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相合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两人踩着剑灵离开禁闭之谷往外围空寂圣地飞去,封印之地的阴寒之气在渐渐衰弱,但是脚下的土地却好像被一只巨兽的手生生撕裂,整个紫色的森林四分五裂,巨大恐怖的裂缝深不见底,幽暗的地底依然时不时传出沉闷的炸响,仿佛地基深处仍在遭受无法预估的损伤。

    



    萧千夜本想挪开目光,却感觉身体僵硬不受自己控制,受到帝仲神息之术的影响,他也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困意袭来。

    



    没过一会,剑灵在一处空地停下,云潇率先跳下去,她小心的检查了一圈,然后才对着萧千夜伸出手:“这一片土地看起来还算完整,就在这里稍作休息吧。”

    



    “嗯。”萧千夜接过她的手,从剑灵上大步跃下,环视了一周,空寂圣地原本就是个人烟荒凉的地方,因为常年被瘴气笼罩,除了一些罕见的凶兽以外也很少会有异族踏足,此时封印地遭到破坏,这里虽然没有被寒冰覆盖,但是温度也已经降至冰点。

    



    他的面前有一条小溪流,水位已经快要见底,并且泛出浑浊的色泽,原本生长在两岸的茂密草丛变得枯朽,一脚踏过就好像踩在一滩烂泥上。

    



    萧千夜眉间一动,目光却情不自禁的顺着这条小溪的流向望向远方,脑中突兀的想起遥远的记忆,让他不由自主的转动脚步,沿着溪流一路往下走去。

    



    “你要去哪呀?”云潇牵着他的手,生怕他再出什么意外状况,萧千夜却有些兴奋的抬起手,惊喜的道,“我想起来了,那一年帝仲带着那只穷奇路过此地,就是沿着这条小溪一直往下走,它的尽头处应该有一片仙草地,叫月夜芽,是一种凶兽们特别喜欢的美食,可以缓解血脉里的冰凉。”

    



    云潇暗暗吃惊,瞪大眼睛不动声色的跟着他,这显然不是属于萧千夜的记忆,即使在帝仲以神息之术陷入沉眠之后,他也依然可以想起那些过往了吗?

    



    然而一直往下走,萧千夜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失望之色显露无疑,溪流在一点点干涸,没走多久就彻底没有水了,原本那片茂密富饶的仙草地受到碎裂的影响,此时也已经全部陷入泥土中,巨大的裂缝成南北走向,像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终于阻断了两人继续前行的脚步。

    



    云潇担心的看着他,不敢多说什么,萧千夜只是呆呆看着眼前的废墟,先前的欣喜转瞬就被灰暗取代,他默默握紧手里的古尘,站在这条裂缝的边缘往下望去。

    



    月夜芽的残花还零零散散的贴着裂缝,那种蓝色如月牙一样的仙草,此时就像一道刺人心扉的利箭,让他的心重重疼了一下。

    



    “会重新长出来的。”云潇紧握着他的手,强自把他从裂缝的边缘拉了回来不让他继续看,她歪着头笑了一下,目光游离的在这片废墟里飞速寻找着什么东西,然后眼前一亮,连忙拉住他一起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捡起地上那朵还算完整的月夜芽,轻轻抹去上去的泥土,递到萧千夜眼前,“仙草、仙草嘛,都说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仙草肯定也能再长出来的!”

    



    “呵……”萧千夜被她逗笑,一下子心情舒坦了不少,但他还是认真的解释道,“月夜芽并不常见,也很难种植,紫苏在厌泊岛尝试多年都没有成功,帝仲带着那只穷奇走过很多很多的地方,也仅仅在箴岛这一处发现了野生的月夜芽。”

    



    “这样啊。”云潇嘀咕了一句,为了不让他失望,还是赶紧扯出一个笑脸,“没关系,我把这棵草带回去,说不定就被我种活了呢?”

