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白狼正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霍沧在雪原上持刀而立,受伤的胳膊上血水顺着刀刃一滴滴坠落,他的对手看似只有一个人,但又仿佛有无数人。

    



    对面的人披着蓑衣坐在拖车上,是个精瘦的老叟,笑眯眯的眯着眼睛,他还以为是哪里来的旅人在雪原里迷了路,好心上去询问了几句,就被对方毫无预兆的偷袭了。

    



    拖车原本是四个年轻的男人在拉着的,眼下那四个人已经被他击倒在地,然而,那明明是早就死去的尸体,他们却还是能在老叟的命令下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然后一次又一次重复着追杀自己的动作。

    



    看四人的体型不像是习武之人,衣着打扮也确实是伽罗的风格,唯有那名盘腿坐着的老叟,似乎是外地来的。

    



    “不愧是正将级别,这接下来,应该是第十七轮了。”老叟的声音非常沉稳有力,他双手抱着一个皮影戏的盒子,又将里面倒下的布袋人偶竖了起来,用指头戳了戳,喝道,“起来了。”

    



    话音刚落,地上的四具尸体抽搐着站起来,再度将霍沧围在了中间。

    



    霍沧的手臂已经快要完全麻木,他的白狼也在之前的十六轮攻击里受了重伤,倒在一旁无法再支援自己。

    



    “你这老人家可真是喜欢看戏啊……”霍沧苦笑了一声,眼眸一沉,即使已经被车轮战了一晚上,白狼正将的步伐还是极其稳健的,四人捡起地上早就被折断的刀剑,又摆出了他没有见过的特殊的招式。

    



    霍沧不敢有丝毫分心,这四个看似瘦弱的年轻人,在老叟的操控下力气大的惊人!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各门各派的武学,他们每一轮用的武学都不尽相同,但是又像些是学艺不精的门外汉,对他也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唯一的威胁是这四个人完全不知疲倦,每一次被他打倒,都会很快站起来。

    



    霍沧紧盯着老叟手中那个皮影戏的盒子,虽然不知道这老叟使的究竟是哪里的武学,但无疑那个盒子才是关键!

    



    “霍将准备好了吗?这一轮可是纯粹的武戏哦……”老叟冷声提醒,带着几分戏谑,手下的布袋人在盒子里动了起来,紧接着那四具尸体也跟着动了起来,霍沧大喝一声,手上的长刀接下迎面砍来的一剑,眼眸一转,抬起右脚猛踹另一边的尸体,老叟眯起眼睛,看的沉迷入戏,提着布袋人转圈,霍沧退开几大步,身后的尸体一把抱住他,力大无穷,霍沧抓着对方的肩膀,拼尽全力将他背起来直接摔在地上!

    



    尸体仰面和他诡异的对视了数秒,就在此时,旁边的三具尸体也没有给他丝毫喘息的机会,左侧的一具扑过来抱住他的腿,一口咬住。

    



    “滚!”霍沧用另一脚踢开那具尸体,感觉左腿被咬伤的地方火辣辣的疼,随后右侧的尸体转动着手上的断刀,冲着他的肚子就刺了过去!

    



    霍沧勉强避开了那一刀,却被正前方的尸体一把搂住了脖子,对方的脸上露出了阴森森的笑意,冲着他吹了口气。

    



    那口气带着铺天盖地的臭气,熏得他眼睛一花,差点吐出来!

    



    “唔……”霍沧倒退了一步,逼着自己站稳,手下的长刀只能本能的向扑到眼前的尸体直接砍去,但是无论他如何使力,四人的皮肤都像是铜墙铁壁一般无法伤及分毫!

    



    “呀呀呀,第十七轮又是我败了。”老叟摇头摆首不断叹气,捏起其中一个布袋人,道,“老朽是最爱看武戏的,刀枪棍棒的,精彩精彩呀!可惜这几个偶人体格太差了些,对上霍将,就算是不坏之身也还是完全占不到一点便宜,可惜了,若是这偶人换成军阁主,那该多好玩呀!”

    



    “你的目的是少阁主?”霍沧其实并不意外,他昨夜在此地遭遇偷袭,对方缠了他整整一晚上,其实并未真的下杀手。

    



    “军阁主也差不多该到了。”老叟收敛了方才的笑意,豁然严肃起来,仰起头喝道,“你就准备在我头上飘到军阁主赶来救人吗?”

    



    还有其他人!霍沧豁然抬头,瞳孔顿缩——那是什么东西?天空中飘着一个小女孩,她张开双手双脚,脸朝下看着地面,就那样莫名其妙的飘在半空中?

