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雪中惊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霍沧骑在白虎上,有几分不好意思——他一个大男人坐着,让个姑娘家在前面牵着白虎带路,真的有些过意不去。

    



    “咳咳,那个……要不咱两换一下?”霍沧尴尬的叫住云潇,“我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真的不要紧吗?”

    



    云潇没有理会他的提议,仍是默默走着,此时阳光已经完全透出了云层,照耀在苍白的雪地里,折出刺眼的光,云潇稍稍闭上眼睛,感觉眼里干涩疼痛的厉害。

    



    “喂!”霍沧立马就发现了她的异常,连忙从白虎背上跳下来直接捂住了她的眼睛,正色道,“别一直盯着雪看,会得雪盲症的。”

    



    “不行……我得尽快找到他。”云潇不依不饶,果断掰开他的手,眼前景象一会清晰一会模糊,一会出现明媚的白色,一会又陷入漆黑,还有无数碎光在闪烁。

    



    “愚蠢!快闭上眼睛!别睁开!”霍沧怒骂一声,也不管她愿不愿意,用手遮住她的双眼直接将她按在地上坐下来,白虎也靠了过来,霍沧把她往白虎的长毛里推了推,好心劝道,“姑娘,我在这雪原上生活二十多年了,这里最容易得的就是雪盲症,若是运气好,可能恢复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要是再不注意,眼睛瞎了可就再也治不好了,你长这么漂亮,肯定不想年纪轻轻就变成瞎子吧?”

    



    “可是……”她嘴里还想反驳,霍沧脾气也顿时上来了,“别可是了,眼睛瞎了你谁也救不了,还得别人来救你!就在这里稍作休息吧,我身上带着烟雾弹呢,我去给少阁主发个信,等他自己找过来就好。”

    



    “好吧。”云潇揉着眼睛只能妥协,此时耳边传来一声响,她微微转过去,眼前有什么模糊的红光飞了出去。

    



    是真的看不太清了……她没有声张,赶紧闭上眼睛好好休息,白虎的毛发很长,挨着白虎可以将半个身体都埋进去,倒是挺暖和的。

    



    霍沧也跟着坐下来,掏出行囊里的水壶擦了擦递给她:“来,不介意的话就先喝点水吧。”

    



    “谢谢。”云潇摸索着接过来,霍沧心下一沉,雪盲症病发特别快,看她现在这个样子,是已经看不见了吗?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你几天没休息了?”见她抱着水壶咕咚咕咚的一会就喝完了,霍沧赶紧又拿出一些干粮放到她手上,好奇的道,“你从细雪谷赶过来救我,最快最快也得要一个通宵,你一晚上没睡不困吗?”

    



    “我三天没合眼了。”云潇笑了笑,她看不见霍沧脸上瞬间扬起的不信,接道,“我被困在细雪谷两天,算上今天已经整整三天不眠不休,滴水未进了。”

    



    “三天……”霍沧仍是不可置信,军阁每年会针对各部士兵进行特训,为了更好的适应各种突发的极限状况,训练官会将休息的时间压缩到极限,食物也会非常紧缺,但就算是他这样身经百战的大男人,三天不休息不吃饭也是撑不住的,更何况是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孩子?

    



    “我可不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哦。”云潇补充了一句,凭感觉就能猜到他在想什么,霍沧连忙干咳了几声,憨笑道,“你是昆仑的弟子,你们那修的心法啥的确实很有用的样子,你看伽罗这么冷,少阁主每年都还穿个单薄的夏衣过来,可惜你们的那些心法不能外传啊,否则教给我们的士兵,大家都不用挨冻了。”

    



    云潇啃着手上的干粮没有搭理他的碎碎念,她能这么长时间不吃东西不睡觉,其实并不是因为昆仑山的心法,而是身体里那团看不见的火焰,灵凤之息。

    



    但是眼下一旦松懈下来,她还是感觉到了巨大的疲惫,让身体的每一寸都变得僵硬沉重。

    



    霍沧已经敏锐的在她身上感觉到了这种扑面而来的疲惫,她的脸色在片刻间变得寡淡,皮肤也呈现出了难看的死灰色,虽然还强打着精神,脑袋已经不由自主的靠在白虎背上。

    



    他看了看天色,已经快中午了,如果少阁主是乘着天征鸟往这边赶过来,那他应该也快要到了,想到这里,霍沧安慰了一句:“姑娘,雪盲症如果不严重的话,大概一天就能恢复了,你靠着白虎先睡会吧,少阁主来了我喊你。”

    



    “不能睡,睡下去……我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云潇摇头拒绝,霜天凤凰还需要不断地以骨血为食,此刻的身体已经不受她控制,唯有精神还能勉强保持清醒。

    



    她暗暗思索,如果伏击霍沧的人和那个安钰宫主再继续紧逼一会,他们就应该要到极限了,为什么他们会突然选择撤退?真的是在担心千夜赶过来吗?不对……走了这么久千夜都还没有到,这么大的雪原支援哪有那么容易,他们一定是另有所图!