    



    萧千夜噗嗤一笑,看见她紧张兮兮的样子,知道她只是在找借口安慰自己,他温柔的摸了摸云潇的脸庞,嘴上却一点不客气:“算了吧,你小时候养的那些花花草草,可没一样种活了,与其被你带回去浪费,倒不如……你尝尝它的味道,我记得应该是甜甜的,很温暖。”

    



    云潇尴尬的看了他一眼,瞥见他脸上扬起的笑意才稍微放了心,又将月夜芽端到眼前看了又看,那是一种蓝色的小花,从花瓣里透出细闪,就好像月光一样皎洁,她自言自语的道:“这东西还能吃吗?哇……这种颜色看起来不像好吃的样子。”

    



    “试试不就知道了,又不会中毒。”萧千夜叹了口气,找了一棵树背靠着坐了下去,云潇紧挨着他一起坐下,将手里的花一分为二递给他,乐呵呵的道,“那你也试试。”

    



    萧千夜接过那半朵月夜芽,神色有几分古怪,虽然还能记起凶兽对仙草的渴望,可生而为人会有这种奇怪冲动还是让他有些尴尬,云潇凑近他耳根吹了口气,调侃道:“真的没有毒吗?我怎么看你这幅表情,好像自己都不敢吃的样子?”

    



    “哼,真的没毒。”萧千夜好笑的哼了一句,随手就将半片月夜芽塞入嘴里,那种花瓣是入口即化,像一湾温暖的清泉,瞬间自喉间涌遍全身,萧千夜张开双手用力捏紧,然后又轻轻松开,果然感觉冰冷的身体久违的温热起来,情不自禁的望向云潇手里的另一半,心中有种想直接夺下再尝一口的冲动。

    



    “啊……”云潇发出一声惊诧,随即笑呵呵的将手抬高,“怎么了,还想要我这一半吗?果然像只馋嘴讨食的小奶狗,难怪连上天界的战神都当初都总喜欢逗着玩,你求我,我就给我。”

    



    萧千夜憋了一口气忍着没发作,面上一红,被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冲动感到有些羞耻,云潇却越笑越张扬,她将手里的半朵月夜芽来回在萧千夜鼻尖前晃荡,那种诱人的香气顿时勾起他骨子里凶兽的本能,就算他还能理智的压制身体不去抢,眼睛却怎么也无法从她手里的花朵上挪开。

    



    “咦……真的不要了吗?”云潇还在继续挑逗着,自己也紧紧粘着他上蹿下跳,仙草的温热之气和灵凤之息的双重吸引让萧千夜面颊通红,终于忍不住伸手一把拎住云潇的脖子,强迫她安安静静的坐在自己身边不要再乱动了。

    



    云潇被他按住,也不知道这个人是哪里来的这么大力气,真的让她完全动不了分毫,又赶紧卖惨求饶:“好了好了,我给你就是了,我本来身子就很热了,才不要吃这种会更热的东西呢,来,张嘴,我喂给你。”

    



    “不要。”萧千夜冷漠的一口回绝,要强的拒绝。

    



    “不行。”云潇根本不理他,面上含着三分不怀好意的笑,趁着他分心之际又一下子钻到怀里,一只手捏住他的脸颊,另一只手眼疾手快的将半朵月夜芽塞到他嘴中,萧千夜拿她没办法,又不能真的用劲弄疼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另外半朵月夜芽入口之后,舒适的温馨再次席卷全身,甚至让他忍不住闭上眼睛,细细享受这一瞬间的宁静。酷文

    



    “你真的很喜欢这种仙草呢。”云潇在他耳边幽幽吹气,叹道,“那我还是得尝试自己种一种,万一成功了,你不就可以随时尝到这种美味了?”