    



    “老人家,我也很喜欢看戏的呢!”女孩笑嘻嘻的回答,像一根轻盈的羽毛从天空坠落,拍了拍小手,“不过你这几个布袋人太丑了,我不喜欢。”

    



    “哦。我也是随便抓的,没仔细挑呢。”老叟旁若无人的和女孩说着惊悚的话,“我原本想找个村子选几个年轻力壮的,一路找了好几个,全都只剩下些老弱病残,就这四个呀,已经是矮子里面拔尖的了,大宫主就不要嫌弃了,等什么时候抓了军阁主,我让他表演给你看好不好?”

    



    “你连个白狼正将都抓不住,还想抓军阁主?痴心妄想。”女孩毫不客气的反驳,老叟冷哼一声,“大宫主说笑呢,这要不是为了活捉他好要挟军阁主,区区一个白狼正将还需要老朽亲自动手?”

    



    大宫主……霍沧也在迅速思考着对方的身份,老叟嘴里的大宫主,该不会是祭星宫的安钰吧?

    



    “那你倒是赶紧把他活捉了呗!”女孩催促了一句,两只手分别指了两个方向,“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两个麻烦的人赶到了哦!老人家要是再不快一点,一会我可不帮你。”

    



    “两个?”老叟斜着眼睛看向她左手指的方向,那边是冰川之森。

    



    “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方法,你要不要听?”女孩撒娇一样的扑到老叟的身上,老叟也顺势将她举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肩头,如果不是刚才那段匪夷所思的奇怪对话,霍沧甚至觉得他们像一对关系融洽的爷孙。

    



    女孩凑到他耳朵边上,小声嘀咕着:“一会冰川之森要过来个女人,她好厉害我恐怕不是她的对手呢!所以呀,与其你现在抓了霍沧去威胁军阁主,还不如把他让给我,我能让他……既能帮总督大人抓捕军阁主,还能帮星圣女抓到那个女人,怎么样,老爷爷要不要跟我合作一下?”

    



    她娇滴滴的换了称呼,还撒起了娇,老叟乐呵呵的抚着胡须,低道:“大宫主愿意出手,暗部求之不得呢,哪还有什么愿不愿意?”

    



    “嘻嘻……识相。”女孩甩下一句话,从拖车上跳下来,霍沧紧盯着她,感觉后背毛骨悚然——这应该不是个孩子吧?哪家的孩子会有这么老成的眼睛,和这般邪肆的笑容?

    



    “霍将……”下一瞬间,安钰大宫主神出鬼没的凑到了霍沧的怀里,咧嘴笑起,“这具身体……就暂时借我用一下吧?我会很小心,不会破坏的。”

    



    “什么……”霍沧下意识的想甩开她,但是安钰的动作比他更快,那只小小的手“噗”的一下就直接插进了他的心脏!

    



    霍沧震惊的看着自己的胸膛,怎么回事,没有鲜血流出来,甚至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哦?这就是传说中的换体之术呀……”老叟轻叹了一句,目不转睛,安钰大宫主僵硬的扭过头,冲他做了个鬼脸,“谁说要和他换体了!我才不要这种臭大叔的身体呢,也就是稍微借用一下下而已。”

    



    “借用……”老叟细细思索,竟然也感觉有几分诡异,六十年前他就和安钰相识,那一年她还是大湮城太阳神殿的圣女,穿着太阳一般耀眼的金色羽衣,是个年轻貌美让人一眼心动的成熟女子,二十年前他在禁军暗部再次见到安钰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一副皮囊,但仍然是个清纯靓丽的少女形象,如今,这是他第三次见到安钰,她竟然已经变成了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模样!

    



    这其中到底经历什么不可告人的逆生长,她这三幅截然不同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也无人知晓。

    



    此刻的霍沧感觉到脑子像浆糊一样混乱不堪,身体不受控制栽倒在雪地里。

    



    “老人家,演戏就要演的真一点,可别露出破绽。”安钰已经收回了那只小手,果真是一点血迹都没有,她踢了踢脚边那四局尸体,眨眨眼,“让他们起来继续围攻霍沧,那个女人快要到了。”

    



    老叟抖了抖皮影戏的盒子,只见里面的几个布袋人又活蹦乱跳的站起来了,围着霍沧扑过去撕啃。

    



    “我们得走快些了。”安钰敏锐的回头,视线的尽头处,云潇骑着一只白虎正在火速的往这边赶过来,她目光猛然下沉,一把拽起老叟,带着他一起飘向远方。

    



    白虎赫然停下来的一瞬间,风神卷起狂风,将霍沧身上的四具尸体掀开,云潇翻身下虎,一步踏出诛邪剑阵。

    



    尸体扭曲着,脸上却露出了解脱般的微笑。

    



    “喂!”云潇赶紧把雪地里片体鳞伤的人扶起,霍沧猛地咳嗽起来,脸色一阵青白。

    



    “啊!”他下意识的按住自己的心脏,眼睛不住颤抖——没有伤口,真的没有伤口!刚才那一下,难道只是自己的错觉?

