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前因后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第二日的格斗比预想中提前了不少时间结束,当锣鼓声再次敲响的时候,偌大的赛场上所剩的人已经不足十人。

    萧千夜看了看不远处气喘吁吁的安格,倒是真心惊讶这个年轻人能在这么多亡命之徒中杀出重围,真的和自己一起走到最后。

    安格也仿佛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连忙将心中的疑惑收起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笑嘻嘻的往场下跑去,这时候聚义馆的左侧大门缓缓拉开,幸存的获胜者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拥而上,萧千夜松了口气,他倒是不用和那些人一样去取明日决赛的入场函,于是连忙在场馆中寻找起云潇和凤九卿,见二人远远的对他挥了挥手,这才终于放了心。

    正当他准备离开之际,忽然听见左侧传来一阵喧闹声,本能的警惕迫使他再度停下脚步,奇怪的往那边望过去,安格也在人群中,露出惊讶不解的神情,门口站着聚义馆的管事,从身后抱着几个沉甸甸的麻布袋子不耐烦的塞到获胜者怀里,嘴皮子动得飞快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他正想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只见安格冲他连使眼色,示意他先出去再说。

    他只得先离开聚义馆,迟疑了片刻之后,直接调转脚步往昨天沙匪们住的客栈绕了过去。

    凤九卿本是远远的用业障术帮他掩饰面容和行迹,忽然见他神色忧虑的往那边走过去,他想了想,拉着云潇的袖子小声说道:“今天我们也一起跟过去。”

    “好。”云潇本来就不放心他,听凤九卿这么说了,自然是赶紧点头应了下来。

    再次回到沙匪的客栈中,他发现昨天那一伙人只剩下阿宁还在等着,这间客栈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既没有掌柜也没有伙计,里里外外好像也没有其它客人,阿宁本是在等安格,冷不丁的看见他走进来,先是吓了一跳,然后立马回神迎了过来递上早就准备好了的凉茶,惊喜的道:“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安格去哪了?他该不会是输了没脸回来见我吧……”

    萧千夜谢过阿宁,等了一会,安格才抱着刚才的麻布袋子跑了回来。

    “咦,这是什么?”阿宁利索的关好门窗,好奇的指了指安格怀里的东西,安格直接走到桌子旁抖开,就听见哗啦啦的一阵清脆悦耳的金属碰撞声,竟是珍贵的金银玉石!

    安格喝了几口凉茶润了润嗓子,看着面前一堆宝物反而犯了难,他围着桌子一连转了好几圈,再看了看“蔺青阳”,焦急的说道:“刚才我按惯例去取明日的入场函,结果聚义馆的人说让我们明日不用来了,郭安已经给今日的胜出者准备了丰厚的奖励,让我们拿着东西赶紧走,明天的格斗赛将由守擂人亲自出马……”

    萧千夜眼神冷锐,其实省下多余的比拼让他直接对付守擂人倒是省时省事,可郭安为何忽然做出这种决定,莫非是他今日出手的那几剑让他察觉到了什么吗?

    安格也在认真看着他脸上任何一丝情绪转变,见他真的是毫无动容,冷静的让人意外,反倒是安格的眼神有些犹豫,试探地说道:“他们是发现一般人根本对付不了你,索性也就不拐弯抹角直接让守擂人亲自上了,青阳,你这几年可长进了不少嘛!刚才赛场上那几剑我怎么从来没见你用过,难道是什么祖传的剑术,所以从不轻易示人?”

