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回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千夜和他四目相对好一会,两人都不说话,直到云潇小心的扯了扯他的袖子,他才忽然反应过来赶紧问道:“你、你还好吧?”

    帝仲没有回话,转身望向余音台,显然被之前的事触动了情绪,骤然脸上扬起一丝不满,但他很快又挪开了目光,轻轻摇头。

    萧千夜丝毫也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他越是不说话,只能说明他的情况越不乐观,帝仲抬手揉了揉他的脑门,借着特殊的共存直接在他脑中淡淡道:“昆仑的人已经赶到了,你照顾好潇儿,我要暂时休息一会。”

    自然清楚他口中的休息是指的什么,萧千夜赶紧郑重的点头,他一直是极为厌恶这种共存的,现在却迫不及待的希望他赶紧回来!

    帝仲笑了笑,又深深的看了一眼云潇,不知在想什么。

    隔了一会,风冥才从余音台飘然而出,他看起来脸色憔悴苍白,显然这一次帮助风青依凝聚身体消耗了更多的神力,萧千夜看见他的身影,心中已然没有了最初相见时的信赖,他小心的将云潇揽至身后,紧盯着这个一步步靠近的人,风冥并不在意,甚至也不想对自己的行为再做任何解释,他在发现同修已经进入神眠之术后,默默摇了摇头,反手就以间隙之术将两人送了出去。

    这家伙!萧千夜在心底暗骂了一句,果然是上天界的人,帝仲不在他立马就换了个态度,毫不犹豫的将他们请出了无言谷!

    云潇反而是长长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她对那个温声细语的无言谷主已经产生了一种深刻的恐惧,是真的一刻也不想继续留在那里,眼下被送回到外谷天池附近,她的气色倒是瞬间好了不少,两人一起往天池望过去,湖水被吸入地底之后,原本清潋粼粼的天池变成了一个干涸的深坑,下方的玉石也被淤泥覆盖,两侧的红梅树全部枯死横七竖八的倒着,年少时期那副美丽的景象,再也没有了。

    萧千夜心中一痛,抓着云潇的手安慰道:“昆仑的大小天池数不胜数,你喜欢,我们再去寻一个深谷,种上一路的红梅。”

    云潇惊讶的看着他,原本阴郁哀痛的脸色此时终于露出了些笑容,点了点头,正准备起身将他扶起来,谁知道自己眼前一黑,脑中轰轰作响,只看见天地对转一阵铺天盖地的眩晕,顿时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萧千夜还没反应过来,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天澈从另一边焦急的冲过来,天征鸟的扑扇着白色羽翼也紧随而至,两人心照不宣的互换了神色,将云潇扶到鸟背上,立即起身返回师门。

    云潇在昏昏沉沉的睡着,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眼前是群星璀璨的昆仑夜空,她小心的从自己房间摸出来,轻车熟路的就蹿到了另一边的弟子房前,又从怀中摸出早就准备好的钥匙,轻手轻脚的走进另一个人的房间。

    昆仑的夜晚是极冷的,虽然有师门独有的御寒心法,在进入睡眠之后,他还是无意识的紧紧裹着被子,半个脸都埋入了被褥中,剑灵这么锋利的东西竟然也只是放在床边,也不怕夜里翻个身误伤了自己,她这么嘀咕着,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他的床前,这张脸上透着难以描述的熟悉,让她从初见面的第一眼开始,就情不自禁的想靠近。

    她从袖中掏出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小夜灯,悄悄的放在他眼皮上方晃荡,果然那个人一下子从熟睡中惊醒,和她大眼瞪小眼的四目相对。

    然后,他阴沉着一张脸面无表情的坐起来,一句话也不说,反手就拎着她的衣领毫不犹豫的扔了出去。

    云潇不甘心的想继续钻回去,再推门的时候发现门已经被他堵上,无论她在外面如何软磨硬泡,对方都没有在给她任何回应,就这么僵持了大半个时辰,百无聊赖的她终于感觉倦从心起,忍不住捂着嘴连打了几个哈欠,不得不沿路返回,这一路星光明艳,昆仑的清气如烟如雾,当真宛如人间仙境一般。

    没等她回到自己房间,云潇远远的就看见了门口坐着的熟悉身影,心里咯噔一下,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

    “还知道回来?”云秋水捏着女儿的鼻子,虽然看起来是呵斥,言语又是极尽的温柔,仿佛自己也被这样的举动笑到,无奈的道,“这么冷的天一个女孩子家跑去弟子房做什么?”

    “娘!”云潇羞红了脸庞,绞着手指嘀咕起来,“我、我就想逗他玩嘛!您又不收徒弟,整个论剑峰,就只有他一个人可以捉摸了。”

    云秋水摇着头,微笑着骂道:“你呀……注意一点礼数行不行,千夜是个男孩子,说不定人家会害羞呢。”

    “娘!他每次都把我扔出来,哪里会害羞嘛!”云潇只是笑呵呵的扑进云秋水的怀里,一点也不在意娘亲的提醒,那年的他们都还年幼,哪里知晓那么多男女私情,她只觉得那个人对她有着奇怪的吸引力,就是不顾一切的想靠近他,想和他说话,想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云秋水不再说话,温柔的抱住女儿,目光却悠扬的望向了高空。

    “娘……娘?”她在睡梦里反反复复的呢喃,眼里的泪水一直无声的从脸颊滑落,直到忽然苏醒,猛吸一口气,惊慌失措的坐起来,飞速扫了一眼周围,愣愣脱口:“娘?”

