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聆听万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整个屋子一下子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在认真思考着太子殿下的话。

    



    不可能的!即使当初的箴岛并没有到它应有的寿数,但是想带着已经坠天的飞垣重返天空,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你是不是想说这句话?”明溪太子直接挑开了他的想法,接道,“当年的母后也是这么说的,一旦他真的找到这股力量的来源,冒然抢夺一定会造成飞垣破碎,但父皇不这么认为,他也并没有打算带着整个飞垣一起回去,他做过精确的计算,只要牺牲周边四大都,那么天域城完全是有可能重新飞天的。”

    



    “他们发生了相识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争吵,也许直到那个时候,父皇才第一次的发觉,自己和母后早在不知不觉中,形同陌路。”

    



    “他坚持自己的想法,因为箴岛自坠天以来,人类便丧失了长久的生命,他想要回去,回到曾经的云霄之上,这样才能重新获得那些早已经失去的生命。”

    



    明溪太子忍不住直摇头,目光悲凉,父皇渴求着无尽生命,而母后却在他面前,亲手结束了自己生命。

    



    权倾天下是为她,却又为一己之私逼死她。

    



    “他最终还是没有收手。”萧千夜也终于冷笑着摇了摇头,“不仅如此,甚至变本加厉,温仪皇后的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太子殿下的目光严厉的望着他,没有否认,永生从来都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但是有的事情,你却必须用漫长的生命去等待,才有可能……等待奇迹的那一天。

    



    “殿下为何要反对?”萧千夜忽然转过来,正色质问他,“天权陛下若是带着整个天域城飞天,必然也不会抛下您,对您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为何您要反抗他?”

    



    “或许是因为我终究是有那一半的异族血统吧。”明溪太子淡淡的笑着,眼里有些寂寞,“母后的那一半血统时常会让我感到些许……嗯,怎么说呢,不安?”

    



    他摇摇头,感觉自己说的不对,却又找不到更为合适的词汇,母子相连,他能隐约感受到当年母后决然的反对一定有更为重要的理由,然而苦苦查询多年仍是一无所获。

    



    “我可不想和天域城一起飞到天上去!”公孙晏连忙插了一句嘴,“公孙家本家虽然早就迁居帝都,可还是有好多叔叔婶婶留在东冥的,现在帝都的大多数贵族们,也是一样的情况吧?萧千夜,天征府虽然没什么人,但是你这么多年在四大都,总有那么几个交心的朋友吧?你难道忍心让他们一起成为牺牲品?”

    



    这一句话把萧千夜问住,让他静静沉思了几秒,军阁有一帅十将,分布四大都,确实是有几个出身卑微的下属,而帝都城其实是禁军的管辖范围,如果天权帝真的只带上帝都飞天,军阁无疑会失去如今的地位!

    



    他叹了口气,终于问出了核心的问题:“所以殿下怀疑这次灵音族逃脱事件,也和此事有关?”

    



    明溪太子认真的点头,沉思道,“灵音族有一个特殊的能力,叫‘聆听万物’,据说这一族的首领可以和任何生灵对话,哪怕是成了精的石头都能听见它们的声音,父皇当年迎娶蓝姬,多半也是冲着这种能力来的,毕竟他要找的那种力量太过隐蔽,或许这种特殊的能力能帮到他。”

    



    “那他后来诛杀灵音族又是为什么?”

    



    “因为蓝姬什么也不肯说,这才惹怒了他,颁发了灭族令。”

    



    “可是……她的女儿还活着。”萧千夜赫然察觉到事情不简单,神色严肃,“蓝歆被囚禁在天之涯,一直没被处死,难道目的也是为了聆听万物的能力?”

    



    “多半如此。”明溪太子点点头,认可了他的话,“帝都为什么会让你亲自过来抓人?两个早就被灭族的逃犯而已,犯得着让军阁的阁主亲自过来追捕吗?因为蓝歆对他很重要,只要她不死,或许总有一天他能撬开她的嘴巴。”

    



    “所以这两个人之所以会逃脱,是因为天权帝弄巧成拙?”

    



    “不、不是弄巧成拙。”这一次太子殿下又是毫不犹豫的否定了他,“这根本就是一场阴谋,为的就是救走蓝歆,又或许是释放仓鲛,只不过恰好用于永生术实验的人是天释而已。”

    



    萧千夜皱着眉头细细思考着这其中复杂的利弊关系,如果对方有这么大本事,亲自动手岂不是更快更直接?

    



    难道只是为了隐藏真实的身份?又或许……是和天权帝达成了某种约定?

    



    不等他想清楚,明溪太子已经开始安排今晚的行动,他取出一张地图铺在桌面上,示意萧千夜过来看。

    



    “海市蜃楼在一只巨鳌的背上,平时巨鳌会沉在海中,鳌背上的楼被术法保护,不会浸水,巨鳌每年会在海岸边登陆四次,飞垣周围的四大海各一次,只有碧落海这次规模最大,停留时间也最长,这是它内部的结构图,你看看,或许会有帮助。”

    



    萧千夜接过地图,海市蜃楼是一座三层高楼,里外又围了三道城门,最外围是集市,中间是舞池,到了最里面才是所谓的“博物会”。

    



    明溪太子指着那个博物会,提醒了一句:“你知不知道这博物会是什么?”

    



    萧千夜点点头:“是拍卖会吧?里面有贩卖人口的交易,为了掩人耳目才改称的‘博物会’。”

    



    “没错,千夜,晚上我也会安排人一起去海市蜃楼里调查,你们分头行事,你去找逃犯,我的人去试探新来的楼主。”

    



    “新来的楼主有什么问题吗?”