    萧千夜摇了摇头,无声地叹了口气,安格笑嘻嘻的说道:“你这么厉害就别藏着掩着嘛,我记得咱两小时候遇到其它的沙匪抢劫,差点就被人家宰了,那时候你怎么不用刚才的剑术啊?你要是早一点用,我俩也不至于受那么多罪,最后还得靠着我爹出面求情才捡回一条命,害我好没面子。”

    萧千夜抬头看了他一样,他哪里知道蔺青阳和安格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听他这么说了,也只能尴尬的点点头,苦笑了一下。

    安格心里咯噔一下,终于确认眼前这个人真的不是蔺青阳,他本能的拉住阿宁警惕的退到门边,一只手无意识的往腰间的匕首摸过去,阿宁被他脸上阴郁凶狠的神情吓了一跳,没等她开口询问,安格的声音陡然压至最低,一瞬间像变了个人,语气顿时冷如寒冰:“你不是蔺青阳,我们根本没有遇到过沙匪抢劫,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冒充他?”

    萧千夜一时怔住,然而很快就明白过来,就在此时,客栈里的烛光无风自动,整个大堂顿时掀起一股温热的风,阿宁被这种古怪的气氛吓的不敢吱声,紧张的拉住安格一动不动。

    客栈的门被人轻轻推开,但又迅速关上,安格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这股莫名刮来的风带着罕见的火焰气息,竟是让他心中七上八下惶恐不安,失神之际,又听见耳边传来一声淡淡的轻叹,再顺着声音望过去,大堂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多了两个陌生人,男人站在一旁,掌心拖着一缕火焰,女人则焦急的冲到了“蔺青阳”身边,一把握住他的手担心的问这问那。

    “你们又是什么人……”安格不敢大意,眼前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凤九卿是极为冷静的看了看紧张到呼吸都开始急促的两人,随意笑了笑示意他们不必如此,他掌心的火焰稍稍晃动,将一直掩饰着萧千夜面容的业障术撤去,回道,“应该不是你们的敌人。”

    安格目瞪口呆的看向“蔺青阳”,那个人的脸庞在他眼皮子底下一点点开始变化,最后出现的人竟然是曾经的军阁主!

    “怎么是你?”安格和阿宁异口同声的低呼,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军阁主的事情他们多少听过一些,这个人不是已经成为飞垣的逃犯,被天尊帝下令全境通缉了吗?为什么好好的忽然出现在曙城,还变成了蔺青阳的模样?

    萧千夜想了想,单凭这两日的直觉来看,眼前的沙匪应该不是什么穷凶恶极之辈,他平静的对两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先坐下,然后才慢慢将最近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安格和阿宁互换了神色,先顺从的听他说下去,只见两人的面容从最初的惊慌失措,一点点变得阴郁冷漠,到最后气的紧咬牙关,摔过桌上的茶杯怒骂:“太过分了!这群畜生真的太过分了!”

    “安格,你别激动……”阿宁赶紧按住他,她是怎么也想不到军阁主会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家伙往年都是坐着大鸟在天上巡视,他们这些沙匪见到他自然是要躲得远远的,如今这个人真的出现在眼前,反而是没有了当年那种高高在上,原以为他一定是个铁石心肠的人,竟然真的会为了一个平民下属甘愿以身涉险?

    顿时对萧千夜有了几分改观,但阿宁也不敢表现的过于明显,毕竟这只是他的一面之词,能不能信任还为时过早。

    安格忍了一下胸肺中汹涌的怒火,心事重重的盯着萧千夜,他迅速整理着方才那番话,再联想起蔺青阳最近反常的表现,担心的直跺脚:“你说青阳前几天就已经赶去柳城救嫂子了,可是他从靖城出发过去得要个七八天,真的能赶得上吗?柳城是‘虎蛇’柳二爷的地盘,就算他赶得上,估计帝都的革职令也该下来了,到那个时候,柳二爷不可能会听他的呀!”

    “我已经让昆鸿先去截人了。”萧千夜紧跟着接话,也还是有些担心,安格愣愣的点了一下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更重要的事情,脸庞一秒就尴尬起来,支支吾吾的问道,“萧、萧阁主,我记得你现在应该已经不是军阁主了吧……昆鸿他还听你的不?他不是应该连你一起抓了送去帝都吗?”

