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风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明溪太子无奈,只得继续说道:“风魔是我建的,成员除了屋里这几个,还有些这次没来,有机会的话我会让他们来跟你碰个面。”

    



    “没来的就算了,屋里这几个……”萧千夜指了指萧奕白,又指了指公孙晏,最后又看了眼江停舟,问道,“这几位全部都是风魔的人?”

    



    “是的。”太子点点头,看见他脸上隐忍不住的震惊,随意笑了笑,“少阁主不必惊讶,以后你也是我的人。”

    



    “太子殿下还是不要把话说得这么肯定。”他有些不快,明溪根本就不在意,反问道,“你以为风魔送信昆仑山把你的两个同门骗来是为了什么,把萧奕白喊来又是为了什么?”

    



    “你……”

    



    “你该不会以为我会毫无底牌的跟你摊牌吧?”

    



    “明溪。”萧奕白连忙叫住他,太子这才忍了口气,默默喝了口茶。

    



    公孙晏也连忙跳出来打圆场,接着明溪太子的话解释道:“千夜,风魔建立的本意是为了调查一件案子,十八年前,温仪皇后忽然去世,天权帝罢朝整整一年,天域全城禁止玩乐,你可能不太清楚,因为那一年你正好跑昆仑山去了,那一年的天域城真的是太可怕了,哪家敢传出一点笑声,直接就会被剥夺身份赶出去,大家私底下都觉得陛下是思念成疾,疯了……”

    



    公孙晏小心看了一眼太子殿下,又道:“温仪皇后是自尽。”

    



    “自尽?”

    



    “温仪皇后是在太子行宫内自尽的,但是天权帝没有对外宣布真相,只是简单的用了一句‘皇后崩,以国礼十倍入葬皇陵,封号凤仪。”

    



    太子殿下的神情混杂了些许恍惚,那样冰凉的回忆让太子的脸庞在一个瞬间变得阴沉,他揉了揉额头,终于自己开口说出了那一天的事情:“那一日母后来见我,她很久都没有单独来见过我了,她在屋里呆了很久,那一日是五月,院里的凤凰花树开的极其艳丽,她就在那坐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夕阳西下,她的侍女来找她,说父皇想要见她。”

    



    “她只是温柔的笑着,摸着我的头,那一年我八岁,她把我抱起来,带着我在院里玩耍,并没有理会那名侍女。”

    



    “天越来越黑了,父皇亲自来找她,母后让我呆在房里不要出来。”

    



    “他们似乎是在争吵……那我是第一次看见他们争吵。”

    



    萧千夜静静的听着,帝后的感情是飞垣上人尽皆知的美闻,温仪皇后是泣雪高原的神守,也是第一个让人类的帝王动了心的异族女人。

    



    传闻中的帝后感情和睦,恩爱有加,宛如神仙眷侣。

    



    “她就是在那一夜,忽然拿出了一把匕首,她甚至没有给父皇反应的时间,就那么……刺进了自己的胸膛。”

    



    明溪太子蓦然咬住牙,紧紧闭上了眼睛,那一夜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争吵?母后带着匕首,那是早就决定了要自尽,她是专程来看自己的,她是来和自己做最后的告别的。

    



    许久,他勉强稳住了情绪,不再颤抖:“我建立风魔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查清楚母后自尽的真相,萧千夜,你可知道这么多年我都查到些什么吗?”

    



    他饱含深意的看着萧千夜,嘴角上扬,甚至露出了让人心寒的微笑,继续道:“在父皇还只是四皇子的时候,曾在泣雪高原遇险,意外得到神守温仪相助,他被那一眼的温柔美丽惊住,拒绝返回皇城疗伤,只是为了能和她多相处一会,他在伽罗境内渡过了短暂的半年,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第一次真正接触到所谓的异族人,那不过是和人类相同的存在而已,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然而他毕竟还是四皇子,在帝都接二连三的催促下,他也不得不离开,在回到天域之后,一贯以沉稳著称的四皇子做了一个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决定,他向当今明辉帝请婚,想要迎娶泣雪高原的神守温仪!”

    



    “皇室一贯厌恶异族,神守也不例外,明辉帝三令五申的驳回他的请求,然而他仍是不死心,作为最为优秀的皇子,他原本是帝位最有力的竞争人,他向帝王施压,甘愿放弃皇族的身份!”

    



    “盛怒之下的明辉帝原想将他贬为庶民驱逐出天域,不料却又看到儿子眼中的狂喜,终是心下一软选择了退步,他们父子定下了不为人知的协议——他若娶温仪为妻,便将永远放弃帝位。”

    



    “一石掀起千层浪,神守温仪要嫁给人类这个消息,也在异族中掀起了惊天巨浪,在他以为母后也许会为了异族人拒绝自己的时候,她竟然答应了,她只身嫁到帝都,没有给愤怒的异族人任何解释。”

    



    “他已经放弃了皇位,但是母后嫁入皇室之后仍然受到了各种排挤,虽然步步维艰,她依然是那个美丽温柔的女子,能让他甘心放下所有的不满,压下所有的怒火,只想过简单的生活,他心里了解母后是想缓和人类和异族之间箭弩拔张的关系,也一直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她。”

    



    明溪太子悠然叹了口气,眼里竟是罕见的温柔,又一点点转换为失望和厌恶。

    



    当年的父皇也曾努力的想要改变过,可是为什么到最后,还只是一场幻梦呢……人类也好,异族也罢,总是要把自己逼到绝境才满意么?