    



    “你就是霍沧正将吗?”云潇焦急的追问,霍沧这才惊讶的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陌生女人,他赶忙站起来在四下里反复张望寻找,雪原上空空荡荡,除去地上终于不会再动弹的四具尸体,什么都没有了。

    



    “那两个人呢?”他咬牙切齿,不由自主的捏紧了刀,云潇按住他,“我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你快坐下,别再乱动了。”

    



    “你是谁?”霍沧仍是警惕的看着她,这人的衣着打扮不像是飞垣人,但是她为什么会骑着白虎来救自己?

    



    “我叫云潇,是你们军阁主的同门。”她一边解释着自己的身份,一边扯下了衣服,撕成长条给他包扎伤口止血,霍沧脸颊一红,连忙喝道,“你、你别撕衣服呀!不像话!”

    



    “你都这样了,还在乎这些?”云潇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瞪了他一眼,“你自己的衣服已经被那几具尸体给撕烂了,我总不能用那些狼毛虎毛给你包扎伤口吧?”

    



    “你……我没事,不用包扎。”霍沧支支吾吾的红了脸,一把推开她,这才放下心认真的将她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看了几遍,皱眉,“你看起来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先管好自己吧。”

    



    “我赶了一晚上的路来救你,这般不领情?”云潇还是低着头在给他包扎伤口,他虽然看起来伤的很重,但大多数都是轻微的皮外擦伤,只有左腿上那一口咬伤有些严重,被咬去了一大块肉,都能隐约看见里面的骨头,霍沧尴尬的收了收腿,将被撕烂的裤腿努力往下拉了拉遮住伤口,干咳道,“你救我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遇险?”

    



    “他们袭击了细雪谷。”云潇顿时终止了手上的动作,即使低着头,霍沧也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上涌出的怒气和悲伤,“细雪谷没了,剩下的大夫们已经去雪城避难了,谷主,谷主被他们害死了。”

    



    “阿鹤死了?”霍沧惊得一蹦而起,又扯到了腿上的伤口,摔倒在地,他的目光终于在这一刻变得哀伤起来,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眼里顿时就含上了泪光。

    



    “是被什么人害死的?”霍沧忍着心底的难受,故作镇定,“军阁也曾多次承蒙细雪谷的照顾,虽然谷主她一贯对我狮子大开口,收的诊费死贵死贵的,但是对我们那些普通士兵,经常是分文不取,细雪谷那一带是天马巡逻的地方,是我们失职了。”

    



    “和你们没关系。”云潇淡淡的反驳,“是有人故意用控魂术假装成伤患进入细雪谷,谷主是好心,没想到被他们害了。”

    



    “控魂术?”霍沧指了指地上那几具尸体,惊道,“是和这玩意一样的东西?”

    



    云潇摇摇头,解释道:“虽然是同源,但是也不太一样,控魂术多用于活人,那二十多名伤患初来的时候都还吊着一口气,而霍将遇到的那几具尸体,应该是控尸术。”

    



    霍沧听的头皮发麻,飞垣上的四大境,除去北面那个以异族人和外来人为主的羽都,剩下的伽罗、东冥、阳川无一例外都喜欢研究这些匪夷所思的东西,天权帝继位之后刻意打压四大境,除了稳固天域皇城以外,最大的目的无非就是控制这些诡异的武学流派,不让他们过分惹事。

    



    “他们的目的是千夜。”云潇一把拉住霍沧的手,急道,“他们想用你、或者我作为筹码威胁他!所以才会袭击细雪谷,才会伏击你!”

    



    霍沧悄悄的抽回了手,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挪,正色道:“你来之前我听那两个人说话,目的确实是少阁主,是什么人想要抓他?还搞出这么多花里胡哨的东西!”

    



    “是禁军暗部。”

    



    这四个字如一声惊雷,吓的霍沧一时不敢接话,用力咬住嘴唇——禁军和军阁虽然素来不合,但是面子上两边都还是客客气气的,每年到了年底,在三军的年宴上,无论是军阁驻守四大境的十位正将,还是禁军在外地的驻荒部队,还有四海的海军将领,都会回到皇城参加一年一度盛宴,那些筹光交错、灯红酒绿的场面,倒真的像是和和睦睦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哎呀,烦!”一想起这些事情,霍沧的脑子嗡嗡嗡炸响,他是最讨厌年宴的,那些个两面三刀的人一个个虚情假意称兄道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在背后捅你一刀!

    



    “少阁主干了什么事情暗部要抓他?”他甩了甩头,不解的发问,“说起来暗部哪有资格抓他?高总督和少阁主是平级,没有陛下的命令,他敢这么招摇过市?”