    



    她自言自语的念叨着,目光已经在周围不断寻找,试图能在一片狼藉的土地里再找到一朵,又道:“这边好像没有了,要不我们在往前面走一走,那一块的土地还算平整,也许有残留的也不一定……”

    



    她一边说话,一边想从他身上爬起来,还没等站起,又被萧千夜一把拽了回去。

    



    “咦……”云潇眼皮轻抬,微微扫了一眼,发现眼前人红着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反倒把她逗得咯咯笑起,用手轻轻一戳他的额头,“快放手,要不然找不到好吃的了。”

    



    萧千夜呆呆看着她,话里有话的脱口:“他不在。”

    



    “啊?”云潇一脸茫然的愣了一下,神情一顿,立即恍然大悟那个“他”指的是谁,脸上一红,连忙奋力从他手里钻了出来,支支吾吾的道,“跟他有什么关系,你、你不许占我便宜。”

    



    “只许你占我便宜吗?”萧千夜随口接话,他的嘴角挂着一丝懒懒的笑容,云潇眼睛一翻,发现这个人的性格真的已经在潜移默化间被帝仲所影响,放到从前,他从来也不会说出这种话,这想起来自己片刻之前还在他身上上蹿下跳的挑逗,云潇终于感到有些羞涩,立即伸手捂着脸,嘴里狡辩起来,“不行就是不行,你不要找这些花里胡哨的借口。”

    



    萧千夜微微耸了耸肩,一抬手又将她又紧紧搂在怀里,对她嘴里的碎碎念充耳不闻,只是淡淡的、自言自语的说道:“阿潇,谢谢你。”

    



    “谢我?”云潇停下挣扎,这才回过神儿,听见那一声发自内心的“谢谢”,有些恍然若失。

    



    “嗯,谢谢你。”萧千夜将她抱紧,再次重复了一遍,身体往后扬倒,目光空茫的望向一片昏暗的天空,“只有你会在这种时候,还对我笑了。”

    



    云潇伏在他身上,感觉着他起伏的心跳,一声又一声,平静而沉重。

    



    两人同时沉默,空寂圣地这么人烟罕至的地方受损都如此严重,那么更外面的城市此时又会如何?

    



    “我什么都知道。”许久,她目光深邃,低吟,“所以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那一天到来。”

    



    此时的萧千夜还不能理解这句话的真正含义,只是呆呆看着她,一言不发。

    



    云潇用双手撑着身体,因为是在被他拥在怀里,正好能和他面对面,四目相对,萧千夜仰着脸看着她,反而是云潇率先笑起,出乎意料的主动吻下去。

    



    萧千夜眼眸在剧烈的颤抖,然后在她温柔的吻里一点点平定,轻轻闭起,顺势翻了个身将她按在身下。

    



    她的气息比月夜芽炽热千百倍,让他越来越寒入骨髓的身体情不自禁的用力,欲罢不能,似乎想将怀中的女人彻底揉入,和自己融为一体。

    



    他的指尖终于不再颤抖,轻揉的拂过云潇身上巨大的剑痕创伤,也清晰的感觉到身下的女子微微一凛,没有拒绝。

    



    无论这份缘起是因为谁,曾经的过往都是他们一起经历的回忆,谁也不能夺走。

    



    云潇用力环着萧千夜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胸膛,忍住眼中的隐隐泪光,生怕他察觉到自己的脸色正在从红润一点点转为苍白,额上冷汗涔涔,整个身子都发抖,身体各处传来撕裂的剧痛,那是灵凤之息在本能的排斥外族。

    



    她本不该迎合,她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血脉的独断强悍,可她还是无法拒绝这个深爱了多年的男人。

    



    萧千夜稍稍一顿,想看云潇,却被她刻意的躲闪了视线,身子轻震了下,依然只是一头扎在自己怀里,轻轻喘气。

    



    “我弄疼你了?”他温声问了一句,云潇缓了口气,心间的疼痛才缓和一些,想开口,又一点力气也使不上,只好微微摇了摇头。

    



    萧千夜眼中神色几变,已经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是云潇不说,他也不好多问,只是微微用劲将她拥在怀里,不肯放松分毫。

    



    周围的温度是冰冷的,两人的心却是炽热的,不言不语,相拥而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