    



    “霍将……你……”她想说些什么,脑子一片眩晕,身体也仿佛沉入水中,一直坠落。

    



    “姑娘?”霍沧紧张的喊了一声,发现她已经歪着头悄无声息的睡了过去。

    



    “说着话呢,就睡着了?”他小心的检查了一下,甚至还探了下鼻息,还好,还活着,是真的睡过去了。

    



    “哎。”霍沧松了口气,自己往白虎的另一侧挨了过去,拿出仅剩的干粮啃了起来,自言自语的道,“之前你说你三天没休息,我还不太相信,但看你说话都能睡着,我又不得不信了,睡着也好,雪盲症原本就该好好休息。”

    



    就在此时,西面的天空里出现一只白色巨鸟的影子,天征鸟看到了红色的烟雾弹信号,终于带着主人赶到,萧千夜心急如焚,不等天征鸟落地就已经纵身一跃,大步冲到两人身边。

    



    “嘘……”霍沧却是赫然制止了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指了指云潇,笑道,“你可别吵醒她了,才睡下呢。”

    



    “霍沧!”萧千夜压低了声音,手上的动作也不由得放轻缓,冲自己的鸟儿挥了挥手,示意它安静一点。

    



    他小心的靠过去,见她半个身体都埋在白虎的皮毛中,伸了伸手,又怕吵醒她,最终还是收了回来,绕到了霍沧身侧。

    



    “这只白虎不是我们的吧?”萧千夜仔细看了看眼前慵懒的白虎,霍沧点点头指了指云潇,“这只是她骑来的,哈哈,这么小心翼翼,都不像你了。”

    



    萧千夜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认真的道:“是不是暗部的人对你下手的?”

    



    “不认识,多半是吧。”霍沧想了一下,皱眉,“那老人家不知道是什么来头,带着一个皮影戏的盒子,能像操控布袋人偶一样操控死人的尸体,那个女孩嘛,他喊她大宫主,该不会是祭星宫的那个大宫主吧?”

    



    “果然祭星宫也来了!”萧千夜并不意外,在千机宫的时候,迪雅的口中确实说出了“祭星宫”三个字,只是没有想到大宫主会亲自过来!

    



    “他们为什么要抓你?”霍沧语气一沉,终于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他们不用正规的方式逮捕你,偏偏找了些奇怪的暗部,还要秘密的活捉你,是不是帝都那边又出什么事了?我听说陛下给了你停职三月的处分,但是军阁的一切事务仍然由你经手,他为什么表面一套背地里又来一套,你是不是又惹事了?”

    



    萧千夜不能对他言明一切,只是面色沉重的沉默着。

    



    “哦。你不愿意说。”霍沧叹了口气,别过脸去,“你还是把我们当成外人。”

    



    “霍大哥,不是你想的那样。”萧千夜猛然回神,瞥见对方眼中不快的目光,忙道,“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连累你在这里遭遇伏击,还有剌拉寨的那两个孩子……”

    



    “剌拉寨?”霍沧想了一会,惊道,“是白虎四队驻扎附近的那个剌拉寨?”

    



    “嗯。”萧千夜点点头,“原本南靖是要和我一起回千机宫的,但是那里出了些意外,我只能把他留下来,三队驻守的千机宫也不太平,昨夜我就遇到了暗部偷袭,被下了软骨毒一晚上动弹不得,这才耽误了时间来救你。”

    



    “你是说到处都有他们的人?”霍沧忽然压低了声音,眼神凌厉,“剌拉寨在伽罗北侧,千机宫在中心,细雪谷和冰川之森都在东面,他们的人能分散这么远的地方对你下手,这是有备而来啊!”

    



    “我知道,所以我才让你们暂停每日的例行巡逻,可惜我来的晚了些,要是再早一些,你……你就不会被他们伤成这样!”萧千夜看了看片体鳞伤的霍沧,眼里冒火,霍沧倒是无所谓的摆摆手,“暗部原本就潜伏在各地,他们行动比你快是正常的,而且他们好像根本就不想杀我,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准备活抓我,再去逼你自己妥协吧?”

