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八章:礼物之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再次折返曙城的聚仁堂,时间也仅仅过去不到半日。

    炎热的风吹入这个后院,却让人感到透骨的寒澈,所有人都在大院中焦急的等待着,直到夜王带着萧千夜以光化之术忽然出现,众人沉默着凝视着两人,各怀心思。

    萧千夜先是扫了一眼昆鸿身上的伤,他应该是在危机时候避开了要害,虽然现在依靠着墙壁面容还是惨白如纸,但还是冷定的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

    再看凤九卿和云潇,他们照顾着两个熟睡的孩子,他将得到的解药递给云潇,也没有多嘱咐什么话,直接就走向了自己的兄长萧奕白。

    萧奕白本是坐在高瞻平旁边,这会见他走过来,直接拎起高瞻平就一起跨入身后的房间里,萧千夜从怀中摸出簪子和玉佩丢到他眼前,这才慢慢在他面前蹲下来,低声说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将你夫人和儿子平安送至西海岸,现在高队长是不是可以告诉我‘礼物’的下落了?”

    高瞻平惊了一下,不可置信的望着脚边熟悉的东西,从曙城过去嘉城,就算他是坐着金乌鸟去的,来回也得要个五六天时间吧,怎么这会不过半日,他就如约回来了?

    萧千夜见他不信,抬手指了指门外:“刚才外头的人你也见识到了,我也不想瞒你,那人就是上天界的夜王奚辉,有他在,日行千里不足为奇,直接让袁成济妥协也不是什么难事。”

    “夜王……奚辉。”高成川脸色一阵青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个名字!自北岸城海啸事件发生后,弟弟高敬平莫名其妙死在那里,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叔叔又不知为何没有继续追查弟弟的下落,他借着手中权势自行调查了一段时间,那时候就知道仓鲛的主人是上天界的夜王,海啸之灾和他脱不了干系!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这么突然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高瞻平倒吸一口气,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立马意识到夜王出现在此的真正原因,一定是为了眼前的军阁主!

    传闻是真的……他真的和上天界有特殊的关系!

    “你们既然有蛊虫联络,现在大可以试一试,自然知道我没有骗你。”萧千夜见他一脸震惊失措的神情,再想起夜王在外头一定很快就会失去耐心,他不敢耽误太久,示意萧奕白先将束缚他的灵术稍稍松开,高瞻平感觉身体豁然轻松,直接扑过来就抓起地上的簪子和玉佩认真看了又看,最后又静静闭眼像是在感知着什么东西。

    兄弟俩默不作声互换了神色,高瞻平先是冷汗直冒,随即眼皮一抽,最后才像如释重负一样瘫倒在地。

    联系不上袁大爷的那只蛊虫,他也无法判断对手是上天界夜王的情况下大爷现在会是什么下场,但妻儿身上的蛊虫确实还活着,他们没事,萧阁主竟然真的如约将他们送到了安全的地方。

    高瞻平奇怪的笑了一下,事到如今再隐瞒也没有任何意义,他长长叹了口气,一瞬间好似苍老了许多,但没等他开口,萧千夜却是突然出手按住了萧奕白的手,两兄弟奇怪的看着对方,高瞻平啧啧舌,一时哑然也跟着沉默了一会,只见萧千夜眉头紧蹙,满面都是阴云密布,压低着声音像警告更像是威胁:“不能这么快就让他知道,我不许你现在联系他。”

    萧奕白迟疑了一下,他掌心的灵力在缓缓流动,虽然很微弱,但他知道是明溪在尝试以分魂大法直接和他沟通。

    他微微笑起,点点头顺从了弟弟的话,悄悄将掌心的灵力压制住。

    高瞻平看着两人奇怪的举动,虽然不解,但内心深处似有所悟,一时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萧千夜松了口气,示意高瞻平赶紧将“礼物”的秘密坦白,高瞻平冷哼一声,这才慢慢说道:“塔斑部盗走五彩石之后其实并没有逃走,所以后来先帝命萧阁主去西海岸他们的老巢里找寻也不会有结果,因为五彩石并没有被带回去,而是依然藏在太阳神殿的某个地方。”

    “还在那里?”萧千夜、萧奕白异口同声的开口,高瞻平得意洋洋的笑起来,意味深长的道,“太阳神殿的正下方,有一个镜像的法阵,五彩石就在那里,但是这个镜像法阵很特殊,叔叔尝试了很多方法都无法进入,唯一知道的是塔斑部利用五彩石从某一处击破了一个口子,而当年带着五彩石进去的那个人是芮罗的女儿芮沁,但她死在了法阵裂口附近,五彩石也不翼而飞。”

    萧千夜紧握着拳头,高瞻平呵呵笑起来,这笑声听起来飘忽不定,似乎很多事情他本人也不是特别清楚:“这个秘密叔叔没有上报先帝,因为据芮罗所言,明氏皇朝的奠基始祖‘明箴帝’的遗骸就葬在那里,但是因为镜像法阵的阻挠,从来没有人能进入,连皇室自己都不行,那块五彩石之前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宝贝,不过是双神祭上用于洗礼之物,它似乎是沾染了某位大人的力量之后才变得如此可怕……”

    萧千夜豁然睁眼,情不自禁的站起来用力咬牙——某位大人的力量?果然是多年前辰王来到阳川的时候对五彩石动了手脚?

