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交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他在犹豫?眼里全是心神不宁,想了许久都没有开口,甚至烦躁的踱起了步,看得出脸上都泛起细汗。

    萧千夜暗暗奇怪,都这种关乎性命存亡的时候了,难道不该以两个孩子为筹码保自己安全才对吗,到底还有什么事情值得高瞻平如此欲言又止?

    他没有说话,只是不动声色继续盯着那个人,高瞻平紧蹙眉头用力闭了一下眼,再次睁开的时候,眼底里的黑暗就更深一分,他转过身面对萧千夜,虽然脸上的神色出人意料的保持镇定,但胸口急促起伏也预示着他现在真的很紧张,一字一顿清楚的说道:“我的妻儿目前还在飞垣境内,以天尊帝的个性一定会斩尽杀绝,我已经安排好了出海的船只,但眼下所有的港口都被下令停航,我要萧阁主帮他们离开,只要你答应,我保证蔺将军的两个孩子完璧归赵。”

    萧千夜张张嘴,脑子一片空白,万万没想到这个高瞻平会在这种时候说出这么离谱的条件!

    可能吗?他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到底闯了多大祸?

    他紧握着古尘,全身不可抑制的剧烈地颤了一下,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豁然脱口:“放走你的妻儿?高瞻平,你知不知道你煽动二皇子谋反之后死了多少人?王府上下七百人,连同夫人娘家六百人无一幸免全部被处死,你当时带去万罗殿的那批禁军也被就地斩杀,其家属流放荒地永世不得进入四大境范围,他们难道没有妻子和孩子?你凭什么要求我放走你的妻儿?”

    萧千夜的眼睛里透露出杀气和敌意,胸膛也因愤怒剧烈地喘息着,显然对这样的请求不屑一顾:“已所不欲,勿施于人,现在报应轮到自己身上了,你才想起来还有家人?”

    高瞻平面颊一阵惨白,但他还是坚持的仰着头,静默地看着他,毫不顾忌他手上的那柄长刀也在情绪的影响下迸发出强悍的神力,仿佛凝聚起了全身仅剩的力气,他颤抖地抬起手固执的指向两个孩子威胁道:“萧阁主只需要回答我行或是不行,其他的大道理我不想听。”

    两人目光如剑谁也不肯退步,高瞻平本就是退无可退,见他紧咬着牙不肯答应,孤注一掷的抽出腰间的匕首,他拽过前面一个守擂人,直接按住脑袋就从脖子上用力切下!

    云潇连忙捂住乐儿的眼睛,又赶紧拉着康儿一起转身,她用余光惊讶的扫过高瞻平,只见他用匕首一手就切断了守擂人的头颅,但守擂人依然面容沉静紧闭双目,高瞻平冷笑一声抬脚将仍然笔直的身体踢倒,晃了晃手里的头颅,血液是透明的,像清水一样从伤口里娟娟涌出。

    高瞻平远远的将手中的头颅扔到萧千夜脚边,咯咯低笑:“那两个孩子身上的毒和这些守擂人是一样的,毒物会慢慢侵蚀五感,然后让身体变得坚硬如铁,大概十天左右就会彻底沦为傀儡,郭家的控尸之术萧阁主应该是见过的吧,虽然那两个孩子的身体还很弱小,但经过药物的改变之后,一定也能变成优秀的守擂人……”给力文学网

    “你……”萧千夜怔怔看着脚边的头颅,回忆起乐儿额头上的伤,这一瞬间他的眼中露出雪亮的光,好似消失许久的金银异色也在更深的瞳底隐约浮现,高瞻平恶狠狠地瞪着他,继续说道:“都说虎毒不食子,我确实害死了很多人,自政变失败那一晚开始我就没想过还能活着离开飞垣,只不过我不甘心,所以才潜逃回阳川命令五蛇针对蔺青阳动手,原想着利用天尊帝偏袒军阁继续煽动百姓的情绪,谁知道这次他竟然真的弃卒保车,哈哈哈哈,是我失算了,我承认我玩不过他,输的心服口服。”

    萧千夜心下一动,虽然帝都方面会传回什么样的命令他大致都能猜到,但是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听到有针对蔺青阳的处罚令下来,怎么这个逃亡中的高瞻平消息会如此灵敏?

    有眼线?帝都中,还有五蛇的眼线?

