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慕西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高敬平一路对着慕西昭骂骂咧咧,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不近两个一直跟着的身影。

    



    “要你有什么用?废物一个!”他气得不行,跺着脚指着鼻子骂道,“叔叔养你有什么用?一个什么背景身份都没有的野人,能混出什么样子?浪费时间!”

    



    慕西昭一言不发,任凭他打骂,似乎是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好过分啊……”公孙晏戳了戳身边的萧奕白,“跟了这么久了,你打算怎么办?”

    



    “随他们去吧。”萧奕白摇摇头,不想多事。

    



    “那我也随便了。”公孙晏摆摆手往前走去,从狐裘大衣里拿出一个狐狸面具扣在脸色。

    



    “喂!”萧奕白想把他拉回来,公孙晏狡黠的跳开,他的手上明明晃晃赫然多出来一把细细的腰刀!

    



    “我倒要看看高总督亲自培养的军阁‘接班人’,到底有没有这个资格。”他赫然冷笑,宛如换了一个人,身形鬼魅,一出手就是致命攻击!

    



    “啊!啊啊啊啊……”高敬平被这忽如其来的杀意吓得大退了几步,再等那道锋利的刀光逼至眼前之时,慕西昭已经拔剑!

    



    宝刀和长剑正面对抗,反而是慕西昭站立不稳,重心一偏跪倒在地。

    



    “高队长……快跑!”心知对手不可小觑,慕西昭第一反应竟是让高敬平率先撤离。

    



    而听到他这样忠心耿耿的话,晏公子冷笑一声,手腕再度用力。

    



    他被着种压力惊住,对手看似只是轻轻的,却能让他动弹不了分毫!

    



    萧奕白沉下心来,不敢冒然出手——公孙晏从来都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贵族公子,在他一直嬉笑的假面下,实则是让自己也不敢轻视的顶尖实力!

    



    高敬平哆哆嗦嗦,吓得的连滚带爬,他接任禁军第二队不过一个多月,怎么这么快就有人要杀自己?

    



    “再不想办法,这膝盖可是要跪烂了。”晏公子冷漠起来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他不仅暗中加力,掌下来自东冥特有的术法也一并有了动作,慕西昭的额上已经渗出豆大的冷汗,手臂痉挛,皮肤也自手掌处开始撕裂!

    



    “高总督培养的……果真是废物吗?就这点本事,凭什么和萧千夜抢军阁主的位置?”晏公子不紧不慢的激将他,果然看见对方眼中一闪而逝的愤怒。

    



    慕西昭大口呼吸,察觉到他剑下动作微变,公孙晏提高了警惕,就在此时,慕西昭逮住他一瞬间的空隙,脱身逃出!

    



    而他逃出的下一刻,依然是毫不犹豫的拽住高敬平的衣领,就跟拎着个小孩一样,大步奔跑起来。

    



    “想跑?”晏公子诧异的看着他,还以为他有什么本事,竟然只是故布疑阵引他收手?

    



    话音未落,蝶谷的术法幻化成无数冥蝶,围成一道灵力之墙,挡住了两人的脚步。

    



    “喂!你快想想办法!”高敬平急了,他本来就是来北岸城凑数的,叔叔说了这次任务对萧千夜非常重要,只要他失败,禁军就可以将羽都收为管辖区!他原想着可以安安逸逸的等着坐收渔翁之利,为什么会忽然冒出个瘟神来追杀他?

    



    不等两人回神,公孙晏的身影已经再度逼上前来,他抬脚横踢向慕西昭,对方勉强接了下来,然而又迅速选择了逃避,仅仅几招之内就明显快要招架不住。

    



    他那一双眼睛深陷在瞳孔中,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沉重的疲惫,眼见着公孙晏又是一脚横踢而来,他摇摇晃晃的退了一步,手臂的骨头被他一脚踢断!

