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莲花神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千机宫大殿的莲花神座前,萧奕白已经无法顾及外面神农田的白虎众将士,他打开了光镜,对面出现的是身在帝都的皇太子明溪。

    



    太子此时正在墨阁处理政务,那面法镜是未经他允许私自从手上的玉扳指里折射而出,明溪瞥了一眼没有完全关紧的门,透过门缝,几位大臣也才从他这里转身退了出去,甚至都还没离开墨阁。

    



    “你可真是越来越放肆了。”明溪太子不动声色责备了一句,随手关紧了房门,这才扭头看着光镜背后的萧奕白,问道,“你从来没这个样子来找过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千夜不见了。”萧奕白的另一手打开另一面法镜,镜面呈现出一片雪白,他焦急的道,“这是我留给他的家徽,上面有我的法术,他一贯很珍视这个东西,他不能可能自己把它扔了。”

    



    “哦?”明溪太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桌面上一只玉石刻而成的蝴蝶雕塑闪了一下,随即化成一只冥蝶落在太子手间,太子轻轻一挥手,命令道:“让公孙晏来见我。”

    



    冥蝶轻飘飘的飞走,化成一束青烟,往隔壁的镜阁而去。

    



    “昨夜已经有暗部的人想在千机宫直接伏击他了,用的还是缚王水狱调制的软骨毒。”萧奕白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身体仍不受控制的颤抖,他按住额头,直接坐在了莲花神座上,眼眸里全是不安,“暗部是兵分几路来的,他们甚至还带着奇怪的蛊蚁,不仅仅是针对他,甚至也出手袭击了伽罗境内的其它守将,还有祭星宫,暗部这次是得到了祭星宫的相助,否则他们也不会这么顺利……”

    



    “祭星宫插手了?”明溪太子一惊,警惕的追问,“去的是谁?寒雨还是沉隐?”

    



    “都不是,是大宫主安钰。”萧奕白的脸色明显比太子更加难看,一直不停的揉着太阳穴,“风魔调查过那个安钰,她以前是阳川的圣女,不知道从哪里学习了一些禁术,然后在大湮城里到处找人实验,也是隔了好几年才被城主发觉驱逐出境的,她能远程控魂、控尸,甚至还能一定程度的窥视我,如果千夜落到她手里……”

    



    话到这里,萧奕白愤然咬紧了嘴唇,眼神凌厉而恐怖——弟弟是不懂那些法术的,如果落在她手上,必然是九死一生!

    



    明溪太子没有立即回话,而是仔仔细细的思索起“安钰”这两个字,她是四十年前来到天域城的,作为一个被阳川驱逐出境的原圣女,她必然是有着什么特殊的才能,才会让父皇不计前嫌,甚至让她接掌祭星宫!

    



    就连那痴心妄想的“飞天”计划,实际上也是祭星宫做出的计算,只要牺牲周边四大境,剩余的力量就能托举天域城回归故土。

    



    “现在伽罗境内我们的人都有谁?”明溪太子冷静的回神,知道在这种时候更不能自乱分寸,而萧奕白却仿佛已经气到了极限,失去理智,他一拳锤在莲花神座上,任花瓣割破了手,鲜血顺着神座流下,就在此时,红玉雕刻而成的神座赫然亮起,自中心开始燃起一团奇怪的火焰,萧奕白一惊,连忙起身退开了几大步,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他的血让整个神座绽放出明媚的火光,而在火光之中,似乎还有些神秘的文字。

    



    “这是……”明溪太子不由自主的也想再凑近一点看得更清楚,那些文字不是飞垣的,扭扭曲曲更像是某一种奇怪的符号。

    



    萧奕白倒吸一口寒气,白教的历代教主都是罕见的异族人,而接掌白教的唯一条件就是能让这个莲花神座燃起火焰!他的血竟然也能如此,古代种的血……果然也是属于异族的吗?

    



    “喂,你看看上面写了什么?”明溪太子默默喊了他一句,浅金色的目光千回百转,是在紧盯着萧奕白的表情,他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些文字,一点点咬紧了牙,“是和……是和那块雪碑上一样的文字,这个莲花神座难道也是上天界留下的东西?不、不可能的,白教是坠天之后才立的教,它不可能会有上天界的东西!”

