,仅仅几秒过后,正殿里的光芒忽的一下子暗了下去,司星仪闪烁着鬼魅般的绿光,随着它光芒的晃动,正殿顶端赫然出现了一个八荒阵,在其中的一角上,有水珠不断滴落。

    



    一个血色的“凤”字刻在八荒阵中央,字上还有未熄灭的火焰。

    



    这确实就是凤姬用自己灵凤一族的血液写成的封印咒!即使隔了千年的时光,即使流岛已经坠落成孤岛,这个封印还是如此触目惊心。

    



    随后幻象里走出一个陌生的男人,他一身黑袍,遮住了脸,高举着双手正对着那个血色大字,赫然念道,“天封神裔,其名为凤!吾以灵凤之血,解汝之困!”

    



    他大声的念出远古的咒语,皮肤也随之开裂,鲜血涌出在脚下汇聚成了法阵的形态。

    



    “禁血咒,灭!”最后一声,震得整个正殿都在动摇,那个封印在他念出最后一个字的同时,血色的大字噗的一声熊熊燃起!

    



    他的高举的手臂赫然龟裂,一路裂开直达肩膀!

    



    正殿里的水晶石忽然亮起,缓缓恢复了原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个就是仓鲛的封印。”公孙晏指着那个咒符说道,“封印在祭星宫里,我还想看的更清楚些,可是好像被他们发现了,现在我手上这个已经完全看不到宫内的东西了。”

    



    “那两个人是谁?”萧千夜谨慎的追问,明溪太子摇摇头,“女人是祭星宫的星圣女,但是男人是谁我也不知道了,他能解开灵凤族的封印,理论而言,应该是有灵凤族的血统。”

    



    他托着下巴深思,浅金色的眼眸严厉的盯着桌上的幻象,理论虽然如此,但飞垣近一千年的历史里,除了凤姬凤若寒,并没有发现第二个灵凤族的后裔。

    



    以父皇的性格,即使是听信他人,这个人也必然是大有来头,如果这个人真的是灵凤族,那么父皇会听他的话以水虺试药就不足为奇,毕竟——灵凤族就是永生的。

    



    “太子殿下要找这个人吗?”萧千夜直直看着明溪,忽然又问道,“您是为了找这个人,还是为了那些被当成试体的异族人?”

    



    “我是为了你。”明溪太子指了指他,“我的第二个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加入风魔。”

    



    “喂,明溪……”公孙晏连忙拉住他,尴尬的笑了笑,“你别这么直接呀,话都不说清楚就拉人家入伙,你要人家怎么答应你,真是的……”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

    



    “你什么也没说啊!”公孙晏瞪了瞪眼睛,“你就念了本囚册,给他看了八荒琉璃,其他什么也没说啊!”

    



    “咳咳……”萧千夜打断两人,指了指萧奕白,“要不太子殿下还是先解释一下风魔和他的事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