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绝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蔺将军……呵,不对,我应该称你萧阁主吧?”高瞻平站在守擂人的最后方,再想起这两日他身上的反常,试探的问道:“从你第一天离开郭安的府邸之后忽然消失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蔺青阳确实是个剑术好手,但是跟师承昆仑山的萧阁主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虽然你刻意掩饰自己的剑招,但是最基础的东西还是无法轻易改变,尤其是左手握剑的动作,是出于本能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吧?”

    萧千夜没有回话,而是稍稍扭头对凤九卿使了个眼色,凤九卿手中的火焰随之晃动,终于将一直萦绕的业障术散去。

    高瞻平还是惊了一下,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的脸会在自己眼皮子低下忽然转变,萧千夜大步上前,冷声问道:“我倒也不是刻意跑到这里来掺和,只不过是正巧来到阳川,又正巧撞见你们为难青阳,高队长出身豪门权贵,自幼就是锦衣玉食享之不尽,又何苦为难一个平民出身的蔺青阳?”

    “你还真敢说啊……”高瞻平咧咧嘴,也不知道对方这种时候说出这些话到底是不是借机挖苦他,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高家大势已去,甚至已经成为新帝的眼中钉肉中刺,曾经的富贵荣华一夜之间化为乌有!想起这些事情,高瞻平的嘴角忽然流露出一丝冷笑,慢慢回道:“为什么为难他?因为他最好欺负不是吗?除了他,军阁的正将其实每个出身都不差,我不挑他下手,难道要自降身份去为难副将们?”

    “哼。”萧千夜不屑冷哼,虽然早就猜到会是这种原因,但真的听高瞻平煞有介事的说出来他还是感觉有些怪怪的,高瞻平一动不动,自然是对他的身手极为了解,虽然主动现身,但还是谨慎的藏在十几个守擂人身后,两人远远的对视着,高瞻平的目光穿过萧千夜的肩膀,落在他身后陌生的云潇脸上,忽然想起来前段时间听到的一些事情,顿时心中不合时宜的泛起好奇,“身后那位姑娘就是萧阁主的心上人?”

    萧千夜护着云潇,在不了解聚义馆培养的守擂人到底都是什么来头之前,即使他深知高瞻平一定不是自己的对手,也依然还是冷静的站着不主动上前,高瞻平瞥见他这么无微不至的细小动作,本就有几分苍白的脸颊上突兀的涌现出漠然,不假思索的喃喃道:“我听说萧阁主爱上了一个异族女人,似乎还是灵凤族的后裔?陛下前脚废除了异族禁止入城的禁令,你后脚就带着她招摇过市,你可真会讨陛下开心呀,这么做是为了给帝都的高官权贵们标榜自己吗?”

    云潇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虽然语气淡淡的,说出来的话却又夹杂着一丝莫名其妙的歧视,让她全身都不自在。

    萧千夜轻轻摇摇头,也没多说什么,高瞻平见他根本不理自己,反而更加来了劲,挑衅一般大声笑起来,抬起右手的食指毫不客气的指向他身后的云潇,继续说道:“说是异族,实际也就是曾经的花鸟鱼虫、草木野兽成了精,灵凤族?倒是大言不惭以‘凤’自居,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种没人见过的鸟类修行成了人的模样吧?”

    凤九卿一直沉默不语,只是越来越紧锁的眉峰显然已经动了怒气。

    萧千夜不动声色继续听着,这个高瞻平能在这种时候肆无忌惮的挑衅激怒自己,一定手上还握着更为重要的筹码!他暗暗扫了一眼康儿和乐儿,发现这两个孩子还是呆呆的咬着嘴唇一动不动。

    高瞻平欠了欠身,眼睛里陡然有一掠而过的狡黠,放低声音:“不过她真的很漂亮啊,难怪萧阁主看不上五公主,为了个异族女人连攀附皇室的机会都主动放弃了,我是真的很好奇,抱着个成了精的鸟上床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她身上有羽毛吗?平时是吃谷米吗?可否借我养几天……”

    话音未落,一束冰凉的火焰紧贴着耳根闪电一般打入旁边的墙壁,高瞻平眼珠一转,看见自己刚才靠着的地方出现巨大的裂缝,他本就是在地下的密道里,这一击让密道出现剧烈的震动,似乎随时都会塌陷!

    高瞻平也是不自禁地愣了一下,将那些还没说出口的话强行咽了回去,剑眉微微蹙起转向火光的来源,凤九卿本不想插手,但听见他如此傲慢无礼的说辞,掌下的灵术再也无法克制,低声冷道:“我和他可不太一样,他是奉命而来,对你多半也是能活捉就不轻易诛杀,毕竟你可能对某些人还有些特殊的用处,但对我,我就是你口中的异族人,杀个看不顺眼的人类,应该不需要理由吧?”

