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密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洛城的街道上早已经人满为患,原本两侧的商贩也收起自己的摊子主动让出空地给避难的旅人休息,虽然看起来杂乱无章,但人群很安静,各自做着手里的事情,互帮互助倒也一片和谐。

    



    为了不引起注意,两人顺势从剑灵上落地,沿着密集的街道一路往最高处的城门挤过去。

    



    萧千夜紧盯四周的环境,虽然曾经的日神之眼还没有修复成功,但城墙上的守卫比往日整整增加了几倍,冒然上去一定会直接暴露踪迹,想到这里,他暗暗拉住云潇,低声问道:“阿潇,那边有驻都部队守着,能不能让天征鸟主动过来找我们?”

    



    “嗯。”云潇点点头,尝试在掌心聚起灵凤之火,那束微弱的火光亮起的瞬间,身体再次涌来撕裂之痛,云潇紧咬牙关不动声色的掩饰过去,火光像一只拖尾的流光蝶,扑扇着翅膀往城墙上天征鸟的地方飞去。

    



    “走,去另一边城外等着。”萧千夜的目光一直在白色大鸟身上,也没有注意到她脸颊上微微的细汗,牵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又道,“西门出去之后就是和帝都东门相连的城郊,又叫天守道,是洛城通往天域城唯一的商道,由两城的驻都部队一起把守,到了帝都东门,甚至还有镜阁的人一起巡检,我们一会就是要从那边回帝都。”

    



    云潇紧跟着他,虽然心里紧张的不行,还是故作镇定的一直点头,她用余光瞥过灵凤之火,那束火光落在天征鸟的鼻尖,不一会儿,闭目休憩的白色大鸟歪着脑袋眨了眨硕大的眼睛,同时从城门上扇动翅膀转头往西方飞过去。

    



    天征鸟的举动吸引了城内难民的注意,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在这一瞬间不约而同的望过去。

    



    暮云也已经回到之前的商检处,他看着那只大鸟飞行的方向,心扑通扑通,快要跳出嗓子眼。

    



    萧千夜却丝毫不为所动,无视了周围忽然喧闹的人群,加快脚步,西门虽然也是开着的正在为商队颁发通行证,但是由于天守道直通帝都,这里的商队明显要少很多很多,检查的手续也更为冗长复杂,只有得到镜阁特许的少部分商队能成功通过。

    



    云潇担心的看着城门处的守卫,但看装束就知道那应该是更高级别的士兵,但是拉着她的那只手不急不慢,没有表现出任何慌张,甚至脚步也没有因此放慢分毫,就在此时,天空划过巨大的白色羽翼,紧贴着城门直接掠出,掀起一阵剧烈的狂风,吹得人不得不用手遮掩,下意识的靠着墙壁防止摔倒。

    



    萧千夜就是在这一瞬间直接拉着云潇光化冲出,又在数秒之后恢复身形,云潇惊讶的望了望四周,真的仅仅是在眨眼的瞬间,他们就从人流密集的城市里来到了空旷的城郊!

    一秒记住https://m.xbiqugela.com

    



    没等她又惊又喜的询问那是什么神奇的术法,萧千夜低低咳了一声,面容收紧,脸色有些难看。

    



    云潇扶了他一把,发现他的身体也在这一瞬有些微颤不稳,立马意识到他其实并不能熟练运用这种来自上天界的术法,两人小心翼翼的往旁边走过去,她再次托起手掌,利用灵凤之火吸引天征鸟找过来。

    



    白色大鸟从天而降,鼻尖上的火光也在同时消失,萧千夜缓了口气箭步上前,伸出手,却迟迟没有像往常一样抚摸它。

    



    再次相见,天征鸟的双眸里依然是锋利的寒光,它收起羽翼落在平地,也在这一刻呆住,认真的分辨着眼前人的气息,隔了好一会,大鸟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主动蹭了过来,将整个鸟头用力埋入萧千夜怀里,竟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来回摩擦着他的胸膛。

