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百里元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城里的雨淅沥沥的越下越大,紫金色队服的人晦气的冲到屋檐下,他不耐烦的拍着身上的雨水,抬头就看见天征鸟上蹦下来的人。

    



    “呦,军阁主好。”他冷哼了一声,身侧的青年也连忙鞠躬行礼。

    



    “高队长提前入城为何不通报?”萧千夜也是毫不客气,不留一点情面,“禁军入城的交接时间应该在后天,到时候我自然会派人去请您,但是在此之前,高队长还是先在周边郡县好好歇着吧。”

    



    “我就是进来逛逛,军阁主何必拒人千里之外?”高敬平冷眼回敬,“还是说这一个月毫无线索的追查另有隐情?军阁主有所隐瞒不想我看见?”

    



    “呵……那高队长就自便吧。”萧千夜随口应付,本来也就不想跟对方多费口舌,见他转身又要走,高敬平一把拉住他,啧啧的道,“军阁主为何穿着便服?这不合规矩的啊!”

    



    “我穿什么需要跟高队长汇报吗?”他厌恶的甩开高敬平的手,对方冷哼道,“难怪叔叔要我注意点你的举动,你果然有问题……”

    



    “队长……”他身边的青年连忙打断,赔笑着,“军阁主,高队长是受海市蜃楼之邀才会提前入城的,并非有意冒犯,还请您多多见谅,现在距离黄昏还有些时候,高队长闲的无事才会在街上随便转转,若是影响到您执行任务,我们现在就离开。”

    



    “慕西昭,你对他这么客气干什么?”高敬平见他毕恭毕敬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谁才是你的上司?这家伙当年拉拢太子殿下抢了你的阁主位置,要不是叔叔看你可怜把你调进了禁军,你现在也就是他手下一条狗!别到现在都不知道该谢谁!”

    



    慕西昭眼眸一沉,没有反驳。

    



    他是禁军总督高成川收养的义子,为了夺取被萧氏一族垄断的军阁,苦心栽培了多年,当年天征府一夜之间遭遇横祸近乎灭族,剩下的长子萧奕白又是个不务正业的人,就在总督大人以为胜券稳操的时候,次子萧千夜从昆仑山突然返回,并且迅速得到了明溪太子的支持,将他唾手可得的军阁主位置直接截胡!

    



    他也立刻失去了总督大人的信任,并被从军阁调回了禁军,从此再也没有得到过重用,自那以后,他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弃子,一直被总督大人安排在他的几个侄子中间,跑跑腿打打杂。

    



    然而即使如此,他也不能有任何不满——反抗高总督,就是在送死。

    



    “慕西昭,叔叔派你来是保护我的,我看军阁主来者不善的样子,你是不是该尽一下自己的职责?”

    



    “队长……”他犹豫了一下,没有动手。

    



    “你是想再被扔到荒地里去服刑?”高敬平提高了语调。

    



    慕西昭的脸唰的一变,下意识的按住了手上的长剑,咬着唇努力克制着情绪。

    



    荒地……飞垣除去中央的天域皇城,还有环绕四境的羽都、东冥、伽罗和阳川四大都,除此以外的所有地区,都是荒地,他原本就是荒地上的孤儿,只会那些和野兽搏斗的生存之计,甚至连携带的剑也是锈迹斑斑,是从饿死的尸体上捡来的。

    



    高总督是在一次返程的途中,在死人堆里捡到了他,或者是被他眼里的孤独和谨慎吸引了兴趣,那个让人捉摸不定的老人一时兴起便将他带了回去,收为了义子。

    



    那是他第一次有机会进入天域城,在皇宫的西方,老远就能看到两座巨大的高楼,那是丹真宫和祭星宫,而在东方,则是军阁,镜阁,墨阁三阁并列,威武严肃。

    



    那一瞬间,他做了一个足以改变终身的决定——留下来,这里才是自己想要的地方,这里不是猖狂的盗贼可以踏入的领地,也不是猛兽可以袭击的地方,自己要留下来,只有留下来才能改变命运!

    



    可是他的命运被这个从昆仑山回来的人彻底毁了,到头来,还是输给了家族背景。

    



    “军阁主,得罪了。”他的目光一点点沉淀,长剑出手的一瞬间,只见一道矫健的身影赫然掠入,轻轻按住了他。

    



    那是一位白发老者,身着蓝白双色的海军队服,背着一个高大的剑匣,他一手推开慕西昭,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呆住的高敬平,破口大骂:“进城就惹事,滚出去,不到时间别进来!”

    



    “百里元帅……”高敬平顿时没了底气,其实按军级,不论是百里风还是萧千夜,都是和他叔叔高成川平级,只是他一贯看不惯萧千夜年轻,这才敢如此冒犯。

    



    百里风随后看了一眼萧千夜,他的手也已经按在了剑灵上。

    



    “你也想动手?收起来!”他劈头又是一顿训,“哼,到处找你找不到,碧落海下发生那么大的事,你还有时间在这里跟个侍卫动手?”

