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父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来做什么?”凤九卿低低开口,一开始语气还算镇定,渐渐控制不住,手用力抵着额头,双瞳剧烈的颤抖,连好看的容颜都扭曲变形,“她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跑回来?现在是飞垣最危险的存亡之际,她是我的妻子,是你的母亲,她甚至还是萧阁主的同门长辈,无论哪一种身份都会让她成为众矢之的,她到底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跑回来!”

    



    他呆呆望着云潇,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双手搭在女儿的肩膀上,心中一急,脱口而出:“你们母女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为什么都喜欢这么乱来!我应该在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就把你送回去的,现在倒好,不仅你不回去,为什么你娘也跟着跑过来了?”

    



    云潇被他突如其来的用力吓住,微微一愣抬起头望着他,她自认为和凤九卿并没有所谓的父女之情,几次相遇之后反而感觉这个人冷漠自私,不能深交,于是更加不爱理睬他,可是这一次听到娘亲的消息,他眼中的神色是那般焦急,竟然真的露出了一个丈夫该有的紧张。

    



    “呵……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吗?你真像她,连这般胡来的性子,都和你娘一模一样。”凤九卿无可奈何的苦笑,也被自己过于激动的反常表现惊了一下,不管女儿有没有在听,自言自语地念叨,“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不是曾经立下重誓终生不再返回飞垣的吗?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回来啊,云潇,飞垣真的很危险,你们母女两个人能不能不要在这里呆着,赶紧回昆仑去好不好?”

    



    云潇挣开他的手,跑回到萧千夜身边,不知为何心里上下扑通,忐忑不安。

    



    凤九卿眉头微皱,望着这个自己从未关心过分毫的女儿,也知道他说的任何话都根本没有说服力,和自己这种陌生的父亲比起来,显然是自幼相识,相知相爱的萧阁主更为可靠。

    



    他的眼神一冷,露出些许失落,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深藏着一种莫名的忧伤和孤独,然而转瞬之后,凤九卿扬起笑脸,很快就重新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定从容,他收回思绪,转过身面对两人,抬手一指,淡定的道:“我倒是会一些上天界的术法,萧阁主若是现在想回帝都去,在下可以送你们一程。”

    



    “不,要等一等。”萧千夜抬手按住胸口,面容有些苍白无力,连带着语气也陷入一种厚重的疲惫,云潇小心的搀扶着他的胳膊,感觉他的身体一直在不自觉的往自己这边压,好像随时都会失去力量而摔倒,她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两人皆是借着灵力站在空中,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摔落掉进一片寒冰的禁闭之谷。

    



    “哦?”凤九卿也立马察觉到他的异常,面上一沉大步飘到两人身边,直接伸手就按住了萧千夜的额心。

    



    “拿开!”萧千夜厌恶的甩开他的手,而灵凤之息已经在这一刹那敏锐的捕捉到了他想掩饰的东西,凤九卿的神情暗藏着急切,低道,“是神裂之术的后遗症,他本不该在这种地方强行化形现身,禁闭之谷的神力并不足以维持这种术法,他又一直耗费自身力量追杀恶灵,现在神识还遭遇封印地的阴寒之气侵蚀,你得赶紧找个地方,至少让他先恢复一下才能去帝都。”

    



    萧千夜抿唇不语,额头的冷汗更加控制不住的滴落,他知道凤九卿说的每个字都是事实。

    



    自从帝仲从自己身体里苏醒之后,他就像个没有形体的幽灵,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子里、身体里频繁出现,借着他的眼睛看世界,借着他的耳朵听声音,甚至借着他的嘴和别人说话,那个家伙一贯是不征求他的意见,总是独断而行,经常让他措手不及,头疼不已。

    



    但是现在,他一点也感觉不到帝仲的气息了,就好像这具身体又重新变成了独属于自己的存在。

    



    坦白而言,这本应该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重新回到完整的自己,不再和任何人共存,然而这一刻,萧千夜的心里只有不安和恐惧,甚至主动凝神聚气,试图寻找帝仲的存在。

    



    “他、他怎么了?”云潇用力抓住萧千夜的手,焦急的情绪不由自主的流出。

    



    萧千夜默默看了她一眼,虽然脸上如常,心里还是被这样的紧张微微刺痛。

    



    凤九卿咳了一下,赶紧堆笑,安慰着说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多半只是耗损过多不得以只能以神息之术进入沉眠状态,他毕竟还是上天界的人,稍微休息一下很快就能恢复。”

    



    “神息之术?”云潇还是一直紧握着萧千夜的手,丝毫没察觉到他本能的有些排斥,但还是隐忍了一下,没有抽出手。

    



    凤九卿注意到两人之间微妙的动作变化,面上只是微微一笑,也不揭穿,淡道:“就是你姐姐平常用的那种术法,可以令自身进入沉眠,不过此术有弊端,通常只能自行苏醒,所以在沉眠的过程中无论发生什么他都不会知晓,眼下东冥不安全,失去战神庇护,萧阁主还请一切小心。”

    



    云潇担心的看了看萧千夜,他缓了一口气,脸色已经好很多了。

    



    “那边……”凤九卿略一思忖,抬手指向一个地方,提议道,“那个方向是空寂圣地,因为常年有瘴气侵蚀,无论是人类还是异族人都不会在里面久留,你们一个是凶兽后裔,一个是神鸟血脉,都是不惧怕瘴气的人,不如先去那边稍作休整,等大人自行苏醒之后,再去帝都救人也不迟。”

    



    萧千夜神色复杂,犹豫不决的问道:“他要多久才能醒?”