    



    萧千夜转忧为喜,抱着天征鸟的头,温声细语的不知在呢喃些什么。

    



    云潇从另一边绕过去,学着他的样子小心的摸了摸大鸟的羽翼,惊讶的发出一声低呼,虽然天征鸟本名栖枝鸟,是来自昆仑的一种白色大鸟,她幼时就经常利用自身能通鸟语的特长缠着它们带她到处去玩,可是眼前这只鸟儿的体型明显比它的同类更健壮,连羽毛都更加锋芒,一不小心就会割破皮肤。

    



    她暗暗心惊,这只鸟儿跟着萧千夜征战八年,历经风雨,穿越无数危险,到如今是真的比昆仑的栖枝鸟优秀太多!

    



    “好了好了,再蹭衣服都要破了。”萧千夜罕见的发出宠溺的低笑,然后用力将鸟头推了回去,又拍了拍对方的脑门,这才正色直问主题,“你怎么跑到洛城来了?通常帝都传信都是用的蜂鸟,这次派你过来,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话要带给我?”

    



    他一边说话,一边紧张的扯过云潇,让她站在天征鸟的正前方,又道:“你跟她说,她能听懂。”

    



    云潇噗嗤一声笑起来,顿时感觉身边这个总是一本正经的人有几分可爱起来,天征鸟眨了眨眼睛,就算是一只鸟,此时也好像真的露出了震惊失措的表情,它眼皮眨得飞快,扑扇着一只翅膀,像个急不可耐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的人类,惦着爪子原地蹦跶了几下。

    



    “它在说什么?”萧千夜是一点也听不懂,目光来回在大鸟和云潇之间徘徊,云潇掩着嘴偷偷笑了一下,不知为何拉了萧千夜一把,缠着他的手臂一起上前一步凑近大鸟的脸庞,低道,“你别急,刚才确实是我用灵凤之火呼唤你过来的,你不必认我为主,这个家伙才是你的主人呢。”

    



    萧千夜尴尬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天征鸟,它就这么一瞬间的和云潇交流,竟然就要主动认主?

    



    “是谁让你来的?”云潇不急不慢的开口,也让面前情绪高涨的大鸟冷静了许多,它摆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张口嗷嗷的说着什么,越说越激动,忍不住又在原地蹦跳,说到最后,甚至张开两只翅膀来回扑扇,看起来急得不行。

    



    萧千夜看它这幅模样,又不知道它到底在说什么,心里更加着急,才想催问,又看见云潇目瞪口呆的脸庞,笑容僵在脸上一动不动。

    



    “阿潇?阿潇!”他轻轻晃了晃云潇,见云潇一个激灵回过神,额头的冷汗如珍珠一般沿着脸颊滴落,立马意识到有隐情,萧千夜沉了口气,先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冷静下来,然后才忍着情绪问道,“出什么事了,天征鸟都跟你说了什么?”

    



    云潇“嗯”了一声,一手紧握着他的手,倒更像是要安抚他的情绪,低道:“是明溪特意带的话,关于、关于你大哥萧奕白的……”

    



    在提到着个名字的一刹,云潇感觉那只手剧烈的一颤,又赶紧用力拉入怀里,接道:“近一个月以来,萧奕白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夜咳不止,几乎每日醒来枕巾上都染着血,他私下里让丹真宫主进去诊治,发现那种症状更像是无解之症,寻常人所用的药物在他身上完全起不到作用。”

    



    “他病了……”萧千夜呆呆脱口,目光僵硬的转向帝都方向,云潇点点头,揉着他一直冰凉的手,接道,“到了最近几日,不仅夜咳不见好转,偶尔说话嘴角都会沁血,陛下怀疑是他身上夜王留下的夜咒所致,请了月圣女过去查看,依然束手无策。”

    



    萧千夜心里咯噔一下,脑子出现短暂的空白,想起了什么更为恐怖的事情——夜王曾经说过,分魂大法的灵力如果长时间滞留魂体,就会对本体造成无可逆转的损伤,夜咒的存在就是为了阻断大哥的灵力回转,但他同时也阻断了这种损伤才对,为何大哥的情况依然越来越严重?