    



    明溪太子也在认真思索,根据白教的典籍记载,白教立教至今大约已有七百年历史,算上已经名存实亡的末代教主飞影,有记载的教主一共是一百四十位,它一直占据着伽罗的正中央,是个割据一方的强大势力,但也非常保守的从来不插手飞垣其它境的事情,这个庞大的宗教究竟是谁创建,目的又是什么,至今无人知晓,白教甚至没有自己信仰的神明,只是以那块雪碑为最高神谕,即便如此它仍旧是收揽人心丝毫不带手软,整个伽罗几乎都是它的信徒!

    



    “古书……明溪,这是一本古书!”在恍然大悟看懂上面的文字之后,萧奕白顿时抬高了语气,“和皇室拥有的‘沉月’一样,这也是一本记载了真实历史的古书!”

    



    “古书!”明溪太子豁然站起来,金色的眼眸写满不可置信,伸出手的颤抖着指向光镜对面,“它都写了些什么?你能不能看懂?”

    



    萧奕白仔细看着那些文字,他应该是不认识这些文字的,但是又好像能理解它的意思,就和八年前第一次深入到雪碑面前的时候一模一样。

    



    “念出来,快念给我听听!”太子焦急的催促了一句,萧奕白顿了一下,点头,“吾名‘禺疆’,自上天界而来,偶遇凤姬,谈及过往,深感同修之过不可饶恕,然万年光阴,吾等并肩而战,不忍苛责,但观箴岛众灵失其信仰,怨怼四起,心中再无希望,怜众生疾苦,以同修之故名创立‘白教’,留吾佩剑‘风神’,愿岛内生灵重拾信仰,虽失蓝天,但存碧海,初心不负。”

    



    “禺疆?”明溪太子重复着这个名字,上天界来的“禺疆”,难道是尊号“风神”的那位?

    



    难怪白教历代教主都很少使用剑,教内却有三圣剑之一的“风神”!

    



    “信仰……哼。”萧奕白却是不屑一顾,甚至发出了嗤之以鼻的声音,“这说话的语气和雪碑上预言之神所留的一模一样,果然上天界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根本不懂什么怜众生疾苦!凤姬大人这是中了什么邪,竟然会信这种鬼话,真的让白教在飞垣立了足?要是换成我,我必会自己亲手毁了这种虚伪的信仰!风神禺疆……难道他还想飞垣上的众生继续信仰所谓的上天界十二神吗?”

    



    “凤姬或许有自己的苦衷。”明溪太子尴尬的笑了一下,皇室的先祖也是上天界的十二神,他这么说,岂不是把皇室也列为了“虚伪的信仰”?

    



    “风神!”萧奕白倒是没有注意到明溪的表情,他的眼睛咕噜转了一圈,终于扬起了喜色,“对了,我把风神给了云潇,如果他们已经遇见了,我就可以通过风神找到他们!”

    



    “你先别急。”见他立刻就要走,明溪太子连忙喊住他,轻咳了一声,责备道,“我刚才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呢,现在伽罗有多少我们的人?”

    



    “除了我,还有飞影和墨长老,赤晴应该也在吧,但是他没联系过我,也许已经提前去东冥了也说不定。”萧奕白顿下脚步,显得非常不耐烦,太子点点头,担心的道,“我们的人比暗部少很多,他们既能对千夜下手,也肯定会对你出手,你自己小心,可不要赔了夫人又折兵,还有就是……如果找到暗部的人,留个活口带回来。”

    



    “哦。活口。”萧奕白冷笑一声,漫不经心的回道,“我会尽量的。”

    



    “喂……萧奕白!”他还想再嘱咐什么话,对方已经直接掐断了光镜。

    



    萧奕白再次绕着整个千机宫仔细检查,在第五次确认没有蛊蚁之后,终于下定决心要赶紧离开寻找弟弟的踪迹。

    



    他没有和前方神农田里的白虎将士们打招呼,而是悄无声息的绕到了后殿,山壁里冰封八年的大司命岑歌仍是那样微微惊讶的表情,一双不可置信的眼睛空茫的望着前方,然而这一次,萧奕白却是不由自主的在冰封的面前停了下来,莫名扭头皱眉紧盯着他——那束一成不变的目光,此刻像忽然有了生命,似乎一直在盯着自己。

    



    萧奕白走上前去,不知为何突然伸手搭在冰封上,瞬间,金色的剑光交织成一张无形的网,割破了他的手。

    



    “这是……分魂大法!”他惊讶的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只见伤口上赫然浮出一丝不起眼的白雾,竟然是从冰封里延伸出来的!再看山壁,虽然仍是被封十的力量牢牢绑住,但是冰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如针眼般的裂缝,这一束白雾状的东西就是从这个缺口中抓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终于逃出生天!

