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上天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王踩着重获自由的仓鲛,独自一人回到了那片神之领域。

    



    那是一片广阔无垠又荒凉的净土,被一层雾气包围,映出五光十色的斑斓光彩。

    



    它的上层是日光恍惚的极昼,下层则是月光静谧的永夜,在其交界处,纵横九万顷,群星在无限的黄昏中静静漂浮。

    



    那就是传说中令所有人为之向往的神界——上天界。

    



    “回黄昏之海疗伤吧。”夜王支退了仓鲛,落在镜面一样的台阶上,它连接着上天界昼夜两层,贯穿整个黄昏之海。

    



    在他目光能视的尽头,一袭白色羽衣的女子坐在仙鹤上,已早早的在等他归来。

    



    “潋滟。”随后,夜王的声音穿过漫长的台阶,身影微动,已经来到了极昼的城门处。

    



    正殿上悬挂的黑龙龙首听见了脚步声,赫然睁眼,死灰复燃的眼珠紧盯着来人,随后又无限失望的灰暗下去,最终又再度闭上了眼。

    



    “你在等我。”夜王无视了黑龙,大步跨入极昼,回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让这片寂静的净土赫然有了生机,女神走下仙鹤,长长的羽衣拖在了地上,荡起一丝亮晶晶的灵光。

    



    “你知道他的下落。”夜王开口便是质问,“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帝仲的下落?为何一直隐瞒?”

    



    “我不知道。”潋滟轻轻摇头,夜王不信,冷道,“你若不是一早就知道帝仲的下落,又怎么会主动毁约?当年我从混沌中苏醒,你便与我定下契约,‘若流岛脱离天空统治,上天界便不再插手海上之事’,你食言了。”

    



    “我并未食言。”潋滟仍是摇着头,淡道,“你若是指日轮一事,那只是我给她的一点小小补偿。”

    



    “胡说!日轮力量何其之大,岂是你口中的小小补偿!”夜王顿时激怒,“东皇和曦玉,他们在尚未修成神体之时,曾在箴岛留下了自己的后裔,可即便如此,东皇也不曾将日轮留与他们!你有预言之力,你到底是和他说了什么,竟能让他甘愿将日轮神戒借给你?”

    



    “预言……”他忽然顿住,看着同修那张一成不变平静如水的容颜,一惊,“是当年那个预言?”

    



    “你一贯不信我的。”潋滟笑了笑,夜王慎重的道,“要是现在的你说的话,我是一句都不会相信,但是……那时候的你说的话,我却不得不信。”

    



    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下去,那是数万年前,他们十二位同修初次踏足上天界,携手创造了领域术法,将这片荒芜的土地包裹起来,形成永恒的极昼和极夜,从那以后,属于上天界的时间完全静止,星辰的轨迹也停止了移动,他们成为空中万千流岛的统治者,被尊为“十二神”。

    



    那时候的他们,或许还保留着作为人的喜怒哀乐,他们在这片荒芜上建起了恢弘的神殿,会看着下面星火点点的万千世界,倾听他们的祈愿,宛如真正的神明。

    



    后来,也不知道这样日子过去了多久,身边的同修一个个离开,偶尔遇见,也是相对无言。

    



    原来神的日子是如此的寂寞,那时候,他们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其实不是真的神,也无法忍受这亘古不变的孤独。

    



    帝仲便是在这个时候独自离开了上天界,他离开的时候很平常,还在城门口对他们微笑着挥了挥手,仿佛只是一次简单的旅行。

    



    谁也没有想到,他一去不返,九千年来再无音讯。

    



    在他离开的那一天,拥有预言之力的潋滟颤抖着说出了属于上天界的未来——帝星起,天地对饮,日月同辉;帝星坠,山河失色,日月同悲。

    



    夜王沉思着将目光投向黄昏之海,那里有一颗不起眼的黯星,但那颗黯星的确是曾经最亮的帝星,它在九千年前的某一天忽然失去了光彩,但一直平静的悬浮在黄昏之海,未曾坠落。

    



    “潋滟,那颗星一直都在,是否说明帝仲还活着?”夜王仍是怀抱一丝希望,不甘心的问道,“他或许跟我一样,即使被凶兽吞噬了身体,残魂还在,只要把他找回来……”

    



    “帝仲的残魂早就没有了。”潋滟打断了夜王的话,“虽然很模糊,但我能隐约感知到一些事情……他和你不一样,他似乎是自愿的,你看帝星的周围——”

    



    她伸手指向那颗星,接道:“即使黯淡无光,它依然是那片星域的主星,围绕它周边那数颗辅星,或指引,或压制,正是这几颗辅星的牵引,帝星才一直不曾坠落,而最为重要的那颗……”

    



    夜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在帝星最近的地方,有一颗暗红色的辅星,死气沉沉。

    



    “那是它最重要的一颗辅星,但是却失去了生命之力。”

    



    “生命之力?”夜王一惊,眼眸颤动,“你借走日轮,是为了那颗辅星?”

    



    “没错。”潋滟郑重的点头,无奈,“我毕竟不是真神,预言之力也无法参透一切,我也只是凭借直觉将日轮神戒给了凤姬,因为凤姬的命星和那颗辅星极其相似,我不敢断言她们是否真的有关,只能赌一把而已。”

    



    “呵……或许是被你赌对了。”夜王赫然想起碧落海上那个灵凤混血的女人,若是遵守灵凤族当年和神鸟签订的契约,她必然早逝,所以辅星才会呈现出毫无生气的死色,而日轮神戒蕴含着的恰好是她缺少的生命力!