    



    “这我就不清楚了。”云潇摇摇头,神色恍惚,“你们帝都城里那些人、那些事,我是不清楚的,但是我知道,一定有人想要对付他,我是来救你的,更是来救他的。”

    



    “哦……也、也对。”霍沧尴尬的啧啧舌,抓了抓头发,“我在路上就收到了蜂鸟的传信,通知所有的分队原地待命,可那时候我已经在半路了,否则倒不至于搞的这么狼狈。”

    



    “那个千机宫离这里还有多远的路?”云潇追问,霍沧看了看那只白虎,又看了看自己受伤的白狼,“要是我的白狼还能走,今晚上就能到,要是骑着白虎,那就得要明天早上了。”

    



    “这么远……”云潇绞着手,心里着急的不行,霍沧赶忙安慰了一句,“你也别太着急了,暗部这些家伙虽然是暗箭难防,但是真的要对上军阁还是很吃亏的,我看刚才那两人急着要跑的样子,多半少阁主已经得知这边的情况正在赶过来的路上了,我们沿着罗盘的指引往千机宫方向走,估计路上就能遇见他。”

    



    霍沧努力的挪到自己的白狼身边,那只狼舔着伤口,也已经无法站立,他摸了摸白狼的脑门,从背上取下来一个包裹递给云潇:“这里面就是军械处给军阁做得特制罗盘,还有些干粮和水,你先吃点吧。”

    



    “不了,你留着自己吃吧。”云潇只接过了罗盘,那是个青铜做的东西,里面有六根不同颜色指针,霍沧指着那根红色的道,“罗盘有两个,这个是白虎的,六个方向分别是白虎军团驻扎的六个地方,红色的那个是三队所在的千机宫,我的白狼军团还有另外的罗盘,和他们用的差不多。”

    



    “走,你骑白虎跟着我。”云潇一刻也不敢耽误,她弯腰想扶起霍沧,手指碰到他肩膀的时候,忽然“啪”的一下闪出一道凤火!

    



    “这是什么东西?”霍沧惊了一下,方才那诡异的火焰是冰凉的,一下子刺激的他全身的每一寸皮肤都竖起了寒毛。

    



    云潇也是诧异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怎么回事?灵凤之息在排斥霍沧的身体?

    



    “我、我自己来,自己来就好,不用你帮忙。”霍沧踉跄的扑到白虎的背上,冲自己的白狼挥挥手,“你先在这里好好休息,要是自己能走,就自己回去,不行就乖乖等我来接你,明白吗?“

    



    白狼趴在地上,像个乖巧的小狼崽,嗷呜了一声。

    



    霍沧这才转过脸看着云潇,他本就刻意和她保持着距离,毕竟男女授受不亲,这姑娘又是少阁主的同门,以那家伙的性格,会私自隐瞒昆仑弟子入境的事情,十有八九是对她有意思吧?

    



    “走吧。”云潇也没有细想,牵着白虎往罗盘指引的方向走去。

    



    与此同时,已经落到地面上的安钰大宫主小脸疼的青紫,按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喘气。

    



    老叟在一旁奇怪的看着她,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大宫主的身上迸射出一串恐怖的火光,险些将她烧伤。

    



    “不愧是灵凤之息……百灵之首,名不虚传。”安钰死死的按住心脏,感觉那种冰凉的火焰仍没有完全散去,为了防止云潇发现异常,她已经刻意做的很隐蔽,甚至没有控制住霍沧的心智行为,但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能在碰到霍沧心脏附近的一瞬间,灵凤之火险些将她的法术除去!

    



    好在是没有碰到霍沧的心脏,否则这好不容易种下的鱼饵,一条鱼都钓不上!

    



    安钰缓了口气,也终于稳住了呼吸,两只小手的十个指头又开始不停的捏紧松开,好像在做什么奇怪的算数。

    



    “这就是总督大人曾经提起过的那个‘天算’吗?”老叟瞥见她的动作眼眸雪亮,顿时就来了兴趣,安钰冷哼一声,斜眼瞪他,“暗部的副统领可不要多管闲事才好,否则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高总督的人哦……”

    



    老叟识趣的闭了嘴——“天算”,这就是安钰能在祭星宫立足最为重要的筹码,比东冥的占星术更为精准,甚至能算到一些被誉为“天命”的东西。

    



    “哎呀……司星台好像出事了呢。”安钰赫然皱眉,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上算出来的结果,司星台整体塌陷,沉隐也失去了联系,是什么人胆敢对帝都的眼睛“司星台”出手?

    



    “大宫主可要回去看一看?”老叟随口提了一句,只见安钰大宫主的脸庞一点点透出恐惧,小小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不行……不能回去了,现在回去,我就会死。”

    



    老叟没敢再接话,抱紧了怀里的皮影戏盒,正襟危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