    



    “真的是没用!”高敬平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眼见着锋利的短刀又要逼至眼前,他吓得躲在慕西昭身后,捂住了眼睛。

    



    然而刀并没有真的落下来,它在慕西昭的脑门上精准的停下。

    



    “这不是你的真正实力。”公孙晏的眼神慢慢变冷,一点点失去耐心,“果然是被拔了獠牙,磨了利爪吗?我依稀的记得当年的你不是这样的。”

    



    “你……认识我?你是什么人?”慕西昭空洞的瞳孔里这才聚起凛冽的杀意,直视着面前的狐面人。

    



    他也曾经意气风发过,在那个人还没从昆仑回来的时候,他也曾叱咤风云,距离那个位置仅仅一步之遥而已!

    



    萧阁主意外去世后,他成为了军阁最有力的竞争者,他的身边有无数奉承的人,他认识了许多人,商人,军官,政客,贵族小姐……所有人都以为他会成为新一代的军阁阁主,所有人都做好了随时可以恭祝他的准备,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回来了。

    



    他几乎在一夜之间夺走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也让他尝到了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感觉!

    



    可恶……慕西昭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扭曲的面孔是何等的恐怖,让晏公子瞬间打了个冷战。

    



    这个人……不能留了。

    



    那双眼睛里填满了憎恨,那是日积月累后,会如火山爆发的仇恨。

    



    公孙晏叹了口气,眉间却有说不出的复杂情绪,他一手转着细刀,另一只手开始召唤冥蝶。

    



    慕西昭目不转睛看着他,他的笑容是诡异的,甚至带上了让人瞬间战栗的邪恶!

    



    “嗯?”晏公子感到有些莫名的寒冷,冥蝶忽然停止了飞舞,仿佛被冻在了半空。

    



    怎么回事?公孙晏小心的伸出手指,他的指尖刚刚触碰到冥蝶就燃起一团青色鬼火!

    



    再等他想动,只觉得身体中的某一处猛地一疼,仿佛有一只手生生控制住了他!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头顶一片黑影压来!慕西昭趁他不备高高跃起,用尽全力的一剑斩落!那张被阴霾覆盖的脸上咧着怪异的邪笑,宛如恶魔!

    



    “小心。”剑气落下的刹那,一直冷眼旁观的萧奕白抢身而入,掌下聚集起灵光,瞬间将暴走的慕西昭击退,又一把拉住公孙晏迅速退开。

    



    离开他十步以外,身体方才有了知觉,公孙晏诧异的看着他,这才注意到他手上微小的动作。

    



    他用指甲抠破了掌心,但是流出来的血是诡异的黑色。

    



    “你也是是药人!”萧奕白有些诧异,听到这话,公孙晏抢上前,一把掀开他的衣领。

    



    果然他的皮肤上还残留着试药留下的痕迹,筋脉黑紫爆出!

    



    公孙晏这才再度审视这个人,他在瞬间爆发出来的恐怖力量,确实和那个逃走的灵音族有几分相似。

    



    “呵……”慕西昭咧嘴一笑,已经是和刚才判若两人。

    



    他是药人没错,在被萧千夜夺走军阁主的位置之后,高总督一度对他失去了耐心,他随手就把他扔进了缚王水狱,成了一名毫无尊严的试药人,曾经那转瞬即逝的辉煌再也不复存在,他才刚刚结识的所谓朋友也瞬间对他避之不及,他不知道自己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呆了多久,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从那种阎王殿里活着出来。

    



    在某一日试药之后,他的身体发生了惊人的改变,高总督闻讯而来,又把他捡了回去。

    



    他的体格比之前强壮了不少,速度力量都明显提升,只是在受到刺激之时血管会爆出,如果无法掌握这种度,他就可能被自己的情绪生生弄死。

    



    他逼迫着自己学会沉稳,收敛了所有的锋芒,或许是这样的行为引起了高总督的赏识,他破例又给自己安排了职位,让他辅佐几个侄子,分管禁军各大分部。

    



    “这哪里是个药人,分明就是个毒人!永生术果然另有蹊跷,我要把他带回风魔。”公孙晏一蹙眉,冥蝶听到指引,重新扑起翅膀,这一次蝴蝶飞过的路径洒下淡淡的银粉,眼见着毒血不再起作用,慕西昭当机立断拽住高敬平,将自身速度提至最大!

