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局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两人面面相觑,暮云尴尬的笑了笑,连忙倒了一杯茶递给他缓解气氛,这才直接说道:“少阁主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好。”萧千夜接过茶水,并没有喝,握着茶碗的手一用力,紧张的道,“暮云,我大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听到意料之中的问题,反倒是暮云长长松了口气,顿时感觉到眼前人还是他熟悉的那个军阁主,但是再认真一想他口里提起的名字,暮云的脸色显而易见的变得沉重起来,低道:“果然是他,我就知道这种时候您还主动跑到洛城来一定是为了萧大哥,少阁主,我是一个月前从帝都回来的,那时候他已经被禁足天征府,不允许任何人私下探视了,然后……”

    



    他迟疑了一下,短暂的停顿让萧千夜心急如焚,“咔嚓”一下直接捏碎了杯子,暮云吓了一跳,赶紧接道:“东冥事情发生已经两天了,消息很快就传到帝都,朝野震惊,萧大哥作为您唯一的兄长,是首当其中遭到了非议,但是我听说天尊帝还没有对他动手,因为朝中百官他们自己之间已经闹起来了。”

    



    “闹起来了?”萧千夜横眉冷对,听见暮云的话,也是认真的思索着这其中的前因后果,暮云点点头,叹了口气,接道:“其实自双极会之后,大湮城城主就一直留在帝都没有回去,虽然明面上没有正式的任命下来,但最近这段时间一直是他代管祭星宫,被损坏的八荒琉璃司星仪也在缓慢修复,城主试图利用司星仪再次预算祸福,结果显示萧大哥必须活着,否则帝都就会遭遇变故。”

    



    萧千夜默默听着,他对祭星宫和司星仪一贯是不太在意,但这种时候如果那些东西真的能预示出这种结果,那大哥一时半会应该还是安全的。

    



    “但是很多人已经不再信任祭星宫了,毕竟大宫主安钰是魔物地缚灵所化一事也早就公之于众,祭星宫今时不比往日,所做出的预算也无法服众。”暮云见他面上松了口气,生怕自己刚才的一番话让他误看了形式,“靖守公、安守公,安安侯、平鼎侯、芮明侯,双公三侯联名上书,要求陛下处死萧大哥以平民愤,安定人心,陛下虽然还没有表态,但是联名的人越来越多,只怕……只怕陛下会顶不住压力,只能妥协。”

    



    萧千夜脸色剧烈的变化,被捏碎的茶杯碎渣子已经刺入血肉,他却仿佛毫无察觉。

    



    帝都的势力原本就极其复杂,三十六年前先帝将四大境权贵全部迁徙至皇城之后,这种针锋相对的官宦势力之争就越见严重,高成川还在世的时候,虽然位高权重嚣张跋扈,但很多事情依然要在面子上做出些许让步,就拿刚刚暮云所提到的双公三侯来说,这五个人以前都是来自羽都和阳川的一方霸主,如今也早已经成为了帝都密不可分的一部分。

    



    “少阁主,您是回来救他的吧?”暮云还是最了解曾经顶头上司的性情,他看起来沉默冷静,实际性情刚硬固执,只要认定了事情,就再难更改。

    



    萧千夜稍稍抬头,和他四目相对,两人都不回避彼此的视线,他脸上的神情淡极了,眼中一片坚定,并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更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看起来极为冷定,正是发自肺腑之言:“我要带他离开天域城,皇太子已经是天尊帝,他不能像之前那样不顾一切的维护大哥,我知道天尊帝有难处,否则也不会刻意安排天征鸟来洛城传命。”

    



    “少阁主……”暮云有些不解,无论是曾经的皇太子,还是如今的天尊帝,对天征府的两兄弟都已经过分维护了,坊间那些传闻越传越烈,天征府也一度取代总督府,成为皇城最炙手可热的存在。

    



    两个多月前,军阁主萧千夜忽然失踪,并缺席之后的双极会,就是那一次双极会,天尊帝将先帝的飞天计划公之于众,来自上天界的威胁第一次被全境知晓。

    



    然而由于这件事最核心的人物萧千夜迟迟不曾出现,上天界在帝都政变之后也销声匿迹,仅仅两个月的时间,很多人就已经将天尊帝的警告置之脑后,继续过着自己安逸稳定的生活,即使这期间已经有人像天尊帝上书,建议以萧奕白为诱饵,逼迫萧千夜主动现身,但一直不温不热,没能引起重视。

    



    直到两天之前,东冥在一夜之间碎裂,无数人来不及撤离就被被埋入地底,消息传出之后,飞垣的百姓才意识到双极会上陛下所言的每一个字,都是事实。

    



    现在追责问罪已经为时太晚,但是一想到剩余的伽罗、阳川和羽都也会在某一天遭遇同样的灾难,帝都城的高官们终于按捺不住,抓住眼下唯一和萧千夜有血缘关系的同胞兄长萧奕白,开始对天尊帝施压。

    



    事到如今,身为一国之君,很多事情其实并不由天尊帝选择,东冥的死伤将会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恐怖数字,如果他继续放任始作俑者不作出任何处罚,只怕严重起来足以威胁到这个皇朝的统治根基!