    



    “义父,我并非有意……”萧千夜识相的收回了剑灵,还没等他话说完,百里风敲了敲他脑门,“你跟我过来。”

    



    “元帅,那我们……”高敬平连忙跟了上去,百里风脸色难看,没好气的道,“你回去等着,没事别在城里乱转。”

    



    “是是是。”高敬平忍了口气,连忙拽着慕西昭,小声道,“愣着干嘛!走啊!”

    



    慕西昭不甘心的看着萧千夜,他喊海军元帅义父!他不仅仅有尊贵的血统,不仅能得到太子的青睐,甚至还喊海军百里风元帅为义父?

    



    果然出身的差距就是无法弥补的吗?

    



    百里风显然并没有注意到这个人,他一把拎着萧千夜就往海军总部走去,边走又忍不住叹气连连。

    



    “义父,我真的是遇到了点意外,并非有意不去见您。”

    



    “我知道。”百里风一点也不惊讶,“我回来那天就派人去找你了,他们说你一大早什么话也没说就出去了,好不容易回来了今儿一大早又走了,我知道你忙也不为难你亲自来见我,但是有些事情你得分得清轻重!”

    



    “义父指的是天之涯下囚禁的海魔仓鲛?”萧千夜连忙压低了声音。

    



    “我下去检查过了,锁住海魔的锁链已经快要全部断开了,最多一天,仓鲛必然逃脱封印!”

    



    “祭星宫的支援呢?”

    



    “他们能有什么办法?”百里风根本不信任帝都那群腐朽的人,“山里面百灵大会才散,马上又是海市蜃楼了,现在光北岸城就差不多二十万人,这要是被仓鲛跑了引起碧落海海啸,恐怕你我都要跟着一起陪葬了!”

    



    萧千夜显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在心里估算了一下目前驻守在城里的青鸟军团数量,道:“义父,我现在就让叶卓凡带着青鸟军团撤离城内居民,把北岸城的人撤到周边郡县去!”

    



    “不行,仓鲛要是跑了,整个羽都都要完蛋,撤一个北岸城于事无补。”百里风立马就否定了他的话,骂道,“仓鲛的封印几千年了好好的一点事没有,突然被破坏肯定有问题,也不知道祭星宫那群狗崽子又偷鸡摸狗的干了什么见不到人的事!”

    



    萧千夜知道内情,但他沉默着没有说穿,以义父的个性,要是让他知道仓鲛封印是被天权帝自己解除的,恐怕立马就要甩手不干了吧?

    



    “喂,我记得你在那什么昆仑山学过一种剑术,对海魔有用吗?”百里风豁然顿步,直勾勾的盯着他,“叫什么‘封十剑法’的,白教那个大司命不就被你一剑钉在了冰里,到现在都没放出来吗?”

    



    “封十剑法确实是一种类似封印术的剑法,但是对海魔……”萧千夜皱眉沉思,海魔身长四百米,这早就超出了封十剑法的剑气范围了啊,昆仑的剑阵或许可以一试,毕竟剑阵的最初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魔兽。

    



    “果然也不行吗?”百里风甩了甩手,“毕竟是凤姬联合七神守一起才勉强封印的怪物,这可怎么办,现在上哪去找凤姬?”

    



    “义父,我就不跟您回去了。”萧千夜顿下脚步,取下肩头军阁的徽章交给他,“多谢义父刚才替我解围,请义父先回去,这是我的令牌,请代为交给征帆让他撤离城里居民,海魔一事我会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你连游泳都不会!”百里风半信半疑的接过。

    



    “我要去海市蜃楼里,找到破坏封印的罪魁祸首。”

    



    “嗯?”百里风赫然抬头,却看见萧千夜已经转身走远。

    



    老人的思绪明明灭灭,仿佛从他的背影里看到了遥远的过去——那是很多年前的某一天,海军本部迎来了一位稀客,帝都军阁阁主萧凌云带着次子萧千夜来访。

    



    他毫不客气将儿子塞给了海军总帅百里风:“他说我的本事不够,不愿意跟我学剑,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他放在您这好了,您老就别客气的收下吧。”

    



    百里风方才放下手中的酒杯,看了一眼被萧凌云硬塞到自己面前的这个孩子——他看起来还很小,个子也不高,一张稚嫩的脸却是摆着极其严肃的表情。

    



    最让他想笑的事,这个孩子穿着的居然是军阁的制服,这个年纪穿着军装,想必也是他那个老子想出来的馊主意吧?

    



    他顿时来了兴趣,捏起他的脸往上拉,逗道:“小孩子别摆这个可怕的脸,来,笑一下!”

    



    就在那一刻,这个的孩子居然是毫不犹豫的扣住了剑柄,眼里是一闪而过的杀气!

