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诛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天池女仙迅速在雾气中隐匿了身影,千钧一发之时,西王母的魂术再次无声无息的转向萧千夜,这股突如其来的诡异力量一下子让他脚步豁然调转方向,手中的古尘不受控制的劈向云潇!

    “阿潇,躲开!”瞬间意识到自己对这种古老的术法依然无法挣脱,萧千夜本能的大喝一声提醒不远处的云潇,但古尘的速度远比声音更快,几乎是在话音刚落的同时,黑金色的刀锋就已经贴近云潇的脸颊,萧千夜额头冷汗直冒,拼命想阻止夺回身体的控制权,额头上本就还未恢复的两个血窟窿再次渗出涓涓鲜血!

    在剧痛之下,萧千夜勉强感觉手臂恢复了一点知觉,立即将古尘倾斜防止误伤,但顷刻之间,女仙的诡笑充斥整个大脑,逼着他无意识的再次靠近,试图将眼前的人直接斩杀。

    云潇在湖面上,先是抬手以风雪红梅强行接住劈落的古尘,只见剑风所到之处,大雪纷飞,满目红梅乱舞,也许是瞬间被眼前熟悉的美景惊住,女仙竟然一时失神,刹那之间,剑影不留痕,剑气直逼,红衣窜至眼前,萧千夜拼命制止自己的动作,但手臂被魂术控制,仍是毫不犹豫的挥刀回击,电光火石的刹那,古尘已经贴着云潇的手臂割破衣袖,好在她眼下右手已是白骨,否则古尘这一下的伤将无法愈合!

    萧千夜的速度力量原本就都在她之上,这时候被女仙的魂术控制着手上力道再下三分,云潇立即就感觉到力不从心,整个人往下方水中沉了几分,就在两人僵持之际,她的脚下豁然出现一个墨色漩涡,竟是风冥的间隙之术毫不犹豫的将她带入其中,云潇只看见眼前豁然一片漆黑,数秒之后再睁眼自己已经回到风冥身侧。

    风冥冷静的思索着对策,天池幻魃是被西王母灭魂之后镇压于此,无疑和帝仲一样是个无魂之身!就算他在无言谷多年早已经熟悉这种术法,面对她仍是束手无策。

    好强……初次交锋就能明显察觉到眼前的女仙不同于以往遇到的那些魔物,云潇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她的目光飞速扫了一眼对面的萧千夜,他满面血淋淋,即使是在剧痛之下也很难真的完全控制自己的身体。

    女仙反而是若有所思的微微笑起,她将目光投向云潇,脸庞竟然忽然出现了些许恍惚。

    风雪红梅的盛景啊……那是她当年最喜欢的景象。

    西王母——时隔万年脑中再次想起这三个字,女仙冷冷轻笑,忽然幽幽叹气。

    天池边的杀局悄然间停滞了几分,风青依深深吸了一口气,越濒临子时,她的身体就越发雪亮透明,但她不慌不乱,借着几人僵持之际席地而坐,风冥用余光偷偷扫过她,她将伏羲琴放在双膝上,修长的手指勾起琴弦,雪女独特的纯净之力依附于琴弦上,弹奏的乐曲声也带上了一种无声无息的特殊灵力。

    云潇只感觉神志稍稍一顿,有些失神,这是什么曲子?好像是之前谷主交给她的那本琴曲,只是将音杀术的音律奇妙的转化成了音愈之术。

    “青依……”云潇低低唤了一句,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连忙镇定神色紧张的望向湖边的女仙。

    女仙也在听闻琴曲的一瞬间恍若失神,像是有什么奇特力量的干扰,她只是幽幽的将目光深深的望向风青依,表情明显僵住,一瞬间仿佛回到万年前琴瑟和鸣的无言谷,伸手情不自禁的伸手按住自己的心口,仿佛这样就能压制心中忽然涌出的剧痛,琴声旷远,绕梁不散,那是她被困多年不曾遗忘过的声响,每每想起,心依然如针扎一般被刺痛。

    “阿姐……”女仙淡淡念出两个字,这是她姐姐亲手谱写的琴曲,连曲中隐含的婉转深情,都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人,她忽然冷哼一声,目光开始恢复,也从遥远的过去一点点恢复冷定,开口的语调似是嘲讽,似是挑拨,不屑一顾的道:“哼,姐姐的东西,你们妄图利用姐姐的琴曲来让我露出破绽吗?真的是可笑,你们可知道,我一生最厌恶之人不是西王母,就是我那位好姐姐啊!”