    



    “不好说。”明溪太子皱皱眉,“海市的原楼主在去年的海难中去世了,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海市蜃楼会遭遇海难。”

    



    “该不会是故意想引我们进去吧?”萧千夜也不由得担心起来,仓鲛封印被破坏,灵音族逃脱后藏身海市蜃楼,而原楼主又在此时遭逢海难去世,这一串的事件是不是未免太过巧合了?

    



    明溪太子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拱手做了一个揖让礼。

    



    “太子殿下!这不合身份……”萧千夜连忙跳了起来,只见明溪太子郑重的朝他伸出手,第一次正式的邀请他:“我希望你能帮我,父皇必然不会放弃飞升,我需要你的帮助,阻止他。”

    



    萧千夜犹豫了一下,没有伸手,他本无意参与皇室之间勾心斗角的内斗,他想要的不过是保护好仅剩家人。

    



    想到这里他又无奈的叹了口气——他那个仅剩的家人正端坐在窗边,从开始到现在一言不发,以沉默默许了太子的所有说辞。

    



    “我可以威胁你。”明溪太子瞥了一眼云潇,终究还是摇了摇头,“但我仍希望你是自愿的。”

    



    太子的眼眸看似温和,实际是根本不容他拒绝的严厉。

    



    他想了想,退开了一步,并未接住他的手,只是对着太子殿下做了一个臣下礼,接道:“我愿意相信殿下的话,为殿下效力,但是此事调查清楚之后,也请殿下帮我调查另一件事……”

    



    “另一件事?”明溪太子看了看萧奕白,显然已经猜到了什么。

    



    “请殿下告诉我,八年前天征府灭门真相!”

    



    他豁然抬头正视太子殿下的双眼,那双眼里有一闪而逝的震惊和犹豫,却又不露声色的掩饰了下去。

    



    “明溪,答应他。”萧奕白轻咳了一声,拉开了窗帘,刺目的阳光一下子涌入房间,这才映照着几人铁青的脸,格外的阴沉。

    



    “好吧,我答应你。”明溪太子无奈,只得松口。

    



    看出了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萧千夜忽然问道:“殿下与我兄长,又是什么关系?他是何时加入的风魔?”

    



    “他嘛——算是我的救命恩人。”明溪太子随口掩饰过去,笑了笑,“你不如自己去问他,他小时候可着实干了不少荒唐事。”

    



    “这事我知道,我告诉你。”公孙晏连忙拉住萧千夜,架着他就往外走,顺手扯了一把云潇,笑嘻嘻的道,“别都在这杵着了,晚上还要去海市蜃楼里抓人呢,都赶紧去休息吧。”

    



    等几人走出,公孙晏赶紧推开隔壁云潇的房间把两人推了进去,挥了挥手:“你俩先聊着,我去给你们弄点点心,一会就回来!”

    



    话音刚落,他砰的一下锁上门,又再度回到了太子的屋里,见他进来,明溪太子连忙招呼他过来,问道:“公孙晏你来的正好,海市蜃楼的邀请函还有多余的吗?”

    



    “那东西又不是我发的,怎么一个个都来找我要?”公孙晏不满的嘟囔,还是送袖中拿出了几张递给他,“你要干什么?这可是我留给城里的金主的,你可别全给我拿走了。”

    



    “留一张放在天澈屋里,我让楼主在这等他。”

    



    “您该不会是还想把他也拉入伙吧?”

    



    “卖个人情给他,说不定以后用的上。”

    



    公孙晏白了他一眼,接道:“海市里不安全,新来的楼主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您就别给我惹事了,好好在小秦楼呆着吧,晚上我和萧奕白去就可以了。”

    



    “晏公子说的没错,你就在小秦楼,有楼主在我也放心。”萧奕白也点点头,“明溪,你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了就早点回帝都去,你毕竟是太子,私自过来过引起议论的。”

    



    “那我也要等你们从海市回来再回帝都吧?”明溪太子无声叹气,担心的道,“晚上你们进去的时候务必好好试探一下,把新接任的那个人底细查清楚了。”

    



    “我知道的,不然我就不来了。”公孙晏不耐烦的挥挥手,“你都唠叨好多次了,放心吧。”

    



    “我是不放心你们……”明溪太子看了看萧奕白,欲言又止。

    



    “我看着他呢,没事的。”

    



    “不要勉强自己,一旦中途发生什么意外,先保证自己安全……”太子不厌其烦的再次叮嘱,见他又要喋喋不休,公孙晏只觉得脑门发热,赶忙打断他:“好了好了耳朵都要被你说出老茧了,你就在小秦楼好好歇着吧,我去看看萧千夜那边准备怎么办。”

    



    他匆忙跑了出去,明溪太子直摇头:“总是这样,话都没说完又跑了。”

    



    “晏公子出不了事,会出事的人是你。”萧奕白指了指他,问道,“最近身体如何?没有再犯病了吗?”

    



    “这话该是我问你才对。”明溪太子正色,“你没有再犯病了吧?”

    



    “我……没事,就是有的时候,眼睛会控制不住变色。”他揉了揉眼睛,依旧非常疲惫,太子不动声色,继续问道:“你弟弟呢?”

    



    “……”

    



    “他没出现什么异常吗?”

    



    “暂时还没有。”

    



    “那就好。”明溪太子松了口气,终于放缓了语气,“你再睡会吧,我去找停舟谈点事情。”

    



    “明溪。”萧奕白叫住他,叹道:“你不该拿我威胁他,会适得其反。”

    



    “你在担心这个啊?”明溪太子眨眨眼,“但是你看他的表情,确实犹豫了吧?说明还是有用的。”

    



    “你、哎,算了。”知道自己说不过他,萧奕白摆摆手,明溪轻轻合上门,走向江停舟的房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