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归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天征鸟停在北岸城上空,经过一天一夜的抢修,城中的洪水已经基本退去,从魑魅之山侥幸逃脱的居民也陆续回城,开始收拾城里的废墟。

    



    一日前还歌舞升平的北岸城,此时已经宛如人间地狱,残破的肢体散落在四处,开始发出阵阵恶臭,现在正值夏末,如果不赶快处理这些遗体,只怕会引起瘟疫。

    



    “少阁主!”叶卓凡乘着青鸟找到他,递上了今天才从帝都传来的飞信,那是双极会的令函,要求他明日之前一定要返回天域城。

    



    双极会如此紧迫的要求他回城,必然是朝中那些早就想拉他下马的高官们坐不住了,毕竟——北岸城死伤超过十万,逃犯一死一失踪,无论哪一宗罪压下来都足以让他丢掉军阁主的位置!

    



    “带上蓝歆的遗体,随我回帝都。”萧千夜合上令函,却并不担心。

    



    “少阁主,是否……是否要让海军元帅陪同您一起?您单独回去,恐怕会有危险。”叶卓凡已经沉不住气,作为明戚夫人的儿子,他自然知晓朝中错综复杂的势力斗争,萧千夜摇摇头,“不必了,北岸城的烂摊子一时半会处理不好,城内腐烂的遗体极容易引起瘟疫,此时让元帅随我回去,只会因小失大,让征帆留下来,命令青鸟七支分队,暂听海军调动。”

    



    “可是!”他陡然提高了语气,“可是海魔出逃引起碧落海海啸也根本不关您的事啊!此事若是也算在军阁头上,属下不服!”

    



    “你不服有什么用?”萧千夜呵斥了一句,看见叶卓凡眼里压抑的愤怒,叹气,“今早,萧奕白跟我请辞,要卸去十将之一白虎军团之职。”

    



    “这种时候?”叶卓凡一惊,为什么啊?在这种腹背受敌的时候,少阁主的兄长竟还主动放权,这不是让少阁主的处境难上加难吗?

    



    “我答应了。”他随后又平淡的补充了一句,叶卓凡嘴角一抽,不解,“属下不明白,北岸城是青鸟管辖范围,无法阻止海魔,又无法追捕逃犯,那也是属下个人的失职,白虎军团远在伽罗的泣雪高原,他为什么要请辞?”

    



    “我一个人受罚,总比一家人受罚好,毕竟他原本就是私自跑来北岸城的。”他莫名叨念了一句,转着剑灵,又问,“禁军所在的郡县情况怎么样了?”

    



    “啊……属下正好跟您汇报这件事!属下已经去平水郡联系过高队长,然后……”他支支吾吾的绞着手,犹豫了一下,“禁军说高队长昨天下午进城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他的那个侍卫慕西昭也说已经派人出去找寻,但是多半是……已经遇难了。”

    



    “遇难了?”萧千夜冷冷的重复着这个词,慕西昭是和高敬平一起进城的,为什么会单独回去?

    



    “慕西昭现在在哪?”仿佛察觉到事情另有隐情,萧千夜警惕的追问了一句,叶卓凡连忙道,“似乎是接到总督大人的急信已经返回帝都了。”

    



    “走得这么快……”萧千夜眉峰紧锁,不会还有什么节外生枝的变数吧?

    



    “卓凡,你让征帆稍微注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高队长的遗体。”他小心的嘱咐了一句,心里有一丝不安,军阁和禁军的明争暗斗也不是什么藏着掖着的秘密了,高总督原本就是冲着羽都的管辖权来的,如今自己的任务虽不算完全完成,但也说不上是彻底的失败了,羽都的最终管辖权会鹿死谁手,还要等双极会来定夺。

    



    后天双极会的决定,无疑会是这场纷争的中心,必然会掀起惊天骇浪!而太子殿下能保他到什么程度,此时也还只是个未知数。

    



    海啸退去的大海碧波粼粼,阳光在他的侧脸上跳跃,一个刹那,军阁的少主忍不住抬手遮住了那过度刺目的阳光。

    



    阳光从海上照耀过来,一直照耀到他看不到尽头的远方——那里,是这座孤岛的中心,帝都天域,在北岸城被疯狂的海啸洗礼了之后,帝都也终于该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革了吧?

