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煌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那一剑击出的同时,萧千夜就意识到眼前这个少年不是飞垣人,剑光来势如电,透着毫不掩饰的杀意,贴着他的衣襟滑落,再转而,对方大跳而起,足尖猛踏!

    



    沥空剑也迅速回击,那一脚踢在剑身上,震得他手臂痉挛,吃惊的退了一步。

    



    “退了?”少年眉峰微蹙,似有不满,“再退,下一脚可是要连剑灵一起踢碎了。”

    



    这人好大的口气!

    



    萧千夜没有回应他,手腕开始微动,少年眼疾手快,连续避开两个方向同时落下的剑气,手中赤色长剑再动,竟直接抵在了沥空剑上!

    



    “你该不会以为我是来跟你玩的吧?”他暗暗压低了声音,手上的力道也逐渐加重。

    



    两人只是看似平静的站着,而那是外人无法察觉的暗斗,稍有不慎就会被凌冽的剑风割伤!

    



    “你是冲我来的……”萧千夜心中疑惑,少年的脸庞已经凑到了眼前,那张脸上挂着张扬的笑容,嘴角咧到最大,“你该不会不记得我了吧,帝仲?”

    



    “帝仲……”萧千夜赫然逼退他,再出手已是昆仑绝学封十剑法!

    



    对手并不畏惧,赤色双瞳甚至写满了不屑:“呵呵……人间的剑术,可是赢不了我。”

    



    然而封十的剑气并未直接攻击他,而是一道连接着一道,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将两人围住,隔绝了外界的声音,煌焰这才反应过来,好奇的伸手摸了摸,叹道:“唉?这是做什么,你不想让别人听见我们说话吗?”

    



    “哇!看不清楚哎……”观战台上,三郡主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眉头皱成了一团,那些带着金色刻印的剑气,明晃晃的挡住了视线,她只能依稀的看着两人相对而立,似乎都没有动手。

    



    明姝公主小心的把她拽回来,责备道:“小心点,别摔下去了。”

    



    另一边,高总督意味深长的抚摸着胡须,也是不太看得懂眼下的形势。

    



    这种来自昆仑的剑法是他没有见过的,到底是真的会阻断视线和声音,还是军阁主故意要隐瞒什么?

    



    萧千夜没有理会外界的疑惑,开门见山直问道:“你也是上天界的人?你与夜王是什么关系?”

    



    “夜王?”煌焰歪着脑袋想了一会,摆手,“你喊他夜王?这么生疏的吗?直接喊他奚辉就好了嘛!我们可是同修,虽然……嗯,虽然九千年没见了,也不必这么生疏的。”

    



    “我并不认识他。”萧千夜冷冷回了一句,“夜王也好,奚辉也罢,我也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

    



    “哦?”煌焰凛然神色,收剑站好,直勾勾的盯着他,又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遍。

    



    “夜王在哪里?”

    



    “嗯?你找他有事?”

    



    萧千夜暗暗咬唇,却不敢直言——凤九卿说了,夜王具有统领万兽的能力,他依旧是距离不死鸟最近的人!只有找到当年那只不死鸟,云潇才能摆脱灵凤之息的诅咒!

    



    但是理智告诉他,这些事情不能对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明说。

    



    “他应该还在上天界修补残魂吧。”煌焰倒也不隐瞒,更不追问,对这些事情根本没有一点兴趣,他随意指了指天空,“这世间万物,除去天地,就只有海洋的神力最为深厚,他大费周章的营救海魔,夺回海之声,现在肯定还在忙着修补自己的残魂吧。”

    



    “修补残魂……”萧千夜默念着他的话,确实和凤姬所言如出一辙!

    



    “他一时半会应该不会来找你。”煌焰莫名其妙的笑了笑,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眼里放着光,“喂,你现在该担心的不是奚辉吧?难道我不能引起你的兴趣吗?你这样我可是会生气的。”

    



    “我应该没见过你。”萧千夜默默回了一句,“但我感觉我应该认识你。”

    



    “你确实应该认识我的,虽然我也没见过你这张脸,但你就是他,帝仲,你我从未分出过胜负,我却因黑龙一战输了半招而被所有人无视,你成了唯一的胜者,上天界唯一的战神,我却永远只能屈居第二,甚至被人遗忘!我不信你会死,就算只有一点点血脉传承,我也要你亲自站出来,和我一决胜负!”