    



    萧千夜没有回话,此时白虎挠了挠痒,让他紧张的站了起来。

    



    靠在白虎身上的女子也只是稍稍动了一下,眼睑有些颤抖。

    



    “这么多年,我还没见你对谁这样紧张过。”霍沧看着他,不由得想起这八年和他一起的军旅生涯,叹道,“难怪你连陛下的赐婚都抗旨不从呢!那些王侯将相家的千金小姐们,确实是比不上这样雷厉风行的姑娘。”

    



    “阿潇只是个普通人。”萧千夜温柔的看着熟睡的女人,嘴里面轻轻念了一句,霍沧失声笑起,拍了拍上司的脑门,“普通人?她哪里普通了?哪里去找这种三天不吃不喝不睡觉,还能一个人骑着白虎来救我的普通人?”

    



    “三天?”萧千夜一惊,神色顿时收紧,霍沧指了指她的眼睛,担心的道,“是雪盲症,一会她要是醒过来,多半眼睛会看不见,你得赶紧带她去找大夫,不能耽搁了。”

    



    “雪盲症……”萧千夜用力咬牙,阿潇是昆仑出身,打小就见惯了冰雪,会在这种时候忽然患上雪盲症,无疑是过度的疲惫和担心所致!

    



    “走吧,不能再耽搁了,你带着这姑娘乘天征鸟走,我骑白虎在下面跟着你们。”霍沧扶着白虎站起来,萧千夜点点头,俯身揽起裙裾小心的将她抱起来,她的衣裙早就已经被扯破了,裸露在外的皮肤被风雪吹的青乌干裂,忽然吐出一口气,咳了几声,醒了过来。

    



    “我吵醒你了。”萧千夜懊恼的说道,“我该再轻一些。”

    



    “千夜……是你吗?”云潇睁开眼睛,眼前已经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她瞬间精神一震,焦急的伸手去触摸他的脸颊,“你没事吧?我好担心你,他们是冲着你来!”

    



    “我没事。”怕她担心,萧千夜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回话,霍沧在一旁羡慕的看着他们,故意发出一声叹气,“年轻真好,我年轻的时候怎么就没遇到过这么对我好的姑娘呢?”

    



    “你少喝点酒,少吵些架,就会有姑娘对你好了。”萧千夜明摆着知道霍沧的性子,霍氏是阳川人,三十六年前迁居帝都,族中几代人都是军阁的得力下属。

    



    “那可不行,我要找的姑娘,酒量可不能比我差。”霍沧的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走了两步就被剧烈的疼痛的直龇牙,他一低头,发现左脚上那个被尸体咬烂的伤口流脓出血,又在这冰天雪地里被冻的像个硬疙瘩,他苦笑了一声,抓了抓脑袋,“少阁主,您能不能先把她放下,过来扶一把我?”

    



    “你这条腿也得赶紧找地方上药医治了,我可不想白狼的正将以后变成个残疾人。”萧千夜放下云潇,走过去扶起霍沧,将他的手臂搭在自己的肩上,撑着他爬上白虎。

    



    “哎呦……疼。”霍沧半个人都扑在他背上,冷汗直冒,胸口里一阵莫名其妙的恶心,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撕裂胸膛钻出来一样。

    



    “霍大哥?”萧千夜敏锐的察觉到对方有些不对劲,然后他一瞥头就撞见霍沧空洞的双眸,像另一个人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什么人!他惊讶的僵住,就在此时,霍沧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古怪的微笑,一手用力搂着他的腰,另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出了自己的佩刀,冲着他的腹部就是一刀捅了进去!

    



    “霍大哥!”萧千夜努力挣脱了霍沧,踉跄大退了几步,那一刀不偏不倚,从他腹部穿过,瞬间血如泉涌。

    



    “千夜!发生什么事了?”云潇紧张的叫了一声,但是眼前依然什么都看不见,萧千夜勉强站稳了脚步,额头上豆大的冷汗蹭蹭蹭的往外冒,只见刚才还无法行走的霍沧紧握着不断滴血的刀,迈着稳健的步伐朝他逼近。

    



    “你是谁……”他也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剑灵,紧盯着眼前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厉声质问。

    



    “我是谁?我是你的白狼正将,霍沧呀!嘻嘻!”再度开口,对面四十岁的大男人赫然发出了古怪的孩童声音,云潇一惊,认出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喝道,“是祭星宫的人!”