    



    高敬平被他拽的呼吸困难,但也意识到眼前的两人是风魔,他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好任由慕西昭提着往回赶。

    



    冥蝶紧追不舍,萧奕白却忽然拦下了公孙晏的脚步,示意他稍等一会。

    



    “不能让他跑了!”公孙晏着急不已,萧奕白却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掌下风神微动,载起两人腾空而起,躲到了半空中远远张望。

    



    两人一路逃到了平水郡,再三确认没人追上来之后,慕西昭才骇然松手,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死灰般难看,掐着自己的脖子,仿佛有什么东西卡在了喉咙上。

    



    高敬平也终于能喘口气,他瞪了一眼看起来半死不活的慕西昭,忽然一脚就踹了上去,骂道:“早就说了你是个废物!遇到风魔只会逃,逃都逃不好,别摆出一副死样赶紧跟我回去!”

    



    慕西昭趴在地上,脸色青筋暴起,眼珠赫然翻白。

    



    “走啊,真晦气!”高敬平用力吐了口痰,想把他拽起来。

    



    “放、放手……”他勉强吐出几个字,厌烦的甩开那只手。

    



    “你!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本就心情大坏的高敬平气的跳起,他抬起脚猛踹,口里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就是个荒地里捡来的野人,没有叔叔你什么也不是,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谁才是主子谁才是奴才!”

    



    他在这一刻电一样的出手扣住了高敬平的喉咙,不等对方反应过来,直接拎起来重重的摔进了泥土里!

    



    “没有高总督,你什么也不是。”他恶狠狠的把刚才那句话还给了高敬平,想也不想一脚踩在他脸上,一点点用力,将那张他早就厌恶到骨子里的脸一点点踩进尘埃,“高队长,你是风魔杀的。”

    



    “你、你想干什么?”高敬平终于意识到这个疯子的真实意图,然而紧接着,慕西昭双手紧握着长剑,想也不想朝他背心刺进去!

    



    “哈哈!哈哈哈哈……”他发出泄愤的笑声,再抬手,拔剑,再次刺入!

    



    血喷洒而出,他疯狂的连续刺了几十剑,终于面色一沉,僵在了原地。

    



    随后,慕西昭冷静的站起来,也没有处理地上的尸体,径直走向旁边的小村庄,村民见他满身是血,纷纷退远不敢靠近。

    



    然而他只是随便找了一口井,打了桶井水冲去自己身上的血迹,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被风神掩藏在半空中的两人互换了神色,萧奕白掌下寒风再起,将两人送回了北岸城。

    



    “这个人……不能久留。”公孙晏别过脸,认真的提醒萧奕白,“迟早有一天,萧千夜要栽在他手上。”

    



    萧奕白点点头,冷静地回答:“等北岸城事情结束,让其他风魔来处理他的事,他背后是高成川,如果你我冒然出手,恐怕会惊动禁军……甚至皇室高层。”

    



    “他肯定是要把高敬平的死推在风魔身上的。”公孙晏搓了搓手,小心的藏好细刀,瞬间又恢复成那副顽固子弟的模样,“算了,风魔也不差这一件命案了,黄昏快到了,准备一下,我们要去海市蜃楼了。”

    



    “嗯。”萧奕白的眼中却是始终没有任何光芒,只是机械一般随口应付了一句。

    



    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公孙晏索性也不打扰他,“我先回去换件衣服,你要不就在海边等着吧,巨鳌应该马上就要靠岸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