    话音未落,女仙抬手指向风青依,指尖勾起天池的湖水毫不犹豫打断她的动作,风冥护在风青依面前,暴雨青竹出手的那一刹那,眼前的幻象立即转变,女仙哈哈大笑起来,通红了双目喝道:“好一个暴雨青竹,这也是她的东西!双剑是西王母赐给她的东西,是她可怜我才将其中的一柄给了我!她的琴曲,她的剑,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就连你们身后那座深山雪谷,也是西王母给她的!”

    她陷入癫狂的笑起来,真的可笑,时隔万年,她不甘心被挫骨扬灰,仅凭自身强大的怨念就和西王母神力抗衡万年!然而在她即将挣脱束缚,能将整座昆仑山握于掌下之际,出现在眼前的竟是她最为厌恶的东西!

    姐姐……姐姐啊!有那么一个优秀又护短的姐姐,到底是她的幸运还是不幸?

    那一年,西王母巡游昆仑,见到这座深山雪谷,惊叹无言,赐名无言谷,为了防止此处美景被天灾破坏,特意派遣座下女仙前来守护,甚至赠与了一对神兵双剑,她跟着姐姐来到这里,发现无言谷虽然地势隐蔽,但是汇聚昆山至纯至净的清气,是个修行的绝佳场所,她天性好强,想让姐姐将此地让给她以助修炼,谁料姐姐一笑而过,反而是西王母给了她此生最为严厉的责罚。

    她不服气,姐姐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坐拥如此神力深厚之地却只喜欢和周围的山鬼嬉戏玩乐,那般不思进取暴殄天物,她不过是想让无言谷在自己手中更有价值,何错之有?

    可她万万没想到,西王母为此勃然大怒,甚至将她灭魂挫骨,镇压在天池水下。

    那个时候姐姐又在哪里呢?她跪在西王母座前苦苦求情,却不敢违背那位大神的任何命令,最终她将神赐的双剑插在内谷祭坛中,自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呵……”女仙按着额头苦笑起来,这些太过久远的回忆一旦出现在脑中,还是让她的心绪情不自禁的掀起惊天巨浪,忍不住一直摇头,念念自语:“呵……这么多年过去了,纵然我在梦中唤她的名字,她也从来不曾……入过我的梦,姐姐,姐姐?我宁可堕入魔道,也不想有你这个好姐姐啊!”

    话音未落,女仙脸上骤然扬起杀意,风青依手上伏羲琴的七根弦也应声而断,琴曲截然而至的一刹那,铺天盖地的邪气再次席卷而来,女仙洋洋得意的看着对方惶恐的面容,低道:“她的一切我都厌恶无比,上天界既然执意要多管闲事,那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我倒是想要看看,被称为神域的上天界,是不是真的有能力去找西王母问罪此事!”

    僵持的刹那,风冥毫不犹豫的挡在风青依身前,暴雨在天池砸落,他眉峰紧蹙,未抬头便已感觉到周身凛冽的杀气!云潇本就在两人身边,瞥见情况危急,顾不得自身立即出手又是一剑劈开眼前的浓雾,下一刻,萧千夜的脸庞豁然出现在雾气之后,古尘划过锋利的刀光,眼见着又是要直接砍向云潇!

    女仙咯咯笑着,殊不料千钧一发之际古尘悄然偏转了方向,紧贴着云潇的衣领忽然转向刺入女仙体内!不等她惊诧的回过神来,风雪红梅从另一侧砍过魔物的头颅,暴雨青竹也抓住一瞬即逝的机会,催动自身独属上天界的神力将砍落的身体搅碎,风冥掌下的间隙之术早已经凝聚成型,不等女仙反应过来借机恢复就已经将碎片全部拖入空间之术中。

    “你……挣脱了魂术?”女仙不可置信的看着萧千夜,他擦去满脸的鲜血,一双眼睛奕奕有神,淡道:“我也有一个优秀的哥哥,小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处处不如他,事实上到现在我也总是要他出手相助,就连这一次的献祭之阵也是他在遥远的飞垣唤醒了秋水师叔,才得以令此阵终止没有酿成大祸,有这样优秀的兄弟是真的会显得自己很没用吧?呵……可我并不讨厌他。”

    “你竟敢偷窥我的内心?”女仙本就只剩一个头颅,这会被他的话惊住,面容扭曲成一团,萧千夜苦笑一声,退到云潇身边,反驳道:“你讲讲道理,明明是你自己试图用魂术控制我,这才让我能看见你的内心,现在反而怪起我来了?”