    



    夜王在骗自己吗?不对,他没有理由拿最为重要的筹码欺骗自己,那将是得不偿失的举动,如此推算的话,还是因为大哥自己的身体出现恶化了吗?

    



    他想的越多,脑子里的思绪就越加混乱,云潇担心不已的看着他,继续说道:“明溪似乎想让你把他带走,人类的医术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帮他控制病情了,他希望你能带他去上天界,或许那里独特的心法武学才能救大哥。”

    



    萧千夜双眸一亮,想也不想脱口:“让我带走他?明溪……有那么好心?”

    



    云潇也是不解,但还是一一将天征鸟的话转述:“大哥目前还在天征府,由于你的所作所为,一直有大臣联名上谏要求处死他以安民心,眼下联名的大臣已经有三十多人,如果人数持续增加,他就不得不对此作出回应,否则身为君主,无视群臣上谏只会引发更大的矛盾,他既无法帮他治病,也无法再不顾听劝维护他,让你回来带他走,是眼下最好的办法。”

    



    萧千夜微微抬眼,将信将疑,从他对明溪的了解来看,他和夜王本质是一种人,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弃能牵制自己的最大筹码,他到底是真的想把大哥还给自己,还是以此为借口,另有其他目的?

    



    难道真的只是出于皇太子时期的友情,让如今的天尊帝心甘情愿的放弃筹码,真心只想救大哥?

    



    “阿潇,你留在这里。”萧千夜忽然开口,目中流露出一种坚定,“我不知道明溪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无论天征鸟带回来的话是真是假,我都必须回去把大哥带出来,你在这里等我,帝都危险,我不想你跟着我冒险,秋水师叔和天澈师兄那边,我也会多加留心的。”

    



    云潇张了张口,这一次却罕见的没有再跟他撒娇闹脾气,她轻轻点点头,努力扬起一个明媚的笑容。

    



    萧千夜眼眸一闪,还是有些不放心,继而转向白色大鸟,认真的道:“你留下来保护她。”

    



    天征鸟听到主人久违的命令,一声低鸣应下来,云潇脸上微微一红,小声嘀咕:“我就在这躲着哪也不去,绝对不给你添麻烦,你不用让只鸟儿保护我,明溪特意把大鸟给你送回来,不就是让你回去的时候更方便吗?”

    



    “它太大太醒目了,还是留着保护你吧。”萧千夜随口找借口,一手摸了摸鸟儿的羽毛,一手摸了摸云潇的头,深吸一口气直接跳上剑灵,还是极为担心的在半空中听了片刻,嘱咐道:“你哪也别去,就在这等我回来接你,沥空剑上有分魂大法的魂魄,有危险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知道了知道了。”云潇淡然一笑,摆摆手,索性贴着大鸟席地而坐,一手环着鸟儿的脖子,反过来安慰他,“你快去吧,别担心我。”

    



    萧千夜无可奈何的看着她,她抱着大鸟又亲又笑,就好像久别重逢的朋友,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随后剑灵偏转方向,朝着天域城东门方向悄无声息的离开。

    



    云潇从地上一蹦而起,担心的绞着手望着剑灵消失的方向,用力闭起眼睛感知分离出去的一魂一魄——自那次和他一夜缠绵过后,灵凤之息本能的排斥外族,导致身体对分魂大法的感知力也几乎是断崖式急转直下,很微弱,像细细的溪水,不易察觉。

    



    再次睁眼,云潇俨然有些焦急外露,脸上有些不自在,绕着大鸟不自觉的来回踱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