    



    “不会很久吧。”凤九卿毫无底气的咧咧嘴,顿了一会,还是赶紧识趣的补充了两个字,“大概。”

    



    萧千夜瞪了他一眼,也懒得跟他废话,他心里着急,手也不由自主的用力握成拳,东冥的事情要不了多久就会传到帝都,到了那个时候,明溪拿什么借口来保护大哥!维昌

    



    “萧阁主若是实在不放心,那就让在下代为先行一步吧。”凤九卿淡淡一笑,丝毫不见介怀,叹道,“大人刻意要将秋水的事情告诉我,估计也是感觉到自己支撑不住,生怕萧阁主单独行动会遇上危险,毕竟我没有你那么惹眼,又熟悉上天界的光化之术,足以来去自如,我先去探探情况,对你、对我都好。”

    



    “你先过去?”云潇小心翼翼的开口,心有不安,“你还敢说自己不惹眼?上次你协助夜王,险些让帝都毁于一旦,现在你早就被他们视为最大的敌人了,我只怕你前脚进了城,后脚就要被陛下逮起来。”

    



    “呵……”凤九卿摸了摸女儿的脸颊,竟然被她几句话逗乐,“你当我是什么人,我这么多年漂泊在外,上天界都要对我忌惮三分,更何况是个人类的帝王?”

    



    云潇瘪瘪嘴,被他堵得无言以对,凤九卿转向萧千夜,语重心长的道:“云潇就暂且交给你了,你可不要再让她遇到危险了。”

    



    萧千夜本不想理他,但听见他这么说了,也只好不情不愿的点点头。

    



    凤九卿忍着笑看着他一副别扭的模样,又小心打量着女儿偷偷欣喜的小神色,长长叹了一口气,心中终于释然:“那时候在天征府和你相遇,我记得有说过让你离她远一点,最好能将她送回昆仑,远离飞垣的纷争,萧阁主,你明明答应了我,结果却食言了呢。”

    



    萧千夜略一皱眉,果然下一秒云潇就将脸凑到他眼前,立即甩开手,撅起嘴闷闷不乐的质问道:“你怎么可以乱答应他!你明明答应我,走哪都会带上我的。”

    



    “男人的话……不能轻信啊。”凤九卿在一旁笑看着女儿,不仅没有帮着说话,反而没心没肺的添油加醋。

    



    萧千夜显然有些心不在焉,既担心帝仲的状态,又担心大哥的安危,更要命的是,他还无法说服自己信任凤九卿。

    



    凤九卿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冷定的道:“我知道你并不相信我,坦白说我也不是很关心你大哥的死活,但是秋水……我很担心她,我必须去看看她。”

    



    提起母亲,云潇立即紧张起来,她还没说话就被凤九卿抢先打断,摇了摇头:“你就跟着萧阁主,否则我带着你实属是个麻烦,你好好的,别让我和你娘担心。”

    



    云潇脸一红,低头不语,睁着一双大眼睛,绞着手,好似在纠结什么事情。

    



    凤九卿心知肚明,不由一反常态的哈哈大笑,边笑还边捏了捏她的脸颊:“你是在纠结该怎么称呼我吗?你要是愿意,喊我一声爹是再好不过了,若是不愿意,那就跟你姐姐一样,直接喊我‘凤九卿’也没什么。”

    



    云潇张了张口,那个字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凤九卿等了一会,知道她心里终有芥蒂,也不勉强,淡淡笑起伸手在她耳边一触,感觉女儿的耳根如同被火拂过一样烧的滚烫,反而是他好声好气的安慰起来:“不急,不急,我也确实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想来这么多年秋水一定也是对我闭口不谈,你对我生疏本就是情理之中,等你什么时候愿意了再喊也不迟。”

    



    他随后将目光转向萧千夜,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打趣道:“萧阁主是不是也该对我改口了?”

    



    没等萧千夜说什么,云潇脸颊绯红推了他一把,催促道:“你、你快走吧!我要带他去空寂圣地休息一会,你放心,我们会很快赶上你的。”

    



    凤九卿莫名被女儿这么着急的催了一句,虽然自小就没管过她一件事,此时此刻她这么向着别人也让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无奈的蹙起眉头。

    



    他的脑中瞬间闪过中原人爱说的一句古话——女大不中留。

    



    凤九卿傻傻笑了一瞬,但很快笑意就僵硬在脸上,眼神复杂的看向云潇。

    



    女大不中留,一晃眼云潇已经长成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可他却无比担心,混血的灵凤之息始终是萦绕心头的炸弹,不知何时会以何种方式突然炸响。

    



    “哎……失去战神庇护,你们才是该自己小心。”许久,凤九卿只是将忧虑不动声色的收回心底,抬起头冲着远方举目望去,眼前的紧闭之谷早已经是冰封死寂的世界,所有活着的生命都被静悄悄的冰冻,也不知外围的空寂圣地和更加遥远的城市里又遭遇了怎样无法设想的灾难。

    



    萧千夜也将这一幕一切尽收眼底,这一瞬间心里空荡荡的,什么也不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