    



    萧千夜根本不知道眼前这个人在念念叨叨的说些什么,只是有些模糊的记忆在他的声音里汇聚成河,逼着他不由自主的按住脑门,神色痛苦。

    



    煌焰咧嘴一笑:“看,我没说错吧?你是不是又想起了什么?”

    



    冥冥之中有个声音在提示他,眼前这个叫煌焰的少年,是自己曾经的战友,他们曾经并肩作战,却最终分道扬镳。

    



    “还是让我帮你一把吧。”看见着他又要陷入混乱的记忆,煌焰不耐烦的嘀咕,“早就告诉过你们,凶兽永远都是畜生,你们却偏偏不信,到头来全部栽在凶兽手中……”

    



    话音未落,沥空剑本能的出手,萧千夜感觉身体里一阵无名的怒火,剑光瞬间击破封十的屏障,直扫身后观战台!

    



    “呀……”煌焰却是兴奋了起来,顺势借力,赤色长剑推波助澜,两道剑光对撞,观战台一角轰然崩塌!

    



    “糟了……”萧千夜心道不好,观战台发出惊恐的尖叫声,转眼就将前排的几人埋在了下面。

    



    “五公主!三郡主!”禁军总督高成川惊变了脸色,高呼出口,与此同时,慕西昭电一般的冲了出去!

    



    胧月郡主挣扎着从废墟里爬出来,没来得及喘了口气就发现身边的五公主不见了!她慌张的用手拨开被压碎的台子,发现虽然慕西昭已经非常迅速的用身体护住了明姝公主,但两人还是一起被压在了废墟之下!

    



    “明姝!”明溪太子赫然起立,未等他焦急的走下来,公孙晏已经不用声色的按住他,指了指比武台。

    



    怎么回事?比武台上的两个人分明只是在对望着,为何忽然剑气暴走击碎了观战台?

    



    “提及凶兽你会生气吗?”煌焰乐呵呵的调侃着,不让他前进分毫,又想起了潋滟的话——帝仲是自愿被凶兽吞噬的,眼前这个人虽然继承着帝仲的血脉,但更多的是来自凶兽的本能。

    



    萧千夜冷眼看着一片混乱的观战台,军阁的秋选原本也只是例行选拔而已,偏偏这群帝都皇贵们闲的无聊总喜欢过来围观,甚至变本加厉的在旁边架设观战台,如今终于出了意外。

    



    但是,刚刚那一剑并不是他所想的,在提及凶兽的那一刻,身体里有一种莫名的愤怒,本能的击出那一剑。

    



    那像是来自凶兽的不甘,更像是来自帝仲的怒气。

    



    毕竟,那只凶兽是他唯一的朋友,是他宁可牺牲自己也要救命的朋友,即便传承九千年,他依然会被对方无礼的言论激怒。

    



    萧千夜赫然冷笑,望向煌焰:“他生气了……他为什么会生气?你怕是永远不能理解吧,冥王煌焰。”

    



    煌焰一动不动,张扬的笑容已经收敛,看着对方冰蓝色的双眸里隐约出现的冰火双色纹理。

    



    他不能理解,他从来都理解不了自己的那位战友,他能斩恶龙,屠异兽,又会莫名其妙对一只受伤的小兔子手下留情,他上一刻还在战的昏天暗地,下一刻就会温柔的为断翅的小鸟包扎伤口!

    



    他们耗费了万年的时间才一路走到上天界,成为了天空的主人,统治着万千流岛,被所有人畏惧,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一点也不开心,甚至不愿意在上天界久留?

    



    帝仲是厌倦了上天界外围不断涌来的挑衅者吗?既背负战神之名,又为何选择逃避?

    



    想到这里,冥王的脸庞逐渐扭曲,生出难以言表的恨意——那是帝仲最为厌倦的东西,却是他冥王煌焰求而不得的东西!

    



    眼前那个年轻军人的脸庞,轮廓分明,那分明是一张他从未见过的陌生人,却是透出了他最熟悉也最厌恶的目光。

    



    终于,他收敛了全部的表情,大步走向萧千夜,紧紧的握住长剑,低道:“我可真讨厌你这双眼睛……就像极昼里那只恶龙一样,让我讨厌。”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直穿耳膜,透出惊人的震撼力,仿佛要将这数万年的不甘倾述。

    



    萧千夜忽然将沥空剑换到了左手,身体微斜。

    



    “左手……”煌焰沉声,冷笑,“没错,就是这样的姿势,帝仲,是左手持剑。”

    



    话音未落,两道剑光已经交织在一起,比武台承受不住这样惊人的力道,咔嚓咔嚓几声之后,再度倒塌!