    



    海啸能洗去城市的污浊,却冲散不了人心的黑暗,总觉得心底深处,有什么奇怪的情绪,似乎在期待着这一场变革。

    



    “少阁主……”叶卓凡抬头看着他,却仿佛有些陌生。

    



    “走吧,回帝都去。”

    



    “少阁主……”他叫住萧千夜,眼神闪烁,“那个、云潇她……她去哪里了?”

    



    少将的脸庞微微泛红,赶紧低下了头,不敢直视上司的眼睛,他与云潇也是从小相识,在跟随娘亲走访昆仑之时,也曾一眼就被那样好看的小姑娘吸引。

    



    “被凤姬带走了。”萧千夜当然知道属下的小心思,但也大方的没有隐瞒,“凤姬说了会带她去细雪谷疗伤,北岸城的事情结束之后,你若是有空,也可以去看看她,在雪城附近也不远。”

    



    “哦。”叶卓凡不敢多言,只是小声应了一句,放了心。

    



    雪城位于帝都和伽罗的交界处,因终年飘雪被称为“雪城”,那是连中原都赫赫有名的城市,和陪都洛城,古都大湮并称飞垣三大城,历代城主同时还兼任丹真宫的宫主一职。

    



    而细雪谷则是雪城附近最为出名的药谷,传说那是三圣灵之一“霜天凤凰”的故里,谷内皆是女子,个个如同华佗再世,悬壶济世。

    



    “走了。”萧千夜催促了一句,叶卓凡连忙回神,跟上天征鸟的羽翼。

    



    此时,小秦楼顶层,萧奕白拉开窗帘,阳光照进房间的一刻,沉睡许久的公孙晏才勉强睁开了眼睛。

    



    “已经下午了,该起来了。”明溪太子这才催了一句,公孙晏捂着腹部,面无血色,抱怨了一句,“我可是病人,你们不照顾我也就算了,多睡一会还要被唠叨。”

    



    “再睡今天就赶不回去了。”明溪太子瞪了他一眼,“双极会已经通知后天一早举行内阁会议,你可不能缺席。”

    



    “这么急?”公孙晏瞬间睡意全无,挣扎着坐起来,虽然帝都对外宣称是三阁两宫一会,但实际上双极会才是真正的权力中心,它是由现在的皇室六子为首,聚集四大都都主,三大城城主组成,涵盖军阁、镜阁、墨阁,祭星宫、丹真宫,甚至海军、禁军也要分情况接受双极会安排的任务!

    



    双极会的内阁会议,通常一年才一次,多半在年终时,由各地领主汇报全年境况,只有在极个别的情况下才会紧急召开。

    



    “你得回去帮我对付那些老顽固。”明溪太子默默地道,“我一个人可说不过他们的。”

    



    “是要协商对萧千夜的处分吧?”公孙晏忍着疼痛走向窗边,看见外面到处飞舞的青鸟军团,又赶紧缩了回来,问道,“他人呢?”

    



    “当然是处理城中烂摊子去了,不然还能跟你一样睡大觉吗?”

    



    “这时候还有闲心处理城里的烂摊子?他不该先处理自己的烂摊子吗?”公孙晏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只见太子摆摆手,示意他坐好别着急,“我要保住他,所以……”

    



    “怎么保?”公孙晏急了,“我来之前可没想到海魔会引起海啸,要是仅仅只是两个逃犯跑了倒还好,现在怎么保?”

