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昆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有了高瞻平的指路,地下这条复杂的逃生之路越来越明朗,乐儿伏在云潇肩头轻轻打着酣,一直自己紧跟着她的康儿也忍不住连续打了几个哈欠,萧千夜见他困得不行,但小小年纪倒是要强的很,连走了几个时辰还是一言不发的坚持着,这性子还真心和蔺青阳一个模子印出来,他索性俯身将男孩抱起来,几人加快脚步不知摸黑又走了多久,终于在黎明之际从另一处的出口逃出。

    萧千夜镇定的打量四周,发现他们是在一个后院里,高瞻平面色憔悴的咳了几声,低道:“这里是聚仁堂,算是聚义馆的分部,往年挑选出来合适的人选之后,就是从这里秘密运往下头的训练场。”

    “郭安跑去哪里了?”萧千夜还不忘问起五蛇之一的“蝮蛇”郭安,高瞻平想了想,冷道,“郭安是个生意人,这些年积攒了不少财富,如今叔叔垮台,我又政变失败,他应该已经趁乱跑路了。

    “哼,他倒是和赵雅一样识相。”

    “赵雅……”高瞻平脸色微变,再将前因后果仔细想了想,咋舌苦笑,“果然是那家伙出卖了我们,女人这种东西啊……关键时候就是不靠谱。”

    他一边说话,一边好奇的盯着云潇看起来,云潇本就被他阴阳怪气的话惹得大为不快,这会听他又说这些东西,冷哼一声抱着乐儿直接走远了,高瞻平被她的表情逗得咯咯直笑,忍不住叹道:“萧阁主真是好福气。”

    凤九卿冷眼扫过高瞻平,似乎也不想继续听着个人废话,直接用灵术将他整个人包裹起来,不让他继续说话。

    萧千夜轻轻放下已经熟睡的孩子,连续三日的格斗让他的身体疲惫不已,只是稍微靠着休息了一会,立马就感到骨子里汹涌而出的酸痛,他不动声色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经过一夜的自我愈合之后,之前被巨石砸伤的地方已经开始慢慢恢复,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自行痊愈。

    凤九卿也注意到了他肩上那个快速恢复的伤口,倒是不怎么意外,眼见着天色慢慢亮起来,聚仁堂的外面也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喧哗声,三人警惕的互换了神色,昨夜聚义馆整体塌陷直接就掩埋了五千多观众,无论这件事最后会不会被当成“意外”来处理,眼下城中肯定早就乱成一团。

    但是相比这件事,萧千夜的心思明显在另一件事上,他不停的抬头注意着天空,似乎是在等待什么非常重要的东西。

    金乌鸟的鸣声是在不久之后忽然出现的,萧千夜立即从地上蹦起来,一把握住古尘已经一步冲了出去,他小心的打量起外面的情况,回头嘱咐道:“应该是帝都的命令到了,我出去看看,你们小心。”

    给力网址阅读

    云潇紧张的点点头,她脱下了衣服盖在两个孩子身上,自己却在忍不住瑟瑟发抖。

    走出聚仁堂,业障术再次生效掩饰他的面容,整个曙城的人却是出奇的少,大街上行急匆匆的旅人都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纷纷往自己的住所急匆匆的赶回去,萧千夜眉头紧蹙,作为曾经军阁的最高将领,他自然清楚眼下这种反常的举动是为了什么,那一定是帝都直接下达了对蔺青阳的逮捕令,而自己假扮“蔺青阳”身处曙城的消息肯定早就不胫而走,此时直接对曙城进行封城令,无疑是要挨家挨户进行搜捕!

