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过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千夜还在思考着今晚的计划,事情牵扯到了明溪太子和风魔,就不可以再惊动军阁。

    



    风魔的目的真的只是为了阻住天权帝飞天吗?他还是将信将疑,一切都等到逃犯落网才能真相大白,而海市蜃楼是现在唯一的线索。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现在距离黄昏还早,如果要涉险进入海市蜃楼,他还必须安排好岸上的接应。

    



    想到这里,萧千夜再也按奈不住,他抓着云潇的肩膀把她按在床沿上,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阿潇,你留在这里,千万不要出去,太子殿下说的话未必都是真的,你在这里等天澈,如果他回来你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记住了千万不要去海边。”

    



    “不行,我不能让你单独涉险。”云潇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一会我就出去找师兄,我们一起去。”

    



    “哎……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他束手无策,又不好冲着她发脾气,急的满屋子跺脚。

    



    “你别转了,着急也没用,你不如躺着休息会,今晚上肯定是睡不了的。”云潇轻骂了他一声,反过来捏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在了床上,又凑近过来指着他的眼圈,“你看看你这眼睛黑的,恐怕不仅仅是昨天晚上没睡吧?你是不是这个月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过了?就这样自你还想自己去海市蜃楼抓人?”

    



    “别闹了,我哪里睡得着?”萧千夜皱皱眉,才准备站起来又被她一把按回去了,“你听我的,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能撑多久我比谁都清楚。”

    



    “我还得出去巡逻……”他连忙给自己找个了推脱的借口,推开窗子指了指天空,“你看,青鸟都还在执行任务,我怎么能在这里睡觉?”

    



    “可青鸟有轮班,你有吗?”云潇毫不客气的就把他怼了回去,一把抢过他手中的地图,“今晚你让不让我去,我都要去,我又不要你保护,你还是我从魑魅之山救出来的!”

    



    “你讲讲道理,要不是为了救你我也不会跑去山里……”他小声狡辩了几句,云潇转过来瞪了他一眼。

    



    萧千夜索性不和她争辩了,反正从小到大吵架也就没赢过。

    



    “千夜,刚刚那个太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见他终于不再想着要走,云潇赶忙坐下来,“他的眼睛是金色的,看着真吓人。”

    



    “你说明溪太子啊?他就是太子啊还能有什么来头?”萧千夜拍了拍她脑门,“明氏一族统治飞垣几千年了……”

    



    “几千年?”云潇吃惊的张张嘴,不解的道,“可他们对待异族的态度……难道从来没人想过反抗?”

    



    “嘘……”萧千夜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小心的看了看门外,“你可别乱说话,被听见了是要出大事的!阿潇你记住了,绝对不可以在外人面前谈论皇室。”

    



    “好嘛。”她还是听话的点头,萧千夜继续说道,“太子殿下也是现在的墨阁阁主,军镜墨虽然三阁并立,但实际上也是尊墨阁为首的,论职位明溪太子是我的顶头上司,他身边那个公孙晏是当今镜阁阁主,小秦楼就是他在背后支持的。”

    



    “他们都是风魔的人……”云潇暗暗抓住他的手,“太子竟能笼络这么多人!还要拉你一起加入风魔,到底是想搞什么鬼……”

    



    “他在魑魅之山困住我,恐怕就是为了拖延时间抓捕灵音族吧。”萧千夜托着下巴认真思考,“太子殿下似乎对聆听万物也很有兴趣……”

    



    “真的只有首领还有那种能力吗?”

    



    “大概吧。”萧千夜也不确定,仔细想想以前天澈的举动,好像是真的没有什么异常,大多数异族人在箴岛坠天后就已经丧失了独特的能力,而明氏一族作为皇族,是否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顿时想起了什么,连忙用手帮她拉紧了衣领,谨慎的道:“阿潇,你身上的羽毛一定不能被其它人看到!”