    



    “后来呢?”萧千夜忍不住追问,太子继续说道,“他毕竟是个养尊处优的四皇子,在自己的妻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侮辱诋毁之后,他终于是压制不住怒火动手打伤了自己的大哥,太子明禄,一时间四皇子企图篡位的谣言四起,无风不起浪,早就看不惯母后的皇室一拥而起,再次要求他休妻,让母后滚出天域!”

    



    “……”

    



    明溪太子看了他一眼,苦笑道:“母后被异族人吼着滚出伽罗,又被人类吼着滚出帝都,这一切都没能让她退步,然而最先暴走的却是父皇……他几乎失去了理智,这个大陆容不下他的妻子么?那么他就只能成为这个大陆的主人,他的话将成为圣旨,没人任何人敢违抗!”

    



    萧千夜倒吸了一口寒气,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震惊飞垣的那一次政变,皇室四子明泽,弑父杀兄,篡位夺权,没有任何预谋,他一个瞬间的决定,彻底改变了这个大陆的未来。

    



    他成为了飞垣新的帝王,立温仪为后,再也没有人能阻拦他,包括他的妻子,他开始变得喜怒无常,当那个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四皇子真正成为王的时候,却是一个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暴君!

    



    所有的反对声在他的暴力压制下,仿佛悄无声息的消失了,然而平静之下另藏暗涌,很久很久之后他们才有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孩子,身为帝王,即使很多事情身不由己,他还是坚持给了这个孩子一个重要的身份——太子。

    



    “我从来都觉得父皇是真心深爱着母后的。”明溪太子缓缓说出他心中的疑惑,“他也从来没有亏待过我,一直到现在我都觉得,那时候的父皇是真的爱我的。”

    



    “那时候?”听出了他的话中话,萧千夜问道,“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帝王之路哪有那么容易?更何况是在飞垣这种地方,专宠一个异族女人,谈何容易?”他摆了摆手,叹了口气,“为了缓和朝堂气氛,他接连迎娶了几位妃子,他下令禁止我沾染武学兵法,仅让我学习诗书礼经,但是这又如何?他最终还是将墨阁交到了我手上,呵呵……我十岁接掌墨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知道他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那个他深爱的女人,就算她已经死了,他也要她唯一的儿子得到最好的一切。”

    



    天权帝器重太子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太子殿下实际另有四个弟弟三个妹妹,无一例外都没有得到过重用,后宫的妃子们也没有人再享受过当年温仪皇后的独宠。

    



    “后来,他就变了。”太子殿下的语气自这一句开始陡然严厉起来,“母后自尽后,他就彻底变了,他开始到处抓捕异族人,然后把他们关进缚王水狱,开始剿灭飞垣各地的宗教、派别,将他们的武学、典籍全部抢夺,他疯了。”

    



    “我渐渐长大,手上的权力也越来越大,父皇的举动其实早就引起了朝野不满,我便在暗中收买人心,成立了风魔,开始调查他们当年在争吵的真相,萧千夜,你听过‘碎裂’吗?”

    



    “自然……听过。”他几乎不敢多说一个字,这个词是飞垣的禁忌,是让所有人闻之变色的恐怖灾难!

    



    碎裂是指流岛的寿命终结,从内部开始分裂,坠天焚毁。

    



    “他在寻找碎裂的根源。”

    



    “……”

    



    “你是不是也觉得他疯了?”明溪太子赫然质问,忍不住惨笑了一下,“一开始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可是我越查越不对劲,箴岛坠天……不是因为碎裂,父皇利用异族做的那些实验,也不是为了永生。”

    



    “您查到了什么?”萧千夜不由得压低了语气,知道自己已经涉及到一个本不该涉及的话题。

    



    “我派人走遍了四大都,三大城,七禁地,四海,到处去调查飞垣的根基,我们深入到地底几千米深,却发现地基不是自然破碎的,它更像是被一种巨大的力量摧毁,时至今日,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都是破碎不堪的,但是它却并没有裂开,仍然保持着一整块完整的大陆形态,安稳的漂浮在海上。”

    



    明溪太子从茶杯里倒了一点水在桌上,又用指尖涂开,紧接着又将水推到了一起聚成一团,他认真的解释着:“飞垣为什么没有碎开?因为有另一种更为强大的力量把破碎的土地拉在了一起……”

    



    “父皇多半也在找这股力量,我们的人曾多次在地裂的附近遇到禁军暗部的队员。”

    



    “暗部的人?”萧千夜微微一怔,禁军有五支大队,和军阁一样分布各地,除去天域城的一大队,剩余四队多是在四大都外围荒地协助军阁,只有这个暗部极为神秘,一直隶属于天权帝,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事情。

    



    “一次可是说是意外,每次都撞见就一定有问题了。”

    



    萧千夜蹙眉思考,在传说里,飞垣坠天的时候是凤姬耗尽自身灵凤之息托举整座流岛,这才让它平安坠落于海上。

    



    “不是灵凤之息。”明溪太子一眼就猜到他在想什么,直接否认了他的猜测,“至纯的灵凤之息是一种冰凉的火焰,虽然凉但它确实是火,但这股力量来源不明,只要稍微接近就会被严重冻伤,甚至还有人为此丧命。”

    



    “您调查这些事情究竟是为了什么?这和皇后之死又有什么关系?”

    



    “他们当年正是因此事起了争执。”明溪太子这才把话题带回了最初,“祭星宫做出了一个推算,这股力量极为强大,如果可以加之利用,或许可以托举天域城……重回天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