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比武试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两天后的一大早,天域城东侧三阁前就已经人声鼎沸,三个圆形的比武台并立,周围又架起了六层的观赏台,禁军的士兵在现场维持秩序,甚至总督高成川都早早的亲临现场。

    



    左大臣公孙哲放下手上的学员名单,看见总督到了,也赶忙迎了上去,笑道:“高总督,这么一大早您就亲自来了?来来来,最好的位置给您留着呢!请坐……”

    



    高成川摆摆手,脸上挂着标志性的假笑,环视了一周,客套着:“还早呢不着急,何况太子殿下对军阁的秋选一贯很重视,一会殿下肯定会来的,最好的位置哪轮得到我们老人来坐,左大臣啊,军机八殿今年的学员都有些谁啊?”

    



    “呦,您看看,今年给我忙的到现在都没把名单发出去。”左大臣心累的直叹气,把自己手上的那份交给了高成川,“今年参选的人不多,八殿一共才报上来六十个,算上唯一一个自己报名的,也才六十一个而已,今年算是可以早点结束回去休息,也不劳烦高总督在这盯几天了。”

    



    “哦?六十一个人?”高成川翻阅着手上的名单,嘴角微微上扬,确实是少,军阁是个吃力不讨好的地方,除了那些幻想着一步登天出人头地的年轻人,更多人会选择加入禁军,毕竟驻都部队才是最安全的,外围荒地部队也仅仅只是协助军阁而已,识相的都会刻意压住自己的排名,放到每年的禁军春选。

    



    相对比禁军每年挤破头的上千人竞选,这六十一个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还有不少是军机八殿强行报上来的,他听都没听过的名字。

    



    高成川老谋深算的看着左大臣,压低了声音:“公孙大人,今年不是要选白虎正将吗?怎么报名的这么少?”

    



    “高总督,这时间不够啊!”左大臣也是抱怨着,凑过去小声的道,“从太子殿下宣布提前秋选到现在,也就七天时间而已,四大境想报名参加的都来不及赶过来,军机八殿的学子……咳咳,您知道的,大多数人都削尖了脑袋想往您那钻呢!就这六十个,还是我逼着下面报上来的……”

    



    “白虎正将啊……”高成川眯起眼睛,带着几分嘲讽,“正将级别,都没人愿意来试试吗?这可比禁军一个小小的士兵厉害多了吧?”

    



    “这……嘿嘿,高大人就别明知故问了。”左大臣尴尬的咳了几声,就算是个最低级的禁军士兵,至少也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更何况白虎军团镇守泣雪高原,那里常年严寒又是以前白教的总部,时常会遇到疯狂的教徒偷袭,是整个军阁伤亡最高的一支,这烫手的山芋就算是个正将级别,早就习惯帝都锦衣玉食的学员们又有多少愿意去?

    



    “看,太子殿下到了。”高成川打断左大臣的思绪,只见明溪太子从墨阁走出来,随手拿去桌案上的名单翻看了起来。

    



    左大臣冷汗直冒,观太子的表情也知道今年的人员并不能令他满意。

    



    随后,镜阁阁主公孙晏也跑了出来,他在太子身边晃悠着,看的公孙哲直接黑了脸。

    



    “这不是您的公子吗?”高成川打趣的道,“跟殿下的关系真好呢!”

    



    左大臣尴尬的笑笑,嘴上连忙否认:“哎呦,您就别取笑我了,那臭小子不给我惹麻烦就谢天谢地了……”

    



    高成川摇摇头:“我哪有取笑啊,您的夫人可是陛下的二姐,您家的公子跟太子殿下也算是兄弟的嘛。”

    



    左大臣才不敢沾这门亲,这时候晏公子冲自己的老爹随意的挥了挥手,凑到明溪耳边:“名单好像换人了哎,果然头名都不愿意来参选呢!”

    



    “不来也好,泣雪高原我也不想交给外人。”明溪太子压低了声音,放下名册,“这次秋选,你有和千夜提过吗?”