    



    “我会给他另外安排一件事情,将功赎罪。”明溪太子不急不慢,显然也知道此事有难度,“海魔一事,我会尽力甩给祭星宫负责,毕竟也是他们没守住封印,但是高总督必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早就想要军阁了,我不能让他如愿。”

    



    “你想怎么办?”公孙晏好奇的问,明溪太子沉着脸,道:“这种时候能保住他的东西,无疑只有皇室最为重要的东西!我会让他去找回‘沉月’,如此一来是大功一件,将功赎罪应该不难。”

    



    “对呀!沉月!”公孙晏也顿时醒悟过来,“沉月就在云潇身上,他直接拿回来就好了!”

    



    “嗯,但是不能这么简单的就让他拿回来,毕竟帝都找了沉月二十多年了,一直都没有下落,太容易被他拿回来反而引起怀疑。”明溪太子谨慎不已,仔细计划着,又道,“凤姬既然有意协助我,她必然会召集异族各部,我想先联系上凤姬,让她命人在伽罗境内先闹点事情,也好借机把萧千夜调过去假意镇压,然后在‘意外’收获沉月,岂不是名正言顺?”

    



    “对啊!伽罗正好是萧奕白管着的!还方便!”公孙晏松了口气,还没等他开心,萧奕白冷冷的道,“今早我已经跟他请辞了,他也答应了。”

    



    “啊?”公孙晏一蹦而起,拉到腹部的伤口,痛的直龇牙,“你你你……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已经在伽罗驻守多年,能查到的事情早就查清楚了,查不到的东西继续留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萧奕白毫不在意,“我既然已经搞清楚身上的血脉源于何处,就必须知道如何才能控制它,否则……否则再出现那一日的情况,我甚至不敢保证,会不会连你们一起杀了。”

    



    他用力按住额头,即使只是嘴上说着,眼里的杀气却已然掩饰不住。

    



    “咳咳,也好。”明溪太子赶忙出来打圆场,“既然是和凤姬达成了盟约,他确实应该先考虑如何控制自己,对千夜也没坏处,至于空出来的白虎军团将领,你先盯着的。”

    



    “喂,这个可盯不了。”公孙晏识趣的摆摆手,墨阁是政务要处,阁下立有左右两位大臣,左大臣掌管军机八殿,右大臣掌管法修八堂,每年从全境挑选优秀的苗子进入学堂修习,然后提供给三阁两宫挑选,现任左大臣恰好是他的父亲公孙哲,可是父亲那个老古董的性子跟他一点也合不来,他无论如何也盯不住父亲会选的人啊!

    



    每年,禁军春选,军阁秋选,如果萧奕白这个时候卸职,这个腾出来的位置就正好赶上今年的秋选。

    



    自萧千夜继任军阁后,对挑选士兵将领的条件也放松了不少,他不仅会亲自试探军机八殿报上来的人,也会让没有学堂身份的人尝试主动报名,来参与秋选。

    



    但寒门终究难出贵子,没有帝都学堂专业的培养,大多数信心满满的人最终也只能悻悻而归,仔细算下来,目前军阁内部众多少将、副将不是学堂出身的人,也仅仅只有四人,萧奕白就是其中之一。

    



    萧奕白无疑是合格的,虽然一度被质疑是靠着兄长的关系,但他却是这么多年秋选中,唯一一个在萧千夜手下完好无损的人。

    



    明溪太子转着玉扳指,面色沉重——虽然计划看起来天衣无缝,可他毕竟不知道父皇和夜王已经联手到何种程度,又是否已经知道了萧氏一族背后的隐情。

    



    夜王匆忙离去,听凤姬口中之意,战神帝仲对上天界意义重大,夜王似乎也不想声张,如此推测的话,或许父皇那边还未必了解了全部。

    



    只能这么赌一把了……他叹了口气,站起来:“行了,公孙,你跟我先回去,萧奕白,你去联系凤姬,有事情及时告诉我。”

    



    “嗯。”萧奕白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忽然想起来什么,又道,“对了,那个从海市蜃楼里逃出来的小姑娘,你把她带上一起,她手上那个契约是灵凤族的东西,或许还有利用的价值。”

    



    “那个臭丫头……”公孙晏脸一黑,虽不情不愿,又不好拒绝,只得勉强应了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