    



    两人同时跳起,不等落地,剑光已经在半空中难解难分!

    



    萧千夜步步为营,那是沉睡在身体深处的记忆,借着他的手臂挥出他从未见过的招式,沥空剑的剑身发出刺耳的尖鸣。

    



    即使是昆仑的剑灵,也无法承担战神觉醒的神力!

    



    冥王却已经被激起了战意,他丝毫不退,更是步步紧逼,赤色的长剑原本就有裂缝,在几次剧烈的撞击之后,裂缝沿着剑身一路攀爬到剑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大笑着,还是不尽兴,“这不是你该有的力量!太弱了!太弱了!”

    



    紧接而至的攻击更加疯狂,萧千夜赫然皱眉,感觉额上冷汗直冒,有一种冰凉的感觉自心口不断涌出,硬生生压制住了他。

    



    “嗯?”冥王也很快发现了异常,他顿步停手,忽然靠近一把抓过萧千夜,果然他的肩上有伤,伤口上还有一个他并不陌生的咒印。

    



    “是奚辉干的……”煌焰冷哼一声,双目瞬间变得无趣起来,顿时丧失了所有的兴致,“你身上有伤,还被奚辉强行封住了战神的力量,我胜之不武,不如不胜。”

    



    萧千夜也同时落回地面,身体里的冰凉在这一刻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在他旁边,五公主明姝被丹真宫的人从观战台下挖了出来,秀丽的脸庞满是血污,几个大夫慌张的跪在她身边。

    



    “阿姝姐姐!”三郡主吓得连声音都走了调,也无暇顾及自己身上的伤,慌忙帮着一起将她平放到了一旁。

    



    “五公主!”慕西昭忍着疼,他的手臂已经被观战台压碎,可即使这样也没能完全护住五公主!

    



    那一袭华丽的宫衣被刮破,五公主已经不省人事。

    



    丹真宫主乔羽也终于赶到,神色一沉,伸手按了按明姝公主的双腿,冷汗直冒——压断了!如此重伤,恐怕再也接不好了!

    



    就在此时,禁军总督高成川一声令下,“抓住那个叛贼!”

    



    叛贼?

    



    萧千夜冷哼一声,观战台是他和煌焰一起震塌的,高成川如此说辞,岂不是把自己也列入了叛贼?

    



    但无论如何,秋选闹出这么大的篓子,他这个军阁主责无旁贷,原本北岸城就是靠明溪太子强行压了下来,如果五公主有什么三长两短,只怕要再生事端!

    



    “我可不能让你走了,煌焰。”他终于转过脸,望向对方,煌焰收起了长剑,摆手,“现在的你留不住我,留住我对你也没好处,毕竟……”

    



    他语气一低,身形瞬移到了萧千夜耳边,笑道:“奚辉一直坚信着潋滟的那句预言,所以他忌惮你,即使知道了你的身份,还是对人类的帝王隐瞒了下来,可我不一样……我和奚辉可不是一路人,我从来都不信预言的,我可不在乎你的身份暴露了会怎么样,不过呀,你也不想自己古代种的身份这么快曝光吧?”

    



    “那你大老远的跑来是为了什么?”萧千夜暗暗捏了把汗,隐藏在骨子深处的直觉清楚的提醒着自己,这个人说的是真的,他是真的根本不在乎。

    



    “我只想赢你而已。”煌焰如实相告,“真的就这么简单而已,但是现在的你毫无价值,你记不清自己的过去,又被奚辉封印了神力,我对现在的你毫无兴趣,但我会继续等着你,等你清醒的那一天……等你重回上天界的那一天。”

    



    “站住!”眼见着他想抽身,萧千夜剑光再动,拦下对方的脚步,与此同时,禁军的驻都部队已经将两人团团围住!

    



    煌焰一跃而起,竟是站在了半空中,掌下汹涌的灵光带着来自冥界的神力,逐渐将整个三阁笼罩。

    



    高成川不由得心生疑惑——那是什么人?为什么能站在天上?

    



    眼见着那个人想走,禁军总督也来不及再细细思考,他抓着一匹战马翻身跃上,赫然抽出炎帝剑:“跟上,别让叛贼跑了!”