    



    “提是提了呀……”公孙晏抓抓脑门,为难的笑笑,“不过我也管不到他啊,好在这次提上来的名单不太行,我看十有八九他自己也看不上,要是实在不满意,白虎正将的位置暂时空着倒也问题不到,毕竟那边还有两个副将、六个队长顶着,再不行让风魔暗中盯着,其实也出不了事。”

    



    “不行就从副将里提拔吧。”明溪太子叹了口气,也是有些无奈,白虎军团虽然眼下还有两个副将,可强行提正其实也不是很合适。

    



    就在两人窃窃私语之际,旁边的观战台已经陆续坐满了人,六王爷府上的三郡主胧月一大早就抢了最前排的位置,美滋滋的等着秋选开始。

    



    “喂,明溪,你看……”公孙晏偷偷使了个眼色,觉得好笑,“三郡主又来了,这次不会又要公开求亲吧?”

    



    “咳咳,你一会让人看着她。”明溪太子一阵头疼,胧月郡主曾经也主动报名参加过秋选,因为是六王爷最宠爱的女儿,吓得对手根本不敢还手,就那么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了决赛,最后还是萧千夜亲自出手赶了下来!

    



    三郡主也算是以一己之力改变了军阁制度的人,因为自那以后,军阁就有明确的规定,不允许女子报名参加秋选。

    



    “啧……明溪你看她旁边!”公孙晏眼睛一亮,赶紧戳了戳他,明溪太子顺势望过去,只见一排侍女撑着纸伞,围着一个女子,那女子身着浅紫色锦衣,满头步摇,甚是华丽。

    



    “明姝?”明溪太子脸色一沉,赫然站起朝那边走去,侍女见他走过来,赶忙退开,“你怎么来了?成何体统?”

    



    五公主明姝自然知道会遭到责备,连忙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毫不畏惧,盈盈拜倒:“皇兄,军阁秋选本就是皇城为数不多热闹的日子,我也只是和阿月约好了出来观战而已。”

    



    “胡闹!刀剑无眼,万一误伤怎么办?”明溪太子低骂了一句,这时候高成川也连忙围过来,劝道:“太子殿下,五公主一定是觉得近些日子太枯燥了,出来透透气无伤大雅,老臣一定会保护好公主的安全,加派人手全城戒严,请殿下放心。”

    



    明溪太子不语,他自然知道高成川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五公主明姝曾被父皇指婚给萧千夜,就在大家都以为这是皇族喜事之时,萧千夜毫无预兆的拒绝了。

    



    身为皇家公主,处处养尊处优的明姝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拒婚,还是在父皇亲下圣旨的前提下,被那人公然拒绝,对于一个公主而言,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会被所有人当成笑柄,让她一辈子抬不起头来,可万万没想到,父皇不仅没有责罚他,甚至是顺了他的意收回了自己的圣旨!

    



    但是,自己这个皇妹或许还真的看上了军阁主,虽然没有明言,但她曾几度私自出宫,去外城烽火台等他。

    



    高成川自然是对五公主的心思心知肚明,明摆着想看一场好戏而已。

    



    “阿姝姐姐,你快来坐,要开始了!”三郡主冲着明溪太子吐吐舌头,还做了个鬼脸,拉着五公主就坐在了最前排的看台上。

    



    “高总督,公主的安危就交给你了。”明溪太子无奈,只得默然加重了语气,高成川笑眯眯的点头,转头厉斥,“慕西昭,公主若是有丝毫差错,唯你是问。”

    



    “是。”他身后跟着的人这才用力回答,明溪太子不好当面发作,只得先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和公孙晏心有灵犀的互换了神色——或许高总督根本不在乎自己那几个侄子的死活,他们知道慕西昭才是杀害高敬平的凶手,但是高总督竟然没有调查这个独自从北岸城完好无损回来的人,甚至依然把他当成心腹一般留在身边。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观战台上已经坐得满满的,然而军阁主萧千夜仍是没有来。

    



    “公孙晏,怎么回事?”明溪太子小声嘀咕了一句,公孙晏连忙凑过来,紧张的搓搓手,“这可跟我没关系啊,我只是让他尽量别插手,可没让他不要来啊……”

    



    三郡主也已经着急的来回张望,明姝公主绞着手指,明明也很着急又不敢过分显露。

    



    “来了来了!阿姝姐姐你快看……”就在此时,三郡主兴奋的拽着五公主的手,差点就冲了出去,“千夜肯定是最近没休息好吧,不然是不会迟到的!”