    



    随后,白雾在他面前逐渐落成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人几乎是逃一样大退了几步,远远的不敢再靠近山壁。

    



    “岑歌……”认出了人影的样子,萧奕白不可思议的脱口,“你出来了?”

    



    “没……”人影淡淡的开口,声音有些缥缈,仿佛随时都会散去,“出不来,我困在里面八年都没有找到机会出来,直到你刚才意外唤醒了神座,让我逮住了这千钧一发的机会,但即使如此,我现在也只是利用分魂大法,像你一样分出自己的一魂一魄逃出来而已。”

    



    “果然是分魂大法。”萧奕白顿时冷静下来,白教有“分魂大法”、“驭虫术”、“血咒”、“骨咒”四大禁术,当年帝都决定剿灭白教其实并不是一时兴起,他们曾经花费几十年的时间刻苦专研对付白教的方法,分魂大法就是那时候失窃被收入了典籍库,才给了他偷学的机会。

    



    “不过,你得找个东西先装着我。”岑歌提醒了一声,按住自己随时都会涣散的心口,苦笑,“你应该知道的,分出来的魂魄必须有灵器承载,否则很快就会灰飞烟灭。”

    



    “也对。”萧奕白环视了一圈,不由得皱起眉峰,白教总坛内,但凡能搬走的东西都被帝都一扫而空,如今剩下些柱子、石坛,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带着走的东西。

    



    “那个……你去密室找找。”岑歌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萧奕白摊开手,道,“先到我手心来吧。”

    



    “呵,也好,你的血统……能帮我稳定这一魂一魄。”岑歌点点头,白雾凝聚成一小团落到他的掌心,萧奕白离开山壁往雪湖走去,白教的密室位于雪湖旁边一块隐秘的地砖下,此刻飞影已经撤离。

    



    “倒是装饰的蛮温馨的。”岑歌扫了一眼这个熟悉的密室,这是他当年用来研究禁术的地方,如今他的东西早就被搬走了,这里被改造成了一个普通女孩子的房间,放了一张床,一对桌椅,甚至还有女孩子爱用的铜镜和首饰盒,岑歌有些好笑,对着萧奕白眨了眨眼睛,“看不出来你还挺宠着飞影的,可她只有十五岁哎,这么早就给她买这些胭脂水粉的,给谁看?”

    



    “不给她买就会一直吵。”萧奕白无奈的笑了笑,“是被你惯出来的坏毛病吧?”

    



    “我可没惯她。”岑歌辩解了一句,铜镜里映出自己模糊的身影,让他不由得想起另外一个人,忽道,“我妹妹岑青倒是很惯着她,飞影是灵羽族的孩子,灵羽族……灭族了,只剩下她一个小孩子,还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呵呵,岑青捡到飞影的时候,自己也才十几岁,也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长姐如母’的说辞,就真的把飞影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了。”

    



    “岑青啊。”萧奕白目光如电,叹道,“那一年她把飞影扔给我之后就走了,虽然应允了我会在需要的时候回来帮忙,但我根本就没有她的消息。”

    



    “她应该能照顾好自己,你不必为我们祖夜族担心,还是担心自己的更重要。”岑歌淡淡的,对失联八年的妹妹倒是放心的很,他仔细检查着飞影留下的拿下小首饰,有蝴蝶的夹子,星星样的坠子,还有小兔子形状的玩偶,岑歌尴尬的清咳了一声,问道,“这些都是你买的吗?我要装进这些东西里……嗯,讲实话还有些羞耻。”

    



    “随便挑一个吧,虽然不算什么好的灵器,总比外头那些柱子方便。”萧奕白催促着,随手指了指那个坠子,“要不就这个吧,带着方便。”

    