    



    驻都部队听令出击,萧千夜跳上剑灵,以御剑术迅速追上。

    



    “啧……”看着萧千夜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视野里,高成川不由得有些恼火,天域内城是不让天征鸟进入的,可他还有来自昆仑的御剑术,确实比禁军要更容易追上那个天上的人!

    



    慕西昭拖着完全骨折的手臂,也是骑着一匹战马追上了高成川,汇报道:“总督大人!五公主伤势严重,丹真宫主说……可能会落下残疾。”

    



    “你们怎么搞的!”高成川本就心情不好,一听这消息更是不由分说的怒骂,“让你亲自监督,竟然还让比武台和观战台一起塌了!让你保护五公主,你偏偏还是慢了一步!你到底怎么办事的!”

    



    “属下无能!”慕西昭不敢抬头,只能死死的咬住嘴唇,那一剑分明是军阁主手上击出来误伤了观战台,他已经尽力想要保护公主,为什么,为什么还是这样的后果!

    



    高成川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的道:“那个少年是墨阁报上来的,这次无论如何也要让墨阁自己担这个责任!你赶紧去盯着军阁主,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一早就串通好的。”

    



    “属下遵命。”慕西昭只能硬着头皮领命,他是个药人,这点伤确实要不了他的命,可是这只手如果不及时救治,恐怕也会就此残废。

    



    然而,他不敢对总督大人有丝毫违抗,在那个人的眼里,自己这只手又算得了什么!

    



    另一边,萧千夜追着冥王煌焰已经来到了城外的烽火台,那个人在天征鸟边停了下来,奇怪的是,一贯只听他一人命令的天征鸟,此时竟温顺的低着头,任由他抚摸着羽翼。

    



    冥王和战神一样,都具有征战之力,这才让同样以征战为生的天征鸟如此听话吗?

    



    “这是你养的吧?你还是和奚辉一样,喜欢养这些奇怪的东西。”煌焰叹了口气,扫了眼他手上的剑灵,不解,“御剑术难道不是比天征鸟更高更快更方便吗?”

    



    “御剑术是昆仑的剑法,我不喜欢展露昆仑的东西。”萧千夜走上前,天征鸟发觉主人回来,开心的展翅飞起。

    



    “哦。”煌焰若有所思,“昆仑我倒是略有耳闻的,在我来之前,也稍微打听了些事情,你好像有一位十分在意的姑娘,也是昆仑出身?”

    



    他在说话的同时悄无声息观察着对方的表情,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呀……被我猜中了吗?没想到帝仲九千年前栽在了一只凶兽手上,九千年后又栽在了一个女人手上,可真让我大开眼界。”

    



    “我不是他……”

    



    “嗯,至少现在不是。”煌焰点点头,“但你必须是他。”

    



    “你有病吗?他早就死了,你追着我找一个死人有什么用?”萧千夜不由得一阵无名的心烦,无论是那个在他记忆里反复出现的战神帝仲,还是眼前的冥王煌焰,甚至碧落海上的夜王奚辉,都让他心烦不已。

    



    煌焰的眼睛一点点沉沦,透出难以言表的情绪:“我有病吗?哈哈哈哈哈……或许我就是有病,毕竟上天界的生活太无趣了!我告诉你,我就是要找他,如果你自己不想成为他……那就我来逼你。”

    



    随后,冥王又像丧失了所有的斗志,喃喃叨念:“古尘……他的刀名为古尘,至今还插在魇之心上,你去找回那把刀,就能找回他的记忆。”

    



    “魇之心!”萧千夜一惊,这不是大哥之前说的要去寻找的东西吗?

    



    “帝仲,我很想你啊……”煌焰无声的冷笑,伸手摸着萧千夜的眼睛,“你死了我就再也无法战胜你,我怎么可能赢得了一个死人……但我相信你的血脉会有苏醒的那一天,我可不管什么帝星起、帝星坠,我只要极昼里那只让人心烦的黑龙亲眼看看,我从未输给过你!”

    



    萧千夜凛然神色——这个人,好深的执念,透着深入骨髓的孤独和寂寞,又隐藏着无法诉说的愤恨和不甘。

    



    这哪里是成了神,分明是入了魔。

    



    “有人追来了。”他换了种口气,看着远方奔驰而来的战马,咧嘴一笑,“我可是要溜之大吉了,要是这时候坏了奚辉的事,回去要被他唠叨好久的,你可别忘记了,古尘。”

    



    话音未落,冥王化成一道火光,消失在天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