    



    明姝公主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过去,目光一点点沉沦,瞬间脸庞绯红——他看起来真的很疲惫,像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还是那身干练的黑色军装,象征阁主的金令扣在双肩,手提白色的剑灵,但是眉目之间依然英姿勃发,身边还跟着一位本部副将。

    



    “咦……阿姝你脸红了!”三郡主顿时有些吃醋,挨着五公主的耳朵轻轻吹气,念叨起来,“他是我先看上的,你可不能跟我抢!”

    



    “谁、谁要跟你抢!”明姝公主连忙低下头,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慌忙解释,“他本来就是拒婚的,我才看不上他呢!”

    



    “拒婚怎么了,我都被拒了八次了。”三郡主倒是无所谓的,目光紧紧的跟着他,只见他走到明溪太子面前,礼貌的鞠躬行礼,随后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明姝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的望过去,心里有点开心。

    



    在她被萧千夜拒婚之后,曾经赌气偷偷跑到烽火台,目的就是为了看一看这个拒绝了皇家公主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她原以为那也就是和城内禁军差不多的人而已,没想到那个人乘着巨大的鸟儿,从天而降!

    



    那一刻,五公主感觉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悄无声息的落在了自己的心头,只可惜她未曾学过武艺,又无法放下皇家的身段,当年看见三郡主私自报名参加秋选的时候,也只能徒增羡慕。

    



    她今天会鼓起勇气,放下面子来到这里,其实已经在心底暗暗犹豫了四年!

    



    “公孙大人,开始吧。”明溪太子对左大臣吩咐了一声,左大臣连忙走上比武台,清了清嗓子,念道,“帝三十六年军阁秋选开始,参选人数合计六十一人,分三组同时竞技,胜者进入下一轮,败者直接淘汰回军机八殿重修,最终决胜的头名,既有机会获得白虎正将一职,望各位学员多加努力。”

    



    “有机会吗……”高成川摸着胡子,对着身边的慕西昭道,“头名也仅仅是有机会而已,看来军阁主还是不想把这个位置轻易让给别人啊。”

    



    慕西昭上前一步,自然也清楚总督大人的言外意,接道:“毕竟之前是他兄长亲自担职,突然换了人,总要找个信得过的。”

    



    “好好的说不干就不干了,殿下竟然也就同意了。”高成川摇摇头,明溪太子偏袒天征府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那个萧奕白走的这么干净利落,太子不管也是在意料之中。

    



    秋选是由墨阁主持,左大臣统管,太子太傅、太子太保、太子太师分担三台主持,军阁主仅做最后的决策人。

    



    萧千夜逐一扫过这一届的学员,每一届的失败者都必须回军机八殿重修,因而学员的年龄差也会特别大,通常连续五年的失败者会失去竞选正副级将领的资格,被安排到各部队服役,除非表现特别优秀,否则就不会再有晋升的机会,因而每年的春选、秋选对学子而言十分重要,但最近这些年,不思进取贪图享乐的学子越来越多,甚至有不少故意连败五年,最后托关系进入禁军驻荒部队混日子的人。

    



    其实明溪太子早就有意在周边四境建设学堂,让更多的平民获得更好的机会,这样才能扭转日薄西山的军机八殿、法修八堂,然而此举需要消耗大量的人力资源,也需要导师们分散到各地,或者四境其他有能力的人主动参与,但眼下天权帝集权统治,根本不希望周边四大境的势力影响天域城,此事也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搁浅下来。

    



    他叹了口气,把玩着手上的剑灵,甚至也不想再继续看台上的比武试选。

    