    



    门“吱啦”一声被人撞开,公孙晏一手端着点心,一手举着茶水,也不敲门就直接闯了进来。

    



    “我给你们弄了点……”他笑嘻嘻的,这才看清眼前的情况,到口的话又咽了回去。

    



    只见两人都坐在床榻上,萧千夜面色紧张,手还紧紧的拉住云潇的衣领!

    



    “我……好像忘了敲门。”他尴尬的咳了几声,显然是误会了什么,连忙退了出去,“我重新敲门!”

    



    “你回来。”萧千夜不耐烦的叫回他,“你该不会是来端茶送水的吧?”

    



    “嘿嘿。”公孙晏不怀好意的笑了笑,“你不是想知道萧奕白为什么加入风魔吗?”

    



    “先把东西放下吧。”他沉住气,指了指桌子,公孙晏心领神会的把茶水点心放好,自己先倒了杯喝了起来,“萧奕白救过明溪的命,你知道的,太子殿下的母后是泣雪高原的神守,虽然也被称为异族,但可不是一般的异族啊……”

    



    他神秘的指了指窗外的天空,继续道:“十二神的传说听过吧?神守一职就是当年十二神亲自定下的,十二神同时付与了他们特殊的体质,让他们得以不老不死,不生不灭。”

    



    “那毕竟是神给的东西啊,一般的人类哪承受的住?”晏公子叹了口气,“太子的身子从小就不好,丹真宫多次群医会诊都是束手无策,一直都是吊着一口气活着,但是明溪这人又不喜欢侍卫跟着,他经常自己溜出去典籍库翻看书籍,然后这一看就忘了时间。”

    



    典籍库是皇室用来珍藏各类书籍的地方,近几年从各地搜刮来的古籍也全部都运到了那里。

    



    “后来有一次,他溜出去到了半夜都没回来,这可急坏了太子行宫里的那些守卫,又不敢声张让天权帝知道,只能自己摸黑到处找,这一找就出事了……”

    



    公孙晏忽然笑了笑,眨了眨眼睛,问他:“你猜怎么了?”

    



    萧千夜和云潇互望了一眼,摇了摇头。

    



    “这一找就找到了个贼。”公孙晏神秘的道,“有个胆大包天的贼闯进了典籍库,那地方是禁地,一般人擅闯是要被关进缚王水狱受罚的,守卫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先联系祭星宫申请搜查令,好不容易等到搜查令下来,大家进去一看,你猜他们发现了谁?”

    



    “那贼……是太子?”云潇好奇的回了一句,只见公孙晏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他们一开库门确实发现太子殿下在里面,明溪说自己是在这里看书累了,一不小心就睡着了,这才一直没有回去,还说看完手上那本自己回去,然后就让侍卫们全部退出去了。”

    



    “所以真实的情况到底是什么?”

    



    “太子瞒下了那个贼。”公孙晏直勾勾的看着萧千夜,“你那个大哥可真是不要命,他不仅私闯皇宫还擅闯典籍库,就为了进去偷学里面的术法。”

    



    萧千夜也是惊了一下,他一直很好奇大哥身上那些神秘的术法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原来是皇室典藏库?

    



    “但是,他也意外救了太子殿下。”公孙晏转而眼神就暗了下去,“他并不是睡着了,而是晕倒了,要是再没有人发现他,他一定会死在里面,萧奕白意外闯进去之后发现了昏迷不醒的明溪,可是他不懂医术,只能铤而走险用那些从没试过的术法……”

    



    “呵,好在他运气好成功了,要不然天征府还得背上谋杀太子的罪名吧?”萧千夜心有余悸的抱怨了一句,公孙晏点点头,“后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学了一种邪术,他把自己的一魂一魄从身体里分离了出去,并用特殊的方法封印在了一个玉扳指里,他可以通过这个玉扳指直接联系到明溪,也不知道是不是邪术真的起了作用,明溪的病倒也慢慢好了起来,这几年都没有再犯过了。”

    



    “一魂一魄?”云潇惊讶的跳起来,连忙追问,“那他自己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公孙晏摆摆手,“表面看起来好像没什么异常呀……”