    



    “祭星宫?”萧千夜惊讶的看着霍沧,他沧桑的脸上此时正露着孩子一样天真无邪的笑,甚至还吐着舌头冲他做鬼脸,“我就说了嘛,要对付军阁主,再厉害的人都不如自己人好用!你看,他这么轻易就被我捅伤了。”

    



    他在说话的同时,开心的拍着手,踮着脚尖转圈,天征鸟赫然发出一声凄厉的长鸣,吸引主人往头顶望过去,只见天空中像羽毛一样漂浮着一个女孩子,见他发现了自己,还生气的嘟了嘟嘴,这才轻飘飘的落地。

    



    “千夜小心,他们应该有两个人。”云潇凭着感觉小心的摸过去,赫然触碰到他腹部温热的伤口,惊呼,“你受伤了!”

    



    “我……没事,一点点……擦伤。”萧千夜按着那个致命的伤口,嘴里还在骗她。

    



    女孩歪过头,指了指霍沧,正色道:“军阁主若是不想让他以后都这幅样子,最好就跟我们走一趟吧,否则……他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臭汉子,以后就要变得跟个女娃娃一样了。”

    



    “你做了什么?”萧千夜不敢轻举妄动,此时霍沧诡异的行为举止才更让他担心,安钰大宫主眨了眨眼睛,狡黠的道,“做了什么?你不是都已经看见了吗?军阁主要是再这么磨磨唧唧的,下一刀……可就是砍他自己了。”

    



    话音刚落,只见霍沧愣愣的举起右手,将长刀放在了自己脖子上!

    



    “住手!快住手!”萧千夜惊呼出口,或许是过度的紧张,血顺着他的嘴角不断涌出,他眼眸颤抖,慌了神,“你别碰他!别……别动他!”

    



    “好,我不动他。”安钰大宫主满意的收了手,见他松了口气,忽然扭头对身后冷笑,“老爷爷,一直看戏可不好的,该你出手了。”

    



    还有人!萧千夜警惕的看着女孩背后冒出来的身影,那是个矮小精悍的老叟,眯着眼睛抚着胡须,和蔼可亲的笑着,手里抱着一个皮影戏的盒子。

    



    他立马就意识到这人就是霍沧口中那个能够操控死尸老人,老叟踱步上前,皮影戏的盒子里放着一个新做的布袋人,和霍沧有几分神似。

    



    “你们的目标是我,放了他,我跟你们换。”萧千夜冷冷的开口,老叟和安钰同时吃了一惊,不可思议的互换了眼神,云潇死死的拉住他,拼命摇头,萧千夜沉了口气,挣开她的手走上前,“高总督,祭星宫,星圣女,还有陛下……你们大费周章不过是想暗中逮捕我,放了霍沧,我跟你们走。”

    



    “哦?”安钰拖长了声音,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她使了个眼神,老叟心领神会的从怀里掏出三个药瓶扔了过来,道,“军阁主把这三瓶药全喝了,我就放人。”

    



    “好。”他捡起地上的瓶子,毫不犹豫一饮而尽,随即身体开始酥软,渐渐使不上力。

    



    “剑灵也扔了。”安钰补充了一句,瞥见他手上还死死握住的白色长剑,萧千夜眉峰一蹙,这瞬间的犹豫被老叟看在眼里,捏着布袋人偶咔嚓一下扯下了一只手!

    



    同一时刻,霍沧的左手臂竟然也从身体上直直的掉落,而他依然面无表情,仿佛无知无觉。

    



    “再犹豫,我可就拧头了哦。”老叟不客气的催促,萧千夜赫然松手,沥空剑掉入雪中。

    



    “还有那只鸟,让它往南飞,不许回头。”安钰仍是不放心,瞅见不远处虎视眈眈的天征鸟,萧千夜扭过头,只是抬手朝南做了个手势,天征鸟在头顶盘旋了几圈,又感觉到主人的严厉,不情不愿的飞走了。

    



    “嗯,听话就好,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安钰夸赞了一句,大摇大摆的走过来,在他身上上上下下摸了几遍,从他怀里掏出来了那枚凶兽的家徽,好奇的举起来盯着上面的穷奇看了许久,奇怪的道,“这又是什么东西?嗯……上面好像有些奇怪的力量呢,算了,一起扔了吧。”

    



    她扬起手用力一挥,家徽划出一道蓝色的光线,被扔的好远。

    



    “还有吗?”萧千夜焦急的催促了一句,目不转睛的盯着神志全无的霍沧,他被扯断的手臂里血流如注,如果不尽快止血,他就会流血而死!

    



    “还有最重要的。”安钰鬼魅一笑,不知何时已经凑到了云潇身前,小心的碰了碰她。

    



    “你!”他赫然转身,虽然身体毫无力气,还是一把扣住了安钰的手!