    



    然而他很快又沉默了下去,面色沉重——帝仲已经死了,帝星为何还未坠落?难道他的后裔,会以凶兽的身份重回上天界吗?

    



    十二神……终于要迎来更替了吗?

    



    “你们在说谁?”忽然,一声爽朗的笑声打断了两人,夜王目光一瞥,果然看见远方坐着一个熟悉的人,那人保持着万年不变意气风发的少年样,只有那双眼睛透出难以言表的老成,他从神殿上跳了下来,抓了抓头发,大步走过来,“我好像听见你们在说帝仲?怎么,这么久了那家伙知道回来了吗?”

    



    “煌焰,偷听可不好。”夜王皱皱眉,指责了一句。

    



    “我哪有偷听,我一直光明磊落的在那躺着打盹,是你们聊得太入神,没看到而已。”他的身形闪烁,竟已经挪到了两人身边,索性坐在了地面上,架着脑袋看着他们一直讨论的那颗星,忽道:“你们刚刚说他被凶兽吃了?就像你一样吗,奚辉?唉?不可能吧,我不信。”

    



    他抬头一笑,有几分不怀好意:“外头那只黑龙都死在他刀下,还能有什么凶兽能把他吃了,我不信。”

    



    “你不信就不要多管闲事。”夜王嘲讽了一句,少年连连摇头,“那不行,我就是要管,毕竟……我曾经输给了他。”

    



    他用力长叹了一声,却是让夜王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他们来到上天界的最后阻拦,是一条远古黑龙,它守在神之领域不让他们再前进一步,十二位同修之中,只有帝仲和煌焰有实力与恶龙一战,他们在高空搏斗了数百天依然难分胜负,最终,恶龙抓住了机会,龙爪划破煌焰的脸颊,然而它同时露出了破绽,被帝仲一刀砍下了龙首!

    



    那条黑龙的首级一直悬挂在极昼门的正中央,但是只有在看见帝仲之时,才会重新燃起怒火。

    



    或许是被恶龙那样无视的态度激怒,在他们终于扫清外界的所有阻拦,成为上天界的主人之后,内部的矛盾也一发不可收拾的爆发了。

    



    明明是两人携手斩恶龙,世间所有的人却只记住了最后砍下龙首的战神帝仲一人,帝仲性子随意,空负战神之力却无心纷争,而天性好胜的煌焰却被冷落一边,各路的挑战者纷纷找到上天界,却指名道姓的邀战帝仲一人!

    



    终于,战神帝仲和冥王煌焰,闹僵了。

    



    他或许是因此事离开上天界,嘴里说着出去走走,却再也没有回来。

    



    “喂,你们说他现在在哪?”煌焰歪着脑袋看着他们,指了指下方,“在那座已经坠天的流岛上吗?那个岛现在叫什么名字?”

    



    “哦?你也要插一脚?”夜王冷冷的看着他,那张脸咧着嘴,连眼睛都像在笑,点点头,“你和自己那只宠物的事我可懒得管,不过帝仲要是在那座岛上,我还挺想他的呢!”

    



    “煌焰,帝仲已经死了。”潋滟提醒了一句,“岛上的人不是他。”

    



    “死了?”煌焰瞬间收敛的笑容,直视着潋滟,一字一顿,“你骗我,他就算被凶兽吃了,也不会死的,那种血脉,哪怕只剩一点点……他都不会死!潋滟,你是不想我插手,故意这么说骗我的吧?”

    



    “我没骗你,现在岛上的人,更多的是那只凶兽的血统。”

    



    “那我更要去见识一下了。”煌焰毫不在意,他从地上跳起来,转了转脖子,“能吃掉他的凶兽呀……可真让人好奇。”

    



    “喂……”夜王心知不好,想阻止这个乖戾的同修,赫然,他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赤色长剑,瞬间就抵在了夜王喉间,嬉笑道:“奚辉,你现在这幅样子,还是尽快解决自己和那只宠物的恩怨吧?否则我这一剑下去,只怕你才修复的残魂又要破碎几千年了。”

    



    “你想干什么?”夜王毫不畏惧,推开了那把剑,厉声质问,“你想让帝星坠落,让整个上天界陪葬吗?”

    



    “呵……”煌焰收起剑,目光眺望远方——上天界一片荒芜,万里死寂,巍峨的神殿耸立中央,却从未有外人进来瞻仰过所谓十二神的风采。

    



    “随便找点乐子而已,这么紧张干什么。”他狡黠的眨眨眼,大步离开极昼。

    



    正殿门上悬挂的黑龙首级应声睁眼,漠视着这个路过的神,他也终于抬头对视着龙的眼睛,许久,伸出一根手指向龙首,冷道:“我可真讨厌你这双眼睛,每一次从这里走过,我都恨不得把它们挖出来捏个粉碎!但我不会这么做的……黑龙,我要你用这双眼睛亲眼看着,看着你心里所想的那个人,会是怎样的结局。”

    



    话音未落,他从九霄云上纵身一跃,朝海上孤岛坠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