    四下里安安静静,皎洁的月光从窗户里倾泻而下,照亮了周围的景象,云潇木讷的张了张嘴,发现她的确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和梦中一样是个星光璀璨的夜晚。

    是梦吗?她呆滞的坐了一会,无意识的抬手轻轻揉着额头,一时分不清这段时间的经历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她应该是跟着师兄渡海去了飞垣,然后知晓了碎裂之灾,然后去到了上天界,再回来的时候破坏了东冥的阵眼,致使百姓流离失所死伤大半,再然后……再然后似乎是为了五公主的虫印一事返回了师门,然后、然后……

    然后,她就看见了自己扶额的手,只剩森然白骨。

    不是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不仅失去了一只手,腹中的孩子也没了,步师兄死了,娘……娘也死了。

    突如其来的情绪波动迫使云潇用力深吸了几口气,眼前再次天旋地转,就在此时,房间里传来一串焦急的脚步声,唐红袖反手就将她重新按回了床上,立即熟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又小心的拉住她的左手认真的把着脉,云潇被这一连串干净利索的动作吓了一跳,没等她开口说什么,唐红袖已经快人快语的打断她的话,毫不客气的骂道:“你别动了,你都昏睡好几天了,再乱动一会火种又要失控。”

    “唐、唐师姐……”云潇听话的点点头,任她在自己身上仔细的检查着伤势,唐红袖忙乎了好一阵,这才稍稍松了口气,扶着她靠起来,又转身从座上倒了一杯水,用灵术稍稍温热之后递给她,轻声道:“喝点水吧。”

    一口清水入喉,云潇感觉整个人就像干涸的河道久逢甘露,唐红袖赶紧再给她倒了一杯,心疼的道:“别急,慢慢喝。”

    一直连续喝了三杯水,云潇轻轻坐直了身体,按住唐红袖的手,认真的问道:“师姐,我娘和步师兄……”

    唐红袖低着头,眼睛通红,虽然早就知道她醒来第一件事一定是问这个,也在心中暗暗准备了好多安慰的说辞,但真的面对云潇苍白无力的面庞,她还是感到喉咙酸痛难耐,忍着哭腔低低说道:“都找回来了,本想等你醒了再处理云师叔的后事,但是你一直昏迷着,师叔和步师弟又……又不成人样,掌门怕你看见以后会受不了,就按照昆仑的惯例,葬在西山墓园里了。”

    云潇恍如失神的听着,茫然的低下头,目光里最后的光也随之湮没。

    唐红袖最怕气氛沉默都不说话,赶紧找着话题喋喋不休的说道:“等你好一些我再带你去,你先好好养伤,你的身体伤了元气,要好好调理,对了,无言谷主送来了珍惜的药材,据说是叫什么月白花丸,我远远的瞅了一眼都能感到里面浓厚的神力,你坐好了,我去给你拿来。”

    “师姐,您别忙了。”或是心中终结有些芥蒂,云潇只是听见无言谷主四个字立即就无意识的按住唐红袖不让她走,又问道,“千夜呢?我记得他伤得挺重,他人呢?”

    “你……你还想着他。”唐红袖忍不住戳了一下云潇的额头,真的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叹道,“他之前跟掌门闹着要把他清理出门,掌门不同意,他就自己说要叛离走了,算是把掌门气的不轻,这会多半还在轩辕丘剑冢那面壁罚跪吧,你别管他了,他没什么大事,反而是你呀……”

    唐红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对方的表情,还是没忍住心直嘴快的性子,凑过去贴着云潇的耳根轻声问道:“云潇,先不说你那右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送你回来的时候我给你诊过脉,你老实告诉师姐,你是不是小产了啊?”

    明明是她在质问云潇,这会反而是唐红袖手心紧张的直冒汗,都不敢正视她的眼睛,云潇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唐红袖气急败坏的一挥手,但只是轻轻打了一下她的脸颊,低呼道:“是萧千夜的?你是不是个傻子!?他现在是个逃犯吧?你真要跟着他被千夫所指?”

    “师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云潇勉强笑了笑,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唐红袖本想给她一顿臭骂,又见她双目含着泪光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到嘴的话又怎么也骂不出来,只能唉声叹息的咽了回去,又道:“和你们一起来的那位公主也被天澈平安救回来了,长生殿的灵蛇使被天澈所擒关在昆仑禁地,那家伙说了,虫印转移消失之后不会再次恢复,她是安全了。”

    提起那位远方的公主,唐红袖不满的瘪瘪嘴,又不好多说什么,心里郁闷的不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