    他面不改色随便跟着几个人拐进旁边的客栈,大堂里聚集了不少惶恐不安的人,为了安抚紧张客人紧张的心绪杜绝闹事,经验丰富的店家立即摆出了降火的凉茶,一堆人围在一起唉声叹气的,皆是一言不发的等待着。

    萧千夜暗暗坐在靠窗的位置,由于蔺青阳被下令逮捕,阳川境内速度最快的金乌鸟已经直接进城接管这一带的管辖,萧千夜深吸一口气,也在认真的辨认着那些领队的人。

    阳川地界虽然是有三支军团,金乌鸟可以翱翔天野,速度快更灵活,所以和东冥的三翼鸟一样是可以迅速征调其它地区,而驻守的朱厌一共有六只,因其生性难以驯服,虽说是六座城市每个都驻守一只,但实际上大多数时候这六只朱厌都是全部饲养在靖城外围的营地里,只有每逢大节的时候才会由正将调动前往各地进行守卫,眼下城内只有金乌鸟不见朱厌踪迹,就是蔺青阳被临时逮捕之后无法直接调动,只能由更快的金乌鸟接手。

    这或许还是一件好事,毕竟朱厌这种东西真的太过危险,当年的靖城事变实际就是朱厌误伤,所以通常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会轻易调动。

    萧千夜眉头紧蹙,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之前风魔的金钗夫人曾以天尊帝的金令秘密要求昆鸿去柳城救人,如果他这时候接到帝都的逮捕令来到曙城,那蔺夫人那边岂不是危险了?

    那只蜂鸟是三天前发出的,蔺青阳没有金乌鸟,要赶去柳城得要个七八天,该不会刚好错过了吧?

    他越想越着急,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的离开座位,旁边的人见他这时候还想出门,本能的拽了他一把,惊讶的道:“小兄弟,外头军阁的人在追查呢,你这时候出去添什么乱啊!?”

    萧千夜闻所未闻,直接反手关上了门,也不管身后一伙人目瞪口呆的模样直接朝着大街另一头大步跨去。

    “凤九卿,业障术已经不需要了,直接散去吧。”他捏了捏掌心,低声对一直跟着自己的火蝴蝶嘱咐了一句,聚仁堂内的凤九卿稍有迟疑,还是顺从的解除了业障术。

    萧千夜抬头一看,就在他头顶上方看见了熟悉的人,那人身着干练的银黑色队服,胸口别着一枚银制的金乌鸟徽章,本是叼着一根枯草漫不经心的坐在自己的金乌鸟上环视着曙城,冷不防见到这个最不应该在这时候见到的人,惊得从鸟背上跳起来,脚下一空竟然直接摔了下来!

    他正好就掉在萧千夜正前方三步的地方,脸朝上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萧千夜毫不客气的一脚踹过去,骂道:“起来。”

    “怎么是你?”昆鸿笑嘻嘻的跳起来,虽然是问着话,但语气里又毫无惊讶之色,好像这样的结果根本就是在他的预料之中,萧千夜放眼扫过头顶盘旋的几只金乌鸟,这时候两旁客栈酒馆里也终于有人认出了他,原本沉闷死寂的曙城赫然爆发出一串惊天的嘘声,昆鸿抓了抓脑袋,眼睛咕噜一转,笑道,“咿呀,这里不方便说话呢,来,换个地方吧。”

    话音未落,他已经一只手拽住萧千夜的袖子冲天上自己的金乌鸟吹了一声口哨,萧千夜也不跟他客气,两人立即就往聚仁堂的方向飞去。

    再次回到聚仁堂,云潇紧张的伸手护住两个熟睡的孩子,凤九卿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位金乌鸟军团的正将昆鸿,又瞥了瞥被他困在灵术中无法动弹的高瞻平。

    “哦……高队长。”昆鸿这才露出惊讶的神色,但他只是在原地站着不动,精明的目光一一扫过这里的每一个人,最后才扭头望向自己曾经的顶头上司,笑道,“早前我接到青阳的蜂鸟让我去柳城八仙庄救人,那时候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为什么青阳的蜂鸟里会带着陛下的金令?所以我就把这事交给了小唐,当天我就往曙城赶来了,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我可是在外头的沙漠里游荡了一整天,直到今早上接到帝都的命令才进了城。”

    “你倒是聪明。”萧千夜松了口气,精神上一旦松懈下来,身体的疲惫就更加明显。

    昆鸿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忽然说道:“你是逃犯,高队长也是,你俩是怎么撞到一起去,你还把他抓了?”