    



    “咳咳……真是和你一模一样啊。”百里风连忙尴尬的收手,“你要是把他塞给我的话,我只会把他扔到海上去。”

    



    “随便您,要打要骂您看心情。”萧凌云顺势接下话,忽而语气严肃,“这个小鬼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他今年才七岁,剑术已经不在我之下了,我有些担心……”

    



    两人的语气不约而同的轻了下去,再度将视线转向了这个孩子,他和萧凌云是生死之交,对方曾在濒临绝境之时爆发出从未有过的恐怖力量,甚至在那一瞬间,他的眼睛也变成的罕见的冰蓝色!

    



    那不是人类该有的力量。

    



    想到这里,百里风终于是点了头:“好吧,你先把他放在我这里,我把他带到海上丢几个月也就好了,说起来,你那个大儿子怎么不一起扔过来?”

    



    提及长子,萧凌云一脸担忧,“我原先的确是想把兄弟两都塞到海军,但是他不肯来,现在一天到晚都见不到他人,我曾经见他在后院用术法创造出类似祭星宫花海的幻术,甚至双手都变成了野兽的利爪,他越是这样我越是担心,元帅,其实我对他,远比对这个小鬼担心的多啊!”

    



    话到这里,萧凌云也是连连摇头,不知如何是好。

    



    那一天萧凌云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把萧千夜硬塞给自己之后,第二天就回帝都去了,这个小孩也不哭闹,只有在看到他剑匣中的雷帝剑是才表现出了一个孩子该有的好奇,两眼放光的打量了好几遍。

    



    雷帝剑是三百年前明嘉帝命当初最好的铸剑坊打造的“四皇剑”之一,纯紫色剑身,暗纹为金光雷电,他一双小手停在雷帝剑上方,即使很想碰可还是礼貌的扭头望着百里风。

    



    海军元帅当时就笑的直不起腰,这个死小孩,明明一副想要的不得了的样子,还是死活不肯开口,简直就和他老子一模一样。

    



    “你、你拿不动的。”好不容易止住了笑,百里风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头,“它比你重多了,你长大一点再来拿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是认真的,因为那个孩子眼睛里写满了对这种兵器的狂爱,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虽然是略显失望的收回了手,可是骨子里却是丝毫没有准备真的放弃它。

    



    海军的元帅看着这个挚友硬塞到自己手上的孩子,突然萌生了一种想法——他年岁已高,是时候培养一个合适的接班人了。

    



    那时候的他坚信,这会是一个难得的人才,如果可以一直留在海军,将来一定是足以接替元帅之位的人!

    



    他虽是这么盘算着,嘴里却没有丝毫的表示,然而事情的发展远远的超出了预料,在一次出海执行任务时,一位中原的剑仙踩着剑灵从他们的船队边飞过,那位剑仙似乎是在追赶着什么海中的怪物,剑灵紧贴着水面,指尖凝气成剑快速的斩落!

    



    未等他再看一眼,那人已经消失在视野里,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他从未想过,就是那短暂的相遇,却彻底改变了身边这个孩子,那一日在甲板上,萧千夜的目光久久的停留在剑仙消失的地方,突然开口问道:“刚才那个是什么?”

    



    “嗯?”百里风回过神,漫不经心的道,“恐怕是中原昆仑的剑仙吧。”

    



    “中原?”他一脸迷惘,露出了好奇的神色,百里风也一时来了兴趣,“要是我们的船只渡过碧落海就会进入到中原的南海,然后一路直上的话就可以到达中原了,至于昆仑嘛……具体在哪我也不知道呢,据说是一座仙山,很高,一般人到了也上不去,刚才那个是剑仙,踩着剑就可以直接飞上去呢!”

    



    “飞?”

    



    “我们的青鸟也可以飞,但是没那么快,当然也没有人家飞的高吧,而饲养青鸟还得花费不少时间精力,剑灵的话,至少不用喂食吧?哈哈哈哈,那可是省了不少钱啊!”百里风抚着须自言自语的思索着,却不见他眼里一点一点聚集起的明光。

    



    他对着海的尽头,咬紧了牙关,七岁的孩子,在心里默默地规划着自己未来。

    



    一年之后,他突然告别海军,回家辞行,然后一个人奔赴中原。

    



    这一去就是漫长的十年,在他离开飞垣的十年里,这片大陆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天征府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后来也曾过来拜访过自己,他已经不再对自己的雷帝剑露出羡慕的目光,因为他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剑灵——沥空。

    



    身着军装的英俊青年也不似少年般稚嫩,但是,他的眼睛却不似当年般清澈,那是一种望不到底的深邃,既有着修真人的清冷淡薄,又有着帝都高官的老辣无情。

    



    “哎……一个个的……”百里风不住叹气,这些人啊,一个个的不知道在想什么,那是让饱经沙场的他都无法理解的一种东西。

    



    果然还是老了吧,这个飞垣真的是不适合他这样的老人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