    



    “好可怕的眼神呢……”安钰被他那双冰蓝色的眼眸惊住,也是后怕的退开了几步,许久才重新镇定下来,轻咳了几声,“那三瓶药可是缚王水狱给的,在无数人身上做过实验,我记得药效发作的速度不如软骨毒,但是能整整持续一个多月呢!你很快就动不了了,我们一个老人家,一个小孩子,要怎么带着你这么个大男人回去复命呀?不如……让这位大姐姐帮帮忙怎么样?”

    



    “我帮你!”云潇接下话,一把抓住萧千夜,安钰大宫主会心一笑,扭头道,“老爷爷,那药还有吗?给这位大姐姐试试,看她有没有用呗!”

    



    “哦?这药还能失效不成?”老叟顿时来了兴趣,又摸了三瓶一样的药瓶扔过来,“可别浪费了啊,这药可珍贵了。”

    



    “能在灵凤族身上实验,还怕浪费?”安钰兴奋的盯着云潇,普通的法术根本近不了她的身体,靠近就会被灵凤之息烧毁,她自己的武学剑技又十分精湛,的确是个非常棘手的人物,就是不知道缚王水狱苦心多年研究出来的这些毒药,是不是也对灵凤族起不到作用?

    



    “阿潇!”萧千夜想劝阻,又见老叟枯瘦的手指已经默默抠住了布袋人的脑袋,只能忍下这口气。

    



    云潇捡起地上的瓶子喝下药水,无色无味像普通的水一样,身体里“噗嗤”一下燃起凤火,随后隐藏在骨血里的霜天雪散出冰凉的寒意。

    



    “哎呀……你看你看,我说了不起作用吧?”安钰大宫主意味深长的念叨着,老叟的眼里也才冒出惊讶之光——这药在数百种异族身上试过,没有一人能抵抗,眼前这个灵凤族的女人,竟然真的一点事也没有?

    



    百灵之首……果真名不虚传啊。

    



    “那我就得用些其它的手段了,否则可是要出大问题了,好不容易得手,我可不想节外生枝啊。”安钰收敛了笑容,抓住云潇的手,就在她想要砍下这只手的同时,随身带着的法镜“咣当”一下掉了出来。

    



    “嗯?”她低下头,看着法镜里出现的那张脸,不快的道,“长公主这是干什么?人我已经抓到了,难道你还不许我砍只手断个腿?你非得让我把她一根头发都不伤的带给你亲自处理吗?”

    



    “大宫主别动气嘛。”法镜的另一端,星圣女摸着自己那张早就毁容了的脸,似笑非笑,“有军阁主在,相信云姑娘也不敢乱来的,毕竟她这一家子呀……最重感情了呢。”

    



    “哼。”安钰毫不客气的就中断了法镜,但是也收敛了想砍下她双手的心,她小手指了指萧千夜,威胁道,“大姐姐可别动什么歪心思,否则倒霉的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还有军阁驻守四大境的其他守将!军阁主能为一个霍沧做到如此地步,肯定不希望看见自己辛苦经营的军阁……一夜覆灭吧?”

    



    萧千夜紧紧咬牙,对方不是在威胁他,对方所言都是认真的!

    



    帝都之所以要在暗中不动声色的逮捕他,无疑是顾忌分布四大境的军阁其他守将,一旦军阁有了异心,对帝都而言那就是釜底抽薪的致命一击!陛下无非是为了避免这种最差的结局出现,才会煞费苦心的安排暗部进行这次任务。

    



    “老爷爷,这里距离最近的暗部据点有多远?”安钰已经不再和他们多说话,老叟捏着手指算了算,道,“不远,也二十里路,让老朽来为大宫主带路吧。”

    



    “军阁主,大姐姐,你们可得跟紧了。”安钰不动声色的提醒了一句,她从霍沧身边走过,再度用手洞穿了他的心脏,和之前那次一样,被洞穿的胸口宛如透明,仍是没有丝毫鲜血流出!

    



    萧千夜已经有些使不上力,药毒加上腹部的重伤,让他脸色铁青,嘴唇发乌,仍是紧张的看着霍沧,他像瞬间回了神,大口吐出一口血,昏倒在白虎旁边。

    



    “扶着我。”云潇摸索着抓起他的手臂放在肩上,她的眼睛看不见,但眼神依然坚定,“我不是第一次救你了,这次……我也能平安带你回去。”

    



    老叟弓着背在最前方带路,安钰哼着小曲紧随其后,萧千夜感觉身体越来越沉重,几乎是整个人快要压在她身上!

    



    “你只管记着路就好……剩下的不必担心。”云潇默默开口,空茫的望了他一眼,她的身体微微有几分颤抖,那些毒药对她并非毫无作用,她只是在那两人面前故作镇定!

    



    萧千夜默不作声,感觉到她袖间隐约荡起的寒风,点点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