    萧千夜尴尬的咧咧嘴,半天才回了一句:“别问了。”

    “哦……好。”昆鸿倒是无所谓他的回答,他比萧千夜年长一些,为人处世也更加圆滑,早在上次被秘密调回帝都之后,他就隐隐察觉这个人和天尊帝之间一定还有其它不可告人的关系,如今他不肯主动相告,想必此事也一定牵扯到更高层的人,想到这里,昆鸿随即反应过来,他在原地踱步转了一圈,忽然望向云潇笑起来,“我记得这姑娘,那时候我们八人同时出手都占不到上风,不愧是你的同门师妹嘛。”

    云潇比他要紧张的多,那时候她身上的灵凤之息还不像现在这般衰弱,她也不过是借着自身强悍的血统才能力抗八人,若是单凭昆仑弟子的身份,她应该撑不了多久就一定会败下阵来。

    “师妹……师妹?”昆鸿咧嘴笑起来,凑近萧千夜暗搓搓推了他一把,半开玩笑的说道,“我是不是该改口,喊一声阁主夫人了?”

    “你过来。”萧千夜早已经没心情和他调侃,他也没想到昆鸿会完全不在意自己如今的身份和处境,还是和过去一样若无其事的和他开着玩笑,昆鸿轻叹了一声,纵是眼里的情绪几度转变,还是非常耐心的跟着他走到一边,萧千夜深吸一口气,问道:“帝都下了什么命令?”

    “只是让我逮捕蔺青阳,其它的……还没说。”昆鸿毫不含糊,一句话就将所有情况如实相告,萧千夜眼神一清,好像被这样模棱两可的命令惊了一下,蓦然转头望向还被灵术束缚住的高瞻平,心底的巨浪却一波盖过一波,这家伙其实不算赌错了吧,蔺青阳公然违反军阁禁令,干出这等闻所未闻的丑事,上天对他竟然只下了逮捕令?

    虽然看起来是在情理之中,但是以他对明溪的了解,逮捕令、革职令、诛杀令则是完全不同的东西,那个人不可能如此草率,他真的不怕引起民愤,让高瞻平坐收渔翁之利?

    “听说还派了一位特使过来,更具体的处罚要等特使大人到了才知道。”昆鸿显然也是知道这件事的处理不合常理,又赶紧跟着补充了一句,“蜂鸟传信只需要几天,但是特使大人亲自过来至少也得要个十天半月吧。”

    “特使?”萧千夜一愣,不把蔺青阳直接押回帝都,反而派个人过来阳川?

    气氛忽然变得古怪而沉默,两人心照不宣的互换了神色,立马就明白了这其中的猫腻——先下逮捕令,延缓革职和处死,这明显先要堵住悠悠众口,再给蔺青阳拖延时间好抽身!

    “哎……这是在坑我吗?”昆鸿尴尬的笑了笑,毕竟上头是安排了他去抓人,要是被人跑了,责任岂不是全落在了他头上?

    “不至于。”萧千夜反而是松了口气,忽然间笑了起来,“你一切照常就好,毕竟有些意外,也算不到军阁头上去。”

    “你说的是……”昆鸿眼眸一沉,立即就意识到了他指的是什么。

    飞垣曾有一个作乱多年的神秘组织,三军都和他们交过手,但无一例外均是一无所获,以至于长年累月下来那群家伙变成个烫手的山芋,但凡他们惹了事,大家都是默契的不但任何责任。

    风魔……他早就怀疑风魔和高层有某种特殊的关系,如今看来,只怕这个高层,还是最顶端的那个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