    “不可能!”女仙严厉的望着他,就算是以魂术控制住了他的身体,这个人怎么可能能窥伺自己的内心?难道他的身上,也有着能匹敌西王母神力的东西?

    想到这里,女仙终于倒吸一口寒气,注意到了他那双金银双色的特殊瞳孔!那是上天界战神的眼睛,那个人明明不在附近,为什么他的身上还是会拥有一模一样的神力?

    “该结束了,魔物。”萧千夜全身一镇,左手紧握古尘已经变换了招式,女仙不甘示弱的看着他,通红的双目妖光明媚,天池的湖水中发出一串诡异的妖歌,让他瞬间神智迷离僵住了身体,魂魄被牵引像要被强行拉出身体一样,不等萧千夜强行挣脱,身后风青依依然是抬手做出抚琴的动作,明明七根琴弦已经全部断了,却又出现七根雪光之线,奏起音愈之术。

    “烦……烦人的琴声!”女仙愤怒的扑向她,不出数秒,天池的水也如如同活物一般忽的一下朝几人扑去!

    退!水浪袭来的瞬间,风冥冷静的护住风青依,青色的剑中腾起一团水雾,然而几剑过后,周围的空气突兀的变得如同泥潭,骤然让几人呼吸开始急促!

    糟了!他心知不好,却是脱身困难,就在此时,风雪红梅的剑光从后背击出,云潇一把拉住他,拼尽全身之力将两人拉出黑雾的泥潭。

    同一时刻,古尘无声无息以六式拦住女仙的道路,逼着她再次退到湖边,萧千夜的后背血流如注,只能利用剧痛保持清醒。

    “哈哈……没有暴雨青竹,你们杀不了我!”女仙歇斯底里的嚎了一声,再出手已近癫狂,萧千夜一边奋力控制着身体,手中已是帝仲所教的六式,虽然只在不久前匆忙一瞥,但他的身体似乎还保留着某种深刻的记忆,出手的瞬间六道刀光如闪电划破黑暗,古尘的黑金色光芒从一道幻化成三道,紧跟着二次幻化变成六道,百转千回就在一刹那之间,不等女仙凝聚邪力保护仅剩的头颅,古尘已经直接从眉心刺入,果断将那颗头钉在了旁边红梅树上。

    女仙依然咧着嘴,像是嘲讽,继续提醒:“我说了,没有暴雨青竹你们杀不了我!别白费心机了,这可是我那位好姐姐专门留下的除魔之物!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可笑,她到底是想救我,还是想要杀我?如果不是她自作主张,你们应该早就能除掉我了吧?现在,就算上天界有实力再次将我束缚,等我再次脱身之际,陪葬的不仅仅是昆仑上,还有上天界!”

    “你休想!”风青依毫不犹豫的接话,转目紧盯着风冥手里的青色长剑,像下了某种恐怖的决心镇定的走上去,风冥惊愕的退开一步,低声斥道:“不行,你别碰它!”

    风青依淡淡一笑,开口依然是温柔如水,却让风冥心如刀绞,下意识的不住后退:“师父,您说过,若是我仍选择拯救昆仑,您会听我的。”

    “青依。”云潇轻轻拉住她,心头掠过一丝苦笑,但面上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将她拉到自己身后,轻声说道:“谢谢你,但有我在,你不必如此,魔物害死我娘亲,害死我师兄,我必不能让她得逞脱逃,如果一只手就能诛魔,我是该庆幸……得来如此容易。”

    “云潇!”风青依惊恐的看着她,萧千夜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的想出手拦住她,但他只是稍微一动,眼前竟是一道明媚的火焰直接阻断他的脚步,再定睛,云潇在火焰里对他轻轻点头笑了笑,擅自从风冥手里接过暴雨青竹,引动自身灵凤之息开始灼烧左手的血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