    高瞻平瞥见他这一瞬间的震惊,终于像抓住了最后的稻草,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萧阁主,时候不早了,等到天亮,逮捕蔺将军的命令就会传遍整个阳川,金乌鸟很快就能找到他将他缉拿关押,他如果要想活命也只能往海外潜逃,你有办法吧?帮一个也是帮,帮两个也是帮……”

    萧千夜深吸一口气,烦躁的转动起手上的古尘,眼里露出某种复杂的表情,忽然叹了口气,微微又停顿了一下,这才面露为难淡淡回道:“高队长是不是太高看我了?你凭什么觉得陛下会听我的话放了你的妻儿,你该不会是忘记了,我大哥还在他手上,我才是那个被他胁迫的人。”

    高瞻平眉峰一蹙,显然这件事他也是知情的,但他大哥萧奕白和天尊帝的关系就更让人完全看不懂了,他先是怔怔站了片刻,然后开始原地踱步不住转圈,仿佛内心的翻涌也越来越激烈,萧千夜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方,也不着急催促,这家伙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提出如此离谱的条件,他必然还藏有什么能令明溪一定会松口的杀手锏!

    会是什么呢……萧千夜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最前方的那个守擂人,那是塔斑部的头领芮罗,正是他们的人盗走了太阳神殿供奉的五彩石。

    果然,高瞻平用力深吸了一口气,只是脸色变得很苍白,连续咽了几口沫才勉强将情绪稳定下来,慢慢说道:“如果萧阁主能将我妻儿平安送出海,我会送给陛下一份他最希望得到的‘礼物’,这个东西一定比我妻儿的性命重要千百倍,陛下是个聪明人,相信他会做出英明的决断。”

    “如此重要的筹码,为何高队长不亲自去和陛下谈?”萧千夜心中震惊,但仍有顾虑继续追问,高瞻平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道,“因为东西本就不在我手上,我也没办法得到它,如果我亲自去找陛下谈条件,我的妻儿只怕会死的更快,萧阁主可能不知道,我叔叔最信任的人并不是我们这些侄儿们,陛下想要铲除高家余党,最大的对手也不是我。”

    “哦?”萧千夜认真的整理着高瞻平的话,高成川最信任的人除了自己一手创建的暗部,只能是和他利益紧密相连的阳川五蛇,而五蛇中最难对付的,无疑就是嘉城的“霸王蛇”袁大爷、袁成济。

    嘉城,作为阳川五城中最富饶的城市,自古便是注重修养之地,也是为数不多的不仅才子佳人倍出、而且还有很多精湛的剑、刀、枪法世家,袁大爷和其它为非作歹割据一方的五蛇不一样,他本人在飞垣就有极高的名望,甚至和自己的两个舅舅,战神殿、武神殿的主讲师们都是世交好友,这种人表里不一又深得人心,是真正披着羊皮的狼,不好对付。

    “嘉城濒临西海岸,我的妻儿目前就在袁大爷府上。”高瞻平已经不再隐瞒,他一眼就看出来萧千夜一定早就猜到了一切,他长长叹了口气,摇头道,“只要他们平安出了海,我就将那东西的下落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要杀要剐,要将五蛇连根铲除,还是顺手将他们百年基业全部据为己有,都悉听遵命,我只要他们平安逃走……其他的,都不重要。”

    萧千夜沉默着,心有动容,高瞻平如此野心勃勃的一个人,最后的请求居然只是保住妻儿的安全。

    “好。”隔了一会,萧千夜收起古尘大步上前,凤九卿对云潇使了个眼色,连忙一起跟着走上去,高瞻平心下一动,没等他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臂就已经被萧千夜牢牢的按住,这一下的力道重的几乎能捏断骨头,惊得他顿时冷汗直冒,不可置信的抬起眼皮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并不算陌生的人,只是一段时间不见而已,他冷漠的面容上仿佛多了一丝疲惫和阴郁,但是眼中的光泽更加让人心惊肉跳,萧千夜将高瞻平扔给凤九卿,淡淡说道:“他还不能死,这家伙和五蛇之间肯定是有方法联络的,只怕他这边一旦发生意外,袁成济立刻就会有下一步的举动,先把他扣着,不要打草惊蛇。”

    “哦……你倒是会命令我了。”凤九卿嘴上抱怨着,手里的动作丝毫不慢,利用灵凤之息将高瞻平整个包裹起来,又好奇的问道,“你们又是通过什么手段联系的?”

    “蛊虫。”高瞻平已经放弃抵抗,任凭那种冰凉窒息的火焰环绕全身,“听说是叔叔从星圣女那里要来的东西,如果我死了,大爷手上的蛊虫就会一起死,而且他们在虫子上动了手脚,会对皇室的血脉产生特殊反应,似乎从一开始有什么特殊的目的,一直非常小心的堤防着,所以我才说不能亲自去找天尊帝,会被他们发现的……”

    “星圣女……”凤九卿完全没有听完他后面说的话,手上的力道无意识的加重,也在这一瞬间收敛了全部的笑容。

    萧千夜则在认真思考着他后面半句话,有什么东西值得高成川和五蛇这么小心翼翼的提防着被皇室发现?莫非真的是传闻中……明箴留下的那份血液?

    萧千夜倒吸一口寒气,这个高成川,该不会早就在计划颠覆如今的皇室统治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