    有什么好看的呢?太子殿下根本不想把白虎正将的位置交给外人,这些帝都的权贵们平时又是有多无聊,竟然把秋选当成节日一样蜂拥而来。

    



    他脑中思绪万千,第一轮的比试已经快速结束,观战台上忽然发出一串惊叹声,引得他不由得望向左边的比武台。

    



    台上站着一个短发少年,仅仅一击就击败了武英殿第八名。

    



    “哇!好厉害啊!”胧月兴奋的拉着明姝公主,“阿姝姐姐,我每年都准时来看秋选的,这么厉害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那是谁呀?”明姝公主好奇的问,胧月翻看着手上的名册,皱眉,“好像不是军机八殿的人哎,该不会是主动来的吧?”

    



    “那是谁?”同一时间,明溪太子也迅速注意到了那个人,公孙晏迅速翻着手册,低道:“是这次唯一主动报名的,我老头子说了是皇城附近荒地来的,叫……煌焰。”

    



    少年面含微笑,也不理会台下的唏嘘声,转过脸望向萧千夜。

    



    萧千夜陡然一惊,他看起来只有十几岁,一身干练的赤色劲装,短发,手握着一把残缺的赤色长剑,显得整个人神采飞扬。

    



    然而那双眼睛,带着一眼看不穿的老成,毫不掩饰的看着他。

    



    那一瞬间萧千夜有种直觉——这个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随手翻了翻名册,终于看到了一个明明第一次看见,却莫名有些熟悉的名字——煌焰。

    



    “第二轮,开始!”左大臣也不顾上观战台的反应,他在学员的名单上勾勾画画,立刻宣布进行下一场。

    



    众人的目光显然都被最左侧比武台上的少年吸引了,他扭了扭脖子,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下一个对手,压低了声音:“你们不要浪费时间了,我大老远过来,不是来找你们的。”

    



    “嗯?”奉武殿第三名犹豫了半分,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听见了他说话,就在同时,那道赤色的剑光不知从何蹿出,直接贯穿了胸口!

    



    整个试选场一片死寂,观战台上面面相觑——死人了?试选有严格的要求,可以放手一搏,但不可伤人性命!

    



    “没死呢。”少年冲太子太傅笑了笑,拎起对方的衣领扔了过去,“现在救还能活。”

    



    “你!”太子太傅不敢轻举妄动,这么多年秋选过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张狂的人,左大臣也连忙过来检查情况,丹真宫的大夫们齐齐围了上来,赶紧先帮着止血。

    



    “怎么样?”左大臣关心的问着,奉武殿第三名是陪都洛城大金主家的次子,这要是死在秋选上,他怎么跟人家交代啊?

    



    现场的大夫来不及理会左大臣,冷汗直冒:“快快快,按住止血!没伤到要害,快抬起来送到丹真宫去,还有的救!”

    



    药童们手忙脚乱,一人止血,一人包扎,剩下的人赶忙抬来了担架,七手八脚的把人放了上去。

    



    “果真是荒地来的野蛮人,下手没点轻重……”观战台上传出来窃窃私语,众人的眼神也变得厌恶起来。

    



    “恶意伤人,取消资格!”左大臣气的不轻,少年嘟着嘴,嘀咕着,“他自己躲不开也能怪到我头上?”

    



    “明溪,怎么办?”公孙晏倒吸了一口寒气,他看不清刚刚台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人的剑快的连他也无法看清!

    



    明溪太子皱眉沉思着,这个人是哪里冒出来的?他应该能轻易击败对手,但是他偏偏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为的只是展示自己的实力吗?还是说……

    



    “我来。”不等太子殿下做出决定,萧千夜已经走了下来,“快带下去医治吧,左台比试,我亲自来。”

    



    “哇!阿姝姐姐,千夜亲自出手了!”三郡主兴奋不已,丝毫没感觉到明姝公主紧张的冷汗直冒,全身不住颤抖。

    



    少年的目光一点点放亮,看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人——那是他陌生的脸,也是他最熟悉的气息。

    



    “好久不见了,帝仲。”他默默低语,赤色的长剑赫然发出火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