    萧千夜顿了一下,显然有些事情他不能明说,两人皆是沉默了瞬间,安格立即心领神会的“哦”了一声,不知为何竟然莫名其妙放下心来,他也没有继续深问,而是站起来认真挺直后背认真的说道:“萧阁主,我虽然是个沙匪和军阁势不两立,但也知道轻急缓重,恩怨分明,你们帝都高层的那些东西我不懂,但你愿意亲自出手帮助青阳,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朋友。”

    没想到这个人态度转变如此之快,云潇也是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安格见她一直紧握着萧千夜的手,想起前段时间听过的那些传闻,多少也能猜到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安格认真的看着他,虽然了解到前因后果之后,他已经暗暗察觉到背后更大的阴谋,只怕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沙匪能插得上手,但他还是极为恳切的问道:“萧阁主,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吗?”

    萧千夜竟被他眼中那样纯净的光泽所打动,万万没想到一个刀口上过日子的沙匪,会如此真切的对待军阁的将领!

    “你不信我?”见他一时失神不知在想什么,反而是安格焦急的扑过去,眼珠咕噜一转,口不择言的说道,“我知道四年前青阳私下里放跑了我们让你跟着一起挨了罚,他罚了半年的俸禄,你、你罚了多少?你别不信我,我可以现在就把那笔钱给你补回去,只要你愿意帮青阳一把,钱不是问题……”

    “不是钱的问题……”萧千夜尴尬的笑了笑,这家伙果真是个名副其实的沙匪,都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在担心自己会计较当年那次处罚?

    “那是什么的问题?”安格紧追不舍的问,萧千夜侧头看着惴惴不安的安格,嘴角露出无奈的笑意,回道:“现在除了五蛇,我更担心帝都那边会对他做出什么样的责罚,他多半不可能继续留在军阁了,等他失去‘朱厌正将’这层身份五蛇想杀他就是易如反掌,你要是真想帮忙,不如抓紧时间去和他会和,我也会尽量安排让他脱身离开飞垣。”

    “离开飞垣?”安格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低道,“现在想出海可不容易……”

    “我尽量。”萧千夜的眼中闪过冷电般的光,心中也在做着最坏的打算,他还有多少筹码能和明溪翰旋?真的能保住蔺青阳,让他平安离开吗?

    安格毫不犹豫的跳起来,推了推还在发呆的阿宁,厉声说道:“好,我信你,阿宁,快去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就去柳城找青阳。”

    阿宁慌忙点头,赶紧冲上楼回到房里麻利的收拾行李。

    安格在大堂里魂不守舍的踱着步,借着阿宁收拾东西的空隙,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在萧千夜对面坐好,认真的说道:“萧阁主,有件事情我一直想知道,虽然现在问有些唐突,但……但你我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我毕竟是个盗宝者,有件事情想打听一下……”

    “什么事?”萧千夜也被他脸上闪躲的神情吸引,一时有几分好奇,安格深吸了一口气,低道,“四年前大湮城太阳神殿失窃的那块五彩石,有下落了吗?”

    想起四年前那次剿匪,萧千夜至今还是忍不住眉头紧锁,叹了口气慢慢说道:“你应该知道为了四年前那次剿匪的失误,蔺青阳被罚了半年的俸禄,那你知道我的处罚是什么吗?”

    安格心虚的摇摇头,萧千夜苦笑着叹气:“那次剿匪之后其实并没有发现五彩石的下落,直到几个月以后才终于查到那东西是被一伙叫‘塔斑’的盗宝者偷走,他们是没罚我的俸禄,但给了我一个新的任务,就是找回失窃的五彩石,塔斑部位于阳川最西面的沙壑里,易守难攻,连天征鸟都飞不进去,为了不打草惊蛇,我是一个人去的。”

    “塔斑?”安格惊得跳起,低呼,“塔斑部现在竟然还有后人?”

    塔斑部,在他们这一行的传说里,那是最古老的一支盗宝者,很久很久以前就莫名消失,他们居然还有后人,并且出手就偷走了太阳神殿的五彩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