    



    云潇正色提醒道:“我曾经也听过类似的邪术记载,但是分魂之术极其残忍,后遗症也非常严重,一般都是那些巫师抓些童男童女去炼魂,炼成之后的小鬼生性凶残,神出鬼没可以伤人于无形,但是很少有人会用自己,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不可能没有异常的,千夜,你好好想想……”

    



    “他很少回来。”萧千夜也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眉头蹙成了一团,“大哥是自己要求驻守泣雪高原一带的,那里气候严寒,又是以前白教的根据地,相比其他地区要危险很多,他每年也就过年那会会回来看看,我常年在飞垣各地巡逻,但也不经常去那。”

    



    “他手上有风神,或许多少能帮他吧。”公孙晏语出惊人,也根本不管对方脸上的震惊,自顾自的说道,“风神本是白教的东西,被他扣下来占为己有了,不过好像历代教主都不用剑,帝都也不知道风神的存在。”

    



    “就是他手上那柄风剑?”萧千夜立马就想起了之前遭遇水虺化蛟时大哥袖中那阵凛冽的寒风,难怪威力如此惊人,原来竟是三圣剑之一的风神!

    



    白教一战至今仍有很多疑点,当年双司命之一的岑歌被他用昆仑绝学封十剑法一剑钉在了冰壁里,而另一个司命岑青带着年仅七岁的教主,灵羽族后裔飞影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一战并非大获全胜,但他还是在明溪太子的力荐下成为了新任军阁阁主。

    



    萧千夜又感觉脑袋疼的厉害——明溪太子该不会在那个时候就有意拉他入风魔了吧?

    



    “好了,剩下的事情有机会你自己去问他吧,兄弟嘛,不要太生疏了。”公孙晏站立来拍了拍衣襟,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拿出了一封海市蜃楼的邀请放到桌上,“这封是给天澈公子的,不过我还是建议他不要去冒险,博物会最喜欢的就是他们这种灭族的稀有物种,会被人盯上的。”

    



    “会被谁盯上?”门吱的一声又被推开,天澈提着剑灵走了进来。

    



    “师兄!”云潇连忙迎上去,还没开口,天澈已经拿起了桌上的邀请,“楼主已经将所有事情告诉我了,我弟弟真的在海市蜃楼里?”

    



    “你怎么也不敲门?”公孙晏发着牢骚,微微皱眉,“你都听见了?”

    



    不等他回话,萧千夜认真的说道:“天澈,你别进去,你在海边接应我。”

    



    “接应你?”天澈上上下下看了他几遍,“你的任务就是抓他,我能相信你?”

    



    “我一定会把他带到你面前。”萧千夜正色允诺,“如果楼主已经把事情都告诉了你,那你就应该明白我现在的立场,我不能让军阁的人发现风魔的底细,但是海市蜃楼危险,我需要有人在海岸边接应,你就是那个最好的人选。”

    



    “你是心甘情愿的吗?”天澈转口就问道,“你应该只是随机应变吧?太子名义上算你的上司,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不能当面忤逆他,谁知道你抓到人之后……”

    



    “天澈,你也是有兄弟的人。”萧千夜打断他,叹了口气,“我确实不是自愿的,可是如果我不这么做……萧奕白就会有危险。”

    



    “你……”天澈犹豫了一下,竟在这个师弟脸上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神情。

    



    “师兄你放心,我跟千夜一起去,我一定会把你弟弟平安带到你面前的。”云潇也连忙拍着胸脯保证。

    



    “阿潇,你……你不行!”他欲言又止,又不好直言。

    



    “我不会让人发现那个东西的。”她小心的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你们自己商量,我先走了。”公孙晏轻咳一声,眼睛不经意的扫过云潇的衣领。

    



    他指尖若隐若现的绿光一散,悄无声息的消失了,云潇的身上似乎隐藏着什么,那是他的术法也无法轻易探查到的神秘东西。

    



    他不动声色的走出房间,心里已经有了新的盘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