    “奉命……”高瞻平微微一怔,但这么多年沉浮政海也让他一瞬间就理解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眼里愤恨再度燃起,“也就是说萧阁主明面上是通缉犯,事实上还是在为天尊帝办事吧?难怪他没有将你革职,只是模棱两可的要求全境注意你的行踪及时上报,绕了一圈……他果然还是在偏袒军阁,偏袒你!”

    萧千夜嘴角浮起苦笑,也不想为自己辩解,高瞻平严厉的盯着他,不敢有一丝大意,自从弟弟高敬平莫名其妙死在北岸城开始,他就隐隐察觉这其中一定有什么不能见人的关系,后来叔叔又被萧千夜泄愤私杀,天尊帝对此干脆不闻不问默许了他的行为,他一早就知道萧千夜和帝王之间一定不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君臣关系,但以他如今犯下的罪依然能得到帝王的密令来追捕自己,这简直是不可理喻!

    “目的……你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恍惚失神中,高瞻平完全没有发现自己问了一个不可能得到回答的问题,萧千夜无表情地往前走了几步,似乎是在以这种方式对高瞻平施压,冷道:“高队长还是先关心一下自己的死活吧,煽动二皇子发动政变试图谋反,如今逃至阳川还设计陷害军阁将领,这种时候还有闲心关心我的目的,不如仔细想想要怎么为自己辩解。”

    “我没什么好辩解的,我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高瞻平恶狠狠的吐了口痰,真是一幅无所畏惧的模样,满眼都是歇息底里的疯狂,“叔叔一死,高家垮台就是迟早的事,我必须背水一战模仿叔叔当年辅佐先帝的样子,只不过叔叔赌赢了,我赌输了,成王败寇罢了,我没什么好为自己辩解的,倒是萧阁主和天尊帝,你们做事多有矛盾,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哼……你自己去问明溪吧。”萧千夜也懒得跟他废话,但天尊帝的名讳从他口中漫不经心说出来的那一刻,高瞻平则是惊讶的瞪大眼睛,眼里豁然燃起一抹激越亮色,眼见着萧千夜手持黑金色长刀步步逼近,他的脚步声很轻很轻,但每一步踏出的声响都像惊雷在心底炸响,高瞻平凛然神色,忽然间长长吐出一口气,冷静的劝道:“你现在对我出手,我保证那两个孩子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萧千夜已经铮然拔刀,在听见他最后这句话的同时,强行收手逼迫自己又退了回来。

    高瞻平微微喘息,好险!如果他再迟疑一秒,只怕那个人手上那柄过分细长的古刀就能毫不费力的穿过十几个守擂人,轻而易举的拿下自己,他一早就调查过,萧千夜手上握的不是一般的武器,虽还不能明确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但他清楚的知道那柄刀不是自己能对付的,只怕是眼下被郭家祖传的控尸术训练过多年的守擂人也完全不是对手。

    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后的保命符不是这群身强力壮、气大无穷又怎么也死不了的守擂人,而是他身后那两个天真可爱的孩童,给了他绝地逢生的机会!

    仿佛一瞬间知晓了他的弱点,高瞻平得意洋洋的深吸一口气,萧千夜瞥见对方眼底的笑意,强忍着胸中怒火质问:“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高瞻平目光一沉,但那样充满杀气的语调却不再让他胆战心惊,反而是有着莫名的扬眉吐气,轻哼一声回道:“我原以为萧阁主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北岸城的海啸,东冥的地裂,还有曾经依照命令进行过的各种围剿屠杀,萧阁主似乎从来都没有心慈手软过,怎么眼下对两个孩子如此动情?”

    萧千夜脑子一片混乱,眼睛陡然雪亮如锋,一瞬间闪过无数种恐怖的想法——是缚王水狱特制的那些毒吗?缚王水狱已经毁了,明溪的手上会不会还留着当年试药的那些记载?

    如果高瞻平死都要拉着无辜之人垫背,自己还有没有办法救下蔺青阳的两个孩子?

    又或许可以去寻求上天界的帮助?只要帝仲肯出面,烈王紫苏应该会出手相助吧?

    如果都不行怎么办?他们一个四岁,一个才两岁!他们什么也不懂,不该被牵扯进这种阴险狡诈的计谋中!

    救不了吗……为什么从北岸城事件开始,自己做什么都不行?

    “千夜!”云潇低呼一声,强行将他混乱的思维唤回当下,萧千夜停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短短数秒就显得疲惫不堪。

    “我也不擅长解毒啊,虽然这种人留着只会成为祸害,但眼下……”凤九卿冷着脸淡淡说了一句,但也另有所思的转头看了看女儿怀里和手里的两个孩子,他是真的很难做决定吧?不久前才被迫亲手杀死了自己未出世的孩子,如果这次还无法保住下属的两个孩子,只怕这种沉重的打击真的会击垮这个人。

    许久,萧千夜颓然收起古尘:“高瞻平,我不想跟你废话,有什么条件直接说吧。”

    四下里陡然又陷入了令人恐怖的寂静,高瞻平咧嘴嘴角忍不住地浮现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却是一言不发,只微微侧了侧肩,重新靠在墙壁上,认真思索着对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