    



    想到这里,暮云的神情却更加迷茫,如果陛下有心要抓捕少阁主,此时安排天征鸟过来又是为了什么?

    



    但是再想起天尊帝平日里的行事作风,暮云又觉得也不是那么违和,毕竟君心难测,也不是他能轻易猜透的。

    



    “暮云,你再帮我一次。”萧千夜忽然站起走到他身边,暮云吓了一跳,这么多年的共事让他本能的跟着起身,挺直脊背像以前那样等待阁主的命令,萧千夜心中感慨万千,但这一次他是将双手用力搭在曾经的下属肩上,一字一顿认真的道,“我要去把他带出来,你帮我把阿潇送到城外。”勾股书库

    



    “千夜?”云潇一听见自己的名字,又听他这么说,急火攻心的拉住他,“你想一个人去救他?不行,他们肯定早就在帝都设了陷阱等你了,而且、而且我娘和师兄……”

    



    “秋水师叔有凤九卿,出不了事,天澈也足以自保。”萧千夜将目光转向她,凝视着她的眼睛,虽然说着毫不犹豫的话,眼里却还是温柔的,“大哥的灵力被夜王阻断,现在的他才是那个真正拖后腿的人,所以你要在外面接应我,洛城和天域城很近很近,等我出来,我们就一起逃走。”

    



    云潇张了张嘴,一时语塞,感觉他说的有些道理,又感觉他依然只是在找借口忽悠自己。

    



    暮云也跟着张了张嘴,一样半天没反应过来,不知如何接话。

    



    萧千夜大步走到窗边,小心的推开一条缝往城里望过去,果然在视线的最高点看见了停在城楼处休息的天征鸟,再次见到那只跟着自己征战四方的白色大鸟,萧千夜情不自禁的眉头微蹙,暗自思忖片刻,低道:“阿潇,我们先去找天征鸟,明溪一定知道你在我身边,也知道你能懂鸟类的语言,或许还有其它的话要它带给我。”

    



    “那你呢?”云潇紧张的接话,一直拉住胳膊的手暗暗用力,委屈的道,“你又要丢下我。”

    



    “我没有。”萧千夜目中流露出淡淡笑意,另一只手碰了碰腰间的白色剑灵,提醒道,“你一直都在我身边,能感觉到到我的一切,我向你保证,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阻断分魂大法,你随时都能找到我,这样可以了吧?”

    



    “歪理!”云潇低骂了一声,反而破涕为笑。

    



    暮云尴尬的看着这一幕,唇边浮起淡淡的苦涩,一言不发,此时无声却又胜似千言。

    



    这个曾经的顶头上司罕见的一脸的甜蜜与幸福,虽然那笑容里依然暗藏着掩饰不住的担心,但说话的语气竟是他从没听过的温柔。

    



    还记得之前偶遇三郡主胧月,那个半桶水的小丫头硬是拽着自己和少阁主要算姻缘,那时候三郡主支支吾吾的说他命中没有伴星出现,是孤独终生的卦象,少阁主在听到那样的解说之后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也曾露出淡淡的哀伤,让他一时恍惚。

    



    暮云好奇的看了一眼云潇,虽然早就在帝都城见过面,事实上两人并没有太多的交流,这个中原女子得到萧奕白的允许,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天征府,一时间成为全城议论的焦点,就在所有人都暗暗猜测她到底是和兄弟俩的哪一个有关系之时,少阁主在某一天深夜终于回来,并在第二天清晨,一路抱着她从皇宫里走回了家。

    



    那一天的事情放到现在,他依然都像做梦般不可思议,少阁主是个出了名冷漠如霜的人,一早就抗旨拒婚,后来又屡次拒绝三郡主提亲,这一次破天荒的抱了个女人回家,那真的是一时间议论纷纷,不仅是天域城,整个飞垣都传的津津乐道。

    



    如果不是他再次莫名失踪,如果不是双极会上天尊帝语重心长的警告,如果不是现在摆在眼前的东冥惨变,少阁主应该会成为这个新帝国最炙手可热的人,娶一个心爱的女子,过上让所有人羡慕憧憬的生活。

    



    “暮云……你可以拒绝我。”萧千夜淡淡开口,一下将他的思绪拉回当下,他认真的看着属下,一字一顿的重复,“你可以拒绝我,你能带我进城,告诉我现在大哥的处境就已经足够了,我很感谢你,真的。”

    



    “我……”暮云是犹豫的,身为洛城之主的儿子,他不能将全家人的性命堵上,但在军阁这么多年,他本能的感觉到事情的真相或许并不是他所听到的那样。

    



    萧千夜等了一会,手上的力道突然加重,语气却反而轻松起来:“好了,别为难了,你快回城门去给商队放行吧。”

    



    “那、那你们……”暮云脸上一红,不知为何有几分惭愧,萧千夜指了指远处的天征鸟,笑道,“天尊帝都主动把它送过来了,我总不能辜负这番美意,阿潇,我们先去天征鸟那边,然后你就在城外等我回来。”

    



    不等暮云再说什么,两人已经推开窗子,一前一后跳上剑灵,像夜幕里的两道昏暗残影,迅速消失在视野里。

    



    暮云在原地呆了一会,感觉这短短片刻的谈话宛如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悠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