    那个人仅凭一只魔物,一个谎言,就将整个飞垣玩弄于股掌之中,甚至差一点就如愿以偿将这座脱离天空的流岛毁于一旦!

    从来没有人能进入到镜像法阵的内部,但是芮沁却利用五彩石进去了?

    萧千夜深吸一口气,耐心的将这些事情慢慢串联在一起,思绪也在一点点明朗起来——由于上天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心法特性,只有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可以反伤到他们,五彩石无疑是在沾染辰王之力后才有了破坏镜像法阵的能力,但那毕竟只是杯水车薪,所以芮沁一步踏入立即就丧命于此,也难怪之后无论高成川怎么尝试都无法继续深入,因为他没有这种独特的力量,就不可能进入法阵之中!

    但他随即又不解的紧蹙眉头,如果太阳神殿下真有这种东西的存在,拥有双神血脉的皇室为何也无法进入?

    是因为力量不够吗……这似乎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毕竟皇室经历数万年的繁衍生息,血脉早已经被稀释到微乎其微,如果他的猜测成立,那现在除了上天界自己人,应该没人有办法再进入镜像法阵中了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无论是自己还是明溪,似乎都无法继续深入去探寻更深的秘密。

    想到这里,萧千夜倒是莫名松了口气,他的目光豁然雪亮,嘴角竟然是挂起一抹不同寻常的笑,如果镜像的法阵需要最正统的上天界之力才能进入,那么等到帝仲恢复,自己仍是比明溪有胜算得到那个东西!

    萧千夜微微一惊,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会主动想着利用帝仲相助去做一些他做不到的事情了?

    帝仲和他本就共存,只怕这个恐怖又自私的想法在荡起的一瞬间就会被他知晓。

    萧千夜尴尬的揉了揉眉心,果然听见脑中不经意的响起一声嗤笑,虽然对方也没有说什么,却让他脸上挂不住莫名红了几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无疑还是巨溟湾封印之地,夜王已经第二次亲自现身提醒他加快进度了,如果他继续这么这种找借口拖延时间,真的惹怒他也是得不偿失。

    高瞻平饶有兴致的看着萧千夜脸色瞬息万变的情绪,就算他始终一言不发,他也能从那样锋利的眼眸里看出隐忍的敌意,又暗藏着某种深刻的狂喜,高瞻平轻呵一声,不知为何补充说道:“那个裂口的位置只有叔叔和他的心腹袁大爷知晓,萧阁主若是想先一步得到这份大礼,恐怕还是要费心去从大爷口中套情报才行……”

    “套情报?”萧千夜淡淡笑起来,让高瞻平一瞬间疑从心起,又道,“高总督是把那个裂口当成唯一的突破点吗?那是可惜了,那种镜像法阵是不可能被上天界以外的其他人进入的,你们也一直在做无用功罢了。”

    “无用功……呵,原来只是无用功吗?”高瞻平心中五味陈杂,咬牙念叨着这句话,不明所以,萧千夜冷眼看着他,想起曾经最大的对手,忽然感到极为可笑,“高总督一生精于谋略,可惜对手是上天界,再如何胸怀大志,碰上那种不讲道理的对手,也只能自认倒霉吧?”

    高瞻平咬咬唇,无言以对,叔叔一生功绩彪炳,纵横捭阖,机关算尽可谓战无不胜,是他一手建立起固若金汤的禁军,甚至将军阁挤出帝都,独获天域皇城守卫权,曾是豪门高枝,后被孤立无援,这始料未及的结局,让人唏嘘。

    残忍吗?叔叔手下枉死之人,无不比他更悲惨。

    可笑吗?他也在重蹈覆辙,再无退路。

    高氏一族百年大业,终成虚话。

    高瞻平忽然大笑起来,目光如电,揣着某种不怀好意的祝福,淡淡说道:“事到如今,我也只能祝萧阁主如愿以偿,求仁得仁。”

    “多谢高队长。”萧千夜和他四目相对,谁也不肯避让,大步走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