    “嗯……只能如此了。”岑歌虽然不太乐意,眼下也没有更合适的东西,他只能勉为其难的钻了进去,萧奕白收起坠子,只听里面的人继续说道,“我虽然不太喜欢你弟弟,但也只能暂时和你同盟了,萧奕白,我听见了你们的对话,你们口中那个祭星宫的大宫主安钰,坦白而言,白教调查过她,她不像是人类,倒更像是传说里的那种魔物。”

    



    “魔物?”萧奕白敏锐的追问,岑歌沉吟了片刻,接道,“你该知道的,飞垣本土的三魔,仓鲛主司水域,魇魔能入梦,剩下的地缚灵则可以窃魂,地缚灵曾多次袭击阳川,然后一消失就是好多年,杳无音讯查无踪影,安钰也正好是阳川出身的吧?”

    



    “话虽如此,可我见过安钰,其实并没有在她身上感觉到魔物的气息。”萧奕白托着下巴思考,他曾在三年前三军年宴上见过一次祭星宫的大宫主安钰,如果那真的是魔物,他不可能毫无察觉才对!

    



    “那就只有找到她本人才能知晓真相了……”

    



    “在此之前,我要先找到我弟弟。”萧奕白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冷道,“我知道你会一些奇怪的法术,能否帮我找到他们的位置?”

    



    “哦?你这种人还需要我帮忙?”岑歌咯咯笑着,一字一顿,“我记得你应该是会那种术法的,叫什么诛天地之术……”

    



    “你可真不讨人喜欢,要不是明溪想拉拢你加入风魔,我一点也不想带上你。”萧奕白暗暗用力捏住了坠子,转身离开密室,朝着千机宫后方更加危险的雪原走去。

    



    后山依然残留着岑青留下的风雪术,萧奕白顾不得此处地形崎岖不便,只见他直接张开了左手,又并起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掌心上画了一个的五芒星,嘴里面默默念道:“苍天鹤血,碧落青冥,万里山河,画地为牢。”

    



    以他站立的地方为中心,荡起一圈圈冰蓝色的光芒,像一只无形的画笔勾勒出飞垣全境的山山水水,萧奕白也是在这一瞬间冷汗止不住的冒出,努力稳住阵型,仔细的寻找。

    



    诛天地之术需要耗费巨大的灵力,召唤出隐藏于地底深处的土灵为自己所用,就连当时凤姬大人在万灵峰也是用这种方法寻找两个逃犯的踪迹,但是对他现在缺魂少魄的身体而言,此术法无疑太过冒险,然而他没有选择了,一旦弟弟被带离伽罗境内,再想找到他就是难上加难!

    



    “找到了!”萧奕白和岑歌几乎是同时开口,望向了其中一个点。

    



    “那附近……我记得没有村寨。”岑歌有几分不解,甚至开始质疑此术的精准度,萧奕白已经体力不支,他靠在一旁的岩石上,大口喘气,许久才缓了过来,正色道,“不,那附近不是没有村寨,那里曾经有过群居的部落,是异族人的部落,后来他们迁走了,那里被常年的风雪掩埋和雪原融为了一体,暗部如果在那里建立据点,确实是足以掩人耳目。”

    



    “哦……你倒是比我还更了解这片雪原了。”岑歌有几分不可置信,但是观他神情似乎是非常疲惫,他默默思索了一会,诛天地之术传闻是记载在雪碑上的上天界术法,一定会消耗施术者巨大的灵力和体力,这就是人类妄图染指神界必须付出的代价。

    



    “我送你一程吧。”许久,岑歌莫名叹气,“看在你这么多年照顾教主的份上,这一次我就送你过去吧。”

    



    “哦?”萧奕白眼眸一闪,只见身下的雪地里赫然钻出来几只无面死灵,虽然是半透明的样子但是却轻而易举的就将他整个人托举到了空中,岑歌不怀好意的笑笑,提醒,“死灵可不像天征鸟可以抓住防止自己掉落哦!你可得坐好了,它们的速度可是比你们那几只空中军团还要再快上一些呢!”

    



    话音未落,萧奕白只觉得耳边刮起凛冽的寒风,死灵张牙舞爪的发出猖狂的笑声,像一道灰色的闪电朝着远方飞过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